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四章 九龙回头棺(4)

  我心里现在总算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竹竿子执意两人前往:一来这棺椁里头岔路颇多,人一多,意见也跟着多,到时候队伍一乱,大家势必要分头行动,能找到金鼎自然最好,可多半会落得各自为政、困死棺中的下场;二来他也担心自己无法顺利脱出,绑我一道是为了防止我们外头的人联手反击,到时候光凭早稻田他们几个人,未必能当王浦元一行的对手。

  我说:“既然你都调查得这么清楚,办法总该有吧?”因为戴着防毒面具,我们彼此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不过我总觉得他此刻正在瞪着我。

  “有是有,不牢靠。”他说完又继续朝前头走去。我拦住他说:“虽然阶级阵营不同,不过在专业知识上我对你还算有数。咱们既然一起进来了,都想把东西找出来,那你说话能不能直接一点儿?”要说信任,我对他绝对半点儿都没有,可眼下不合作跟等死没有两样。

  “光,灭了。”他兀自回头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开始没琢磨明白什么意思,他又重复了一遍:“手电,关掉。”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熄灭了手电。竹竿子认真地说:“想活命,半点儿光都不能亮起来,切记。”说完,他”啪”的一声把自己手中的灯也给灭了。眨眼间,我们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中。

  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反正我是没听说过这种找路的法子。为了防止他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我悄悄移动了自己的位置,将身体与墙壁贴成了一道直线。黑暗中,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做什么勾当。很快,一团荧绿的光在黑暗中慢慢地亮了起来,竹竿子手里捧着一块麻布,布料半遮半掩着看不清里头的东西。

  我问:“刚不是说见不得光吗?”他小心翼翼地捧着手中的发光体说:“见不得光的是它。”我凑过去一瞧,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想,这不就是余师傅托付的那半块凤臂吗?但我立刻反应过来,眼前这半块与我交给Shirley杨的不同。竹竿子似乎很失望,默默地转过身说:“灵物之间多有共鸣,这块凤臂与母体脱离了上百年,现在全靠它引路。”

  他说话的语气颇有种无奈之意,看来也是被逼到绝路上才会想出这么一条不算办法的办法,同时也意识到他是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他先不说以凤臂引路,而是突然将东西拿出来试我的反应,如果凤臂当时藏在我身上,我一定会下意识地去找,他便可以趁机一箭双雕。想到这里,我不禁庆幸自己事先将凤臂交给了Shirley杨保管。

  关于余师傅拼命夺到手的凤臂,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研究,他死前再三叮嘱不可轻易揭开麻布。眼下竹竿子手中就托着正品,我忍不住凑上去仔细瞄了几眼。他见我探头,索性把东西递了过来。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就把关键性的”钥匙”送到敌人面前,总觉得有点儿阴谋的味道。

  他见我不接,作势要将东西收回,我急忙一把抓住麻布包。这送上门来的不看白不看,反正现在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真想对我下毒手也得等到寻回金鼎,至少现在我们还是同盟关系。

  我从李教授、余师傅还有王浦元口中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关于秦王金鼎的消息,知道此鼎是仿造苗地古鼎所制,意在炼制不死药。流转了几圈之后,鼎上的凤臂与秦人金龙先后辗转海外。其中半块一直被收藏在皇宫之中,后来流落到了娘娘坟中成了陪葬品,现在藏于Shirley杨身边;而另外半块在多年前成了王浦元的藏品;至于金龙,则被埋进了海底墓中。

  余师傅死前再三叮嘱凤臂不可见光,我只当是迷信传说。可竹竿子刚才也像煞有介事地命令我熄灭所有的灯光,看来这其中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手中的凤臂,物件体积不大,通体呈凤凰展翅状,与秦龙一样风格古朴,凤凰的尾部有意义不明的花纹,整体大小相当于一本普通线装古籍。这样一看,金鼎本身的体积也不会大到哪里去,与我事先设想的相去甚远。如果说凤臂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要说此刻它周身散发出的亮光。光束从它内部发出,在空气中投射出一片朦胧的荧荧之色,有点儿像夏天的萤火虫,摸上去不带任何温度。

  李教授曾经介绍过,金鼎是用周王九鼎熔合炼制而成,但我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金属能够自身发光。不免对手中的凤臂充满了好奇。

  “抓紧时间,凤臂的时间有限,一旦暴露在空气里,就等于直接消耗它的寿命。”竹竿子说完之后,伸手将麻布包整个夺了回去。我不知道还有这一说法,忙问:“如果时间长了会怎么样?”

  “具体会演变成什么模样还没有人见过。怎么,你那半块没藏好?”

