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二十九章 小王八(1)

  赎金室四周散落着大量的金币、金器,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印加文物。我靠在金坛里不敢多呼吸一口。赎金室的人口处,一队装备精良的外国佬手持高功率探照灯,严阵以待依次排成了两派,他们身上穿着深绿色的丛林服,外面套着防弹衣,头上戴着钢盔,手中握着AK,个个昂首挺胸,摆出了一副威武神勇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这是在武装演习,等着迎接国家领导人的审阅。不一会儿工夫,皮靴的声音就在雨道里响起,我从金坛上的孔洞里往外一看,只见一个头发梳得油亮,嘴里叼着雪茄的少年小子挂着一脸冷笑走进了赎金室。

  ”胡爷,我知道你在里边,怎么,不肯赏脸出来聊一聊?”

  我一看是王清正王大少,心中既惊又气。这小子不是早就烧死在金矿中了,怎么此刻又会带着大批佣兵,半路杀出来搅局?

  难道说之前的一切都是他在装疯卖傻,故意演戏,想要混淆视听,借此打消我们的防备?想起刘猛就这么为了一个浑蛋主子枉送了性命,我恨不得立刻冲出去一口咬死这个天杀地灭的小王八蛋。可眼前这般阵势不容我冲动,只好继续潜伏在金坛中,静观敌人的行动然后再伺机突围。

  小王八蛋笑了笑,不无得意道:“既然你不肯出来,我只好先请你的几位朋友喝两口茶,咱们慢慢等。”

  我心中一沉,就听一阵推操叫骂的声音从甬道里传来,”小王八蛋,你有种放开你胖爷爷,咱们出去练练,看我一拳打得你王八尿满天飞,哎哟,我肏,你敢打我,我……”

  果不其然,很快满脸青紫的胖子被两个黑人大兵推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同样被人捆住了双手的林芳。我知道大家是在无意触动机关的情况下被分散开来,没想到一切都是王清正这个小王八蛋的阴谋,看来我们这一路都是在被王家的人利用,关于神庙的事情他们掌握的信息要比我多得多。甚至说,即使没有我的参与,他们也能找到神庙,只是因为缺少最关键的戒指坐标,使得他们不能不将我纳入队伍名单之列。

  胖子被人五花大绑硬是推进了赎金室,他吐了一口血沫,昂起头来对王清正一通狠骂。然后又喊道:“老胡,做兄弟的今天要是折在这里,来日给我选一处好坟。日后替我报仇的时候,记得先把王八卵摘了,兄弟在底下好拿它下酒。”

  他刚说完,旁边的黑人直接举起了枪托,狠狠地砸在了胖子脸上。胖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林芳急忙在他身后挡了一下,胖子这才稳住了身形,他脸上顿时红了一大片。王清正摇了摇头,又开始喊话:“胡掌柜的,想要你兄弟死得舒坦一点儿,你就出来亮个话。我手下这些都是粗人,一会儿要是对这二位冒犯了,你可怪不得我姓王的没有招呼你。”

  林芳皱了一下眉头,站起身来对王清正说:“姓王的咱们把话挑明白了,你敢动我们一下,从今天起我要你们王家在美国永无宁日。”

  王清正冷笑道:“林上校的本事我们王家自然晓得,不过嘛,一个死人总不会有本事跟我王家作对吧!”

  胖子立刻将林芳推到了一边,提脚踹向王清正,不想那小子倒是比平时机灵了许多,腰腹一缩,反手给了胖子一个耳刮子,这一下打得极重,胖子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沫子,满嘴的鲜血,张开了大嘴要上去咬他,王清正的手下见胖子豁出命了要跟他们的主子斗个鱼死网破,不敢怠慢,四个大汉奔上前来,将胖子死死地按在地上。胖子一通挣扎,他们围成一团,提起枪托看也不看就照着他脑袋就砸,我知道自己此刻要是再不出去,胖子他们就会遇上十二分的危险,眼下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先把胖子从这群歹毒之辈的手中救下来再说。

  我大力地敲了一下金坛,所有人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纷纷朝我所在的坛子望了过来。王家这群佣兵的素质十分出众,面对满屋子的金银宝器没有一个擅自行动的,看来王浦元是许了他们重金,甚至有可能答应了他们在事成之后可以将神庙中的宝藏尽数取之也不一定。

  我将匕首藏在靴中,然后喊道:“姓王的,你想合作就让手下的人客气点,金印的下落我已经知道了,再敢为难我兄弟,咱们就争个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占着便宜。”

  我一说话,藏身位置自然暴露了出去,王清正一撇头,他手下两个大兵就端着枪爬上了金币堆砌起来的钱堆。他们一左一右朝我藏身的金坛包抄了过来,我两手抓起大把金币,猛地从坛子里撒了出去,两人皆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更是被足金的古金币砸中了脑门儿,我乘机单手一撑,跳出了金坛,借着势头上去就是一脚,踹得那个大兵脑袋朝下直接翻落下去,发出一阵骨头断裂的惨叫。另一个黑人大兵显然没有料到我在此刻还能镇定迎敌负隅顽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抄起步枪朝我瞄准。我一看不好,脚下朝着他下盘一扫,将他垫脚用的金币堆踢散了大半,他身形一晃,手中的枪立刻飞了出去。我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罩着他脑门儿一通狠撞,那黑人看似彪壮,实则不堪一击,被我撞得晕头转向摔落金堆,哼都没哼一声就晕死过去。

