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沙漠中的鱼(6)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得几声巨响,沙洞中冒出一大片火光,上百条金环沙虫被烧成火蛇,四处乱窜,发出一股焦臭味儿,其余的都钻进流沙逃走了。

  原来是玉面狐狸带领手下到了,她下令让廓尔喀人扔出几枚燃烧弹,赶走了金环沙虫。我借着燃烧弹冒出的火光,可以看到马老娃子和尕奴也在那边,心想:“这老驴操的,当真命大,胖子那一屁股,居然没把他坐冒了泡!”

  胖子说:“真没承想,倒让这帮人给咱解了围!”

  我说:“你想得美,对方是怕西夏金书被沙虫的浓酸毁掉!”

  话没说完,岩盘已经塌了,好在下边全是沙子,掉下来也无大碍。我翻身而起,一看对方那些人冲过来了,忙让胖子背上犯了喘的大金牙转头就往前跑。别看胖子平时总挤对大金牙,可他还真舍不得把大金牙扔了,要么以后他挤对谁啊?

  我跑出十几步,猛地打了一个愣:“坏了!装黑驴蹄子的背包忘了拿,还扔在倒掉的岩盘之下”。对方离我们尚有一定距离,我让雪梨杨带着胖子和大金牙先往前跑,我回头去捡背包,因为摸金校尉倒斗不能不带黑驴蹄子,没了黑驴蹄子,进西夏地宫的胆子就不够壮。刚捡到背包,忽觉脚下一沉,再想拔腿可拔不出来了,我惊出一身冷汗:“糟糕!陷进流沙了!”

  沙洞下面应该存在多处孔穴,所以下层暗河的间歇泉才会将鱼群带入沙洞。间歇泉停止喷涌之后,洞中的流沙又会将这孔穴堵住。如果有人走到这上边儿,会因自身的重量,陷进这个孔穴,要在流沙中拽出一个人,至少需要四五个人,凭我自己是万万难以脱身!

  此时,雪梨杨、大金牙、胖子三人已经跑出了几十步,回头往这边一看,见我在流沙中陷住了,雪梨杨就想回头接应。

  而在后面追来的玉面狐狸等人距离我也只不过三五十步,只要其中一个廓尔喀人开枪,我这条命就交代了。

  我急中生智,向玉面狐狸等人来的方向抛出装有黑驴蹄子的背包,口中叫道:“西夏金书在此!”谁也没想到的是,刚才那几枚燃烧弹惊走了洞中金环沙虫,金环沙虫四处乱钻,将流沙下脆弱的岩层钻得千疮百孔,沙洞中忽然震响不绝,洞顶的岩盘接二连三地落了下来,那些廓尔喀人发一声喊,四下逃开。玉面狐狸却只顾抢夺那个背包,别人都在逃命,只有她快步上前,一伸手抓住了背包,怎知脚下也是一陷,落入了流沙。没等尕奴过来救她,她已拽住背包陷进了流沙深处,流沙眨眼没过头顶,只留下一个不住打转的漩涡。而我刚才扔出背包用力过猛,身子也在迅速下沉。

  转眼之间,流沙没顶,口鼻耳朵之中全是沙子,闷住了一口气喘不上来。我心说:“罢了,原来我也是死在这里!”

  我在流沙之中持续下沉,没过多一会儿,忽觉周围一空,竟已穿过沙尘下的孔穴,掉进一个空洞,落在阴寒刺骨的暗河之中。那暗河波涛汹涌,宽阔得不见边际,人被水流冲得不断打转,忽上忽下,我身上只有一个便携灯筒,光亮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同萤烛之光,落进了黑暗的大海。

  我连喝了几口冰冷的地下河水,这才清醒过来,心想:“上面的沙洞岩盘崩塌,不知雪梨杨、王胖子、大金牙三个人能否躲过此劫,只要不被乱石砸在下面,那些廓尔喀人未必追得上他们。”

  我在暗河之中顺流而下,脑子里胡思乱想,忽然见到不远处有一个信标灯忽明忽灭,我赴水过去一看,原来是玉面狐狸仰面浮在水中,已被呛得半死,意识全无,肩上的信标灯一明一灭。我从后面托起她的头,划水摆脱激流,上了洞壁边缘的一块巨石,思来想去,终究不能见死不救。我寻思我跟她倒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为了一个西夏金书至于吗?西夏金书中有打开密咒伏魔殿的秘密,也关系到雪梨杨祖上世代供奉的圣物!雪梨杨才是明月珠真正的主人!等将来她过门儿的那一天,明月珠还不是她的陪送?换句话说,往后那就是我家的东西了,当然不能让你玉面狐狸抢了去!除此之外,双方之间并没有什么死过节儿!而玉面狐狸又是武装盗墓团伙的首领,我先将她扣住,从暗河带到西夏地宫,不怕那些廓尔喀人不把枪放下!

