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章 双面尸(1)

  扣动扳机前的那一刻,我脑中一片空白。只听”砰”的一声,我整个人朝后仰去,心中不禁感慨道:居然一点儿都不疼。紧接着又觉得不对劲,我身后是两面墙壁组成的死角,哪有多余的空间让我摔倒。

  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觉得后背一阵吃痛,也不知道撞着了什么东西,我闭着眼睛就摔了下去。等再度睁开眼睛,我发现周围一片漆黑,枪也不知道摔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摸出打火机,连打了好几下才把它点亮。火光一起,就看见一张长满褶皱的老脸贴在眼前,吓得我赶紧放下了打火机。我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前一秒自己还在充满毒液的墓道里等死。

  “你小子命大,遇上我,咳咳咳。”我听这声音有点儿耳熟,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这时,黑暗中亮起了一道冷光,我看见一个老头儿倚靠在角落里,有气无力地朝我招手。我凑上前一看,发现居然是失踪已久的余师傅。他浑身是血,说话间嘴里又吐出了好几个血泡。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是他救了我,忙将他扶坐起来,从包里掏出水壶。

  余师傅比两天前憔悴了许多,原本健壮的身体干瘪得不成人形。我不知道这两天他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但瞧眼下这情况,恐怕是活不长了。那一刻,我脑中有许多问题,恨不得一口气问出来,可他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老头儿死死地捏住了我的手,奋力朝我靠了过来。他的表情出奇的狰狞,身上瘦得几乎就剩一块皮囊裹在骨架外头,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我说:“毁掉,一定要把它毁掉,不能让他们找到,你发誓,你……”

  我一时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余师傅与我们一同下了娘娘坟,早在摸查排葬坑的时候就已经失踪了,我们也曾经推测他早就叛变革命自己打野食去了,可眼前居然在二号墓中碰上了这位久违的老前辈,我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老头儿现在情绪异常激动,随时有可能会翘辫子,我不敢刺激他,光重复地答应他不管找到什么都一并毁掉。至于他口中的”它”和”他们”到底是谁,我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老头”你、你、你”了半天,最后一口气没接上去,闭起眼睛就去了。我吓了一跳,探了探鼻息,发现他只是晕过去了。

  我找出自己的手电筒,拧了半天才有些许微弱的光亮。先前为了节约电能,一直是我负责为大家照明,眼下这支手电筒因为长时间工作,终于支持不住了。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一处设计得十分精妙的暗室。墙上有一面翻板门,只能从里边推开,难怪刚才我们找了那么久也没找到出路。我将余师傅扶坐在一边,发现地上有很多血迹,多半是他走过来的时候一路留下的。这倒方便了我寻找出路,只是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躲进来的,能不能顺利与Shirley杨他们会合。

  我站起身来,发现这间暗室比我想象的还要小,横宽不过三四米左右,有一条窄小的通道,只能供单人侧身通过,通道两旁还有血迹,余师傅大概就是从那边挤过来的。我又检查了一下余师傅随身携带的帆布挎包,从里头翻出一件手掌大的物件,那东西被麻布层层包裹着,一时间也瞧不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余师傅,犹豫着要不要打开来看看。照理说,这是人家的私人物件,我实在没有理由偷看,可之前他的那番话跟遗言似的,我要是不调查清楚似乎也对不起人家。

  我对着躺在一旁的余师傅说:“要不这样吧,您要是不愿意我看,就哼唧一声。您要是不出声,我就权当你默认了,怎么样?”

  我抱着麻布包裹在他边上等了好一会儿,老头始终没有出声。我自然不跟他客气,理直气壮地将麻布一层一层地揭开了。随着包裹一点点变薄,一股熟悉的味道慢慢地飘了出来,我心里清楚,这是腐尸特有的味道,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也不知道这味道到底是包裹里的东西散发出来的,还是这条麻布本身就是从什么奇怪的地方顺出来的。我将手电放在一边,一手托着包裹,一手慢慢地揭开了最后一道麻布条。我的心跳随着手中的动作一点点变快,忽然,原本就十分微弱的灯光跳了一下,随即彻底熄灭了。我在黑暗中感到一阵冷风从后颈上迅速地抚过,整个人打了个冷战,立刻伸手去掏兜里的打火机。

  这次倒是顺利地擦亮了打火机,可我一低头就看见膝盖上有只干瘪的人手,我心头一跳,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余师傅,他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单手抓着麻布包袱里的东西,死活不让我看。我无奈地说:“余师傅,您下次起身的时候记得提前说一声,别没事从后边冒出来,吓死人了。”

  他半睁着眼睛说:“刚才不是我,这东西见不得光,快包起来。它们闻到味道就会追上来。”

  “它们是谁?”

