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五章 秦王金鼎(1)

  “妈的,这可是进口的。”我愤愤不平地拍了拍手电,发现灯管口出奇的烫。

  “闭嘴,有声音!”他微喝了一声,示意我情况有变。我们两人几乎同时退到墙边屏住了呼吸。静下来之后我才注意到,原本漆黑寂静的棺椁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我再三辨听,发现那道呼吸声离我们越来越近,心脏顿时不受控制地猛烈跳动起来。也许是因为看不见的关系,人体其他感官变得异常敏锐。因为紧紧地贴着墙壁,我甚至能感觉到一阵阵的撞击声正透过层层棺椁朝着我们的方向传递。我忍不住在心中大骂王浦元不靠谱,说什么棺中无尸。这他妈的不是僵尸是什么?金鼎它还能自己跳出来?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朝我们靠近,竹竿子紧挨着我站在一旁,我们两人不敢有一丝语言上的交流,生怕将那不知名的东西吸引过来。此刻我赤手空拳,如果遭到袭击铁定要吃大亏,想到这里,我暗自懊恼在外边的时候没有谈好条件,居然连件防身的机械都不曾带。正在这时,竹竿子轻轻地拉我了一把,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把头靠了过去。他贴在我耳边说:“前后各有一个,匕首拿好。”说完就将我那把被缴去的匕首塞进了我手中。我反手接过武器,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先下手为强。

  我俩并肩戒备,各守一面,只等对方凑上前来。黑暗中原本微弱如丝的呼吸逐渐变得浑浊有力,奇怪的是,除了身后椁木中不断传来的撞击声,整个棺椁内连半点儿脚步声都没有。我心中焦急不已,实在想不通对方到底是什么怪物,为什么除了呼吸之外没有一丝声响。

  很快我就感觉到了面前有闪烁的气息,位置大概在我头顶方向。不知道为什么,当那股冰凉的呼吸靠近我时,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手臂根本不受控制,更别说主动发起攻击。我只能紧紧地闭上眼睛。若有似无的气息在我身边萦绕了许久都没有散去,我心说,要杀要剐倒是麻溜着点儿,这么走来走去的算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时分心,原本压在我身体周围的那股气息忽然消失了。我哪敢放过这样的机会,右臂猛地一提,朝着半空中狠狠地扎了过去。出乎我的意料,这一击居然被我牢牢地插中了,可随即我的右手也被一股凶猛的力道死死地扣住,耳边寒风一冽,来不及闪避,热血立刻飞溅而出。可这种生死时刻哪有心情去管小伤小痛,我铆足了力气,将全身的重量压向右手。不料对方比想象中还要狡猾,直接朝我脚下一扫,我整个人立刻被压倒在地。

  “肏!”我大骂了一句,提膝狠撞对方的后腰,却听见一声咬牙切齿的惨叫。我一听是竹竿子的声音,立刻就傻了,手里的力道也松了几分。

  他乘势将我推了出去,我整个人摔在墙上,震得四周晃动起来。我确信刚才听见的声音就是竹竿子发出的,忙问怎么回事。此时,黑暗中除了微微的喘息声再无其他声响,我将匕首丢到地上喊道:“你伤在哪儿,都是意外。”那厢还是没有回答,想必他一定是在怀疑我刚才的用意。凭良心讲,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不会愿意相信这种差点儿要了人命的意外。何况我和他的关系素来紧张,他不肯出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我趴在地上等了许久,耳边嗡嗡作响,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往下流,伸手一摸,脸颊上一阵吃疼。我只好接着喊:“老子脸上也挂彩了,匕首都丢了,你还想怎么样。”

  良久才听见他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我的左手边传来:“那两个怪物走了没有?”

  我刚才一直在担心竹竿子的伤,倒忘了去留意四周的情况,被他这么一问才发现周围那股奇怪的气场已经连带着那股猛烈的撞击声一同消失不见。我朝他那边移了过去,告诉他说:“暂时应该没有危险。”因为太黑,我根本看不清他人在哪儿,想起包里似乎还有剩余的蜡烛,急忙翻找起来。连点了好几下,才亮起来一根。光一起,就见竹竿子整个人贴在我面前,还不等我说话,匕首已经顶了上来。

  我一手举着蜡烛,一手高高抬起,示意没有武器。他脸色苍白,透着一股狠劲儿,瞧那意思我只要敢乱动一下,今天这头就得给人家留下。这种时候想解释已经晚了,人家压根儿就没打算相信我。双方僵持了一会儿,最终他还是放下了匕首,对我说:“左肩,暂时不能动了。”我心说能动才有鬼了,我当时那一下连命都豁出去了,你动作再慢一步,整条手臂都给你卸下来。不过当时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会误伤竹竿子,满脑子只想着如何制伏眼前的怪物。我将蜡烛插在地上,上去替他查看了一下伤口,不禁为自己脸红,那一刀实在太狠了,正中肩窝,伤口又深又长,他上衣染满了血,湿漉漉的,扒都扒不下来。

