第18章 记号

  我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几乎就乱了阵脚。好在我很快沉住了气,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灯奴是青铜铸的,是固定的造型,不可能会改变姿势站起身,但是它的确无声无息地比刚才高出了一大截,这情形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我小心地将情况告诉一旁的鹰戈。刚听我说完,他抬眼一看,当即抬枪就准备打。我赶忙制止,对他道看清楚了再说,万一是风师爷这一下直接就让你报销了,鹰戈回道那家伙一般不会脑子进水,搞这种把戏吓唬人。

  但是,眼前的一幕的确让人胆寒,如果不是人为的,这铜质的死物怎么还会起身?这地方邪门得厉害,难不成天长日久的,这里的东西都有了灵性?

  鹰戈显然没我考虑的那么多,只见他一拉枪栓上膛,“嘭”地就开了枪,那灯奴上溅起几点火星后,突然重重地磕到了地上,摇晃几下后便不动了,又恢复了原本的跪姿。

  我们将所有的光源都集中到那里,确定再无异常后,小心地近前。我仔细检查了下那尊灯奴,这里的湿热气候很不适合这类活泼金属物品的保存,再加上年代久远,灯奴上已是铜绿斑斑,灯奴的表情很怪异,或许之前的经历让我有了心理阴影,此刻总觉得那东西正死死地盯着我看。灯奴心脏的位置有一处弹孔,四周剥落了一大片铜绿,正是鹰戈刚才那一枪的杰作。我心道你这厮也太地道了,跟一个铜人还这么较真,这准头也忒好点了吧!

  “这东西是用模子直接铸死的,根本不可能起身。”我检查完了之后满脸困惑,之前的一幕却如此真切,总不会是我和鹰戈两人都看花了眼吧?

  我话音刚落,鹰戈突然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警惕地望了望那灯奴,举着枪绕到了它的身后。随即他一放松,示意没事了,我们才跟了上去。

  “应该是有东西在作怪,灯奴肯定是被什么东西举起来了,这里光线不好,所以你们才会有它自己站起来的错觉。”龙少听了我们的描述后,非常肯定地道。我们听了也点头称是,的确这是唯一的可能。

  三炮惊道:“我靠,你的意思是这里还有其他人?”

  鹰戈道:“那可不一定是人,这地方,很难说没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不好是墓里的游魂野鬼!”

  三炮道:“甭管什么东西,那他吃饱了撑的还是怎么的,拿这么重的东西举着在这里练三头肌吗?这年头游魂野鬼的运动健身观念也这么强?”

  鹰戈懒得听他扯皮了,在石碑后小心地摸索着,很快来了一声:“有发现!”

  我探过身去一看,只见灯奴正后方的地面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图案,图案很简单,仅仅是一个“@”状的圆圈,再引出两个箭头,很像是某种记号。而且这记号的痕迹很新,应该是刚刚才做出来的。

  鹰戈对龙少道:“少爷,你看……”没等他说完,龙少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种种迹象看来,这里的确存在着我们以外的其他人,或者是其他东西!

  鹰戈道:“这里有情况,来者不善,注意戒备!”

  三炮道:“会不会是那女的队伍先到了,装神弄鬼地吓唬哥儿几个,让咱知难而退?”

  我听了不以为然,对他道这完全没必要,看那女的就知道她那队伍也不是什么善类,直接把咱结果了不是更省事吗?何必玩这种无聊把戏。

  我接着道:“对方举动青铜灯奴,应该就是吸引我们过来发现这记号的,也就是说这记号很可能就是对方做给我们看的,可能是对方想告诉我们什么!”

  龙少表示赞同,接着我们的目光又都凝聚到了那记号上,记号上那“@”状的圆圈我们很熟,这正是龙少公司的LOGO图案,具体有什么意义我无从知晓,龙少也自称一无所知,他只是将公司名的首字母截取下来作为公司LOGO而已。

  如果这样,那能让我们直观理解的,也只有那两个箭头了,我认为这是指示方向的,其他人也不否定。箭头指示的是两个方向,一个是那块矗立的石碑,另一个是石碑后的山体石壁。

  我很奇怪地摸向了那块石碑的正面,石碑的表面光滑如镜,呈浅灰色,并无任何的图案和文字,是一块无字碑。正面已经无字,背面更不会有了,石碑的背面相对粗糙,却也是空白一片,我们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发现。

  鹰戈也在石碑和石壁上都摸索了一阵,一样一无所获,叹道:“要是九指金那老小子在这儿,事情就好办多了,对这些东西他比较在行!”

