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外飞仙(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和大烟碟儿盯着那张旧照片,相面似的看了半天,照片中的几个人有老有少,是在村堡某间大屋里拍的合照,人倒没什么,屋中的摆设可不一般。

  大烟碟儿指着那张照片正中一位老者端坐的椅子,对我使了个眼色。

  我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说道:“要是没看错的话,很可能是几百年前的盘龙沉香椅。”

  大烟碟儿低声对我和厚脸皮说:“没错,盘龙沉香椅啊,我倒腾这么多年玩意儿,也只是听别人说过,今天才头一次见着,要不是昨天半夜翻车掉进山沟,咱们哪找得到这个地方?什么叫因祸得福,这就叫因祸得福。”

  厚脸皮说:“那老头能舍得让给咱们?咱给他来个明抢明夺?”

  大烟碟儿说:“可不能做没王法的事儿,强取强夺那是趟将所为,只要老头愿意卖,咱拿现钱收他的,钞票我全用铁丝串在肋骨条上了。”

  厚脸皮司机说:“缺德不缺德,你不说出来没带钱吗?我这么实在一人,你真好意思唬我?”

  大烟碟儿说:“虽有也不多,家底儿全在这了,本钱无利可不敢轻动,咱这是买卖,懂吗?”

  厚脸皮点头道:“明白,不见兔子不撒鹰。”

  我听走廊里有脚步声传来,提醒那俩人别多说了,这些话让村民听了去可是不妙。

  不一会儿,刀条脸老头端来几碗面分给我们,他和傻子也坐下一同吃饭,这算是晌饭了。

  大烟碟儿给刀条脸老头递烟,想起还带着两瓶二锅头,也拿出来请老头喝,借机打听情况。

  刀条脸老头爱唠叨,他的话本来就不少,等到半瓶二锅头下肚,话更多了,他说:“几百年前,通天岭豺狗多,豺狗习性凶残狡诈,经常在半夜下山,咬死村中人畜,防不胜防,加上土匪流寇到处劫掠,先祖们为求自保,便将村子造成堡垒聚居,一防豺狗,二挡贼寇,相传当年造这村堡,从内而外全是按九宫八卦布置,通道卦门遍布各方,有的在明,有的在暗,后来由于水土流失严重,没法子再耕地种田了,况且这大山里交通闭塞,缺水没电,村民陆续搬到山外居住,只留下我和这个傻小子看守祖庙香火,大部分房屋和通道封闭多年,外来的人不识路径,晚上起夜时很容易走错路,万一困在什么地方出不去,麻烦可是不小,所以你们留下过夜不要紧,切记寸步别离开这个傻子,别看傻子人傻,心却不傻,村堡里的各处通道卦门他比我还熟。”

  我们三个人连声称是,白天走进来尚且觉得阴森可怕,半夜更不敢在这巨宅般的村堡中乱走。

  大烟碟儿问道:“老大爷贵姓?怎么称呼?”

  刀条脸老头说:“我们这个村堡里的人同宗同族,都姓周。”

  大烟碟儿说:“噢,是周老,咱这村叫个什么?周家村?”

  周老头说:“不是周家村,有个好名,通天岭飞仙村。”

  厚脸皮不知怎么回事儿,我和大烟碟儿一听村名都愣住了,以前只听过老盗墓贼口口相传,说通天岭有飞僵,什么叫飞僵?在旧时的迷信传说中,停放在义庄中的死尸,多半是客死异乡之辈,如果义庄荒废了,停尸的棺材一直无人理会,死者难以入土为安,年头一多很容易发生尸变,死尸毛发指甲越长越长,等棺材中的僵尸有了道行,可以昼伏夜出,白天躲在棺材里不动,月明之夜飞出去害人,这些谣言无根无据,纯属吓唬人的迷信传说,但听说很多年以前,通天岭上真有人见过飞僵。

  我想所谓的“飞僵”,无非是深山中的大鸟,清朝那会儿,陕西还有一种大鸟,两翼大如门板,常从天上飞下来攫取牛羊,人若独行,也不免被其所害,村民们一见这大鸟在空中盘旋,便立即鸣锣放铳把它逐走,到后来已经绝迹了,通天岭高耸入云,巨峰陡峭直立,绝壁蜿蜒迂回,在这一带的深谷绝壑之中,必定栖息着不少幽禽怪鸟,可能几百年前有人看过山里的大鸟,以讹传讹说成是飞僵。

  可听周老头说此地是“飞仙村”,这里头肯定有些讲头,好像比飞僵的传说更勾人腮帮子,我们想听个究竟,大烟碟儿又给周老头点了支烟,请教道:“您给说说,为何叫做飞仙村?”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