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交易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这感觉不是凭空而来的,我确信自己绝对不是第一次看到它,虽然这件东西我不是第一次看到,但这图案我之前绝对不是从这上面见到的,因为这东西不拓下来是没法看清的。

  白纸上被拓下来的图案颜色很深,因为对比度很强烈,所以很是清晰。整幅图由无数个长着尖利獠牙、似人似猴的异兽首尾连接拼合而成,整体上一看,很像是某种图腾柱上的雕刻纹。这种纹饰放在基座的最底面,应该说是极其罕见的,怎么也能说明这东西绝对不会是玉玺之类的了。

  只要前后调整着距离,就会发现那些图案会因为距离的远近而产生视觉差,给人不同的感觉。而让我感到熟悉的地方,是夹杂在图案中两个很醒目的圈点,那是两个由蛇盘绕形成的圈,像是“@”,从中心的位置微微偏移,呈对称状排列,看起来很像是一对人眼。

  正是对这种东西,我有着很深的印象,我很肯定不是第一次见到,可眼下我又实在想不起来到底自己何时何地见到过。画面很写实,此时盯着那对人眼般的东西看,似乎感觉它在与我对视一般,那两个“@”看起来就像是人的眼珠子从整幅图中突了出来,说不出的诡异!

  今天有点喝高了,我们就着东西又研究了一会儿,一见仍无任何头绪,顿时兴致大减,倒在沙发上便鼾声如雷了。

  第二天一早,三炮便接到了那位龙姓买家的电话,约他下午三点在琉璃厂广轩斋见面。三炮有了之前的芥蒂,怕他们玩花招,又怕这事情没给我办妥把二人的关系也搞僵了,不敢单刀赴会,非得拉上我,我暗自失笑,心道你难道还怕那是鸿门宴?

  三点准时赴约,买家自称叫龙铭,道上人称“龙太保”,名字叫龙铭,模样一点也不“农民”,一眼望去,只见此人约莫五十出头,一袭浅灰色唐装,手执印着百鸟朝凤图的纸扇,很有点豪门管家的派头。

  龙铭颇有待客之道,倒也显得谦和,这让我们的戒备心理减轻了不少,就着功夫茶,我们很快谈妥了价格,就此签订合同成交,一切都顺利得让我们不敢想象。

  我怕这老狐狸耍诈,将合同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多遍,也找不出一丝不合适的地方。龙铭显然看出了我的疑虑,当下表示只要验了货后没问题,立即就可以付全款。他这一发话,我的顾虑才全部打消,但心中的困惑却丝毫未减。

  龙铭呵呵一笑,一边招呼我们喝茶,一边对我道:“沈先生不必担心,咱们也算是有渊源的,又能再次合作,那也是一种缘分啊!”言罢扯开纸扇,象征性地对着自己扇了扇。

  他这话一出口,我当即一怔,奇道:“龙先生这话怎么讲,再次合作?我和您素不相识,怎么我们之前有合作过的经历吗?”

  龙铭笑着抿了一口茶,接着道:“沈先生你真是贵人多健忘,我龙某人可不敢无中生有乱攀关系!”说着放下茶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我将信将疑地接过名片,放到眼前一看,上面写着:龙铭,爱威·埃(中国)有限公司区域经理,董事长助理。这名字我很是陌生,根本没什么印象,直到看到他们公司的LOGO时,我才恍然大悟,昨天晚上的困惑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没错,这家公司的LOGO和我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眼睛般图案一模一样!我在七号公馆的时候,曾与这家公司打过一次交道。在七号公馆里有一点最让人抓狂,就是保密工作做得过于到位,每天做的事情都不知道为了什么目的。所以,当时只知道我们和国外一家公司进行了合作,但具体合力研究什么项目我至今仍一无所知。

  “爱威·埃”是他们公司英文名字的中文谐音,他们公司原名EveningEyes,直译为“黑夜里的眼睛”。而他们公司的LOGO就是取这两个英文词的第一个字母e小写,镜像对称排列,就如人的双眼。之前我还认为这个公司标志的设计者独具匠心,现在看来,这里头显然极有渊源。

  爱威·埃公司的主要经营领域是国际贸易和资源开发,当年我的觉悟还并不高,对于商业社会的某些东西比较抵触,我总认为这类境外的公司,就是打着支援建设的幌子来国内掠夺资源的,也实在不明白这类公司和考古研究怎么还扯上了关系。

  迟疑间,龙铭手下的人已经验了货,龙铭一点头,大方地吩咐手下开了张一百六十万的支票给了我,接着就吩咐手下开瓶人头马庆祝一下。

  这个价格比三炮前天提出的价格还高了整整四十万,我非常满意,但眼看着祖上的东西就此落到别人手里了,心里还有些舍不得。钱一到手,我便没心思再待了,当下一挥手道:“龙爷您还真是个上台面的人,之前兄弟我有点得罪,咱们来日方长,先告辞了,酒我下次请您喝!”

