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水池(3)

  说话这会儿,黄金爬龙居高临下,张口向胖子咬来。它这一口咬得快,胖子手中工兵铲抡得更快,一铲子拍在那鱼头一般的怪脸上,这一下使出了全力,打得金光四迸,三昧真火冒出。德军工兵铲竟然拍得凹进去一块,黄金爬龙却恍如不觉,对准胖子又是一口。胖子一看工兵铲打不动,想起左手还有火把,当即用火把往上戳去,正戳在黄金爬龙张开的大口之中,那东西发出一声怪叫,迅速退了开来。

  我和雪梨杨正在金刚伞后同对面的黄金爬龙相持不下,我看到胖子用火把击退了那个庞然大物,当即挥动手中火把将逼近的黄金爬龙吓退。

  正在此时,只听得黄金大殿中到处都有金甲铿锵之声。雪梨杨打开狼眼手电筒往周围一照,原来黄金爬龙不止一条,都伏在黄金大殿的各个角落或是黄金神树上一动不动,此刻都被枪声惊动了。

  我将趴在地上的大金牙拽起来,心想:“仅凭手中这几个火把,可支撑不了多久,一旦火把灭掉,四个人死无全尸。”急忙对其余三人说道:“快追玉面狐狸!”雪梨杨他们当然也都明白我的用意,众人撒开了腿,拼命往黄金宫殿深处狂奔。

  黄金宫殿的尽头有一座殿门,玉面狐狸刚将殿门推开,望见我们追了上来,她立即闪身而入,要将殿门关上,把我们挡在外面。

  如果玉面狐狸将殿门关上,我们必死无疑。可是人跑得再快,腿上终究没安火箭推力器。只差这么几步,眼看着黄金殿门缓缓合拢,雪梨杨忽然将金刚伞掷了出去,正插在夹缝之中。玉面狐狸用尽全力,殿门却推不拢了。

  缓了这么一缓,我已经冲到殿门跟前,将工兵铲别在殿门之间,使出全身的力气,足蹬肩顶,殿门立即向里边儿打开。这时候胖子已经到了,扔下大金牙,挤身就往里钻,可殿门打开的角度不够,他的肚子又大,一下子挤在当中,进退不得。而我竭尽全力,也无法将殿门往里推了。原来玉面狐狸在里边推倒了一尊黄金神鸟,又从里面顶住了殿门。她在里侧拉开枪栓,对着胖子就要开枪。这时雪梨杨也冲到了,纵身在胖子肩上一踩,闪进了殿门,又捡起地上的金刚伞,将玉面狐狸手中的步枪拨开。几乎是与此同时,玉面狐狸也扣下了手中的扳机,子弹擦着胖子的脑袋打在了殿门上。

  胖子夹在门中,进不去也出不来。那一枪打过来,吓得他一缩头。再说雪梨杨架开玉面狐狸的枪口,正要动手,却见玉面狐狸往后退了两步,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原来玉面狐狸打胖子的一枪,没有击中目标,步枪子弹打在黄金殿门上,形成了跳弹,她反而让跳弹击中了肩头,当时血就流出来了,将她半边儿衣服都染红了。胖子使劲吸了口气,将肚子缩到极限,勉强从殿门中挤了进来。我拎上大金牙,随后进来,反身将殿门推拢。众人用火把一照玉面狐狸,子弹从她左肩贯穿,血流了不少。雪梨杨取出止血带,给玉面狐狸裹上了伤口。

  胖子啐了一口说:“他娘的,还想一枪崩了老子?真是一条蛇!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我说:“留她一条命,往后用得上。”

  胖子说:“你小子有私心!”

  我说:“我们这几个人,连这黄金宫殿是个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何况退路已经断了,只有硬着头皮往里边走。而玉面狐狸是唯一知道黄金之国秘密的人,她死了我们可就两眼一抹黑了。”

  胖子说:“反正她落在咱们手上,还怕她开不了口?”

  大金牙说:“给她扒个精光,女的都怕这招儿!”

  胖子说:“你那叫流氓,剁手指头,又太狠。”

  大金牙说:“那可别想从她口中问出实情了。”

  胖子说:“挠她脚底板,她要是连这招儿都扛得住,那我还真就服了她!”

  我说:“你们可不知道,她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活神仙碰了她都得让她算计了,千万不要轻敌。”

  雪梨杨说:“玉面狐狸肩上是贯通伤,要不了她的命,但她流了很多血,失去了意识。”

  大金牙说:“准是装死,这瞒得过您三位,可瞒不过我大金牙,这我可是专家啊!您三位瞧我的,今儿个我让她诈尸!”说话要去扒玉面狐狸的鞋子。

  雪梨杨说:“黄金宫殿中危机四伏,你们不要胡闹了!”

  我看玉面狐狸挨了这一枪,情况并不乐观,应该不是装死,不知道这座金殿中还有没有吃人的东西,不能在此耽搁。

  我对胖子说:“王司令,要不你……”

  胖子马上说:“又让我背人?送你一个字儿——NO!”

  我说:“咱这几个人一路逃到这里,都累得快吐血了,我能忍心单练你一个?我的意思是,你瞧见这黄金宫殿没有?是不是不像活人住的?”

  胖子看看左右,说道:“活人住在这样的地方,还不得成天顶一蛤蟆镜,要不非得把眼晃瞎了。”

  我说:“所以说,黄金宫殿不是给活人造的。人不是活的,那就是死的。如果是给死人造的,这就是一座古墓!地宫都是金的,你想棺材里的明器,那还了得?”

  胖子说:“那当然了,武大郎卖王八——什么人配什么货!死了之后埋在这地方的主儿,明器少不了!”

  我说:“摸金校尉开棺取宝,一座古墓中只掏一件明器,你要是背上玉面狐狸,等会儿开棺取宝,我做主了,让你多掏几件明器。”

  胖子说:“你说话可得算数,其实我真不贪你这几件明器,黑锅我都背了,还差这一个半个的人吗?”说罢,他将火把交给大金牙,背上玉面狐狸就走。

  我捡起玉面狐狸扔下的那支步枪,让大金牙背了。众人以火把和手电筒照明,起身又往前走。

  下一进黄金大殿,更为深广,两边仍以黄金神树作为殿柱。尽头有三个直上直下的巨大殿门,排列成品字形,正中最大的通到黄金宫殿的最深处,左右两边,各有一座规模相对较小的金殿。我和雪梨杨分头进去看了一下,右侧供了一件金器,那是一只黄金宝杖,左侧摆了一个巨大的黄金面具,杖与面具是神权与王权的象征。

分享到:
赞(4)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哈哈哈,甚至怀疑玉面狐狸就是一只鬼或者是粽子
    812016-07-28 11:07:02回复
  2. #3
    他屁股开花了还要他背?他也不背吧!哈!
    哈哈2016-05-11 0:25:19回复
  3. #2
    嗯老胡伟岸的背当然只能给自家媳妇儿shirley杨('∀')
    论81为何坚持让胖子被玉面狐狸2016-01-29 21:18:35回复
  4. #1
    嗯老胡伟岸的背影当然只能背自家媳妇儿(⊙﹏⊙)
    论81为何坚持让胖子被玉面狐狸2016-01-29 21:17: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