  他上来就套我的话,我自然不可能轻易上当,笑了笑说:“没问题,只是好奇。”

  凤臂在黑暗中时明时暗,竹竿子顺着明暗之间的峰差不断地变换着行进方向。我估计这玩意儿越是接近母体光芒就越盛,只是不知道如果真如看上去这么好使,竹竿子一开始为何不将它取出来。难道真如他说的那样,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凤臂本身将被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我们全程在黑暗的棺椁中摸索,靠着凤臂发出的光飞快地向着最后的目标前进。我瞥了衣裤上的拉链,不断地在沿途的墙壁上刻下记号。一来,如果Shirley杨他们能顺利制伏外边的考古队,势必要进入棺椁来找我;二来,不管能不能找到金鼎,我都必须为自己留下退路。好在竹竿子一心放在分辨道路上,没有注意我的小动作。我仔细数了一下,从刚才进入棺椁到目前为止,我们陆陆续续总共通过了四道椁木墙,别说金鼎的下落,连半件明器都没有发现。我更加确定之前的推测,墓主人绝非一个普通的明朝妃子,这里更像一座埋藏在地底的古代保险箱,将不为人知的秘密用黄土和棺木掩盖起来。

  竹竿子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我仔细一看,凤臂的光芒正在慢慢变淡。

  “路错了?”

  他摇摇头说:“快撑不住了。凤臂耗损得太厉害。这样下去,没找到金鼎,它就先碎了。”说着,他将逐渐暗淡的凤臂重新包了起来。我们同时打开了手电,他摘下面具,满头大汗道:“剩下的路只能靠我们自己去找了。”

  我早就被防毒面具憋得浑身难受,这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索性一同卸下了面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习惯了周围的环境,再次直接呼吸起棺椁中的空气已经没有了最初那股快要燃烧起来的灼热感。我想了想,取出包里的绳索说:“分开走吧,在原地留个记号,不至于找不到回头的路。”

  竹竿子摇头说:“我早说过这样没用,分开走只会越走越乱,必须再想其他办法。”

  我们进入棺椁少说也有十来分钟,眼见着外头的同伴就要遭受屠杀,我哪有心情等他想什么破主意。我丢下绳子说:“等你想出主意来咱们早淹死了。办法就这么一条,你爱走不走,别拖老子后腿。”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我懒得再跟他解释,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事能百分之百成功,一点儿风险意识都没有还敢出来盗墓。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此人不但自负,而且愚蠢,一看就没好好读过马克思的思想著作。我没再理他,转身就走。他自己大概也知道死待着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捡起绳子跟了上来。

  我说:“你早点儿认识到问题不就完了,浪费大家的时间。”他张口还想说什么,忽然之间,我们两人手中的电筒开始发出吱吱的电流声,我低头查看,就听”砰”的一声,两把手电几乎在同时歇火了。

分享到:
赞(11)

评论1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8
    忽然觉得评论蛮好看的
    忘尘2016-02-22 16:01:36回复
  2. #17
    跟我的笔风一样
    三叔2015-02-21 13:42:36回复
  3. #16
    哈哈,到了黑盒子里头,还想阴阳,死去吧
    金鼎王2013-11-18 0:59:51回复
  4. #15
    爹是吃屎的吗
    16字阴阳风水秘术2013-10-05 8:11:45回复
  5. #14
    说好的一城黑糯米粽子的么,咋枪都没动一下就走了
    雪莉杨2013-08-26 5:38:32回复
  6. #13
    8楼,你 不是狼眼了!是狗眼!狗眼看人低!哈哈!
    异形2013-08-17 22:23:36回复
  7. #12
    看我大显神通!先把你们的灯黑了!
    金鼎2013-07-21 10:18:44回复
  8. #11
    这已经不是鬼吹灯了,只是名为鬼吹灯的探险小说
    跪求霸唱回归2013-07-18 18:23:22回复
  9. #10
    八一的分金定穴术呢?咋处处听人摆布!
    鬼迷2013-06-30 16:05:05回复
  10. #9
    Van是范辉?
    匿名2013-06-28 20:32:00回复
  11. #8
    我还是狼眼不
    手电2013-06-22 1:05:48回复
  12. #7
    我怎么又熄火了?
    手电筒2013-06-17 2:21:50回复
  13. #6
    我来了
    “砰”2013-06-01 22:34:01回复
  14. #5
    丫的谁暗算老子了
    手电筒2013-05-25 7:41:15回复
  15. #4
    鬼吹灯了,
    2013-05-24 7:32:31回复
  16. #3
    胡八一又要犯二了...
    路人丙2013-05-22 22:26:21回复
  17. #2
    又一次鸡动中…………
    迷灯2013-05-21 8:36:24回复
  18. #1
    怪物出现
    Van2013-05-20 23:35: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