  龙铭赶忙起身,扇子凌空一虚点道:“不急不急!既然是旧相识,又成了这么笔买卖,哪有不喝杯酒叙叙旧就走的道理,这传出去行当里会说龙某人没有待客之道,怠慢咱们的客人!”

  一听这话,我心里当即明白,这厮说得倒体面,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三炮这厮这回倒不仗义得很,他知道龙铭针对的是我,识趣地找了个借口就退了。而当我独自面对这老狐狸,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时,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便愈加强烈了。

  龙铭招呼着手下备了车,不等我作何反应,便邀请我上车,说带我去见他们的老板。我莫名其妙地上了车,跟着车内的窗帘全部拉下,我像被绑架了一般,一路无话地随车驰骋了大约半个小时。

  最后,车在一处胡同口停下,再步行穿过一条狭长的胡同,拐了好几道弯,这才来到一处宽敞的四合大院前。大院虽说是典型的明清风格,为双层中式别墅,古色古香,但它的年岁却不长,显然是某些附庸风雅之徒特意营造的。

  偌大的院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园艺工人模样的人在忙碌着,我像被押解的犯人一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却七上八下的:这帮人一看就不像什么好鸟,他娘的不是想白吃我那玩意儿吧?说实话眼下敌众我寡,他们真要我把收的钱再给他们吐出来,我也只能认倒霉吃哑巴亏了。

  忐忑不安间,已经来到了后堂的东室,龙铭请示了一下,接着从屋内走出来一位年轻的外国男子。我一看不由得愕然,只见那男子长发及颈,头上一顶黑色的瓜皮帽,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眉清目秀、肤白似雪这些词原本是用来形容美女的,但此刻我觉得这些词用在他身上也恰如其分。

  他朝我笑了笑,伸出手主动和我握了握手,龙铭在一旁道:“这位龙少爷就是我的老板,这次约沈先生来,就是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合作?我听了这顿时又是一头雾水,那龙少爷招呼我就座,让众人退下,用流利的中文向我道起了详情。

  原来,这位龙少爷正是那家爱威·埃公司的负责人,爱威·埃公司曾在中国某地进行了一次秘密探察活动,结果遭到了惨败,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没。而事后分析才得知,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形,完全是因为那些人盲目自信,在不熟悉当地复杂的情形之下,仓促草率行动而造成的。有了这次的教训,爱威·埃公司一方面通过多种渠道,搜集有关的详细信息,另一方面,也通过各种手段将一些考古界甚至倒斗界的能人异士招揽至旗下。

  而就在几年前,也不知道这帮人通过什么手段,居然和七号公馆达成了合作协议,项目是西南地区丛林里某个遗迹的考古勘探,龙铭之前说的和我有过合作,指的就是这一次。

  其实这类情况我之前也遇到过,而我对这类打着技术资金支援的幌子觊觎国内资源的境外公司一向没什么好感,此刻也有点怀疑这位龙少爷的用心了。

  龙少不慌不忙地捧起那件从我手上购买的玉器,在我面前把玩了一会儿,继而小心翼翼地放在面前的几案上,指着它道:“沈先生你今天已经拿出了诚意,将这件东西卖给了我们,那我们应该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我听了心道这怎么也算是祖上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了,要不是现在被钱逼得快要抢银行,再出两倍的钱也不会卖的。况且对方财大气粗,我实在想象不出所谓的合作从何谈起。

  我如实相告之后,龙少显得很是惊讶,他不敢相信地凝视了我好一阵,或许在他看来,我拥有这件东西,却对这东西一无所知,这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经济上的窘困已经将我逼到了绝境,我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

  许久,龙少才确定了我并没有欺骗他。这才朝我使了个眼色,接着小心地捧起那东西,取出一个小型的镁光灯手电,照在那块玉石上,左右调整着角度。很快,对面白墙上便投射出了一个清晰的黑影。

  那黑影呈S形,细长细长的,两侧布满了像节肢一般的细条,无论从形态特征还是其他方面看,都感觉那影子活脱脱就是一条巨大的蜈蚣趴在墙上。

  我刚感到意外和惊愕,龙少又调整了下角度,那蜈蚣黑影慢慢散开,像爆炸后碎裂开了一般,而随着龙少角度的调整,那些碎片慢慢地又组合到了一起,竟然变成了四排像文字一样的东西。

  文字有数十个之多,但却并不是汉字,而且在我接触过的少数民族文字中,也从未见过这种文字,甲骨文、金文、象牙文什么的统统都不是。

  疑惑间,龙少收起了手中的物件放回原位,一边用白丝绢擦着手一边对我道:“其实这是一种藏文玉,内部被人做了很巧妙的处理,通过这种方式就能显出图形和文字来,还有那青铜基座上拓下的图案,其实是一张地图!”

