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搜傩志异(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自古以来,傩教中尊卑分明,依次是傩神、傩王、傩相、傩将、傩民,几乎没有人知道村下一切不明的“鬼方”,究竟是个什么去处,平时也不准谈论提及,只知很久以前有个被称为鬼方的古国。

  隋朝大业年间,隋炀帝无道,黎民百姓饱受倒悬之苦,隋炀帝迷信仙法,在黄河边上造了一座金顶宝殿,想请仙人下来相见,仙人没请来,黄河上下却接连发生瘟疫,灾情严重,民间都说有黄鬼,朝廷请傩教出山驱鬼逐疫,当时的傩王听说是黄鬼作祟,也不能袖手旁观,命傩相冯异人到黄河边上,冯异人生来魁伟,比常人高出一半,胳膊长腿长,大手大脚,故名异人,他从金顶宝殿附近挖出一口古棺,是其中的死人变成了黄鬼,全身白毛,尸血能传尸瘟,正想抽肠驱邪,突然天地失色,黄河发了大水,有人见到一条大鱼吞下黄鬼,连同金顶宝殿,一同陷进了被洪水冲开的沙洞,永不复见天日。

  我听田慕青说到这里,心想这还真是瞎爷说起过的地方,当年打神鞭杨方和军阀屠黑虎也曾误入那个大沙洞,即使是催老道那等人物,都说不出怪鱼和金顶宝殿的来头,往事如烟,前人也早已化为了尘土,我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我一分神,接下来的话没有留意,又听田慕青说下段碑文的内容,冯异人大难不死,从泛滥的洪水中逃命出来,一个人回豫西熊耳山,谁知洪水过后,方圆几百里内不见人畜,别说吃的粮食,草根树皮都找不到,忍饥挨饿走了好久,说来也巧,途中看见地上有一大块肉,白乎乎的长圆形,一碰好像还会动,他也不知那是什么,以为是栖肉或太岁之类的东西,他那时饿红了眼,饿到这个份上,别说太岁和栖肉,哪怕是人肉也敢吃,当下就把这块肉给吃了。

  冯异人捡了条命,回到村子里根本没提这件事,也没人发现,可傩王换了一位又一位,村里有人出生有人亡故,他却不见老,转眼过了几十年,他还是那样,没老也没死。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终于让外人知道了,村民们都传冯异人吃了灵肉,长生不死是将要成仙了,但这个人回来之后变得怪里怪气,每到搜傩驱鬼,他都躲得远远的,从不让人看他的身后,村子里还经常有人失踪。

  后来傩教长老发现,冯异人那一年在黄河边吃了灵肉,但这块肉根本不是什么灵肉,而是土蜘蛛的卵,这种土蜘蛛仅有六足,不在五虫之内,没有它们咬不穿的东西,冯异人吃的肉卵,埋在黄河淤泥下不知已有几多年月,它得了地脉中的龙气将成大道,有灵有识,肉身不灭,号土龙子,据说它刚埋在黄河之时,黄河水还是清的,众所周知,黄河水自古浑浊,谁见过黄河水是清的?它就见过,那得是多少年头?土龙子天性嗜睡,不成想让这场大洪水冲到外边,昏昏沉沉还没醒来,冯异人不知其故,误当成太岁肉吃了,结果像受到诅咒一样总也不死,那是因为土龙子元神要借他的形,冯异人脑袋后面长出另一张脸,巨口过腮,吃人血肉,村子里失踪的人都是让它吃了。

  我听至此处,想起通天岭中的土龙,却和土龙子不一样,据说那是一种通称,蚯蚓也叫土龙。

  田慕青又说下面的碑文,傩王趁土龙子昏睡不醒的机会,命手下拿住冯异人裂腹抽肠,怎知冯异人肚子里生出许多土蜘蛛,当场咬死不少村民,土龙子冤魂不散,附在冯异人尸身上为祟,所过之处人畜无存,千古异底村的人们自知对付不了这个尸魔,只好跪地膜拜,告称坏了真君肉身,虽死莫赎,当以汉代玉柙金俑厚敛与玄宫山,傩教有几件重宝,分别是鹿首步摇冠、兽首玛瑙杯、伏虎阴阳枕,云蛇纹玉带、犀角金睛杖、神禽龟钮铜镜、越王掩日剑,其中鹿首步摇冠、云蛇纹玉带、神禽龟钮镜是女子使用之物,阴气太重,所以用犀角金睛杖、越王掩日剑、伏虎阴阳枕、兽首玛瑙杯陪葬,并且造庙上香,每年以乌牛白马童男童女祭祀不绝,这才把冯异人的尸身装殓进棺椁,埋进安放傩王尸骨的地宫,碑文最后是——“立碑于此,以告后人,勿绝祭祀,勿入地宫,唐永徽三年”。

  厚脸皮听得出了神,见田慕青不说了,问道:“可是够离奇的,后来怎样?”

  田慕青说:“碑文到此为止,后面没有了……”

  我说:“总算知道正殿椁室里埋的人是谁了,唐永徽三年,这么看石碑是唐高宗在位时所立,应该是将土龙子……,我觉得冯异人吃过土龙子后已是行尸走肉,所以说是将土龙子的尸身埋进地宫之后不久,碑文到此完结,但这件事显然没完。”

  厚脸皮道:“怕就怕没个结局,这不是让人着急吗?”

  我想了想,说道:“傩王一定在等待时机,要把地宫里的阴魂送进村下祭祀坑,让它有去无还,但是半道出了岔子,再往后我就无猜想不到了。”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