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搜傩志异(4)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田慕青告诉我和厚脸皮,她也许知道千古异底村后来发生了什么。

  此时我已见怪不怪,见她苦苦思索着,像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就说:“你也别急,想起来多少说多少。”

  田慕青点点头,她想了一阵,说道:“土龙子中了缓兵之计,挨到大唐天宝元年,又将有黑狗吃月的大破之刻,村子里要举行大傩送鬼的仪式,准备把阴魂不散的土龙子送进鬼方,可是洞傩送鬼的仪式很是凶险,如果稍有差错,整个村子都会遭受灭顶之灾,但是怕什么来什么,祭祀坑下通往鬼方的大门,只在黑狗吃月那天夜里才会出现,以前从没出过事,天宝元年那次却发生了意外,鬼方之门打开之后无法关闭,傩王万般无奈,只好让所有人都带上傩面具诵咒祈神,然后……”

  我和厚脸皮一个在赑屃上,一个在赑屃下,瞪着眼等田慕青往下说。

  田慕青说:“然后……然后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

  厚脸皮说:“你不能这样啊,这不是急死人不偿命吗?”

  我心想大傩送鬼仪式中发生了什么意外?千古异底村下的大门打开了关不上,村民们在傩王带领下做了什么?这两点极为重要,我妄加揣测,大唐天宝元年黑狗吃月那天夜里,就是千古异底村沉到湖底的时刻,但实际上这个村子根本没有被湖水淹没,因为送鬼的仪式半道出了差错,不仅不能把土龙子的阴魂送进鬼方,祭祀坑下的大门再也关不上了,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把千古异底村的男女老幼全搭上,好歹用村子堵住了入口,我们和黄佛爷那伙盗墓贼,是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早已消失的村子。

  先前夜宿草鞋岭山馆,我们曾见到三具带着树皮面具的干尸,很可能当发生灭村之灾时,这三个人离村子较远,所以沉尸湖底,而千古异底村连同周边的地方,早在大唐天宝元年掉进了鬼方,鬼方是不是指阴间?

  我又想起黄佛爷等盗匪见到乌木闷香棺里的女尸,脸上皆有错愕之色,那是为什么?这头顶鹿首步摇冠腰束蛇纹宝带的女尸又是何人?我莫名感到这女尸和田慕青有关,更关系到黑狗吃月那天夜里发生的灭村之祸。

  至于辽墓中有千古异底村壁画,定是萨满神女生前在噩梦中见到冤魂恶鬼,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也受了这个诅咒。

  我将这番念头对田慕青和厚脸皮说了:“咱们不知哪条路走得通,唯有探明唐代天宝年间村中发生了什么变故,然后再做理会。”

  厚脸皮反倒放心了,至少鹿首步摇冠和铜镜玉带不会变成烂泥,他所担心的是这个村子规模很大,一层层围着玄宫山古墓,成千上万的房屋,挨个进去找一遍可也不易。

  我正想说话,只觉村子方向有股尸臭传来,离得这么远,也能感觉得到。

  三人相顾失色,知道是地宫椁室里的僵尸出来了。

  我说:“冯异人的死尸被土龙子阴魂所附,千年前的傩教都对付不了它,咱们不能吃这个眼前亏,必须躲起来。”

  厚脸皮问道:“往哪躲?退回傩庙?”

  我寻思在原地打转不是办法,傩庙壁画中的地图有若干黑线,像是千古异底村地底的暗道,在赑屃附近的草丛四下寻找,不远处果然有个洞口,若非有意去找,倒是很难发现,可惜我没注意地图,想不起赑屃下边可以通往什么去处。

  事出紧急,顾不得多想,我点起火把当先钻进暗道,村子地底的暗道入口狭窄,里面却和墓道一样宽阔,还散落着很多尸骨和刀剑,有争斗过的痕迹,村子里好像发生过一场很激烈的厮杀。

  村下地道蜿蜒曲折,错综复杂,有很多岔口走进去都是死路,我看暗道中的砖石花纹不同,兜圈子的死路是阴纹,可以走通的地方是阳纹,阴纹图案是凹刻在砖上,阳纹图案则是浮雕凸起,我们摸索出一些规律,只捡砖面花纹凸起的暗道走,行至一处路口,两边的暗道皆有阳纹,都可以走,我一时无所适从,也不知该往哪边走,想先往西边的祭祀坑去,可走出不远,发现这段暗道已被塌下的泥石堵死,过不去人,只好原路回来走右侧的路口,也没走出多远,面前出现一道光秃秃的石板门,门中有转轴,我在前边推开石板门,看到里边是间石室,四壁抹着白灰面,也有彩绘壁画,墙下一具枯骨,旁边放着几口嵌铜木箱,里面常年不通风,一大股子霉味,还有石阶可以上行。

  我以为这又是一间墓室,但很快意识到,已经走到千古异底村下面了,可能是村中一处大屋的地窨子,转头看到墙上的壁画,心中不由得砰砰直跳。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