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二十九章 小王八(2)

  原本缓缓上升的力柱因为陡然失去了来自金印的压力,一下子停止了上升,甬道入口处的封门砖在瞬间砸了下来,几个大兵上前推抬,想要破一个出口。我笑道:“一般墓室的封门砖少说也有两吨的重量,你们这辈子是别想活着出去了。”佣兵们一下子混乱起来,王清正气得牙痒痒:“给我先毙了这个混蛋!”所有人立刻抄起家伙朝我疯狂地射击,就在这时赎金室墙壁四角上的豹纹神像一下子张开了血盆大口,如瀑的亚马孙河水顿时倾灌进来,将所有人都冲得人仰马翻。我事前早就准备,牢牢地攀住了被切断的长藤,顺着它一路潜入水中。上边的人还在不停地朝水中扫射。只听一个声音喊道:“少爷,撑不住了。这地方马上就要塌了,快走。”赎金室中的水位急速上升,我在水下也被波浪不断地翻滚冲击着,如果不是有长藤的牵引,恐怕早就丧命洪流之中。我顺藤摸瓜,凭长藤伸入赎金室的通道口,摸到了墙边,这根巨藤有成年男子的腰杆子粗,由无数细小的藤蔓缠绕扭曲而成,我抽出匕首沿着墙缝与巨藤交接处连割了好几刀,无奈水下阻力太大,只是挑断了巨藤上面的几撮小根须,想要闯出一处能供我逃生用的通道,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工作。我心中悔恨,都怪自己没有事先调查清楚,以为长藤能带着我逃出生天,哪想通道口早就被千年老藤堵死,我这个摸金人终归是要葬身古墓之中,只是一想到自己将要客死他乡,心中不免懊恼。这时我身后的水纹忽然发生了巨大的波动,不断翻滚的气泡大大影响了水下的可视度,我只觉得脚上有一个巨大的力量正拖着我飞快地下沉,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整个人已经被拖离了冰冷的河水。巨大的压力差与氧气在第一时间将我打得几乎昏死过去,我浑身是水又重又沉,躺在地上喘了好一会儿工夫,才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人。四眼趴在我上面,一个劲地狠拍我的脸颊,看他的样子几乎要哭出来了。

  ”掌柜的,掌柜的!快醒醒,醒醒,你可别吓唬我。”

  我被他”啪啪”连甩了两个耳光,吐了满地的酸水,脑袋总算清醒过来。我爬起来一看,只见自己置身在一处长满藤蔓和苔藓的小石室中,石室里边堆满了各式动物的骸骨,我脚边就是一段被炸得稀巴烂的巨藤,一张朴实无华的石桌正好堵在缺口上边,桌子底下不断地有河水溢出。四眼见我醒来,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幸好我在这边发现得早,这颗手雷便宜你了。”

  原来这间小石室是连通赎金室与巨藤之间的换气室,美洲豹就是通过这些穿插在墓室各处的小换气室自由出入,肆意袭击入侵古墓的盗墓者。被我切断的长藤,只是隐藏在这座墓室里的冰山一角,相信在其他地方还有更多这样的输养长藤。

  四眼说:“我和你们被机关分离之后,就掉进了这里。摸了半天也没找着出路,后来我发现这根长藤连接了一处通道,似乎是通向什么地方的,就试着用手雷把它炸开,没想到大水一下子灌了进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张石桌推了过来,想堵住缺口。你猜这么着,我一回头的工夫,你就跟河水一道被冲了进来。这真是天大的造化。”

  我说你小子的狗屎运不是一般的好,我们几个被野兽追着满屋子跑,你一个人闲里偷安,在这里看热闹。秦四眼推了推眼镜,很严肃地说:“我这可不是光靠运气,进门的时候我就叫你们多留意墙上刻的迷宫地图。是你们自己不愿留心。”

  当初进入太阳神庙的时候,我只顾研究赎金室的机关图,压根没有去关心其他东西,秦四眼不愧是桑老爷子御用的大律师,观察现场比所有人都仔细。我向他赔了声不是,环视这间小石室问:“现在唯一的出口已经被堵上了,咱们得另寻出路。你掉进来的时候有没有注意过机关是从哪里发动的?”

