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二十九章 石室

  烟雾灰尘弥漫,地上全是爆破产生的黑色碎石,我探出身去,用手电筒照了照爆破过后的山缝,已经彻底地被堵死了,外边的黑蛇进不来,我们想从原路出去也不太简单。

  周围的四个人,胖子的情况还算好,只是手上被碎石擦出了几条血痕,陈教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叶亦心被气浪一冲,胸前憋了口气,也晕了过去。

  我伸手一探叶亦心的鼻息,糟糕,没有呼吸了,我暗道不妙,她本就身体单薄,被爆炸冲击波一冲一呛,闭住了气息,需要赶紧抢救。

  这时我和胖子、Shirley杨三个清醒的人,耳朵都暂时震聋了,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所以不能用语言交流。

  我打着手势让Shirley杨快给叶亦心做人工呼吸,忽见Shirley杨鼻子里流出血来,赶紧提醒她止血。

  Shirley杨随手扯了块衣服塞住流血的鼻子,用血在自己手心写了几个字,又指了指叶亦心,我用手电一照Shirley杨的手心,见她手中写着“CTR”。

  什么意思?我看不明白,是说叶亦心没救了?便冲她摇了摇头。

  Shirley杨见我搞不懂,只能不顾自己还在流血不止的鼻子,低下头,双手按住叶亦心胸口,用力往下压。

  我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是让我给叶亦心做人工心脏起勃按摩,我刚要接手,叶亦心轻哼一声,一口气倒了上来,不断地干咳,我赶紧让胖子拿水壶给她喝几口水。

  Shirley杨见叶亦心好转过来,便抬起头,按住自己的耳骨,把鼻子的血止住。

  形势刚刚稳定下来,还没容我为目前的状况发愁,又出现了新的危机。所谓的鬼洞就在扎格拉玛山的山腹之中,黑色的扎格拉玛山就如同一个黑色的空壳,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可能就在这壳下的某处。

  由于山腹内的空洞,几千年来形成巨大的内部张力,导致山体裂开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缝隙,刚才黄色炸药的爆炸力冲击到山体,对原本微小的裂缝产生了挤压,压力越来越大,形成了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

  我虽然暂时听不见声音,但是能感觉到山体在震动,头顶原本窄小的裂缝,渐渐扩大,无数碎岩落了下来,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我一边遮挡着纷纷落在头上的细小碎石块,一边招呼其余的几个人赶快离开。我们只能暂时顺着裂缝往斜上方爬,每爬出一段,身后就被碎石填满,如果稍作停留不被砸死也得被活埋。

  深一脚浅一脚,连自己都不知道爬出去多远,手上被锋锐的碎石扎得血肉模糊,一个个呼吸急促,感觉一颗心脏都快从口中跳出来了,又渴又累,还背着昏迷不醒的陈教授和体力不支的叶亦心,最后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再也挪不动腿脚,干脆把眼一闭,活埋就活埋吧,不跑了。

  没想到这时山体内裂缝的扩散停止住了,身后一米多远的空间全被埋住,我们倒在原地喘着气,想喝水又有点舍不得。

  隔了半晌,胖子开口说道:“老胡,咱他妈的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

  我看着周围黑漆漆的山石说:“我看也都差不多,就算暂时还活着,可能也就快死了。”

  胖子可能累脱了力,神智有点不清醒,又对旁边的Shirley杨说:“杨大小姐,我提前跟你告别了,一会儿我们俩去阎王爷那点卯,你就得去见你的上帝了,你道远,一路保重啊。”

  Shirley杨说:“看在上帝的分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能不能不胡言乱语,哎……我能听见了。”

  我张了张嘴,上下活动活动颌骨,虽然还有点耳鸣,但是已经不是什么都听不见了。众人清点了一下水壶及装备,我的水壶混乱中不知道掉哪去了,叶亦心进城时昏迷不醒,身上没带水壶,其余的加起来,还有不到两壶水。