  “地图?”我颇有些吃惊,接着已经预料到了什么,即问道,“什么地图,难道就是几年前你们和我们合作研究的那地方?这么说,这上面的东西你们都基本上破解了?”

  龙少怔了怔,接着就这件东西给我作了番解释。说实话,作为卖家,让买家给自己来解释交易物品的来历,这着实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这件物品因为比较生僻,在学界根本没有给它定名,只知道这是种用于祭祀的器物,来源于西南地区一个叫南陵的古国。南陵距离古滇国的遗址只有不到三百公里,但文化差异却很大,而且在正规的历史文献中,基本上找不到关于南陵的记载,只在野史上看到些许零星的记载。所以,很多学者不承认有南陵这么一个政权存在过,即使承认它存在过,对它的存在时间学界也有很大的争议!

  有的说它仅仅存在了几十年,有的说是一千多年,而令人称奇的是,无论是哪种说法,都能拿出极为确凿有力的证据来证实。更有甚者,某些好事的国外学者还公然搞出了个颇为哗众取宠的学说:南陵政权其实是抽象存在的,它处在与某个平行宇宙的交点端,与实际的世界存在时间差,一旦遭遇了入侵,便调节时间差的宽度,从而达到与原时代不相同的另一维空间去!

  有这样观点的,估计都能被颁发诺贝尔想象力奖了。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南陵的确拥有比同时代更为先进的文明,而青铜文明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龙少道:“南陵的国民到底由什么样的人组成的,这至今是个未解之谜,但是谁都不能否认南陵拥有高度的文明。我们拓下来的那个,其实是缩小了很多倍的微观地图,单从这点上来说,就很难做到了。而且那些文字记载的内容,你绝对不可能想象得到的!”言罢,表情中隐约透出一丝得意的神情。

  “原来你们已经破译了其中的内容了!”我一怔,当下又惊又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东西居然还有如此大的玄机在里面,越是这样,我现在就越后悔自己草率地出售它了。

  龙少道:“那些文字看起来很多,其实就是一种排列组合应用题一般的码,解码的过程非常复杂,但是答案却很简单,不止是你,我相信所有人都想象不出会是这样的答案!”

  龙少看了我一眼,又继续道:“这些字排列成四行,其实每一行都对应着一个答案,分别是一个数字。如果按着顺序的话,解出来的数字组合刚好是1998!”

  “1998?”我大骇,顿时有种阵阵冷风直往后背猛灌的感觉,这个数字代表什么?年份吗?我不由得联想到了七号公馆废弃的办公楼里的一幕,那密密麻麻的有关我的录影带,缺少的正是1998年的!这是巧合吗?

  龙少补充道:“按着字面的破解,确实就是这几个数字,而它的含义是什么,现在还不清楚。我们已经得知,这是南陵的最高统治者用以祭祀的器物,古代人遇到某些重大事件时,都会乞求神灵和上天的启示,或许南陵人认为这就是神灵给他们的某种启示。这方面,相信你们那边应该掌握着比我们更多的信息!”言罢对我一笑,其中意思不言而喻:我已经拿出了我的诚意,也该你向我倾倒倾倒了。

  我的初衷仅仅是和他们做交易而已,根本没想到会引出这样的情形,那诡异的人脸巨石阵、录影带、神秘数字……一切都在提醒着我,这件事情我不可能作为局外人而置身事外的。

  略加思索后,我便向龙少表明了我的立场,龙少颇感满意,先搞了两杯红酒预祝合作愉快,接着又拟定了一份合约。一番交谈中不难看出,龙少此人做事情非常的谨慎,说话也有所保留,他给我的合约我从头到尾看了个遍,确定并没有任何猫腻时,才放心地签了合约,龙少这才开始向我坦白他们这次的行动计划。

分享到:
赞(3)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还是之前的内个故事好看一些
    李胖子2017-08-11 14:22:54回复
  2. #3
    写书大忌是用第一人称?看来你没看过鬼吹灯和盗墓笔记。这是个连续的故事,耐心看完再喷不行?
    匿名2017-07-30 9:32:50回复
  3. #2
    前后主角换了个人,之前那段故事莫名其妙的,写书大忌就有别用第一人称然后还瞎换主角,不知道这本书是想炫计还是怎么,再看下去还这样就不看了
    提莫顶塔2017-01-02 15:49:42回复
    • 之前那个故事已经终结了,这是新的一个
      匿名2017-04-24 21:37:36回复
  4. #1
    抢个沙发
    匿名2016-11-29 11:07:0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