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外飞仙(1)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翻山越岭走出土沟,猛然看见这么个可惊可骇之物,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那两个人也是一脸迷惑。我们且惊且行,再往近处走,看得更加清楚,岭下是一个直径百米,高约十几米的环形村落,外头是环形夯土墙,围成圈的房屋分为内中外三层,每圈房高也是三层,顶层铺黑瓦,当中是凹进去的圆形天井,壁垒森严,看起来简直像个巨大的碉堡。

  大烟碟儿和厚脸皮看得目瞪口呆,房屋怎么会造成这样,也太奇怪了,他们俩人一个说是飞碟,一个说是蘑菇。

  我告诉他们:“听闻古时有驻军的屯堡,也有村子为了抵御盗匪劫掠,同宗同族聚居而成的村堡,把房屋造得和堡垒大宅相似,豫西民风彪悍,解放前出过无数趟将,所以深山里有碉楼形的村落不足为奇。”

  大烟碟儿道:“原来如此,看这村堡的样子,至少有四五百年了,里头能没好东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们弟兄的时运一来,挡也挡不住。”他不忘嘱咐厚脸皮司机,让他嘴上多个把门的,不该说的别多嘴,否则传扬出去,连村里的植物人都知道我们想干什么了,老乡们还不得趁机哄抬物价?

  说着话,走到村堡门洞跟前了,这村堡相当于住着几百户人家的大屋,但山脊上的田亩皆已荒芜,杂草灌木丛生,村堡外围只有一个城门般的石拱门洞,墙皮全掉光了,露着里头的石壁,帖着古旧残破的门神画像,看起来十分诡异。

  有两个村民带着条大黑狗在门口坐着,其中一个刀条脸的老头正在抽旱烟,看见我们走过来显得很吃惊,他起身问道:“你们是从哪来?通天岭下只有一条险径可通,你们来的方向可没有路。”

  我上前说道:“老乡,我们从乌鼠洞经过,半路上车翻进了土沟,好在命大没死,转了半夜才走出来,现在是又累又饿,能不能借我们个地方歇一下?”

  老头说:“可真是命大,赶紧进屋坐下,等我做晌饭给你们吃。”说完,他招呼另一个村民,那是个憨头憨脑的傻胖子,俩人引着我们往里走。

  圆环形村堡规模奇大,走进来比在外面看更加宏伟,内部是悬山顶抬梁,高有三层,每一层的房屋也有三圈,一层连一层,一圈套一圈。

  刀条脸老头把我们领进西面一间屋子,他说由于缺水,村堡已经很多年没人住了,只剩下他和傻子守着祖先庙,是为了不让祖庙香火断掉,老头再三叮嘱我们:“如果没有村里人领路,你们千万不要乱走,咱这老祖先传下的八卦阵,三重三层房屋一律按八卦排列分布,八八六十四卦,卦中有卦,卦中套卦,每六房为一卦,两卦当中有隔火墙,一卦失火,不会殃及全楼,关闭了回廊中的卦门,各卦自成一体,开启卦门,各卦还可以互通,一旦有土匪闯进来,村民合上卦门,土匪就成了瓮中之鳖,外边的人进来,肯定会迷路,困死在里头也不出奇,看我唠叨这么多,是真怕你们出事……”

  说到这,刀条脸老头点上油灯,等我们在屋里坐下了,他让傻子在旁边陪着我们,自去灶前生火烧水,那个叫傻子的村民憨里憨气,蹲在屋角掰手指头,对我们三人视而不见。

  我看傻子没注意我们,抬眼四处打量,房屋造得很坚固,石桌石凳石床,墙上帖的神画颜色都快掉没了,相框里还摆着几幅泛黄的黑白照片,背景全在村堡之中,都是许多人的合照,想必是当年住在这里的村民,其中一张照片,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