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活人变鬼(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问玉面狐狸:“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玉面狐狸说:“西夏史书上均有记载。”

  我说:“你为了治你爷爷让门夹住的脑袋,可真没少下功夫。”

  胖子说:“你还真信她的话,她说一看这壁画就会被吓死,可这不都好端端的,她又说要走到近处看才会被吓死,这要是个远视,走到近处不也什么都看不见吗?”

  我想了一想,在殿门上面相距太远,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于是攀壁下行,来到密咒伏魔殿正中的法台下方,走了几步,发觉脚下凹凸不平。伏魔天尊口中的明月珠照不到这里,我打开手电筒往地面一照,原来脚下有一张人脸,那也是一个死人的头骨,皮肉犹存,二目陷下两个大洞,张开了大口,整个头骨都被涂了金漆,而且在密咒伏魔殿中,不只是我脚下这一个头骨,周围密密麻麻的不知还有多少,样子大多相似,皆为口部大张,面对石台。

  胖子说:“这是搞什么鬼,怎么有这么多死人头骨?”

  密咒伏魔殿中有许多头骨,而且这些头骨都张开了大口,仿佛在发出惨叫,而且往前一走,便会感觉到密咒伏魔殿中有一种回响,犹如进入了一个无数高僧诵咒的巨大转经筒,让人觉得头皮子发紧,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剧。

  我说:“这些头骨应该不是殉葬之人。”

  玉面狐狸说:“他们是修行人。”

  我问她:“什么叫修行人?”

  玉面狐狸说:“是历代持咒修行的护法,西夏在沙洲、凉州两处,斩修行人首级数万,可能全用来造这密咒伏魔殿了。”

  我心想:“原来如此,怪不得称为密咒伏魔殿,密咒是这些持咒修行人的头骨,伏魔则是指伏魔天尊壁画。”

  我们正往前看,忽听空旷的墓道中传来一阵阵脚步声,我听来的人不少,多半是玉面狐狸手下的廓尔喀人到了,忙对胖子打了个手势,关闭了手电筒,拽上玉面狐狸,躲到殿门一侧,同时用手捂住了玉面狐狸的嘴,让她不要出声,可是玉面狐狸一点儿也不抗拒,反而顺势倒在我怀中。

  我见胖子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我,赶紧对他说:“你别惦记着给老子乱扣帽子,我这可是为了不暴露目标!”

  胖子说:“你不用跟我说了,你的情况我都已经掌握了。”

  我说:“你掌握了什么你?我这问题不都已经有结论了,还是好同志嘛!”

  胖子说:“是不是好同志,得先取决于你交代问题的态度。你看看你现在这态度端正吗?你小子欠了一屁股桃花债,可别指望我替你擦屁股!”

  话没说完,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闭合的巨大石门被炸药崩开一个大洞,但见手电筒的光束乱晃,七八个手持连珠步枪,身背鱼尾刀的廓尔喀人鱼贯而入。

  在他们之后,是背了关山刀的马老娃子,还有腰悬长鞭的尕奴,另有一个剽悍魁梧的廓尔喀壮汉,约有三四十岁,跟在队伍最后,似乎是这些廓尔喀人的队长或首领。

  我紧紧摁住玉面狐狸的嘴,躲在暗中数了一数,除了尕奴和马老娃子,廓尔喀人只剩下九个了,可能其中一个已经在路上死亡或是失踪了,而且这些人当中多了一个——大金牙!

  由于始终没见到雪梨杨的踪迹,我不免心中起急,奈何我和胖子手上只有工兵铲,遇上这些全副武装的廓尔喀人,我们仅有两个选择——要么躲,要么逃,好在这伙人的首领玉面狐狸在我手上。

  我示意胖子别出声,先沉住气看一看,密咒伏魔殿中十分空旷,尕奴虽然敏锐,应该也不会发觉我们躲在这里。我抬头往前张望,只见大金牙赔着笑脸儿,对马老娃子恭恭敬敬,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前跑后。

  我心想:“大金牙这孙子不像是让人抓住了,倒像是给鬼子带路的伪军翻译官!”我和胖子看到他这副嘴脸,又听到他那些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屁话,不禁“三尸神暴跳,五雷怒气飞空”,恨不得冲上去一铲子劈了大金牙这孙子。

  我早看大金牙不是个好玩意儿,可是又一想,大金牙无非就是混口饭吃,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落在马老娃子那些人手上,再不赔个笑脸儿,那还不让人给灭了口,这么一想,倒也情有可原。不过大金牙这孙子的一举一动,让人越看越生气,屎壳郎钻烟袋——拱火!

  马老娃子等人进了密咒伏魔殿,抬头四处观看,这一干人都是偷坟抠宝的土贼,但见这大殿之中宝气冲天,一时之间,人人眼中冒火。

  大金牙凑到马老娃子身边说:“马爷,您瞧,这就是西夏人绘画的伏魔天尊壁画,伏魔天尊口里的那珠子,就是明月珠,姓胡的还说这珠子是他的,我呸!他一个土八路,他也配!正所谓‘红粉赠予佳人,宝剑送给烈士’,物有其主,各有所归,只有老英雄您,才能让这明月珠出土!”

  马老娃子是收了玉面狐狸的钱,声称熟悉大漠中的地形,玉面狐狸才让他当向导,带领武装盗墓贼,前往西夏地宫抠宝。虽然他有可能是九幽将军的传人,但是以他的所作所为,“九幽将军”这个封号肯定没落在他头上,只不过是关中一个放羊娃子,卖年画为生,掏过几座坟包子而已,没见过多大世面。不过这个老贼会看形势,这么多全副武装的廓尔喀人在旁,他可不会说他在打明月珠的主意!他转头对尕奴说:“这个长了金牙的怂货,比娘们儿还让我心烦!真不如让我一刀宰了他!”

  大金牙忙说:“马爷,老英雄!您要是一刀捅了我,从此以后,潘家园儿就没有我这一号人物了,这倒不打紧,可按江湖上的规矩——牛逼不打服的,没的再脏了您这口宝刀。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得了!”

分享到:
赞(9)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有意思
    ,,,2017-01-05 14:16: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