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水池(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雪梨杨说:“住在这里的人,有可能在陷入流沙之前逃走了,与此相比,真正让我觉得不对的,是黄金宫殿中没有一丝尘土。”

  大金牙说:“那得当心了,湘西不是有种传说吗,屋中不见一丝尘土的人家,大多是放蛊的。”

  我说:“你看看这周围,是不是会有一种感觉,在咱们来到之前,黄金宫殿中还有人。按说埋在流沙之下几千上万年,不仅没有腐朽之气,角落中也没有积灰,当真古怪。”

  大金牙说:“我看胡爷你是钻土窑儿钻多了,见不到粽子就不踏实,您说那个积灰落土的,那是砖石造的古墓。黄金宫殿之中只有金子,连一根木头一块砖都没有,正所谓‘深宫密室,尘迹不到’,没有尘土及腐臭气味,那不也很正常吗?”

  胖子和玉面狐狸走在前边,我和雪梨杨、大金牙三个跟在后面。各人正在想:“谁是黄金宫殿的主人?”前面走的胖子和玉面狐狸忽然站住了,胖子手举火把,照向他旁边的黄金巨树,另一只手的连珠步枪也举了起来。

  我问他:“这地方死气沉沉,一只蚂蚁也没有,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胖子说:“黄金神树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一转眼又不见了。”

  我听胖子这么说,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握了工兵铲,走到黄金神树近前,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没见有什么活儿物。

  雪梨杨说:“老胡,你看这里是不是多了些什么?”

  我向她指的方向看去,黄金神树的枝条上,不仅有一只神鸟,还有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那东西头像鱼,爆睛凸出,身上有鳞,四肢生有利爪,身后拖了一条长尾,也是黄金造的,样子十分狰狞,个头足有七八岁小孩大小。

  我说:“是个黄金爬龙,不过其余的黄金神树上没有,仅在这里多了一只。”

  雪梨杨说:“古代青铜器上常见的爬龙之一,称为鳏龙,鳏是一种鱼,孤独凶残,头长得与鳏相似,所以叫鳏龙,几千年前已经绝迹了……”

  刚说到这里,黄金神树上那条爬龙忽然眼珠子一动,张口吐舌去舔黄金神树。众人没想到这玩意儿会动,都给吓了一跳。黄金爬龙转过长得和怪鱼一样的头来,口中利齿如锯,一口向我咬来!

  我抬手一铲子拍过去,只听“当啷”一声巨响,如同拍在了一块金疙瘩上,打得火星四溅,震得我虎口发麻,工兵铲几乎掉在地上。我一看不好,急忙往后退。旁边的胖子举枪就打,“啪”的一枪,子弹击中黄金爬龙。

  黄金爬龙周身上下长了一层金鳞,子弹打在上面,只擦出一道火光,分毫伤它不得。那黄金爬龙凶残成性,从黄金神树一跃而下,往我身上直扑而来,我跟它相距太近,但觉一股疾风扑面,再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雪梨杨抽出金刚伞挡在我面前,黄金爬龙直接扑在撑开的金刚伞上,又是“当”的一声响。将我和雪梨杨撞得向后连退了十几步。再看那金刚伞,竟被它的利爪挠出几道深痕,二人均是倒吸一口冷气。黄金爬龙滚落在地,周身金鳞在大殿地面的金砖上划过,发出尖锐刺耳的金属挫动声。它一扑不中,翻身而起,头朝我和雪梨杨摆尾绕行,要找机会卷土重来。

  而一边的大金牙扔下火把,吓得爬上了黄金神树,抱在树枝上抖成一团。胖子一看手中的步枪没用,索性将手中的步枪扔了,伸手抽出工兵铲,想冲过来帮我们对付黄金爬龙。

  我忙对胖子叫道:“你盯住玉面狐狸,别让她跑了!”

  胖子这才想起玉面狐狸,一回头,身后的玉面狐狸已经捡起了步枪,往大殿深处疾奔而去,边跑边往身后开枪。

  玉面狐狸在奔跑中用步枪向后射击,子弹打不中胖子。可她这么一开枪,胖子也不敢追得太快,正要将工兵铲往玉面狐狸头上掷出去,大金牙从黄金神树上掉了下来,正挡在胖子面前。胖子骂道:“你大爷的,别挡着老子了!”

  大金牙顾不上屁股摔成了八瓣,用手往上一指:“胖爷……”他吓得全身发抖,后面的话可就说不出来了。

  胖子一看大金牙这意思,已经知道黄金神树上还有东西,抬头往上一看,有一条更大的黄金爬龙正绕在黄金神树的树枝上,正对准他张开了全是锯齿的大口,黏糊糊亮晶晶的口水淌下来,落在了胖子脸上。胖子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嚇!真够味儿!”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