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尸魃

  龙少的公司近期已经筹备了一次考古计划,目标正是之前所说的南陵城遗址,根据他们已破译的那份地图,他们对找到这个遗址比较有信心。而据龙少所言,这两年他别的事没干,为搜集信息可谓煞费苦心,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人力财力,他的执着也让我感到疑惑:他下如此大的精力和赌注要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诚然,合作的基础就在于对方对自己有必需的用场,不可能找一个对自己没有任何作用的人进行合作的。我认为龙少一定认为我掌握着某些对他们有用的重要讯息,只是无法撬开我的口,故采用了这种方式,而很可能这些讯息比这件东西的价值还要高上许多,这点从合约上利益分配这一条就很容易看出来。

  这些天发生的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已经完全打乱了我的生活,我很明白,自己对这些事情来说,绝对不会是个局外人,所以我必须借助某些力量探寻一些东西。

  龙少只给了三天的准备时间,而对于我找什么样的帮手,他并没有作任何干涉。以我现在的情形来说,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少越好,而且此人最好有考古方面的经验,符合条件的也就三炮一人。这小子果真是个过不惯安逸日子的人,一听说我要去西南搞项目,马上把本职都给放了,生怕我落下了他似的。

  三天后,我们和龙少等几人在首都机场附近的东坡酒楼碰了头,乘坐预订的航班直飞昆明,再以此为中转站,转坐长途汽车驶向滇西方向,六个小时后,便抵达了一个叫石头寨的地方。

  这里是滇西的腹地,再往南便是一望无际的群山莽林,属横断山脉高黎贡山,为喜马拉雅山脉的南延部分。光看着那些大山,就足以让人心潮澎湃,试问又有谁能知道,这一望无际的崇山峻岭之中,究竟深埋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诡异秘密!

  我们在一个叫巫石镇的山间小镇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龙少的人已经将找到的向导领了过来。我很是纳闷,随后才得知龙少的另一支队伍已经提前抵达了深山中,难怪我们这次是轻装上阵。

  那支队伍装备精良,甚至配有M16机枪,这样的队伍显然不适合穿村过寨,所以两支队伍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线,之间靠GPS卫星电话进行联络。而我们进行的是野外蛮荒之地的探险活动,有不小的危险性,想不到的意外会同时或陆续发生,因此强大的后方救援保障系统是少不了的。这样的安排与其说是龙少谨慎缜密,倒不如说他是经历了几次惨痛教训之后,不得已而为之。

  向导名叫阿海,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皮肤黑黑的,是当地做玉石生意的倒爷,平日里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当地白话、普通话、缅甸话都说得很溜。

  山里的路极不好走,可以说除了双脚,没有任何交通工具能在这样的路上行驶,直到将近傍晚的时候,阿海才领着我们一行人进了一个村寨,说这是离我们的目的地最近的住宿地了,不在这里歇,那就只能睡丛林。

  村寨是由数十座石砌屋和木制高脚楼组成的,很老很旧的那种,年岁应该不短了。由于语言不通,一路上都是由阿海帮忙着张罗的,很快我们就到了阿海家那套供给路人住宿的高脚楼,龙少二话不说,直接就住下了。

  听阿海说,这里虽然偏远,但位置却很重要,村口有条河直接能通到镇上。很多做玉石、干果甚至非法生意的人,都会以此为中转站,在中缅两地穿梭着,所以这村寨虽然老旧,但还算比较富裕的,村里人大多都不愿意外出谋生。

  我听了颇感疑惑,因为刚一进村子,我就觉得有股异样充斥而来,那异样就是这里实在太安静了,就像是传说中的无人村一样。要真像阿海说的那样,怎么可能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龙少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直言不讳地向阿海表示了自己的疑惑,阿海回道:“最近这些天这里出了一些事情,很多人都绕道而走了,是你们坚持要我带你们走这里我才带的!”

  众人一听这都急问道出了什么事情,阿海才勉为其难地道:“这事情嘛以前也有过,也没什么关系,你们小心一点也就没事了!”

  原来,这村里前一阵突然流行一种类似登革热的冷热病,村里很多人都中了招,折腾了好久也没有全部根除,而且还有两个孩童病死了。本来,人无论生了什么病,对症下药也就是了,但在落后的年代或地方,很多人把自然灾害或者瘟疫归咎于有妖孽作怪,所以当时村里人都认定山中有尸魃在作祟。

  全村的壮劳力都出动了,在方圆十里之内的荒山上日夜搜索,不几天,就发现了一处很可疑的古墓。那墓处在一座小山的半山腰位置,因为山体滑坡而使得有一部分暴露在外,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隐隐约约地,似乎能听到那洞里传来阵阵古怪的声音。

  众人大惊,确定就是这里了,几十个人硬将那古墓刨开,见到了一口表面螭纹密布的铜棺。这铜棺一眼看上去不少年岁了,表面已经长了很多霉菌一般的铜绿,一刮即一个劲往下掉。只要用手一碰这铜棺,即感到内部震荡不已,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住地顶着棺盖,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棺材诡异得紧,但祸害不除又不行,于是众人选了几个胆大的,将铜棺从墓里抬了出来,壮着胆子一咬牙,将棺盖给撬开,四周围着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牢牢地握住各自手中的家伙,只等着那棺盖一启开,不管看到什么先来一阵猛打。

  随后,伴着“咯噔”一声响,棺盖被撬到了一边,一股呛人的恶臭也随之扑鼻而来。众人都被这恶臭熏得差点晕倒,捂着鼻子往棺内一看,只见棺内摆满了各类陪葬品,在棺首的位置,蹲着一个浑身长满了白毛的怪婴,它眼圈乌绿,眼珠发红,正龇着牙直勾勾地盯着在场的所有人。

  随行的一位老者伸头一看,大手一挥道就是这东西,众人一听这抡起手中的家伙就准备打,却被老者伸手制止住。原来老者仔细查看了棺内的情形后,发现这棺材的规格非常的正规,从棺内的陪葬品来看,棺主应该是个女子,而现在棺内只剩了一个白毛怪婴,根本就没有任何尸骸,所以十分古怪!

