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章 双面尸(2)

  他前后两段话的内容差了十万八千里,我一下子没转过弯来,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何联系。余师傅说:“陈年烂谷子的事,跟你说了也是白搭。总之你要记住,那群日本人都不是善茬,无论他们跟你说什么都不能相信。务必将金鼎毁去,不能让他们得到里头的东西。”

  “您这意思,还真有长生不老的仙丹?您这伤也是他们打的?”

  余师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而后默不作声地倒了下去。我扑上前一摸,发现老头子这次真断气了。

  我跟他打认识到如今,说过的话屈指可数。老头临了给我来这么一出,前脚还说着话,后脚就没了,实在叫人备受打击。我愣了很久,迟迟不能接受他的死。角落里的蜡烛烧着,火焰偶尔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除此之外,整个世界一片寂静。经历过转瞬间的生离死别,我努力使自己振作起来,脑中拼命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余师傅从我手里抢走的包裹,虽然他再三叮嘱说包里的东西不能见光,可我心中还是充满了好奇,总觉得这东西跟他的死有关。再者说,如果此物当真事关重大,那就更不能任它跟余师傅的尸体烂在一起,万一被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寻了去,余师傅岂不是白白牺牲,枉送了一条性命。我打定了主意,朝余师傅的遗体庄重地鞠了一躬,然后从他怀里摸出了麻布包。因为他事先关照过此物不能见光,我一时间也不敢轻易打开查看,只将它仔细地收进背包。我不知道余师傅还有没有亲人在世,想着回去之后总要跟考古队做个交代,就把他那只帆布挎包也顺手提溜起来,又将老人脸上的血抹净,为他摆了一个头平脚直的姿势以度后世。

  “敬爱的技术导师余师傅,您作为一名普通的地下工作者,这么多年来一直奋斗在事业第一线,为我国古文化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在,您的肉体虽然走了,但精神必将永远伴随着我们。一个余师傅倒下去了,千万个余师傅站起来。我们不骄不躁、谦虚好学,立志做一个新世纪的文物搬运者,在您战斗过的土地上继续挥洒青春和热血,将您的遗志发扬光大。”说完这段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其他人,然后将日本人的阴谋彻底粉碎。我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对着余师傅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将他脚上的解放鞋褪了下来。

  “实在不好意思,回头烧两双新的给您。我这真是急用,您见谅。”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双脚,虽然看上去血肉模糊,但仔细清理之后发现没有伤到骨肉,又用绷带随意将脚裹了两圈,塞进余师傅的鞋中,大小刚好。我吹灭了暗室中的蜡烛,贴着那道隐秘的窄道,侧身钻了进去。墙体两侧还沾着余师傅留下的鲜血,也不知道这条密道到底通往什么地方,能不能顺利与Shirley杨他们会合。

  我的手电先前已经彻底歇菜,余师傅的包中倒是有现成的手电筒,还有三四根尚未烧尽的蜡烛。因为不知道何时能与大部队会合,为了避免独自陷入黑暗之中,我取了一只玉瓶,朝里头倒了一点蜡油,然后将蜡烛插在中间充当照明器具。

  这条密道比我预计得要短,唯一的缺点就是岔路太多,如果没有余师傅沿途留下的血迹,我连下一步往哪儿走都不知道。我脑中回忆着墓室的地图,想将自己的位置与主墓室之间做个比对,可绕了半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彻底迷失了方向,根本分不清现在所在的位置。

  我在密道里头来来回回拐了十来个弯,最后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沿着余师傅来时的路前进。好在走了一会儿之后就看见了出口,我见外头有数道冷光射过,急忙吹灭了手中的蜡烛,猫下身去悄悄地朝出口处移动。我探头观望了几下之后发现,那些光亮的来源都是人工架设的新型照明设备,左右岩基上各架了两盏,加起来一共四盏,将原本就阴森冷清的墓室衬托得更加可怖。

  王浦元来得虽早,可毕竟就那么一队人马,带不了这么多设备。剩下的可能就是日本人,他们来势汹汹、装备精良,如果在此处修建工事的人真是他们,那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们还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打算在这里长期备战。我守在密道的出口处,想弄清敌人的真面目,可蹲到最后腿都麻了,还是没有见到半个人影。我在心中不禁打了一个问号:人都到哪儿去了?

