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沙洞巨鱼(5)

  此时有尸鬼蹿上宝顶檐脊,张嘴吐舌抓向吓呆了的二保。杨方眼疾手快,跳过来抡鞭横扫,打在尸鬼脑袋上,将它打得在半空翻个跟头,扑通一声落进水里。

  屠黑虎趁杨方救人,从背后举刀偷袭,澹台明月在旁看见,举起步枪射击,水声如雷,吞没了枪声,屠黑虎猝不及防,身上中了一枪,急怒攻心,他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对着澹台明月掷出马刀。双方都在殿顶檐壁之上,澹台明月避让不及,让直飞而来的马刀穿透了腹部,直没至柄。在此同时,杨方轮起铜鞭打到屠黑虎头顶,就跟砸个西瓜相似,死尸滚下大殿宝顶,掉进汹涌的洪波中,顷刻间没了踪影。

  杨方见澹台明月让马刀穿透了身子,蹿过去抱起她的身子,二保也跑过来大哭,眼看澹台明月脸如白纸气若游丝,性命只在顷刻,忽然间山摇地动,头顶是黄河泥沙淤积成的土壳,大水淹过来把这层泥土冲得逐渐松动,此时轰隆一声塌裂开来,露出了外面的天空,滚滚洪流咆哮着涌向洞底,杨方面临这等天地巨变,无不免心惊。

  这时就见大水将一根大树连根拔起,冲进了这个沙洞,树根撞在殿顶,杨方心知这是一线生机,再不逃生更待何时?他先抓住两退发软的二保扔过去,然后抱起澹台明月纵身跃上大树,刚离开大殿宝顶,那地就被黄河大水淹没了,两人紧紧抱住树根,沙洞里转瞬积满了水,大树浮到地面,就看黄河大水际天而来,天色和黄水连成一片,偶有几个小黑点,全是上游漂下来的浮尸和牛马。

  这场大水一到,当真是“须臾四野难分辨,顷刻山河不见痕”,黄河泛滥成灾,比之前军阀部队掘开河口引发的大水灾情更重,使各处沟壑洞穴都让泥沙填满了,河流向南改道,沙洞中的金顶宝城,以及供奉着巨佛的大护国寺,全被泥沙深深埋没,永不复见天日。

  杨方发觉怀里的澹台明月身子越来越冷,早已香消玉殒,他伤心欲绝,竟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他和二保在大树上受着澹台明月的尸身,挨到大水退去,眼见村庄尽毁,淹死的人畜难以计数,逃难的灾民成群结队,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凄惨景象。

  风雨虽住,地上好生泥泞,他们却也不顾,取道绕过黄泛区,渡过黄河北上,在一处高岗上起了三座坟,其中一个坟掩埋了澹台明月,另外两个分辨作为赵东主和孟奔的衣冠冢,二保要留下给主子守坟尽忠,杨方一想到虽然毙掉了屠黑虎,但死的人太多了,催老道、孟奔、赵东主、澹台明月,皆已人鬼殊途,不免心念如灰,一人独自北上,路过高台镇,意外见到了催老道,兄弟两个劫后重逢,各述别来经过,催老道说起自己掉到黄河里大难不死,被人救了起来,孟奔却不幸遇害,他又担心杨方凶多吉少,苦于无从找寻,想起当日约定在高台镇会面,只好到这里等待消息。

  催老道垂下泪来,喟然道:“你我兄弟此番两世为人,想不到还能活着相见,可惜我那傻兄弟孟奔,惨死在军阀的乱枪之下,还让人砍掉了脑袋,从屠黑虎祖坟里掏出来的东西也没了,看来老道我这辈子什么事也不能做,做了就引火烧身,还让兄弟们跟着受连累。”

  杨方黯然道:“兄长何出此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并不由人计较,如今军阀头子屠黑虎死在了大沙洞中,咱这个仇总算是报了,我等替天行道,给天底下除去一个大祸害。”

  催老道听杨方说他是怎样在黄河古渡被围,怎样逃进陷在沙洞的金顶宝城,怎样与紧追而来的屠黑虎恶战,又是怎样见到暗河里的大鱼。以催老道的见识,也没法断言那座宝城出自哪朝哪代,多半是某朝天子慕仙好道,望见空中云气变幻如宫阙,便在黄河边造金顶宫,想请神仙下来相见,没等仙人降临,黄河泥沙就将宫殿陷到了地下。他又说这次黄河泛滥,灾情之重是百年不遇,应当盗挖山陵古墓,取宝赈灾,陵谱上记载在豫西与秦晋交界的熊耳山中有古冢,地宫中黄金为俑,阴沉木椁套玉棺,以明珠为烛,也不知埋的是何等人物,竟会有那么多珍宝陪葬,但那古冢是在一处潜山当中,早已沉在湖底,出现百年不遇的大旱才能见到,明知道在哪也无从下手,再想找别处的古墓,却又离得太远。杨方说:“倒斗耽搁太久,筹粮赈灾事不宜迟,依小弟之见,洛阳城督军府中可不是有现成的金条银元,城内虽有重兵布防,咱们可也有得是三兄四弟,何不趁着屠黑虎刚死,军阀队伍群龙无首,聚起一伙兄弟,连夜掐了灯花摸进督军府,劫尽府中的不义之财,换成粮食赈济灾民。”由此引出群盗大闹洛阳城,那一段却不在话下,单说后来赵二保投奔杨方为徒,二保是小名,此人的大号叫赵保义,也就是瞎老义,按辈分要称催老道一声师叔,往后他眼神变得不好了,倒斗之类的活儿干得不多,仅擅长识宝贩古,我更不能算是瞎老义的徒弟,只是在他身边长大,学得些皮毛,又听他说过不少前人盗墓的故事,这一转眼都过去多少年了,岂止隔世,催老道、杨方那些前辈早已故去,如今连瞎老义都不在了,我这两下子稀松平常,对那座古墓的所知所闻,也并不比当初在飞仙村听来的内容更多。

  我把这些事当面告诉了大烟碟儿和厚脸皮,让他们趁早死心,我说:“催老道对杨方提及的古墓,也许就是枕头地图中的熊耳山地宫,咱们可连那地方埋的是什么人都不清楚……”说到这,我就想起在女尸身边做过的噩梦,壁画噩梦中也有玉椁金俑,可不正是熊耳山古墓地宫?千年噩梦中有个披头散发的死人爬出棺椁的情形,我是想忘也忘不掉,那里一定凶多吉少。

分享到:
赞(1)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