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二十九章 石室

  烟雾灰尘弥漫,地上全是爆破产生的黑色碎石,我探出身去,用手电筒照了照爆破过后的山缝,已经彻底地被堵死了,外边的黑蛇进不来,我们想从原路出去也不太简单。

  周围的四个人,胖子的情况还算好,只是手上被碎石擦出了几条血痕,陈教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叶亦心被气浪一冲,胸前憋了口气,也晕了过去。

  我伸手一探叶亦心的鼻息,糟糕,没有呼吸了,我暗道不妙,她本就身体单薄,被爆炸冲击波一冲一呛,闭住了气息,需要赶紧抢救。

  这时我和胖子、Shirley杨三个清醒的人,耳朵都暂时震聋了,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所以不能用语言交流。

  我打着手势让Shirley杨快给叶亦心做人工呼吸,忽见Shirley杨鼻子里流出血来,赶紧提醒她止血。

  Shirley杨随手扯了块衣服塞住流血的鼻子,用血在自己手心写了几个字,又指了指叶亦心,我用手电一照Shirley杨的手心,见她手中写着“CTR”。

  什么意思?我看不明白,是说叶亦心没救了?便冲她摇了摇头。

  Shirley杨见我搞不懂,只能不顾自己还在流血不止的鼻子,低下头,双手按住叶亦心胸口,用力往下压。

  我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是让我给叶亦心做人工心脏起勃按摩,我刚要接手,叶亦心轻哼一声,一口气倒了上来,不断地干咳,我赶紧让胖子拿水壶给她喝几口水。

  Shirley杨见叶亦心好转过来,便抬起头,按住自己的耳骨,把鼻子的血止住。

  形势刚刚稳定下来,还没容我为目前的状况发愁,又出现了新的危机。所谓的鬼洞就在扎格拉玛山的山腹之中,黑色的扎格拉玛山就如同一个黑色的空壳,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可能就在这壳下的某处。

  由于山腹内的空洞,几千年来形成巨大的内部张力,导致山体裂开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缝隙,刚才黄色炸药的爆炸力冲击到山体,对原本微小的裂缝产生了挤压,压力越来越大,形成了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

  我虽然暂时听不见声音,但是能感觉到山体在震动,头顶原本窄小的裂缝,渐渐扩大,无数碎岩落了下来,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我一边遮挡着纷纷落在头上的细小碎石块,一边招呼其余的几个人赶快离开。我们只能暂时顺着裂缝往斜上方爬,每爬出一段,身后就被碎石填满,如果稍作停留不被砸死也得被活埋。

  深一脚浅一脚,连自己都不知道爬出去多远,手上被锋锐的碎石扎得血肉模糊,一个个呼吸急促,感觉一颗心脏都快从口中跳出来了,又渴又累,还背着昏迷不醒的陈教授和体力不支的叶亦心,最后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再也挪不动腿脚,干脆把眼一闭,活埋就活埋吧,不跑了。

  没想到这时山体内裂缝的扩散停止住了,身后一米多远的空间全被埋住,我们倒在原地喘着气,想喝水又有点舍不得。

  隔了半晌,胖子开口说道:“老胡,咱他妈的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

  我看着周围黑漆漆的山石说:“我看也都差不多,就算暂时还活着,可能也就快死了。”

  胖子可能累脱了力,神智有点不清醒,又对旁边的Shirley杨说:“杨大小姐,我提前跟你告别了,一会儿我们俩去阎王爷那点卯,你就得去见你的上帝了,你道远,一路保重啊。”

  Shirley杨说:“看在上帝的分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能不能不胡言乱语,哎……我能听见了。”

  我张了张嘴,上下活动活动颌骨,虽然还有点耳鸣,但是已经不是什么都听不见了。众人清点了一下水壶及装备,我的水壶混乱中不知道掉哪去了,叶亦心进城时昏迷不醒,身上没带水壶,其余的加起来,还有不到两壶水。