  根据我的观察,此处应该是一处尚未修葺完毕的耳室,四壁都是未经打磨的天然岩石,下边还有一处巨大的石阶。两壁的冷光灯下边接着小型发电机,角落里还有一堆木头箱,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上面的字,但推算里头装的应该是应急食品。这个耳室眼下完全是一副临时指挥室的样子,照理说周围不应该连个把守的人都不留下。除非他们遇到了逼不得已的情况,不得不将所有人手都调动起来。我又多等了一会儿,确定耳室中确实无人,这才从密道中挤了出来。先前一直横着堵在洞中,我整个人都快麻木了,出来之后忽然有了一种重新做人的感觉。细看之下我才发现,那条所谓的密道原本就是岩壁上的一条裂缝。古时修建墓室的工匠,最后大多逃脱不了殉葬的厄运,所以多半会为自己准备后路。我刚才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要修这么一条又窄又怪的小道,原来此路本就是鬼斧神工的自然所造,后人不过在大自然的基础上加以利用,进行了简单的加工用以逃命,只是不知道修建这条密道的工匠最后是否顺利脱身了。

  偌大的岩洞里不断地有嗡嗡的杂音回荡,我跳下自己所在岩壁,径直走向洞窟中央的石阶。近看才发现,这是一座尚未打磨完成的底座,类似于今天供放佛像的莲花座。秦时的宗教崇拜还没有上升到国民阶级,统治者尚未将宗教转化为统治工具,人们相信神鬼之说更多的是出于对大自然的恐惧和崇拜。黄老之说在秦时受到重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出自当权者对永生的渴望;道教得以发展,部分源自被塑造成偶像供以膜拜的民间神话中的神仙。

  我从岩壁向下攀爬的时候,发现了许多开凿、拖移的痕迹,由此推想,这间耳室原本就是一处微型采石场,修建墓室所需的装饰品有一部分就是在这里开采并打磨成型的。

  石阶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些书文资料,我拿起来一看,果不其然,都是些看不懂的日本字,还有就是照片和图纸。我在其中一张照片上看到了林芳,她穿着军装,跟一群老外站在海边,远处还有类似瞭望台一样的建筑,估计这就是他们发现海底墓的地方。我拿起图样仔细翻看,确定这里就是小鬼子的临时基地之后,人反倒不那么紧张了。我攀下石阶,检查了一下堆在角落里的木箱,拆开之后大吃一惊,里头装的根本不是食物,而是包裹整齐的炸药。难道日本人想要炸毁娘娘坟?不,根据余师傅的说法,他们的确是在寻找金鼎。那么这些炸药又是做什么用的?正在我犹豫之际,头顶上的冷光灯忽然闪了几下,发出了激烈的电流声。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就听”啪”的一声,整个耳室猛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灯灭得太过突然,我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摸着木箱迅速地蹲进了它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为了快速适应黑暗,我闭上了眼睛,等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四周依旧沉浸在一片黑暗与死寂之中。我摇了摇头,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地下本来就没有光,闭了也是白闭。我想起发电机就在离炸药不远的地方,也许可以过去检查一下情况,或许只是简单的电路故障。可刚一起身就听见脚步声,我屏住呼吸,再次蹲了下去,侧耳仔细聆听周围中的声音。这次脚步声更加明显,又重又沉,空气中不断传来地表砂石摩擦的声音,对方似乎扛着很重的东西,蹭得地面沙沙作响。我缓缓地换了一口气,摸出手枪,试图分辨声音的位置。可等我再次静下心来的时候,发现脚步声已经彻底消失,我的心扑通一声,剧烈地跳动起来。我不敢相信,就在前后不到三秒的时间内,对方能够凭空消失在这间巨大的耳室中,难道这里还有别的通道?我转念一想,会不会是自己已经暴露了,对方也正在黑暗中观察我的动静。我决定以静待动,只要对方还在这间屋子里,早晚会露出马脚。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始终没有再传来任何动静。我不禁疑惑,灯已经灭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检修?那些日本人都到哪里去了?我无法再忍受这种又闷又憋的氛围,伸手去掏手电,打算一探究竟。

  起身之后,我朝着记忆里放置发电机的方向冲了过去,一路上居然意外地顺畅,并未引来任何人的注意。难道我刚才听错了?根本没有人进来过,只是单纯的停电吗?抵达预定目标之后,我蹲下身来,举起手电将周围环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出入。我抛开心头的疑虑,低下头去检查发电机。就在我伸手的一瞬间,耳室里又再次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我此时根本来不及关闭手电,索性站起身来,将枪架在手电上喊道:“什么人?出来!”

  低沉的脚步声先是停顿了一下,而后又迅速地朝我靠近。我朝黑暗中发了一枪以示警告,可对方根本不在乎,依旧一言不发,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过来。此时,我在明处,对方在暗处,贸然熄灭手电反倒丢了自己唯一的优势。我打定主意在原地站定,只等对方闯入视线范围就给他来个迎头痛击。眨眼之间,一道黑影晃入手电筒的光圈,我来不及看清对方的真面目,一口气连开了三枪。那人也不躲,顶着枪口径直撞了上来。我高举手电,只见一张扭曲变形的人脸冲到了面前。这一下要是被正面咬伤,那还了得?我顾不上姿势狼狈,弯下腰避开了他的撞击,可手中的电筒也随即被撞得不知所终。