  “伤口太严重了,你不能乱动,留下等救援吧。”

  “救援?”他用一种极度鄙夷的眼神看着我说,“找不来金鼎,咱们都得死。包括外面那些人。”

  我听他这话里似乎另有深意,索性打开天窗直接问道:“你那个什么师傅呢?我看今天在场的人里头除了早稻田没有一个跟你相熟,而且那个小鬼子对你的态度也不像朋友。打从在南京的时候我就一直好奇,你们到底在找什么?”

  竹竿子失血过多,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虚弱,他摇了摇头,苦笑道:“你懂什么,大家各有所求。你也别猫哭耗子了,我什么都不会说。”

  “迂腐,老子不想跟你讲道理。”我将包里所剩的医疗用品都留了下来,然后站起身说,“金鼎我去找,你要是还想活命就别乱动。刚才那一刀,算我替Shirley杨还你的。至于咱们的账,出去之后咱慢慢算。”

  我对棺椁中时有时无的响动很是在意,总觉得这里边除了金鼎之外还藏有其他秘密。不想,我刚一起身,整个棺椁忽然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晃动,震得我差点儿再次扑倒在地。

  “泉眼开始二次活动了。”竹竿子一边给自己扣绷带一边咬牙站起身来,“快走,咱们没时间了。”

  一想到王浦元他们可能遭遇到危险,我也懒得再劝他,反正命是他自己的,爱要不要。他颤抖着从怀中取出凤臂,我一看这架势,立刻吹灭了蜡烛。不知为何,原本已经变得暗淡的凤臂再次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此物深通灵性,知道自己命术已到,于是才会回光返照、大放异彩。我从他手中接过凤臂,立刻大步奔跑起来。这个时候哪里还分得清什么方向不方向,有好几次我都只顾着低头看凤臂,全然忘记要走哪条路。跑到最后,别说回去的路,连自己在哪里都分辨不清。棺椁内的晃动越来越明显,泉眼的活动比想象中要快得多,急得我恨不得直接安一捆炸药,将这座铁桶一样的迷宫炸个稀巴烂。

  竹竿子比我想象中要硬气许多,扛着伤死命地追了上来。这时,震动已经不仅局限于脚下,我感觉天地在瞬间几乎要颠倒过来,整个世界都在不停地晃动。

  猛然间,一声巨大的响声从我们头顶上传来,强烈的冲击力在一瞬间将我们两人同时撞了出去。我晕了一阵儿,抬头发现周围到处飘着木屑和火星,一道耀眼的光束从我们头顶上笔直地照射下来。我搭手一看,头顶上的棺盖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可定眼一看,分明就是Shirley杨与王浦元双双站在外边,旁边还跟着本应该去寻找林芳的胖子。我被这一群人惊得合不拢嘴,不过他们都安全地出现在这里,这就说明我事先安排的突袭计划成功了。

  胖子肩膀上扛着从日本人手里缴获的武器,一脚踩在洞口,一手朝我比画了一个军礼:“报告胡司令,敌人已经被我们俘虏了。现在就等着把您救出来,再奏一曲凯旋高歌。”

  危急时刻他还能有这样的心情开玩笑,方才那种九死一生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连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竹竿子倒在一旁咒骂道:“这群疯子,棺椁破不得,要出事了。”

分享到:
赞(5)

评论1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
    哦哟 见光了
    闷油瓶2017-03-21 23:33:16回复
  2. #9
    才多大的棺椁,可以在裡面繞來繞去的
    太誇張2016-12-20 11:45:40回复
  3. #8
    才多大的棺木,可以在裡面繞來繞去的
    匿名2016-12-20 11:44:47回复
    • 他说有九层楼那么高,100多平米
      ANKH2017-04-09 23:48:48回复
  4. #7
    七楼,哈哈
    噜啦啦噜啦噜啦嘞2014-08-29 11:43:46回复
  5. #6
    写的跟渣一样
    A2013-08-17 17:06:05回复
  6. #5
    那徐大夫有问题
    leeloser2013-05-21 0:43:09回复
  7. #4
    难道怪物会出来?
    Van2013-05-20 23:45:40回复
  8. #3
    手上的血管都在肩窝,这一刀又深又长必定失血过多而亡
    路人乙2013-05-20 21:01:33回复
  9. #2
    终于更新了,不容易啊!是不是就要大结局了。
    匿名2013-05-20 16:03:51回复
  10. #1
    沙发到我了,嗨心!
    傀儡2013-05-20 8:30: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