  “你别管这个,咳咳咳。”余教授劈手从我怀里夺过麻布,扭过身去将掌中的东西仔细地包裹了起来,“有些时候,知道得太多反而危险,我这是为你好。想不到你们居然能找到这个地方来,既是如此,关于娘娘坟里藏的东西,各位也该清楚了。”他说完看了我一眼,像是要确定我的反应。

  我说:“您遁走之后小鬼子就打过来了,不过现在局势已经被控制住了。我们的确是下来找鼎,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不妨直说吧。”

  “咳咳咳,这是我家祖上的事,你莫要多问。那些传说都是妖言惑众,听我一句,找到那东西之后务必要毁去。咳咳咳,你那几个小朋友呢,走散了?”

  他不提还好,一开口我就想起来之前他在娘娘坟里神秘失踪的事情。我问他:“有一队日本人觊觎墓里的东西,他们很早之前就下来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我紧紧地盯着他的面部表情,想要寻找破绽。余师傅面不改色地将麻布包塞进了怀里,长吟了一声,冷笑道:“狗日的小鬼子。就凭他们?我呸!”

  听他这话的意思,似乎知道不少内幕,我与余师傅接触得不多,但深感他是个重情义的人,索性直接说:“李教授跟我提过,娘娘坟里埋有秦王金鼎的秘密。这些日本人应该是冲着这件国宝来的。您在这行里算是老前辈,手上的消息肯定比我们灵通。老实说,我们都是被林芳骗来的,忙到现在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您要是有心,务必提点一下。”

  余师傅看了我一眼,从挎包中拿出一根蜡烛,让我去角落里点上。我不知道他想耍什么花招,就按着摸金校尉的规矩,在暗室的东南角将蜡烛插了下去。烛光一起,整个暗室顿时亮了起来,我问余师傅:“这蜡烛用的是什么原料?快抵上一盏白炽灯了。”他笑而不语,只说是他自己配出来的秘方。

  先前我只发现了余师傅逃生用的密道,眼下有了光,整个房间尽收眼底。暗室内部并非与墓道一样由砖石堆砌而成,而是更为朴素的泥胚胎。墙壁上面凿有排列整齐的储物坑,上面布满了灰尘。我随意拨弄了几下,将灰尘清理了一番,发现有许多外形独特的玉罐铜皿被安置其中。余师傅让我随便找一件给他,我挑了其中一件雕有飞鸮的玉瓶递了过去。老头儿看也不看瓶子,信手就朝地上摔,玉瓶应声而碎。我的心跟着抽了一下,秦时的玉器可不多见,他这一摔抵得上一个生产大队好几年的经济收入。好在胖子不在,不然肯定跟他没完。

  玉瓶碎裂之后,从里头滚出来许多朱红色的小丸子,跟速效救心丸一般大小。余师傅说:“这是朱砂丹,也叫药金,在炼丹术里属于不可食的初成品,含有剧毒。”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些,老头又继续说:“自古王侯多好寻仙问丹,想借助外丹之术延年益寿甚至羽化登仙。这间暗室里藏的,都是古时的炼丹材料,其中有不少配方已经失传,急需要受到保护……不瞒你说,那群日本人是我引来的。”

分享到:
赞(10)

评论1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3
    来回真的?
    我是我2015-05-25 23:32:21回复
  2. #12
    假死了
    江湖淫娘2014-05-16 0:46:33回复
    • 来回真的?
      我是我2015-05-25 23:31:39回复
    • 来回真的?
      匿名2015-05-25 23:33:12回复
    • 来真的?
      匿名2015-05-25 23:34:25回复
  3. #11
    我怎么不知道我装著打火机?
    李教授的西装裤2013-11-27 0:08:16回复
  4. #10
    赶紧,哥都等太久了,赶紧的用我打洞钻出去.
    洛阳铲2013-10-31 0:29:55回复
  5. #9
    啥玩意
    葱头2013-10-08 7:26:52回复
  6. #8
    你他妈才有剧毒呢
    药金2013-10-05 6:09:24回复
  7. #7
    啥时用我啊
    m16步枪2013-06-16 6:09:13回复
  8. #6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又被摔有用光?
    手电筒2013-06-16 4:22:09回复
  9. #5
    我姓张 不姓余
    小哥2013-05-03 20:20:50回复
  10. #4
    噌了個前排,留字記念!
    魂兮歸來2013-05-02 18:36:40回复
  11. #3
    哈哈居然是沙发
    精灵2013-04-24 6:27:28回复
  12. #2
    余师傅??
    女女安安2013-04-15 9:37:15回复
  13. #1
    哇哈哈,继续沙发
    2013-04-15 8:35: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