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神秘大佛(5)

  二保气喘吁吁地说:“不行了,实在是跑不动了,能不能先到古城里躲一躲……”

  杨方说:“既然跑不出去,我看逃进古城里当土皇上也行。”

  二保也是个不知愁的,说道:“六哥,你当土皇上,大小姐做土娘娘,那我也当个土将军。”

  杨方说:“兄弟,你那两下子当不了将军,顶多做个太监。”

  澹台明月说:“你们两个别做清秋白日的大梦了,军阀部队追上来了。”

  说话这功夫,屠黑虎带着大队军卒,高举灯球火把亮籽油松,从暗道里追至城下。三人不敢停留,一路逃进城门。那些军卒们远远看见这三个人,直如见了六十根黄澄澄的金条,谁也舍不得开枪,那真是人人争先个个奋勇,呐喊声中狂追而来。

  杨方等人逃进古城,眼见地面的沙土上留下三串脚印,屠黑虎的部队紧紧追来,三个人疲于奔命,也顾不上掩盖足迹,一直逃到另一端的城门,再往前地面陷落,深处都是黄水,水面宽阔,无边无际,已经无路可走了。

  澹台明月取下背后的猎枪,要躲在城墙上面阻敌,如能趁乱射杀屠黑虎固然是好,否则就跳进沙洞深处的地下河,宁死也不落在军阀手中。

  杨方说:“乱军当中难以分辨目标,一枪打不中屠黑虎,绝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不如我躲在城门中给他来个出其不意,你和二保先到城头高处,伺机接应。”

  澹台明月不知杨方如何躲在城门洞中不被发觉,可眼看军阀部队转瞬就到,只好先带上二保,找处可以攀登的地方爬向城头。

  杨方心知这次是有死无生,但是不拽上屠黑虎垫背,死也不能闭眼,于是关掉了头顶电灯,闪身躲到城门旁的墙根底下,他是在城池外侧,军阀部队从后面穿城追来,兵卒已大多到了城内,双方隔着一道城门。有个当兵的要争头功,脚下跑得飞快,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拎着步枪,当先追进了城门洞,这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杨方听脚步声到了近前,探臂膀拽出铜鞭,搂头盖顶打下去,那军卒也是个久经厮杀的老兵,仓促应变,还能举起步枪往上格挡,饶是他反应够快,奈何杨方这条铜鞭势大力沉,一鞭打下来,那军卒的步枪被砸成两截,脑袋也给打得粉碎,不及哼上一声,便已脑浆四溅横尸在地了。

  杨方抬脚踢开那军卒的死尸,捡起掉在地上的火把往水中扔去,火把落在水里立时熄灭了,古城内外灯火照不到的地方全是漆黑一片,后面追来的那些军卒也瞧不清远处情形,隔着门洞看到有支火把在前面晃过,以为还要往前追,个个都是立功心切,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埋着头只顾追赶。杨方却纵身爬上城门洞的内壁,深吸一口气,使出仙人挂画的绝技,身体像条大壁虎一般悬在壁上。

  军阀部队鱼贯穿过城门,举着火把在杨方身下跑过,哪想得到会有人躲在头顶,先过去五十多个当兵的,随后屠黑虎就在大批军卒的前呼后拥之下来到城门洞中,他亲眼看到古城里没有什么不死的仙人和堆积如山的珍宝,不免大失所望,又见前面没了去路,呼喝部下分头搜索,切不可走脱了半个盗墓贼,他身边几名副将也纷纷叫嚷:“这些贼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盗挖督军大人的祖坟,真是捋着虎须找乐子,也不想想自己有几个脑袋,非活捉他们剥皮点天灯不可!”

  杨方悬在壁上看得一清二楚,实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如果从此处跳下去,他有十足的把握一鞭打碎屠黑虎的脑袋,不过屠黑虎身边的部队太多,一个个杀气腾腾,全都是枪上膛刀出鞘,他虽然能打死屠黑虎,自己却无论如何也难以脱身,不是被乱枪射杀,就是死于乱刀之下,但这机会转眼即逝,他也不再多想,身如飞鸟般从城门洞上落下,拽出打神鞭对准了屠黑虎的脑袋抡去。

  杨方这一鞭卯足了十二分的力气,将起五更爬半夜练就的家数全使了出来,心想:“你屠黑虎的脑袋再硬,可比得了洛阳僵尸的铜皮铁骨吗?”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