  我说:“虽然现实可能不大容易接受,但是我还是得跟你们说说。咱们现在是在扎格拉玛山的山体中,四周已经没有任何出路,这里的空气不知道是否流通,否则支持不了半个小时,咱们就得憋死。剩下的炸药也弄丢了,凭咱们自己的力量恐怕出不去了。咱们这一队死的死伤的伤,外边仅剩下一个安力满老头,那老家伙太滑头,说不定见形势不妙,自己就先溜了,趁早也别指望外边有人救援了。”

  胖子说:“既然如此,多想也没用,现在嗓子冒烟,还剩下两壶水,分分喝了再说别的。”

  我把水一分为二,其中一半给叶亦心和陈教授,另一半我们三人分开喝了。

  Shirley杨只喝了两口,便咽不下去,沉吟片刻说:“如果咱们真的会死在这里,我想这都是我的过错,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找什么精绝古城,也不会惹出这么多事,更不会连累了这许多人,我实在是……”

  我一摆手打断她的话:“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中国有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跟胖子俩人是自作自受,要不是贪图你那四万美子,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绝境。而且陈教授他们干的就是这个行当,就算你不出资赞助,他们也会想方设法来寻找这精绝的遗迹。”

  说到这,我忽然想起曾听Shirley杨说过一件事,她以前曾经不断梦到过那个鬼洞,甚至连女王棺椁上的铁链都梦到了,而且她还说在梦中曾隐约见到棺木上趴着一个巨大的东西,但始终看不清是什么,那不正是棺上生长着的地狱之花尸香魔芋吗?

  她当时说的时候,说她认为这是她那位失踪的探险家父亲给她托的梦,现在回想起来,这事十分地蹊跷,难道Shirley杨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吗?于是我便出言相询。

  Shirley杨摇了摇头说:“以前好像是有个声音不停地呼唤着我,让我来这扎格拉玛山中的鬼洞,可是当我亲眼见到了深不见底的鬼洞之后,我才知道,我父亲的探险队,从来都没有到过鬼洞,他们可能是死在沙漠中的某个地方了。但是为什么会在梦中见到从未来过的地方,我就想不明白了。”

  胖子奇道:“还有这等事?说不定你上辈子是精绝国的女王,此刻故地重游……”

  他话音未落,山体中又传来一阵阵开裂的声音,看来刚才头一番余势未消,又要来上一次。我们歇了一段时间,死到临头,自然是不甘心等死,只见前方裂开一条大缝,手电的光柱往里一扫,似是看见那里竟然坐着个人。

  此时山裂产生的大小碎石,雨点似滚落下来,不及细看,见有路就先撞进去再说。Shirley杨打着手电照亮开路,胖子背起陈教授,我倒拖着叶亦心,都闪身进了前面刚刚裂开的石缝。

  尚未瞧清楚是处什么地方,先觉得呼吸不畅。里面灰尘极多,而且长年封闭,没有流通的空气,我们急忙取出防毒面具罩在头上,只听身后轰隆一声,数十块巨大的黑色山岩滚落下来,挡住了入口。

  我见来路断了,便回过头来观看周围的情况,原来我们身处的地方是一间仅有十几平米的正方形石屋,地面上摆着一只古老的大石头匣子,这石头匣子和精绝城中随处可见的黑石截然不同,灰扑扑的十分古朴,外形独特,我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石匣有半米多高,一米多长,工艺造得极精密,上面雕刻了数幅石画,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我们光顾着看那奇特的石匣,没注意到石匣两边还盘腿坐着两个人,走到近处的时候突然用手电照到,三人吃了一惊,手中的电筒落在地上,石室中顿时漆黑一团,只听胖子大叫:“两只粽子!”