  我说:“虽然现实可能不大容易接受,但是我还是得跟你们说说。咱们现在是在扎格拉玛山的山体中,四周已经没有任何出路,这里的空气不知道是否流通,否则支持不了半个小时,咱们就得憋死。剩下的炸药也弄丢了,凭咱们自己的力量恐怕出不去了。咱们这一队死的死伤的伤,外边仅剩下一个安力满老头,那老家伙太滑头,说不定见形势不妙,自己就先溜了,趁早也别指望外边有人救援了。”

  胖子说:“既然如此,多想也没用,现在嗓子冒烟,还剩下两壶水,分分喝了再说别的。”

  我把水一分为二,其中一半给叶亦心和陈教授,另一半我们三人分开喝了。

  Shirley杨只喝了两口,便咽不下去,沉吟片刻说:“如果咱们真的会死在这里,我想这都是我的过错,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找什么精绝古城,也不会惹出这么多事,更不会连累了这许多人,我实在是……”

  我一摆手打断她的话:“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中国有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跟胖子俩人是自作自受,要不是贪图你那四万美子,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绝境。而且陈教授他们干的就是这个行当,就算你不出资赞助,他们也会想方设法来寻找这精绝的遗迹。”

  说到这,我忽然想起曾听Shirley杨说过一件事,她以前曾经不断梦到过那个鬼洞,甚至连女王棺椁上的铁链都梦到了,而且她还说在梦中曾隐约见到棺木上趴着一个巨大的东西,但始终看不清是什么,那不正是棺上生长着的地狱之花尸香魔芋吗?

  她当时说的时候,说她认为这是她那位失踪的探险家父亲给她托的梦,现在回想起来,这事十分地蹊跷,难道Shirley杨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吗?于是我便出言相询。

  Shirley杨摇了摇头说:“以前好像是有个声音不停地呼唤着我,让我来这扎格拉玛山中的鬼洞,可是当我亲眼见到了深不见底的鬼洞之后,我才知道,我父亲的探险队,从来都没有到过鬼洞,他们可能是死在沙漠中的某个地方了。但是为什么会在梦中见到从未来过的地方,我就想不明白了。”

  胖子奇道:“还有这等事?说不定你上辈子是精绝国的女王,此刻故地重游……”

  他话音未落,山体中又传来一阵阵开裂的声音,看来刚才头一番余势未消,又要来上一次。我们歇了一段时间,死到临头,自然是不甘心等死,只见前方裂开一条大缝,手电的光柱往里一扫,似是看见那里竟然坐着个人。

  此时山裂产生的大小碎石,雨点似滚落下来,不及细看,见有路就先撞进去再说。Shirley杨打着手电照亮开路,胖子背起陈教授,我倒拖着叶亦心,都闪身进了前面刚刚裂开的石缝。

  尚未瞧清楚是处什么地方,先觉得呼吸不畅。里面灰尘极多,而且长年封闭,没有流通的空气,我们急忙取出防毒面具罩在头上,只听身后轰隆一声,数十块巨大的黑色山岩滚落下来,挡住了入口。

  我见来路断了,便回过头来观看周围的情况,原来我们身处的地方是一间仅有十几平米的正方形石屋,地面上摆着一只古老的大石头匣子,这石头匣子和精绝城中随处可见的黑石截然不同,灰扑扑的十分古朴,外形独特,我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石匣有半米多高,一米多长,工艺造得极精密,上面雕刻了数幅石画,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我们光顾着看那奇特的石匣,没注意到石匣两边还盘腿坐着两个人,走到近处的时候突然用手电照到,三人吃了一惊,手中的电筒落在地上,石室中顿时漆黑一团,只听胖子大叫:“两只粽子!”

  黑暗中Shirley杨取出了备用电筒,一照之下,见盘腿坐在石匣边的两个人,原来是两具干瘪的尸骸。

  遗骸一老一少,都已经化为了深褐色,老者下颌上的胡须还依稀可辨,身上裹着羊皮;另一具看上去是个幼童,他们都是盘膝而坐,似乎是在看守着这只古怪的石头匣子。

  我看清楚之后,吁了一口气,对胖子说:“以后别动不动就提粽子,吓死人不偿命啊,这两个分明已经快成化石了,少说死了有上千年了。他娘的这里原来是个墓室。”

  Shirley杨瞪了我一眼,怒道:“好你个老胡,还想瞒我?你们两个家伙分明就是盗墓贼。”