  听到他说这话,想起我们这一路上的遭遇,还未到最为凶险的地方,就已经落下两人,生死未卜,我心里不由得一阵叹息。

  龙少还是一贯的那样处事不惊,其实我真钦佩他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好的心理素质,之前听龙铭提到过龙少是名门之后,祖上曾风光无限,我感叹这家伙还真没少继承祖上的优良传统。

  只见龙少不声不响,闭上了眼睛在石碑上开始前后摸索,他屏住呼吸,手指像游走在钢琴键上一般小心地探知着什么。许久,我正感到奇怪,龙少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左手的食指停在了石碑背面的一个位置,反复感知了几下后,猛地一发力,身后随即传来“霍霍”的声响,原本严实密封的山体石壁上,突然开启了另一道可供一人出入的暗门。

  我大奇,十分惊愕地看了看龙少。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和古董界打交道比较多,玩明器的人有几个底子是完全干净的?这些业内人都心知肚明,所以行当里传奇的事情很多,不少都是有关倒斗的江湖神技。

  “拈花负叶”就是传说中的绝技之一,顾名思义,捏起一片花瓣背着一片树叶,这都是极其微小的感知,所以“拈花负叶”在明器行当中被用来形容那些堪称高人的玩者。他们仅凭着极其微小的感知和信息,就能准确地判定出明器的各方面信息。很多人拿着高仿的明器来糊弄票子,到了这些人手里,随便扫一眼,用手掂掂分量,就直接发话:拿回去当痰盂吧。

  琉璃厂有名的“黑纸扇”杜麻刀,当年就是凭着这本事,从藏画竹筒上一个小小的虫洞判定出了一幅阎立本的宫廷真迹,就此而发家的。

  在倒斗界更是不乏这样的高人,古墓里险象环生,如果没有极敏锐的感知能力,一个疏忽就足以丧命。这种倒斗高手的一双手,精巧无双,极其敏感,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

  我不知道龙少所用的这招算不算是“拈花负叶”,但刚才那种情况的确是个技术活,没有两把刷子是绝对应付不了的。我只知道龙少出身名门,只不过是个热衷于探索的商人而已,之前真不知道他居然还会这种旁门左道。

  “嗯?有门,进不进?”一看出现了暗门,我们都吃了一惊,一时也不好决断。制造记号的那东西想告诉我们的应该就是这道暗门,但能进不能进真的不敢贸然断定,谁知道对方是善是恶,搞不好是个陷阱。

  鹰戈提出自己一个人先进去看看,确定没什么猫腻后我们再进去,龙少不太同意,说我们一路上的情况蹊跷得很,人一个接一个失踪,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人单独行动。

  龙少道:“我现在在想对方告诉我们这个暗门的必要性,这个大殿有正常的通道入口,正常情况下,我们按着路线走就应该没问题,现在为什么这里会有个暗门?这道门开得这么隐蔽,到底是什么用意?”

  三炮道:“会不会是配殿,放祭品和明器的地方?”说罢眼睛开始放光了。

  我眉头一皱道:“这至于吗?从我们进来的情况就看出来了,进到这个大殿其实很容易的,而且这儿仅仅是祭祀的地方,可不是你淘明器的地方!”

  三炮不以为然道:“那可不一定,祭祀的地方总得有祭品吧,祭品就是明器啊,平常人家放点值钱的首饰还在衣橱里放个保险柜呢,这异国国王的陪陵,怎么也得讲究点,搞点隐蔽措施也是说得过去的。要不你们在这儿候着,我进去瞄一眼就回来,大个子把家伙给我,保准不会有事。”

  我对他道你他娘的消停点,要钱不要命还是怎么的。一旁的鹰戈也不赞同三炮的做法,对他做了个勒脖子的手势吓唬他,就上前请示龙少下一步到底怎么办。

  龙少此刻已经不再参与我们的讨论了,正站在那块石碑前仰头凝视着什么,也许压根都没听到我们刚才说了些什么。

  见到鹰戈上前,龙少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原来是这样,咱们都错了,我现在知道暗门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了!”

分享到:
赞(6)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