  黑暗中Shirley杨取出了备用电筒,一照之下,见盘腿坐在石匣边的两个人,原来是两具干瘪的尸骸。

  遗骸一老一少,都已经化为了深褐色,老者下颌上的胡须还依稀可辨,身上裹着羊皮;另一具看上去是个幼童,他们都是盘膝而坐,似乎是在看守着这只古怪的石头匣子。

  我看清楚之后,吁了一口气,对胖子说:“以后别动不动就提粽子,吓死人不偿命啊,这两个分明已经快成化石了,少说死了有上千年了。他娘的这里原来是个墓室。”

  Shirley杨瞪了我一眼,怒道:“好你个老胡,还想瞒我?你们两个家伙分明就是盗墓贼。”

  我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好,我们没说走嘴啊?难道她一个美国人连“粽子”都听得懂?还好陈教授昏迷不醒,没有听到,另外的叶亦心好像也处于半昏迷状态,都不可能听到我们的对话。

  我急忙辩解:“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就是业余爱好研究风水星相,不是盗墓贼,你以后不要凭空污人清白。我和胖子的名声都好得很,早在老家便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后生。我是一老兵,胖子当年在他们单位,也是年年被评为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什么的。”

  胖子听我一着急把最后一句说错了,急忙纠正,顺便想把话题引开:“别听他胡说的,他……妈才是三八红旗手呢,我是青年突击队,惭愧惭愧,都是党和人民培养得好啊。你们看这石头匣子倒也古怪,这是装什么东西的?”

  Shirley杨并不接我们的话,突然说道:“定盘子挂千金,海子卦响。勾抓踢杆子倒斗灌大顶元良,月招子远彩包不上。”

  她的话旁人听不懂,我却听得明明白白,这是倒斗的“唇典”。因为我们这行,都是不能见光的勾当,就像黑道上有黑道上的暗语一样。黑道上拐卖女人叫开条子,走私货叫作背青,贩小孩叫搬石头,小偷叫佛爷等等,我们盗墓就称为倒斗,都各有各的行规隐语,便于同行之间互相交流。民国那时候我祖父专门给人寻阴宅找宝穴,是当时当地屈指可数的几位风水大家之一,也结识过一位相熟的摸金校尉,对这里面的门道是熟门熟路,说起倒斗的唇典比说我们老家话都熟。

  Shirley杨刚对我所说的几句唇典,大概的意思是:“你心眼坏了,嘴上不说实话,看你就是个手脚利索的盗墓大行家,这种事瞒不过我的双眼。”

  我被她突然一问,没有细想,一般被同行称为高手,都要自我谦虚一下,于是脱口就答道:“无有元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拆解得几道丘门?”

  Shirley杨接道:“一江水有两岸景,同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鹧鸪分山甲,鹞子解丘门,多曾登宝殿,无处觅龙楼。”

  套口一对,我自己又惊又悔,他娘的,这回算着了这美国妞儿的道了,这不等于承认自己就是倒斗的盗墓贼了吗?不过倒也奇了怪了,这些倒斗唇典的大段套口,在解放前都没多少人懂,解放后基本上算是失传了,像大金牙他爹那种干过多年倒斗的半职业盗墓贼,所知所闻也只不过是几个名词而已,我实在不能想象这些切口,竟然出自一个年纪轻轻的美国女人之口,如果不是面对面亲耳所闻,又如何能信,难道竟然遇到同行了?

  而且听她唇典所说,她也是祖传的本事,只是空有手艺,却不懂看风水认穴辨脉之术。不行,这事绝不能承认,我还是接着装傻算了,于是我说道:“这几句诗是我们小学时学的课文,想不到美国小学的教材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Shirley杨见我胡搅蛮缠抵死不认,只得说:“算了,此地不是讲话之所,如果咱们还能活着回去,我希望能和你认真谈一次。”

  我如遇大赦,忙站起身来在四周寻找出路,暗地里盘算:“要是能回去,定让你找不到我,哼哼,大不了我回老家去,不在北京混了。”可是随即又一想:“不成,她还没给我们钱呢,这事实在是棘手了……她究竟有什么企图呢?不会是真像胖子所说,看上俺老胡了吧,再不然她是打算检举揭发,不能够吧?难道她祖上,当真也是摸金校尉不成?那倒跟我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胖子和Shirley杨已经在这间小小的墓室中转了数圈,头上脚下,身前身后,尽是漆黑的山石,有的地方有几条裂缝,都是太小,找不到出路。