  我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好,我们没说走嘴啊?难道她一个美国人连“粽子”都听得懂?还好陈教授昏迷不醒,没有听到,另外的叶亦心好像也处于半昏迷状态,都不可能听到我们的对话。

  我急忙辩解:“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就是业余爱好研究风水星相,不是盗墓贼,你以后不要凭空污人清白。我和胖子的名声都好得很,早在老家便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后生。我是一老兵,胖子当年在他们单位,也是年年被评为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什么的。”

  胖子听我一着急把最后一句说错了,急忙纠正,顺便想把话题引开:“别听他胡说的,他……妈才是三八红旗手呢,我是青年突击队,惭愧惭愧,都是党和人民培养得好啊。你们看这石头匣子倒也古怪,这是装什么东西的?”

  Shirley杨并不接我们的话,突然说道:“定盘子挂千金,海子卦响。勾抓踢杆子倒斗灌大顶元良,月招子远彩包不上。”

  她的话旁人听不懂,我却听得明明白白,这是倒斗的“唇典”。因为我们这行,都是不能见光的勾当,就像黑道上有黑道上的暗语一样。黑道上拐卖女人叫开条子,走私货叫作背青,贩小孩叫搬石头,小偷叫佛爷等等,我们盗墓就称为倒斗,都各有各的行规隐语,便于同行之间互相交流。民国那时候我祖父专门给人寻阴宅找宝穴,是当时当地屈指可数的几位风水大家之一,也结识过一位相熟的摸金校尉,对这里面的门道是熟门熟路,说起倒斗的唇典比说我们老家话都熟。

  Shirley杨刚对我所说的几句唇典,大概的意思是:“你心眼坏了,嘴上不说实话,看你就是个手脚利索的盗墓大行家,这种事瞒不过我的双眼。”

  我被她突然一问,没有细想,一般被同行称为高手,都要自我谦虚一下,于是脱口就答道:“无有元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拆解得几道丘门?”

  Shirley杨接道:“一江水有两岸景,同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鹧鸪分山甲,鹞子解丘门,多曾登宝殿,无处觅龙楼。”

  套口一对,我自己又惊又悔,他娘的,这回算着了这美国妞儿的道了,这不等于承认自己就是倒斗的盗墓贼了吗?不过倒也奇了怪了,这些倒斗唇典的大段套口,在解放前都没多少人懂,解放后基本上算是失传了,像大金牙他爹那种干过多年倒斗的半职业盗墓贼,所知所闻也只不过是几个名词而已,我实在不能想象这些切口,竟然出自一个年纪轻轻的美国女人之口,如果不是面对面亲耳所闻,又如何能信,难道竟然遇到同行了?

  而且听她唇典所说,她也是祖传的本事,只是空有手艺,却不懂看风水认穴辨脉之术。不行,这事绝不能承认,我还是接着装傻算了,于是我说道:“这几句诗是我们小学时学的课文,想不到美国小学的教材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Shirley杨见我胡搅蛮缠抵死不认,只得说:“算了,此地不是讲话之所,如果咱们还能活着回去,我希望能和你认真谈一次。”

  我如遇大赦,忙站起身来在四周寻找出路,暗地里盘算:“要是能回去,定让你找不到我,哼哼,大不了我回老家去,不在北京混了。”可是随即又一想:“不成,她还没给我们钱呢,这事实在是棘手了……她究竟有什么企图呢?不会是真像胖子所说,看上俺老胡了吧,再不然她是打算检举揭发,不能够吧?难道她祖上,当真也是摸金校尉不成?那倒跟我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胖子和Shirley杨已经在这间小小的墓室中转了数圈,头上脚下,身前身后,尽是漆黑的山石,有的地方有几条裂缝,都是太小,找不到出路。

  这时陈教授大叫一声,醒了过来,他神智不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谁也不认识,我们无医无药,对他无可奈何,只能任凭他疯疯癫癫地折腾。