  我本想乘着这股势头将王家大少擒来当个人质,不料这小子不但心思歹毒而且防范意识极强,一点儿都不像先前表现出来的执绔子弟。他吞了一口烟,退到人盾后面,然后又将林芳推了出来。

  ”胡爷,我的人都让你打了,气也该消了,我现在放了林姑娘,只留你兄弟一人在这儿,这个人情,你是不是该好好惦念一下。”

  林芳站在两路人马中间,她朝我看了一眼,我冲下金堆将她拉了过来。王清正笑道:“这里四下封闭,只有一条道通到外边。石室里面我的人早就搜查过了,没有霸王印的影子。胡爷你要是知道金印的下落,我们也好合作,否则的话,哼哼。”

  王清正这一招十分毒辣,他不想轻易得罪林芳,又想从我手中套出金印的下落,所以假借放人为名,实则是在逼我就范。如果因为我,其他人受了连累,他出去之后大可以放话,说是胡八一不讲道义,才害死大家。

  我一边给林芳解绳子,一边对王清正喊话:“这件事可大可小,王家的人要是真有诚意,我看一切都好商量。”

  林芳说:“你不能信他,王家世代出的都是奸商佞户。东西一到手,我们这几个人都得被他一锅端。”

  我绕到林芳背后,借着给她解绳子的机会,将手枪塞进了她屁股兜上的口袋里,小声说:“我兄弟交给你了,机会一到,你务必带着他逃。”说完,我将林芳推到一边,大步走向被人墙掩护得结结实实的王家大少。

  一走近这伙不要命的匪兵,腾腾的杀气扑面而来,胖子被两个大兵用枪杆子架在一边,脸颊上青紫了大片,外衣早就被撕扯成了破布条。他见我过来,一个劲儿地摇头。我眨了眨眼,让他安心。随即对人墙后头的王清正说:“是不是龟孙子当久了,都好养成一个缩头缩脑的毛病。金印的下落我有,可有些事情我一直没弄明白,所以暂时不想告诉你。”

  王清正的副官傻乎乎地问:“你想知道什么,怎么样才肯告诉我们?”

  我理了理头发,不屑地说:“千金难买爷高兴,让你家少爷学两声龟叫,兴许我就说了。”

  那个副官被憋了一脸菜青,王清正瞪起眼睛狠刷了他一耳光。推开人墙,走到我跟前叫板说:“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姓王的讲道义。保管叫你们做一个睁眼鬼。”

  我见他上钩,心中暗喜,故意板着脸问:“金印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抢。”

  王清正露出一张极其狠琐的笑脸,拍了拍腰间的口袋:“你们这些下等人盗墓掘坟,为的顺几件趁手的古物出去换两口饭吃。”

  胖子哼了一声,讥笑道:“和着你们王家盗古墓、挖神庙,是为了解放全人类?我呸,少他妈的给自己脸上贴金。”

  王大少并不理睬胖子,他脸上露出了一种狂热的表情,向我跨近了一大步:“印加人的不老泉,长生不老,返老还童的圣泉,就在这里,就埋在太阳神殿下面!只要找金印,我就能打开圣泉的入口,我们王家、我们王家的事业,就可以千秋万载……”

  我挥起拳头狠狠地击中了他的下颚,冲林芳喊了一嗓子。她反应极快,抬手连发三枪,将按住胖子的守卫击毙。对方人数虽多,可我们三人胜在兵少将精,我飞身扑向入口处的机关,将活动的石板用力推了进去。顿时整个赎金室都开始晃动,石室中间的地板发出了”咔咔”的巨响,一个雕刻着太阳神印提神像的力柱从地底缓缓升起,力柱上的太阳神有三眼,双手朝天将象征着力量的金印稳稳地拖在掌中。我乘其他人惶恐之际,一把将力柱上方供奉的金印夺至怀中。

  王清正一见金印现世,再也不用假装客气,他手下的佣兵纷纷朝我开火,林芳拖着胖子一路往甬道外面跑,胖子大喊:“放手,老胡还在里边。”我翻滚在地,一边往墙边靠拢,一边对胖子喊:“快走,我有办法。”

分享到:
赞(4)

评论5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3
    这写的什么JB
    匿名2017-03-13 16:50:16回复
  2. #52
    看评论比看书有意思,写的好就看,写的不好就别看!我就特别难理解那些一边在评论里把作者骂的狗一样还一边往下看的人,我想问你们是专业水军么?要不你来写写?看小说就是看个乐呵,那么较劲干什么?不好看就别看啊
    路人甲2016-03-22 19:07:15回复
  3. #51
    脚下朝着他下盘一扫,将他垫脚用的金币堆踢散了大半,他身形一晃,手中的枪立刻飞了出去。我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罩着他脑门儿一通狠撞, 太有才了,找这样的作者不好找啊
    我靠这是什么玩意2015-09-22 23:13:08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