  这样一说,众人都有些害怕了,再没人敢动手,于是在老者的安排下,将那白毛怪婴捉住带回了村中,用铁笼子关了起来。而那棺材里的东西都没人敢动,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后便将棺材丢弃了。

  接下来等了几天也不见动静,就在众人商议怎么处理那白毛怪婴的时候,村里突然发生了一起血案:一个叫三旺的二流子莫名其妙地惨死在自己家中,死状极其恐怖,浑身被抓得稀烂,肚子里的内脏都被掏空了。现场散落着一些奇长的头发状物体和一块寸余长的血红色指甲,再就是一枚造型异常别致精巧的梳妆镜。

  之前那位老者一看这梳妆镜,当即断定这东西就是从那铜棺里来的,村里人动了那棺材,这下女尸报复寻仇来了。

  村里人都吓得够呛,虽然搞出了人命,却没人敢声张。且不说这事情报了案有没有人信,这擅自掘坟开墓可是违法的事情,再说了,这种可怕的事情要是传出去,过往的客商谁还敢在这里留宿?村里的经济命脉岂不一下子就因此而断了!

  一番商议后,村里人决心严守秘密,于是众人挑了个日子,将那白毛怪婴架到火堆上打算用火烧死。奇怪的是,那白毛怪婴虽然个头不大,但被火一烧就像是启开了烟雾弹一般,一个劲冒黑烟,那黑烟极其浓烈,遮天蔽日的,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焦臭,整个村子都能闻见。烧死了白毛怪婴后,村里的人每日依旧三五成群地集体进山,搜索那女尸的下落。

  但村里人想封锁消息的算盘显然没打好,这事情最后还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难怪我们今天到来见到的村子是这样一幅近乎萧瑟的景象。

  阿海又添油加醋地说了很多,我听得将信将疑,因为我本在事业单位工作,受惯了唯物主义教育,对这类东西我比较排斥,根本没想到自己刚出马就遇上这种事情。

  一切安顿好了之后,龙少又给阿海加了点钱,嘱咐他帮忙打听打听刚才所说的那梳妆镜的下落,说如果东西好,他可以出个好价钱买下来,到时候还给阿海一些佣金。阿海喜不自胜,胸脯拍得山响,说这事情包在他身上了。

  三炮打趣道:“龙少你收明器收上瘾了吗?连那女尸的嫁妆你都想要,不怕那女尸回头黏上你以身相许啊?”龙少听了眉头一蹙,笑而不语。

  第一晚过得还比较太平,山村里最近电力设施不稳定,我们只得在昏黄的油灯下,研究着那份拓下来的地图。地图被龙少的人用特殊的技术手段放大了二十倍,但观察起来还是比较困难,和现代地图比对,才勉强能辨别出方位。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出于何种目的,把地图用如此复杂的手法刻在青铜器上,难道就是为了方便让后人去找寻这地方吗?

  我向龙少提出了我的疑问,他笑了笑一点头,朝一旁随行的一个被称做“风师爷”的人使了个眼色。风师爷是龙少此次随身带着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是满身刀疤的高个儿退伍大兵鹰戈,不难看出,与魁梧大兵相比,体格精瘦的风师爷能受到如此重用,自然充当着军师的角色。

  这家伙是个狠角色,只有九个指头,他左手的食指只剩了小半截,戴着一只刻满了精美纹饰的如蝎子尾一般的金指套,名曰“天龙钩”。风师爷当年在行当里也算是闻名遐迩,后来据说是为了一个女人,甘愿剁下自己左手的食指,以表退出江湖之意,所以行当里都习惯称呼他“九指金”!

  风师爷会意,紧接着道:“我想沈工你应该还不知道这么一回事:很多学者和寻宝者,为寻找南陵城可谓费尽心机,可奇怪的是,其中根本就没有成功的,以至于很多专家干脆下了论断说南陵城只是个虚构的传说,根本就不存在。而我们少爷浸淫其中已有八年有余,费了不少心血证实它是存在的,最终终于获得了一份完整可靠的地图!”

  风师爷说完之后,作神秘状一笑,继续道:“而当我们研究了这份地图之后,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人都说南陵城是不存在的了!如果没有得到这上面的信息,我相信就是将整个丛林都翻个遍,也根本无法找到它的!”

  我一听来了兴致,一旁的三炮也按捺不住了,上前就道:“怎么着,那城跟人玩捉迷藏呢?不待见旁人找它,就直接往地底下钻吗?”

  风师爷咧嘴一笑,回道:“其实,南陵城不过是学者给它命的名而已,南陵城,顾名思义就是鬼的坟墓,也可以理解成我们所说的地狱!”

分享到:
赞(5)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是沙发吗?
    ,,,2017-01-06 19:54:0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