  最后我们的目光落到了两具干尸中间的大石箱子上,不过这里面就算是有什么陪葬的宝贝,对我们这些将死之人来说,也是毫无用处了。

  胖子拍了拍石匣说:“这个小墓室不知埋的是哪两个穷鬼,除了身上的羊皮,连件像样的陪葬品都没有,这里面估计也没什么好东西。”

  Shirley杨仔细看着石匣上刻画的图形,忽然抬头对我说:“你还记得我曾说过的《大唐西域记》吗?里面曾经提到过扎格拉玛山。”

  我说:“记得,好像还说是座神山,埋着两位先圣,不过不可能是这一老一少两位吧,这墓室如此简陋,也不符合先圣的身份。”我本想接着说我看过很多古代大墓,这石头山山腹中的墓穴,根本不合风水学的理论,山下有个凶穴,上边怎么能再葬人?不过这话要是说出去难免暴露了我的身份,于是只说了一半,后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Shirley杨说:“这墓室里埋葬的不是先圣,这个小孩是先圣的徒弟或者儿子一类的人,被称为先知,这位老者是他的仆人。”

  我奇道:“你是如何知道的?难道这石匣子雕的图形是这么说的吗?那上面还有什么内容吗?”

  Shirley杨招呼我和胖子一起看那石匣:“这石头匣子上雕刻的几十幅图案,是一个古老的预言,构图很简单,符号的特征非常明显,我想我能看懂一部分。”

  我越听越奇:“预言了什么?有没有说这石室的暗道在哪里?”

  Shirley杨摇头道:“没有,这预言好像也不是很准,先知说他死后,一直没有任何人来到这间墓室,直到某一天,有四个人无意中打开了这只石匣……”

  胖子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咱们一共五个人啊,难道陈教授疯了就不算是人了吗?可见这先知料事不准,多半也是个欺世盗名的神棍之流。”

  我盯着其余的四个人说道:“倘若先知不是骗子,这个预言,可能不是在说咱们这些人。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咱们这里有一个不是人。”

分享到:
赞(25)

