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亡是一条河(1)

  暗河中莫名出现的发光源,绝不是探照灯和手电筒,而是一种冰冷的荧光,亮如明月。玉面狐狸也看出那不是廓尔喀人的探照灯,预感到有危险,她连忙捡起鱼尾弯刀。我们二人顾不上再拼个你死我活了,捡起背包,躲进一条岩裂。却见那个巨大的发光源,缓缓沉入暗河,眨眼又不见了。

  我松了一口气,这才发觉,那岩裂十分狭窄,我和玉面狐狸两个人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挤在一起,我隔着衣服接触到她柔软的身子,心中不禁有些异样。

  我对玉面狐狸说:“你不是想要我的狗命吗,怎么直往我怀里钻?”

  玉面狐狸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抬手就是一刀,我将身子向左一侧,稍稍避过她的来势,右手按住她握刀的手腕,擒住往下一拧,喝一声:“撒手!”玉面狐狸的鱼尾刀应声落在岩石上。她手腕被我扭住,疼得直吸凉气,忍不住落下泪来。

  我心想:“打不过怎么还哭上了?”只好把她放开。怎知她抬手又是一记耳光打向我,我和她离得太近,又看她眼中含泪,好似梨花带雨一般,没料到她突然动手,脸上“啪”地挨了一下,打得我眼前直冒金星。玉面狐狸捡起鱼尾刀,傲慢地挺直腰板儿,转身走了出去。我有心发火儿,又不能摁住她揍上一顿,只好不再理她。

  我一看此地不宜久留,打开我的背包,点了一下装备,只有三个黑驴蹄子,两包压缩饼干,一支狼眼手电筒,一捆信号火炬,一个空的行军水壶,以及工兵铲。背包上配有浮漂,所以落在暗河中也没有沉下去。但这暗河无边无际,水势浩大,我如今落了单儿,仅仅凭一个绑有浮漂的背包,如何脱身才好?

  我打开狼眼手电筒往周围看了看,正应了那句话:人不该死总有救。不远处的岩石上,有一个船型棺木,只是空棺,以鱼皮缠住的死尸,并不在棺中。

  圆沙古城干尸庙下的暗河,分为上下两层,由于水位下降,上层已经成了积满流沙的洞窟,下层暗河幽深湍急,边缘布满了层层叠叠的巨岩。当年从干尸庙中抛入圣井祭祀洞神的棺木,也有若干穿过流沙,落入了暗河。那棺木都是整根沙柳,从中掏出人形,沙柳浮力甚强,正好用来渡河。我将背包扔进棺槽,使尽全身的力气,要将棺木推进暗河。

  忽听玉面狐狸在我身后说:“你要把我扔下?”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说:“你我不是一路人,走的不是一条道儿,暗河中还有别的棺材,各走各的为好。”

  玉面狐狸服软说:“我不会水,你带上我,我告诉你西夏金书的秘密!”

  我一听这话,俩眼珠子一转:“西夏金书中有什么秘密?你先说了,我再带你走!”

  玉面狐狸还没开口,忽见暗河中那个巨大的光源又出现了。

  我见情况紧急,只好先让玉面狐狸上了木棺,不过我也明确地告诉她:“不要想跟我玩儿什么花样,胡爷我往外掏坏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我身上的西夏金书你也别想看上一眼,怕你一看走不动道儿了,八匹骡子六匹马拉不回去!”

  紧接着我用工兵铲在岩石上一撑,木棺落在暗河上顺流而下。二人乘在木棺上随波逐流,在湍急的河流中持续迅速向前。如果我所料不错,暗河的尽头便是西夏坛城,供奉金阙明珠的密咒伏魔殿,同时也是西夏妖女的墓穴,但是很难估计距离,只盼雪梨杨、胖子、大金牙三人也能脱险,抵达那座深埋山腹的地下宫殿。玉面狐狸之前说只要我带上她,就会告诉我西夏金书中的秘密,可她一直也不吭声,我也不想去问,明知问了对方也不会如实相告,而且玉面狐狸也未必全部知道。如若她已经洞悉了其中的秘密,那就没必要抢夺这个西夏金书。西夏金书共有四幅图画,其中三幅的信息不仅玉面狐狸知道,我也知道,只有最后一幅图画——永恒的死亡之河上,两个无脸鬼捧起一个黄金棺材。其中似乎隐藏了打开西夏地宫的秘密,必须揭开这个谜团,才可以进入密咒伏魔殿!

  我打头儿想了一遍,又往前抬头一看,见玉面狐狸在前面瑟瑟发抖,两手紧紧抓着木棺,看来她确实不会水,这倒不是装的。

  我吓唬她说:“你在江湖上好歹有个匪号,手下也不少,是不是没想过会有今天?我可提前告诉你,上了我的船你就得听我的,我让你怎么着,你就得怎么着,别想跟我玩儿什么哩格儿楞,否则让你吃板刀面,要么就吃馄饨!”

  玉面狐狸问我:“板刀面怎么吃?馄饨又怎么吃?”

  我说:“板刀面是我一刀剁了你!馄饨是我直接给你扔河里去!”

  玉面狐狸说:“我看你只是咋呼得凶,却不愿意杀人。”

  我说:“那你可看走眼了,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在潘家园儿是什么名号——戳破天的大旗杆子!话虽有点儿悬,能耐不含糊!你是不是以为我能混到这个地步,是光凭我长得英俊?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你奶奶个腿儿的,我这也是拿脑袋拼出来的,如若不是心狠手辣杀人如麻,我敢吃这碗?你要是凡尘俗世待腻了,你尽管言语一声,今儿个我发送你一场!”

  玉面狐狸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又回过头去,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

  我一看这路子不对啊,她怎么还委屈了?不过这么一来,我也不好再吓唬她了。

分享到:
赞(5)

评论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如果说拿这文笔写鬼吹灯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知名度了
    李胖子2017-08-05 2:13:05回复
  2. #3
    不愧是天津人,全是天津黑话,牛
    2017-02-26 4:12:06回复
  3. #2
    画风不对,怎么写的如此风情,以前可没有啊,难道没墨水了?
    一下2016-03-02 14:53:02回复
  4. #1
    这拆cp的节奏?!(⊙_⊙)虽然杨参是基督徒不结婚不让碰,胡司令也不能贴了女人就有感觉啊?
    路人乙2016-01-12 1:16:05回复
    • 就是。 :-(
      同意2016-05-10 23:43: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