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神秘大佛(4)

  澹台明月说北宋道君皇帝听了臣下谗言,以为从黄河里出来的不是僵尸,而是肉身成圣的仙人,历万劫不磨之体,得了大道长生不死,道门里一般都讲究死后尸解,羽化飞升,肉身成圣却更为难能可贵,这些所谓的行尸,必是古城陷入地底之后,城里的人们大难不死,吃了黄河河眼里的栖肉,所谓栖肉,是指以前的传说中,黄河中有条老龙,死后其尸骨上有肉芝长出,食之能得长生,所以那些被埋在地下的人得以存活至今,只是被那些横死的厉鬼所缠,道君皇帝是圣明天子,理应度化那些孤魂野鬼,然后焚香沐浴祷告上天,择吉日拣选一两位能人异士,为皇上到河眼中寻仙求真,得个不老不死的仙法。还有些人不相信肉身成圣,但是认定这个地方有古代的奇珍异宝,是座宝城,因为整座城池被原样埋住,城里的东西必然没有人动过,瘦死的骆驼尚有千斤肉,何况一座古时大城,想发财者有之,想求个不老不死肉身成圣者也有之,一时众说纷纭,却无人胆敢下去探个究竟,最后取折中之策,先在黄河边造了尊千眼千手巨佛,暂时堵住洞口,但是留下了一条暗道,每年请高僧度化那些恶鬼,可不等皇帝请来异人去寻不死仙法,金兵已南下灭了北宋,后来黄河改道,洪水带着大量泥沙,把大护国寺埋到了地下,随着朝代的兴废更替,此事也渐渐被世人所遗忘。

  澹台明月还告诉杨方,赵东主听说军阀屠黑虎野心很大,一是想挖出古都开封下面的宝城,二是有意找黄河河眼里使古人不老不死的神物,赵东主虽然了解此事,却不太相信这类过于迷信的鬼怪之说,只是想将佛殿里最有价值的饰宝金佛抢先盗走,免得落在军阀手中,走投无路之际,下到千眼千手佛大殿中发现,那尊巨佛底下真有一条暗道,这至少说明,巨佛下的暗道通往黄河河眼,至于其中有没有怪物,现在谁都无法断言。

  杨方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心说:“这处境可谓是逃出虎口又入龙潭,被泥沙埋在地下的古人何以不死?黄河河眼中又有什么鬼怪?”刚想到这,身后又传来爆炸之声,远远亮起许多火把,原来屠黑虎的手下已炸开巨石,大队人马随即冲了进来。

  军阀头子屠黑虎虽是行伍中人,平生却最为迷信,暗中把祖坟迁到雷公岭风水宝地,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了,没想到居然也让贼人倒了斗,气得他口吐鲜血,好在找到了通往地下宝城的暗道,他听人说那其中有神物,何况盗挖他祖坟的那几个贼人也逃了进来,不把这几个贼子碎尸万段,难消他心头之恨,之前让边海龙过来劝降,也是想留活口查明盗挖祖坟之事,而对至于巨佛镇妖的传说,甚至里面有条暗道这些情况,他也了如指掌,如今一时动了邪火,亲自带着部队追赶,跟下来这四百多军士,全是能征惯战厮杀娴熟的之辈,只要有银元有烟土,命也可以不要,都带着长短两把家伙,背后插着马刀,点起几百根火把,排成长队鱼贯而入,屠黑虎拎着手枪,走在队伍当中督阵,一边走一边挥枪传令:“众将士听了,跟本督军上前取宝的,人人升官个个有赏,谁敢退后半步,老子就让他吃颗黑枣,先前逃进洞的土贼总共有四个,已经死了一个老的,还剩下三个崽子,拿住一个活的赏二十根金条,死的十根!”众军士轰然答应,仗着人多势众,也不把那三个人放在眼里,都想捉活的领赏,当先的几十个军卒收起枪支抽出长刀,举着火把往暗道深处推进。

  杨方等人眼看军阀部队来势汹汹,在后头追得太紧,急忙将电灯关闭,好在杨方生就一双夜眼,在暗处也能辨物,他让澹台明月和二保跟在身后,都将猎枪背在身后,一个牵着一个的手摸着黑往前走,暗道地势宽阔平直,距离军阀部队虽远,却是回头就能看到火把的亮光。

  二保耳听身后追兵的脚步声渐渐逼近,惊得头顶上飞了三魂,脚底下跑了七魄,颤声道:“大小姐,迟早会让屠黑虎追上啊,这可如何是好?”

  澹台明月手心里也不由得冒出冷汗,但她素有主见,对二保说道:“事已至此,咱们唯有随机应变。”

  杨方见澹台明月有此胆识,不禁有些佩服,想到前路吉凶莫测,实是平生未遇之奇险,换作是他自己,在此时此地,也仅能说出“随机应变”这四个字而已,耳听身后发号施令的声音,像是军阀头子屠黑虎也进了暗道,胸口血气上涌,有意掉头拼个死活,但想起崔老道嘱咐的话,只好忍住杀心,摸着石壁快步前行。

  在暗道中行出一段距离,走进了干枯的河道,地形如同狭窄崎岖的泥沙洞穴,这里原本是黄河的一条地下支流,走势迂回曲折,时宽时窄,脚下尽是松软的沙土,踩上去一步一陷,抬腿都很吃力,三个人将追来的军阀部队甩开一段,暂时看不见身后那些火把了,便打开电灯照亮,顺着蜿蜒的洞穴又往里走,这时一道土黄色的古代城墙横在面前,城头上一片漆黑,侧耳听去,城内并无半点声息。

  杨方等人顺着高墙来到城门洞底下,就见城中街巷布局依然分明,狭长而幽深,如同蜿蜒曲折的战壕,不过房屋都被干涸枯竭的沙土覆盖,只能看出个高低轮廓,已经无法辨认是哪朝哪代的城池。

  开封是天上河、地下城,黄河泥沙淤积致使河道越来越高,甚至高出了开封城,因此是天上河,开封底下城摞城,是以称为地下城,而黄河泛滥是自古已有的大灾,黄水带来的泥沙层层堆积,令地面逐渐增高,但内部也留下一些孔隙,如此沙积水淹,年复一年,地下形成了一个大沙斗般的巨洞,这座古城当年是掉进了沙洞,比开封地下另外几座城墟完整得多,可遇到黄河发大水,大沙洞也会被积水淹没,如今只有城中坚固的砖石房屋得以留存,其余建筑只剩下连绵起伏的黄色沙土堆。

  澹台明月说:“看来此地屡遭水淹,最初陷进大沙洞的古城当中,纵容有军民人等侥幸不死,恐怕也活不了多久,所以这城里既没有珍宝也没有活人,只是一座没有活气儿的死城。”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