  秦四眼身上的衬衫早就被河水淋了个透,他脱掉外衣拧了拧,甩头说:“事出突然,我连自己怎么掉下来的都不知道。不过这间石室我在迷宫图上见过,应该是在神庙最底下一层,这些骨头大概都是被守护神庙的野兽所猎食的动物和人。这地方就相当于是它们吃饭的集体食堂,要出去不是难事,我只怕外面还有跟多的野兽在等着咱们。”

  我想起在赎金室外与八爪金背豹的那番殊死搏斗,颊上又冒了一层冷汗。不过眼下胖子和林芳下落不明,虽然暂时将王家的雇佣兵困在了赎金室里,可谁知道王清正那个小王八又会折腾出什么妖蛾子来。既然Shirley杨就在神庙之中,我必当竭尽全力将她找出来。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四眼你要有顾忌,就留在这里等我……”我话还没说完,四眼忽然捂住了我的嘴,我眨眨眼睛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皱了一下眉头,拿食指指了指东边墙角下的石块。

  我仔细便听之下,闻得一阵患患窜窜的微响。我俩靠在墙边,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那块正在一点一点向上移动的石块。四眼的步枪早在魔鬼桥上的时候就已经遗失,我手中唯一能派上用场的也只有匕首,如果此刻再钻进来一匹金背兽或是别的什么怪物,只怕我们很难有机会活着走出神庙。

  石板发出的摩擦声越来越响,大半块石板已经冒出头来,我反手抄起匕首,想要来一个先下手为强,不想对手十分狡猾,居然先将整块石板顶了上来,我半个身子一闪,避开了石板,还未来得及补上一刀。就听有人喊道:“自己人,别乱来。”

  定眼一看,胖子头上顶着半截豹皮,从石板下钻出了大半个身子。不过因为体型的缘故将他卡了个正着,此刻正不好意思地冲我们憨笑。

  我和四眼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他从石壁中拉扯出来,紧接着林芳也从缺口处滚了进来,她手臂上的破烂纱布已经换成了豹皮和豹骨,胖子颇为骄傲地说:“借花献佛,用老胡你猎的豹子给她换了一副新夹板,你还别说,猎豹的骨头还真硬,拗了半天才取下两节。”

  林芳抬脚玩笑式地给了他一屁股,我们四人都没想到能在变化莫测的神庙里找到彼此。四眼笑了一下,无奈道:“真服了你们几个。掌柜的,你还要不要找媳妇了,咱们离神庙大殿已经不远了。”

  胖子颇为惊讶:“怎么,秦四眼认路了?”

  我说:“谁让咱们进来的时候不注意看标示牌,这小子过目不忘,少了他,我们这趟还真是寸步难行。”

  秦四眼凭借着记忆,一路带着我们穿过悠长阴森的甬道,很快就来到了一扇双开四合的石制大门前,大门高三米有余,在石门的主体上雕刻着精致繁复的日印花图案,又有三眼长须的智者形象点缀左右。胖子上前卯足了力气推了一把,石门纹丝不动。林芳仰头望着高大的石门说:“这里应该是通往神庙中心祭祀台的门,这两扇石门在平常时候是封闭的,只有当举行重大祭祀的时候,才会从里面打开。你们看大门上面连个锁眼都没有。”

  四眼不解道:“既然是门,为什么连锁眼都不开一个,这叫人怎么进去?”

  我举起火把,在雕刻的凸起处拍打敲击:“一个门,如果没有锁,那说明压根就没打算打开。我看这地方另有蹊跷。”

  正说着,沉重的石门忽然发出了一声响彻亘古的声响,长久未曾启动的机关挂链发出了”咔咔”的声响,门缝间扑鼻的灰尘便随着巨大的响声,将一个被尘封了数个世纪之久的世界展现在了我们面前。

分享到:
赞(18)

评论5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5
    粽子把他们追到桥上,杨从粽子中走出来割断桥?握草,神庙到底在哪头?杨现在又在桥这头的神庙里,我忍了,每天早上才出现的魔鬼栈道你胡八一刚走完背后就看不见路的情况杨又是咋下来的?还有别的路?波音767啊?
    匿名2017-07-17 1:25:12回复
  2. #54
    粽子把他们追到桥上,杨从粽子中走出来割断桥?握草,神庙到底在哪头?
    匿名2017-07-17 1:22:18回复
  3. #53
    Shirley不是在桥对面吗?咋过来的,怎一个乱字了得。
    小三爷2017-01-20 12:09:50回复
  4. #52
    Shirley不是在魔鬼桥对面吗,咋过来的,怎一个乱字了得
    匿名2017-01-20 12:08:36回复
  5. #51
    既然Shirley杨就在神庙之中,我必当竭尽全力将她找出来。 醉了
    FF2016-05-22 15:10:18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