  我打定了主意,将玉面狐狸拖上巨石,一看她手中还紧紧拽着我那个装了黑驴蹄子的背包,心说:“可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西夏地宫中的明月珠再好,那也不值得赔上小命儿!”随即将她身子放平,又掐人中,又按胸口,忙活了半天,可她还是没有呼吸。我一想这该怎么办呢?毕竟是人命关天,我可理会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对她做嘴对嘴的人工呼吸!

  可正在此时,玉面狐狸咳出一口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见我趴在她身上,又羞又急:“姓胡的,你要干什么!”

  我忙摆手说:“我可什么都没干,我这是……”

  玉面狐狸不等我说完,抬手一记耳光抽来。

  我左手一挡,抓住她的手腕,怒道:“你是不是到日子没来月经,怎么如此暴躁?”

  玉面狐狸说:“姓胡的,你几次三番羞辱我,不宰了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我说:“我看你掉进暗河,把你救上来,你倒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堂堂七尺男儿,一把扳不倒的汉子,我羞辱你做什么!你以为你长得好看?”

  玉面狐狸说:“早觉得你对我不怀好意,你头一次见了我就色眯眯地往我身上乱看,如今又想趁机轻薄于我!”

  我越听越生气:“什么叫色眯眯?看你两眼你又怀不了孕,简直是血口喷人!”

  玉面狐狸不再说话,她低头一看,见到那个背包,立即抢在手中,同时从背后抽出一柄鱼尾弯刀。

  我说:“看看你这双无知的眼,我真不忍心再蒙你了!那个背包里没有西夏金书,东西揣在我身上!”

  玉面狐狸打开背包,一看果然没有西夏金书,她手持鱼尾刀,对我上下打量,可能是想看看我将西夏金书塞在了何处,伺机过来抢夺。

  我并不将她放在眼里,对她说:“高山走俊鸟,跟在别人屁股后边儿转的那是狗,你说你跟条疯狗似的追着我咬,王八咬棍儿——你死不松口啊,究竟为了什么?就为了西夏金书?”

  玉面狐狸说:“我看中的东西,还没有到不了手的。”

  我说:“那个玩意儿有什么了不起,真比你的命还值钱?事到如今,你不想想你的处境,还惦记抢夺西夏金书?”

  玉面狐狸退后一步,往左右看了一看,问道:“这是流沙洞下的暗河?”

  我心想:“她还是有些个见识的,一到此处,就看明了这里的地形。”我对她说:“陷入流沙居然没死,那已是命大,但这暗河与世隔绝,你有天大的本领也逃不出去!”

  玉面狐狸脸上稍稍变色,反问道:“你不是也逃不出去吗?”

  我说:“我可不想跟你死在一处,也不看胡爷我是谁,暗河虽深,可也困不住我!”

  我正同玉面狐狸吹着牛掰,就见远处那暗河中射过来一道强光,我吃了一惊,显然是又有人从沙洞上下来了。雪梨杨、大金牙、胖子他们三个人身上,可没有这种强光探照灯,显然是玉面狐狸手下的廓尔喀人!如果只是玉面狐狸一个人,我还不在乎,她那些手下却不好对付,我是不是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玉面狐狸也看见了那道强光,她对我说:“你趁早交出西夏金书,饶你一条狗命!”

  说话这会儿,暗河中的强光越来越近,那炫目的亮光,仿佛大地张开了瞳孔,从莫名的深处望过来,深邃、神秘、诡异!

分享到:
赞(5)

评论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7
    好看
    吴邪2017-04-26 20:27:45回复
  2. #6
    要我说先把骚狐狸衣服脱光了。。。啪啪啪。。。再救醒。。。
    一撸道人2017-04-26 9:10:57回复
  3. #5
    弄死这个胡81
    闷油瓶2017-03-22 14:45:13回复
  4. #4
    按压胸口……
    陈皮2016-08-22 22:40:28回复
  5. #3
    喂,你们看到了吗?按压胸口啊!流氓袭胸啦!
    陈皮2016-08-22 22:39:29回复
  6. #2
    “你是不是到日子没来月经,怎么如此暴躁?"
    没意思2016-05-10 23:41:18回复
  7. #1
    胡爷想的真是长久…还没拿到手呢明月珠就是你们家的了?
    Mag2016-01-12 1:12: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