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洛阳古冢(6)

  草头太岁孟奔同样眼疾手快,一看僵尸从棺材里伸出了爪子,立刻轮板斧剁了过去,却如中铜铁,震得他虎口发麻,骇异之余,失声叫道:“邙山僵尸!”

  杨方和崔老道、快手冯三个人,在刚才那转瞬之间,也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件事,据说人有三魂七魄,魂善而魄恶,闹鬼那是阴魂不散,人死魂散如灯灭,有时候魂散了魄还留着,魄是人身粗粝重浊的阴气,如若魂散魄存,遇到阳气就会变成走尸,宋时有盗墓贼在洛阳邙山挖开一座古坟,遇到一具皮肉如铁的僵尸,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死人所化,当场被扑死数人,僵尸唯独怕天亮,天一亮就不能动了,因为是阴魄不散,所以昼伏夜出,此外还惧怕驴叫,不过这种说法并无根据,当时那具僵尸追着最后一个盗墓贼,正好扑到树上,指甲插进树干拔不出来,鸡鸣天亮后,被人发现报了官,官府差人察看,见这僵尸衣服已如纸灰,毛发指甲兀自生长,铜皮铁骨,刀枪不入,点上火也无法烧化,官家只好把它锁在一口铜棺里,放到洛阳城南的龙门山阙,铜棺铁尸沉入伊水河底,吃倒斗这碗饭的人,尸变的事经常遇到,水土原因使尸身出现各种变化,其中怪异之处不可胜数,但能扑人的行尸或走尸,还真没几个人遇上过,这种事情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所以提到“邙山僵尸”,很少有人不知道,只是万没想到,那具沉在龙门之下的古僵,会出现在军阀屠黑虎的祖坟里。

  其实杨方等人隐隐猜到了真相,只是变故突然,这念头才刚转过来,他们这伙人想得挺好,却被屠黑虎给算计了,军阀屠黑虎一介土匪,能够盗发多处古代大墓,其身边必有异人指点,人家早把祖坟迁走了,而且料定会有高手来盗屠黑虎的祖坟,便从龙门山阙下捞出这口千年铜棺,埋到原来的坟中,又造祖庙殿堂,每天派兵巡逻,一般的毛贼不敢接近,真有本事盗墓取宝不隔夜的巨贼,天底下屈指可数,谁来谁就得遇上“邙山僵尸”,死上几个贼子,也就没人敢再打屠黑虎祖坟的主意了。

  纵然在坟里埋设炸药,有快手冯殿臣这种盗墓贼入伙,也能应付得来,可没人想得到屠黑虎会在祖坟里放一具千年僵尸,单凭这点,杨方这伙人已先输了一大截,崔老道暗骂自己大意,这地方要真是屠黑虎的祖坟,怎么可能大修祖庙,夜里又不驻兵看守,这不是有意招贼吗?

  这些念头,在脑中电闪而过,四个人招呼一声,一同压住棺盖,不料邙山僵尸怪力无穷,早裹着一阵阴风从棺中撞了出来。

  崔老道和快手冯发觉按不住了,急忙往两旁闪躲。孟奔那么大的力气,也被揭了一个跟头,金钟罩铁布衫那口气儿没运过来,连同棺盖重重摔落在地,张口喷出鲜血,半天挣扎不起。

  杨方见势不好,一纵身跳起来,抱住了横架在殿顶的木梁,躲得快侥幸没让棺盖压住,再看棺中那僵尸长发披散,指甲如爪,赤身无衣,遍体的白毛,祖庙殿堂中尸气弥漫,阴风大作,扔在地上两盏马灯摇晃欲灭,那僵尸起身时已然抓住了快手冯殿臣,爪子插进胸膛,掏出血淋淋一颗鲜活跳动着的人心。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