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沙洞巨鱼(4)

  打神鞭杨方足迹踏遍黄河两岸,平生耳闻目见,识得各种飞禽走兽,但是鱼类百出不穷,形状诡奇,无所不有,纵然探渊于海志,求怪于山经,也不足以知其万分之一,从没想过黄河下面会有这么大的鱼,眼看黄河水涌进洞来,已将城池淹没了一半,心知此地不可久留,苦于困在洞中,城楼下面浊浪翻滚雾气弥漫,头顶全是石壁,插翅也难飞出。

  此刻水势更大,四面八方都在往下渗水,被裹夹泥沙的黄河大水一冲,那大鱼吐出的云雾,转眼散去了大半,城里的军阀部队所剩无及,争着四散逃命。

  澹台明月对杨方说:“这城墙要塌了,趁着水还不深,咱们穿过没有雾气的地方,躲到大殿金顶上去,那里地势较高,还可以多撑片刻。”

  杨方临退之际,想看清那大鱼的动向,要过二保手中的火把,奋力往前抛去,借着这些许光亮,就看大鱼巨口洞开,被它吞下去的那些军卒,一个接一个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些人两眼充血,脸色暗青,有的已经爬上城墙,抱住那些幸存下来的军卒张口就咬,被枪弹贯穿了脑袋也是浑然不觉。

  三个人更是吃惊,想起北宋年间大护国寺巨佛镇妖之事,原来那些活死人,全是让这大鱼吞过之后变成的尸鬼,那年头形容这种事就说是尸鬼,死尸为厉鬼所附,打掉了脑袋也能走,动念至此,不禁脸上变色,急着要逃,实际上这条大鱼,吞下那些活人并不是吃掉,而是用异香引来这些人吃掉它腹中的鱼卵,吃了之后所有人都成了鱼卵的宿主,被活埋在地下也能不死,无知无识,只想吃人血肉。

  此事却不是杨方等人见识多及,只以为那些人变成了尸鬼,看来路的暗道已经让黄水灌满了,眼见走投无路,只好趟着齐腰深的泥水,逃到城中大殿附近,积水很快没过胸口涨到了脖子,火把让水浸灭了,赶忙打开电灯在黑暗中照明,一路舍命攀上大殿宝顶,再看这水势变得更大了,城墙房屋全被淹没,军阀部队死的死逃的逃,全都没了踪影。

  这时忽然发现军阀头子屠黑虎也攀上了殿顶的檐脊,原来此人生性多疑,发觉有雾气涌来,先躲在城楼的土窟窿里没出来,直到雾退水涨,他看大势已去,只得奔向地势最高的大殿宝顶,好不容易逃出性命,手枪没了,火把马刀未失,显得十分狼狈,但临危不乱,脸色仍是阴沉镇定,见到这三个人躲在殿顶,手中还端着步枪,立时闪身躲在檐角。

  澹台明月咬牙说道:“屠黑虎真是命大,刚才在城下居然没被大鱼吞了。”转眼的功夫,大水淹没城池,只剩几处殿顶露出水面。杨方说:“大殿很快会被水淹,到时候咱们谁都活不了,可我若不在那军阀头子脑袋上打一鞭,虽死不能闭眼。”澹台明月道:“好,我和二保跟你同去,咱们死在一处就是。”杨方道:“屠黑虎刀法厉害,你们如何近得了他,在后替我掠阵便是。”说着话纵起身形,手握打神鞭,踏着殿顶金瓦直奔屠黑虎。

  屠黑虎图谋多年,要找到这座被黄河泥沙埋没的宝城,眼睁睁看着金顶宝殿,可闻香不到口,千方百计谋求的成就,转眼落了一空,手下全死光了,想来自己也难逃此劫,只怕祖坟被挖,当真是气数已尽,心头又恨又怒,看见杨方过来,点手骂道:“姓杨的小贼,你只仗着铜鞭沉重,敢与我徒手相搏吗?”杨方并不答话,抡起铜鞭当头就砸。

  屠黑虎怒道:“欺人太甚!”他见铜鞭来势太快,不及躲闪,无奈只好用马刀拨开。杨方铜鞭打在金瓦上,但见金光四迸,瓦片碎裂,他这条铜鞭打不管打谁,从没有人能挡得了第一下,也不免佩服屠黑虎这军阀头子本领高强。屠黑虎素称神勇,平生罕逢敌手,如今吃亏就吃亏在马刀不敢跟铜鞭硬碰,又不如杨方身法轻捷,在溜滑陡峭的殿顶失了地利。二人豁出性命相拼,堪堪斗了个势均力敌,各自险象环生。

  澹台明月和二保在大殿宝顶的另一端,看得目眩心惊,此时随着灌进洞中的黄河大水上涨,有许多尸鬼从水里爬上大殿,分头扑向这四个活人,杨方和屠黑虎迫于形势,无暇继续厮杀,只好腾出手来各自应战。眼看没有被水淹没的大殿宝顶越来小,众人都被逼到了殿脊上,耳听水声咆哮,但见洪波翻滚,洞中积水越升越高。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