  这时陈教授大叫一声,醒了过来,他神智不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谁也不认识,我们无医无药,对他无可奈何,只能任凭他疯疯癫癫地折腾。

  最后我们的目光落到了两具干尸中间的大石箱子上,不过这里面就算是有什么陪葬的宝贝,对我们这些将死之人来说,也是毫无用处了。

  胖子拍了拍石匣说:“这个小墓室不知埋的是哪两个穷鬼,除了身上的羊皮,连件像样的陪葬品都没有,这里面估计也没什么好东西。”

  Shirley杨仔细看着石匣上刻画的图形,忽然抬头对我说:“你还记得我曾说过的《大唐西域记》吗?里面曾经提到过扎格拉玛山。”

  我说:“记得,好像还说是座神山,埋着两位先圣,不过不可能是这一老一少两位吧,这墓室如此简陋,也不符合先圣的身份。”我本想接着说我看过很多古代大墓,这石头山山腹中的墓穴,根本不合风水学的理论,山下有个凶穴,上边怎么能再葬人?不过这话要是说出去难免暴露了我的身份,于是只说了一半,后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Shirley杨说:“这墓室里埋葬的不是先圣,这个小孩是先圣的徒弟或者儿子一类的人,被称为先知,这位老者是他的仆人。”

  我奇道:“你是如何知道的?难道这石匣子雕的图形是这么说的吗?那上面还有什么内容吗?”

  Shirley杨招呼我和胖子一起看那石匣:“这石头匣子上雕刻的几十幅图案,是一个古老的预言,构图很简单,符号的特征非常明显,我想我能看懂一部分。”

  我越听越奇:“预言了什么?有没有说这石室的暗道在哪里?”

  Shirley杨摇头道:“没有,这预言好像也不是很准,先知说他死后,一直没有任何人来到这间墓室,直到某一天,有四个人无意中打开了这只石匣……”

  胖子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咱们一共五个人啊,难道陈教授疯了就不算是人了吗?可见这先知料事不准,多半也是个欺世盗名的神棍之流。”

  我盯着其余的四个人说道:“倘若先知不是骗子,这个预言,可能不是在说咱们这些人。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咱们这里有一个不是人。”

分享到:
赞(12)

