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活人变鬼(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马老娃子揪住大金牙,提起刀子要捅。这时,那些廓尔喀人争相爬上法台,要去抢夺棺椁中的明器,他们可不在乎什么伏魔天尊壁画,见了明器便如苍蝇见血一般。马老娃子是见钱眼开的主儿,一看廓尔喀人上石台去抢明器,他也顾不上要杀大金牙了。

  死人头骨砌成的法台,当中有一条狭长的台阶,仅容一人通过。这些人你争我挤,倒是那个队长抢在了前头。其余的一个接一个,跟在他身后,手足并用,迅速往法台上爬。

  我见那些廓尔喀人在法台上越爬越高,相距伏魔天尊殿上的壁画也越来越近,却没见他们有何异常,心想:“玉面狐狸不是说,无论任何人接近壁画都会变成鬼吗?你妹妹的,活人变鬼,那又怎么可能?那些盗墓贼不是没有变吗?”低头一看被我摁住嘴的玉面狐狸,她的双眼都瞪大了,显露出恐惧的神色!

  我顺着她的目光,又往上看,此时在密咒伏魔殿中,出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情形:前边的廓尔喀队长,将连珠步枪和鱼尾刀背在身后,手足并用,爬上长阶,速度越来越慢。在爬到三分之二的地方,忽然停住不动了,直勾勾地盯着伏魔天尊的巨幅壁画。他是这些人的队长,素有威望,他这一停下,其余的人也都没法儿再往上爬了,也不知道他在那儿看什么,等了半天还不动。跟在他身后的廓尔喀人,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可能是想问问他发生了什么情况。那队长缓缓扭过头,只见他二目猩红,瞪目欲裂,居然从眼中流出血来。在明月珠阴冷的寒光下,他这一张脸怎么看也不像活人,倒似刚从老坟中出来的僵尸。他后边的那个廓尔喀人吃了一惊,心生惧意,身不由己地往后退,可是长阶上的人一个接一个,挨得甚紧,他一步也退不下来,又转不得身。

  正当此时,队长突然将手一挥,身后的廓尔喀人就像断了线儿的风筝一样,翻着跟头,从石阶上滚了下去,摔了个大头朝下,脑袋直接撞进了腔子,当场死于非命。其余的廓尔喀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个队长已经扑了下来,又扭断了一个廓尔喀人的脖子,尸身从法台上滚落下去,没等落地,已然毙命。这一下子,其余的廓尔喀人才发觉不好,这些人一向骁勇,其中一个廓尔喀人拔出鱼尾刀,往上一抬手,一刀捅进了队长的肚子,再看那个队长,伸出两只大手,揪住这个廓尔喀人的武装带,往外一甩,那个廓尔喀人就从石台上被扔了下去,口吐血沫儿,瞪目而死。而那鱼尾刀顺着队长的肚子上一豁,翻出粉白相间的脂肪,白花花的肠子也流了下来,队长却恍如不觉,又要来攻击其余的人。

  那几个廓尔喀人,终于有反应快的,同时端起步枪,只听“砰、砰”两枪,队长心窝子上及肩头各中一枪,同时被步枪子弹的贯穿力击得向后倒下,顺石台滚落下来。可这个中了两枪的队长,落地之后,又立即起身,拖着好几米的肚肠子,张开五指,抓向站在石台下的马老娃子,好似有密咒伏魔殿中的恶鬼,附在了他的身上,众人无不心寒胆裂。

  马老娃子为人迷信怕鬼,据说,九幽将军的传人盗墓,与别的盗墓贼不同,绝不自己开棺,历来是躲在别的盗墓贼后面,等别的盗墓贼到手之后,他才来下黑手。所以马老娃子并没有急于往石台上爬,没料到这如同恶鬼上身的队长,转瞬之间到了他的面前。马老娃子无路可退,只好一刀削出。他这柄刀,真叫一个快,刀锋过处,队长人头落地,血喷出一丈多高,无头尸身又往前抢出几步,扑倒在地,两手指甲“咔哧咔哧”地抓挠地面,过了好半天才一动不动,彻底死绝了。

  大金牙看得都快吓尿了,可还不忘了拍马老娃子的马屁:“马爷,使得好刀法!当初那俩坏小子在背后给您抹黑,说您是活驴成精!我大金牙当时就跟他们急了,有这话你们敢当着马爷的面说,早把你两个坏小子的脑袋一刀一个当成西瓜剁了!”

分享到:
赞(5)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挺好的
    !?2017-04-26 22:40:23回复
  2. #1
    精彩
    涛声依旧2016-03-28 18:24: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