  我脑中不断浮现出那张几乎扭曲成一团糨糊的人脸,那家伙的下巴已经完全脱了节,两只眼球蒙着白光,恨不得随时蹦出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丝毫感受不到他的气息。那么一大串动作之后居然连半点儿呼吸声都没有,我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碰上鬼了。

  黑暗中我无法判断对方的位置,一边开枪自卫一边连爬带滚地去找手电。那东西似乎不需要光亮就能分辨人的位置,9我唯有依靠远近不同的脚步声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那家伙似乎对火器没有任何恐惧,一直在我身后紧追不舍,我只能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位置,可这一来二去之间,反倒离手电越来越远。慌乱间我不知撞到了什么,腰部一阵刺痛,差点儿撂个跟头。我伸手摸了摸,发现周围有一堆木箱,心中微微喘了一口气,看来又绕回了堆炸药的地方。

  我侧耳辨听,发现袭击我的家伙又再次消失在空气中,整个耳室里只能听见我自己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一想到对方能在黑暗中将我看得清清楚楚,而我却连对方是个什么都没搞清楚,不禁叫人心急如焚。我先前出的一身冷汗此刻已经变成了浑身的热汗,这家伙要是再不现身,我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发疯。

  短暂的静寂之后,空气中开始弥漫起一阵恶臭,我皱起鼻子微微移动了位置,就在这时,沙沙的脚步声再次响起,而这一次的位置居然是在我身后。我浑身一颤,来不及多想,就感到一阵凉风从后颈上”嗖”地吹过。我俯身朝前一滚,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捂,一股潮湿的液体瞬间从指缝间涌了出来。我深知自己这一下伤得不轻,人的颈部没有多余脂肪,缺乏防御,整个后颈部分传来了刺骨的疼痛。颈椎受伤很容易导致瘫痪,不过此刻我可没有闲心去照顾伤势,唯有咬着牙滚到了一边,避开如暴雨般急促的第二次攻击。

分享到:
赞(10)

评论2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0
    无法品论了,前后矛盾,显得主人公又窝囊又英雄。是不是作者为了字数赚钱才这样写的。真的无语了。越看越不舒服。
    柔情似水2015-10-11 0:10:18回复
  2. #19
    无法品论了,前后矛盾,显得主人公又窝囊又英雄。是不是作者为了字数赚钱才这样写的。真的无语了。越看越不舒服。
    匿名2015-10-11 0:09:30回复
  3. #18
    哎=。=
    落殇2015-03-08 19:40:46回复
  4. #17
    越写越差劲
    2014-08-02 0:14:23回复
  5. #16
    叫阎王来把粽子都收了!
    醉三秋2014-02-01 20:36:29回复
  6. #15
    一群熊娘了 个 的,你tm牛b怎么不自己写小说,不好还看 日你 娘 日多了— —
    s b们的爹2013-08-22 23:07:45回复
  7. #14
    一群熊娘了 个 的,你tm牛b怎么不自己写小说,不好还看 日你 娘 日多了— —
    上班2013-08-22 23:07:08回复
  8. #13
    一群熊娘了 个 的,你tm牛b怎么不自己写小说,不好还看 日你 娘 日多了— —
    匿名2013-08-22 23:06:21回复
  9. #12
    我擦擦擦擦擦
    聂神眼2013-08-10 17:44:06回复
  10. #11
    虽然看上去血肉模糊,但仔细清理之后发现没有伤到骨肉,写得屁啊
    安了2013-07-10 7:17:16回复
  11. #10
    雪莉杨的b日起来好爽
    胡一八2013-06-29 19:38:24回复
  12. #9
    这些东西少了我你胡司令怎么能搞掂!
    秦四眼2013-06-19 22:41:42回复
  13. #8
    不够丢人的,滚你娘的吧!写的乱七八糟,简直就是胡说八道,驴头不对马嘴,操!
    2013-06-19 7:42:16回复
  14. #7
    黄老之学自先秦就有,当时老子所创的教派与道家和称黄老之学!至于后来的就是先汉学者的自拟。
    回楼上的2013-06-15 6:12:10回复
  15. #6
    5楼神经病你丫看小说还挑刺真蛋疼
    别特么挑错了2013-06-11 23:26:52回复
  16. #5
    黄老之学不是汉朝的吗?学过历史吗?
    八一2013-05-18 8:07:44回复
  17. #4
    枪不是丢了吗
    工兵铲2013-04-29 8:43:41回复
  18. #3
    真TM牛,在那么危险的时候不赶紧滚蛋,居然还那么多屁话,真不知道想显示什么!
    无聊2013-04-16 11:25:12回复
  19. #2
    看了你所有的小说,今天奖励了 我,第一,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哦。
    呵呵2013-04-15 7:01:18回复
  20. #1
    (*¯︶¯*)
    ♥ 二兎小姐℡2013-04-14 1:21:33回复
    • 二兔,你好像总是第一个评论啊
      小染2014-02-02 21:39: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