评论198

  • 您的称呼
  1. #100
    露出真面目了吗?那什么杨是鬼?
    2012-09-15 23:46:45回复
  2. #99
    谢谢你的文章,很精彩
    谢谢2012-09-13 9:20:47回复
  3. #98
    咔咔,人数总算够了啊,来来来,一缺三,我让仆人一边去
    先知2012-09-04 4:18:11回复
  4. #97
    麻痹 不想看滚尼玛b上去好吗?不要在这乱喷粪好吗?还有盗墓的那几个 看就看吧你也想进去玩玩精绝女王吗?亲,你们菊花是否又痒了?
    评论傻b2012-09-02 2:46:59回复
  5. #96
    各有人各人德口味,互相诋毁有几毛钱利??!
    争毛线錒争!2012-08-30 6:00:48回复
  6. #95
    和盗墓笔记比起来 鬼吹灯更好看更独一无二 因为在看盗墓笔记没看几页就睡着了 鬼吹灯倒是越看越看激动了
    独一无二2012-08-29 6:24:13回复
  7. #94
    个人觉得还是鬼吹灯好看 盗墓笔记看了几章看不下去了 于是回来继续看灯灯
    好看2012-08-29 6:16:23回复
  8. #93
    盗墓笔记跟鬼吹灯本就不属于同一性质的小说,争个毛线啊。真叫人蛋疼
    严重怀疑作者盗墓过2012-08-28 7:13:55回复
  9. #92
    凑 盗墓笔记 比这个刺激多了
    伟少2012-08-25 6:13:29回复
  10. #91
    垃圾,比起盗墓笔记差十万八千里
    至尊无上2012-08-21 21:47:02回复
  11. #90
    怎么都是盗笔的友子,我看完盗笔就来看鬼吹灯了。
    十年的等待。2012-08-19 23:01:43回复
  12. #89
    1l的真相了
    qazmlp2012-08-17 4:06:11回复
  13. #88
    我是半夜看的
    胆小…鬼2012-08-14 9:17:53回复
  14. #87
    天真称呼瓶子为小哥,不是起灵
    天真2012-08-10 1:38:09回复
  15. #86
    起灵你来了,起灵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出来啊
    吴邪2012-08-09 3:12:08回复
  16. #85
    还是盗笔中的胖子好玩……胖子,潘子,瓶子,天真,三叔……我想你们了!!!
    无聊2012-08-08 23:05:42回复
  17. #84
    我要是在。什么毒蛇。毒花。全干掉
    闷油瓶2012-08-08 5:44:46回复
  18. #83
    谢谢大家批评指出,以后的作品会更加精彩。
    天下霸唱2012-08-05 22:23:44回复
  19. #82
    要是我在这 粽子女王啥的全是渣渣…
    张起灵2012-08-05 13:24:16回复
  20. #81
    佛爷是小偷。。。。 张大佛爷
    嘿嘿·2012-08-01 22:00:42回复
  21. #80
    小心我铲飞你们
    工兵铲2012-07-31 19:52:13回复
  22. #79
    盗墓鬼吹灯都不错··
    瓶邪2012-07-31 4:33:01回复
  23. #78
    不做评论能死?我看完盗墓笔记八部才看的鬼吹,这怎么了?两部都各自有吸引人的地方. 谁先谁后重要吗?个人有个人的喜欢,我虽然比较喜欢盗墓笔记但我也没有骂鬼吹不是吗? 那些随意骂人的鬼吹迷我不好说什么了,自重好吗.
    天真2012-07-27 4:19:12回复
  24. #77
    你们在这里争有屁用啊,你喜欢盗墓就去看盗墓,喜欢鬼吹灯就看鬼吹灯。在这里争什么?就算争赢了能当饭吃啊!
    二B些2012-07-26 4:34:01回复
  25. #76
    我真他妈的搞不懂
    下下一个张起灵2012-07-26 1:39:32回复
  26. #75
    我们看什么书关你们求事,我们看倒墓是我们的爱好,你们这群狗屎,说你们狗屎都算高咕你们了
    匿名2012-07-25 1:13:51回复
  27. #74
    鬼吹迷们请你们有点素质好么?动不动骂一筐子脏话你们很自豪?你们能不能分析分析盗墓和鬼吹的优点和缺点再下评论?这两本书各有千秋,不过我是先看的盗墓可能就比较喜欢盗墓,鬼吹也不错,但他们都有缺点好么?按你们所说难道鬼吹就是完美了?呵,二楼四楼那两位,我真是忍不住要骂你们了,鬼吹有你们这样的读者还真是悲催
    潘子2012-07-23 20:20:59回复
  28. #73
    两本书,都挺不错的,各有千秋,为什么要拿来比了。。
    徒徒2012-07-20 18:55:43回复
  29. #72
    有什么好骂的哟。两本书都好看没冲突好咩。。
    。。。。2012-07-18 19:16:34回复
  30. #71
