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洛阳古冢(5)

  草头太岁孟奔退出来,脸色诧异:“奇了,我摸那里头冷冰冰硬梆梆,不知是个什么东西。”

  快手冯见草头太岁孟奔没带灯烛,盗洞里黑咕隆咚,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说不上棺中是什么东西,索性提了马灯钻进去,仔细看个究竟,没一会儿出来了,也是一脸古怪神色,摇头道:“这辈子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别说见过了,听都没听过。”

  杨方和崔老道越听越奇,问道:“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不是那将军的尸骨吗?”

  快手冯说:“邪门儿了,这坟里的棺材当中不是尸身,而是套着一口铜棺。”

  崔老道故作镇定:“内棺外椁,不足为奇。”

  快手冯说:“哥哥,我自出道以来,也不知掏过多少土,钻过多少洞了,虽然看不清楚,但拿鼻子一闻我就知道,那是千年以上的古物。”

  草头太岁孟奔掰手指头算:“屠黑虎曾祖这位四宝将军,是同治二年还是同治四年死的,这……这……这个怎么数也不够上千年啊?”

  崔老道说:“以古棺安放今人之事也是有的,咱也别胡猜了,干脆把铜棺从盗洞里拽出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眼看快到三更天了,事不宜迟赶紧动手。”

  四个人又将盗洞加宽,草头太岁孟奔有举鼎的力气,下去握住铜棺底下的兽环,其余三人用绳子扯,缓缓将铜棺从盗洞中拖出,直累得气喘如牛。

  哥儿四个喘着粗气,提着灯到近前,仔细端详这口铜棺,其上古纹遍布,但锈迹斑驳,很难辨认。

  杨方见这口铜棺形状诡异,锈蚀厚重,苍苔斑驳,就像是在河底下捞出来的,心里更觉古怪,问崔老道有何高见?

  崔老道说:“为兄也想不透了,这千年铜棺……怎么会埋在屠黑虎的祖坟里?”

  草头太岁孟奔看铜棺上还有链条锁着,以为是怕盗墓贼掏里面的东西,他惦记着棺中宝物,便上去用力撬动。

  崔老道忽然神色大变,低声叫道:“且慢,这口棺材开不得,咱们上当了……”

  杨方脑瓜子转得也快,三转两转,猛然醒悟过来,但为时已晚。

  这铜棺材年深岁久,常年受水土侵蚀,铜盖一撬就松动了,从中冒出一股积郁了千年的阴气,马灯的光亮顿时暗淡下来。

  四个人吃了一惊,急忙抽身后退,避开那阵阴风,杨方目力过人,黑暗中瞧见棺材里伸出一只生有白毛的怪手,指爪蜷曲,挠在铜棺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深夜听来,足以使人头发直立。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