评论198

  • 您的称呼
  1. #50
    这个Shirley杨看来是个纯正的假洋鬼子,假的很纯。 心肺复苏英文是CPR,不是CTR。也难怪81冲她摇了摇头,意思是你英语烂得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CPR2010-09-29 21:05:55回复
  2. #49
    我看到你们了
    眼睛2010-08-29 1:58:48回复
  3. #48
    都是人的
    教皇2010-08-19 19:37:24回复
  4. #47
    呵呵
    宇智波鼬2010-07-19 19:20:30回复
  5. #46
    ren gong hu xi ying wen jiao CPR. Bu shi CTR...he he
    JJJ2010-07-14 5:53:58回复
  6. #45
    你说的是我吗?
    不是人2010-07-04 22:19:14回复
  7. #44
    看着看着就被迷住了,作者的功力真好! 他们五个人那个不是人呢?疑问,呵呵O(∩_∩)O~
    jackwangwu2010-06-26 20:16:29回复
  8. #43
    最后一句真是正点...
    失望的云彩2010-05-06 3:19:48回复
  9. #42
    妈妈啊
    呵呵2010-03-18 22:21:26回复
  10. #41
    最后一句太经典了
    最后一句2010-02-20 3:13:07回复
  11. #40
    到这里发现那个叶一心有用了,扮演一个“不是人”的角色,没她的话小说会减很多分啊
    羊羊羊2010-01-20 6:32:03回复
  12. #39
    最后一句吓死我了 顶....
    8692573642009-12-08 23:40:35回复
  13. #38
    其实我知道我们中间那个是鬼啊!!!!!!!!!!!!!!!
    叶一欣2009-12-08 22:44:50回复
  14. #37
    大家不要怕,我给你们捉鬼
    太上老君2009-12-08 22:43:16回复
  15. #36
    最后一句确实是吓人~~
    DD2009-12-02 2:04:41回复
  16. #35
    哎呀 ~!好刺激啊
    小鹏2009-11-14 23:03:24回复
  17. #34
    我只能说:“霸唱太TM得牛了!”
    帅锅2009-11-07 2:22:07回复
  18. #33
    鬼来啦!~
    十八摸2009-11-02 23:58:56回复
  19. #32
    这主角难道不是人,怎摸老不死
    菩提子2009-10-30 10:30:40回复
  20. #31
    哥呀吓死人偿命莫
    彭哥2009-10-28 22:07:59回复
  21. #30
    晚上我找你们去……
    叶亦心2009-10-22 2:44:04回复
  22. #29
    祖上得到半卷那个书,那女的估计是下半卷不!?^_^
    哇啦哇啦2009-08-29 10:21:18回复
  23. #28
    身上有点小哆嗦
    望尽天涯2009-08-26 9:11:12回复
  24. #27
    最后一句话也太吓人了把,我一看就吓了一跳。看过的同意?
    FAN2009-08-20 21:55:03回复
  25. #26
    最后一句看得我起鸡皮疙瘩...
    路过2009-08-20 4:14:24回复
  26. #25
    是那个姓叶的吧 这个人物一直没发生故事呢 其他的都有什么事情发生 就她没有 而且还一直跟在人们身边 有嫌疑啊
    盗墓小说Fans2009-08-13 8:35:25回复
  27. #24
    最后一句话好恐怖!我想应该是陈教授不是人
    Elegant2009-07-30 1:41:07回复
  28. #23
    最后一句说的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 -
    HAHA2009-07-13 8:53:30回复
  29. #22
    very good ! 之前20几章太罗嗦 终于看到重点了
    蔚蓝2009-07-10 15:10:51回复
  30. #21
    挖``````` 完了 背脊发凉` 人如其名 ~飘过~~~~~~~~~~~~~~~
    小怕2009-07-08 6:38:48回复
  31. #20
    完全赞同二楼的说法!! 最后那句... 又经典又吓人~ 挺NB得!
    唐凌雪2009-06-02 0:36:07回复
  32. #19
    我半夜看的,最后一句话,吓死我了。。。
    赌徒2009-05-20 11:19:24回复
  33. #18
    是那个姓叶的女人
    落花无邪2009-05-03 4:01:27回复
  34. #17
    是那个姓叶的女人。
    摸金校尉2009-04-15 3:12:16回复
  35. #16
    这段好看,尤其末句,好吸引人啊
    小圆子2009-03-11 20:47:42回复
  36. #15
    是啊,好吓人哦,莫真的不是在说杨小姐吧
    婕婕2009-02-26 2:51:40回复
  37. #14
    最后一句不会是说杨小姐吧???好吓人哟,看看下面再说
    小草2009-02-12 0:45:05回复
  38. #13
    太玄了哦
    丁香2009-02-11 1:10:59回复
  39. #12
    jing dian !! zhe zhang you yi si .
    jion2009-02-02 14:42:29回复
  40. #11
    超赞的。大家多叫点人来看看............
    冷冷qq9735111542009-01-31 22:29:04回复
  41. #10
    好好看啊...............继续关注....................
    冷冷qq9735111542009-01-31 22:27:23回复
  42. #9
    7楼的,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可能那个叶亦心...... 我同意2楼3楼的观点!!!!!!
    晕晕2009-01-28 23:53:25回复
  43. #8
    杂最后一句、 冷了点、
    这爱、伤人2009-01-19 0:32:10回复
  44. #7
    那个叶一心根本就是个累赘嘛,啥忙也帮不上还尽添乱,不知道作者还要写她做甚?
    王子2009-01-18 18:29:51回复
  45. #6
    胖子可能累脱了力,神智有点不清醒,又对旁边的Shirley杨说:“杨大小姐,我提前跟你告别了,一会儿我们俩去阎王爷那点卯,你就得去见你的上帝了,你道远,一路保重啊。”。。。。。。这个经典
    装A装C表装B2009-01-09 6:15:12回复
  46. #5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在骂人嘛,呵呵
    寻找王姑娘2009-01-08 1:00:53回复
  47. #4
    继续关注中
    2009-01-07 0:02:42回复
  48. #3
    我也是觉得最后一句好吓人啊
    小芳2008-12-20 4:37:00回复
  49. #2
    最后一句话好吓人"咱们这里有一个不是人“
    小小小2008-11-29 4:08:43回复
  50. #1
    觉得这段很精彩。
    极品飞猫2008-07-23 0:40:08回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