    你們除了會批評自己不喜歡的書還會什麼? 那一本比較好重要嗎 自己覺得好看就好還要把自己的批評寫出來 當你是誰? 以為你的批評很重要嗎? 不過就是幾個書迷說出來的屁話而已
    2012-07-18 13:01:57回复
  31. #70
    有意思没你们 有本事 也自己写个本子 让大伙看看 那才是老到人~~合乎
    道人2012-07-17 6:32:13回复
  32. #69
    你如果比的上霸唱就不会在这里逼次了
    摸金校尉2012-07-01 3:43:08回复
  33. #68
    盗墓笔记我看了一页就看不下去了,脑残的书确实只有更脑残的看。三叔自己在开篇10月随想里高度评价霸唱金玉在前,很多东西已经写不出名堂了。
    忽悠2012-06-24 2:43:16回复
  34. #67
    孩子们 ,别吵了
    八一2012-05-16 6:20:40回复
  35. #66
    看你们gou咬gou真过瘾!
    坐山观狗斗2012-02-20 1:45:44回复
  36. #65
    吴三省就是个裱子养的货,他吗吗和狗狗干上了
    吴三省全.家.死2012-02-04 7:25:16回复
  37. #64
    盗笔的喷子们,跑到别家去随意评论捣乱然后写一些没品做一些脑残的行为的读者和托都是无耻的!还有想正经说一句:盗墓笔记中无论人物和框架都很空洞没什么新意和三叔自己的创意!论写作功力和创作力:三叔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笔记里唯一不停能甩包袱吊胃口的就是瓶子一帮同学的下落和曾经历什么,可惜到最后三叔自己都解释不清了只能草草结束!把这贯穿整个故事里中唯一亮点也都给弄成败笔了!太监的坑由此而来!最后想说你们喜欢就会自己家的坑里喜欢去,不要到吹灯这里来嚎,你妈b,爱看不看,不看就滚,我们不欢迎你们!
    鬼吹灯书迷钟鸣扬2012-01-20 19:10:25回复
  38. #63
    盗墓忠实fans 2B 你累不累?
    你妹呢2011-11-13 21:19:32回复
  39. #62
    不管谁先谁后能得到读者的认可并支持才是真正的经典,比如像鬼吹灯,不管谁先谁后,跑到别家去随意评论捣乱然后写一些没品做一些脑残的行为的读者和托都是无耻的!还有想正经说一句:盗墓笔记中无论人物和框架都很空洞没什么新意和三叔自己的创意!论写作功力和创作力:三叔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笔记里唯一不停能甩包袱吊胃口的就是瓶子一帮同学的下落和曾经历什么,可惜到最后三叔自己都解释不清了只能草草结束!把这贯穿整个故事里中唯一亮点也都给弄成败笔了!太监的坑由此而来!最后想说你们喜欢就会自己家的坑里喜欢去,不要到吹灯这里来嚎
    盗笔早成垃圾坑了2011-11-12 17:40:49回复
  40. #61
    - -不管谁先谁后,能获得读者青睐并且支持的才是真正的经典..喜欢天真,瓶子,喜欢里面的每一个人.把人物写活了.
    盗墓忠实fans2011-10-27 3:55:51回复
  41. #60
    作者善循循善诱,三叔善套连环锁。 各有春秋啊~【TAT还是盗墓恐怖点………………】
    SJY殇2011-10-02 4:18:35回复
  42. #59
    这个书和盗墓笔记哪个早呀、?
    茅山道长2011-09-25 4:45:32回复
  43. #58
    越来越有意思了,只是这里面少了个像闷油瓶一样的人物,不过作者手笔了得。
    和妖姬2011-06-17 20:08:57回复
  44. #57
    誰說精絕國已經滅絕了的? 現在社會上那些投機倒賣,走捷徑不吃苦的人都是"精絕"人的後裔,還真不少
    精絕女王2011-06-05 21:18:40回复
  45. #56
    要讓這個死胖子不胡言亂語還真不容易
    上帝2011-06-05 21:13:26回复
  46. #55
    还真有鬼,呵呵有趣
    杀僵尸2011-04-05 1:51:44回复
  47. #54
    楼下的你懂什么?这本书之后才有的你的盗墓笔记!放你在那种环境里早吓的一睡不醒了。还好意思笑别人老的老小的小被吓晕?
    凌児2011-03-29 23:26:11回复
  48. #53
    这个晕了那个晕,哈哈,晕晕考古队,我草
    渴望战斗2011-03-21 4:09:48回复
  49. #52
    什么几吧叶什么,什么几吧教授,什么几个考古队伍,几个身体虚弱的快死的人还加上精神病,见到点情况就集体要晕的考古队员,实在是好几吧笑........
    渴望战斗2011-03-21 4:08:03回复
  50. #51
    哇哇,太刺激了~~~~~·
    风幻2010-09-30 9:15:36回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