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十五章 蚰蜒钩(下)

  可是我救人心切,忘了身处斜坡之上,胯下马前腿高高抬起,蹬地的两条后腿失去了重心,马蹄落下时没能按欲期踏中蚰蜒,反而是向坡下的方向打了个踉跄,这一下没勒住马,那马顺势带着我冲下了草坡。

  我回头看时,只见经验老道的“老羊皮”并没在坡上纵马快跑,他深知这草丘上可能还有别的鼠洞,而且这种地形,一旦一击不中救不到丁思甜,等到再拨马回身便已迟了,所以他比我和胖子慢了半步,此时老羊皮已将“康熙宝刀”从鞘中拽出,火红的夕阳映得刀锋泛着寒光。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蚰蜒便要扑住丁思甜,就见老羊皮手中刀光一闪,一刀斩在蚰蜒身侧的对足上,那蚰蜒中有大的花蜒种类,一旦生得老了,外壳会逐渐变得坚硬,但是只有对足细得与身体极不搭调,经常会断,断了还可以再生,老羊皮这一刀挥下去,齐刷刷削去了这只大蚰蜒三条长足。

  蚰蜒疼得在长草中翻了几翻,终于没能咬住丁思甜,但它紧接着一扭身体,在草丛中游走如风,接着一冲之力凌空跃起,直朝老羊皮扑了过来,老羊皮见刚刚一刀没能将这蚰蜒挥做两段,对方又卷土重来,好在他年虽然年老,但常年的游牧生活使得身手依然灵活,急忙俯身趴在马鞍桥上,蚰蜒带着一阵腥风从他背上扑过,落了一空。

  蚰蜒习性奇特,昼不能见,黄昏后则出,闻腥而动,草原上的黑斑花蜒毒性最大,咬死马匹牛羊也不足为奇,只见那扑空了的蚰蜒落在老羊皮身后,也不回身,径直爬到那匹折了腿的枣红马身上,枣红马正动弹不得,见有条粗大的蚰蜒爬到了身上,知道若被它咬中定是在劫难逃,想翻转马身以自身的重量压死这条毒虫,但没等它行动,就被蚰蜒的腮脚扎入神经,顷刻间双眼发青,僵硬地死在了草丛中。

  蚰蜒虽然能毒死牛马,但牛马匹厚,所以平时它只食小兽,有的大蚰蜒偶尔也吃人,牧民对马匹看得如同性命,老羊皮见枣红马死了,自然十分悲痛,除了心疼马,更担心这次连牛带马死了不少,回去没法向牧区交代,但他随即发现那条黄绿黑斑相间的大蚰蜒咬死马匹后,又朝他和丁思甜扑了过来。

  紧急关头也顾不上为枣红马难过了,赶紧把手伸给丁思甜,将她拉上坐骑,二人同骑了那匹退役的老军马,双足一磕马镫,老军马载着老羊皮和丁思甜,从草丘的斜坡上虎跃下来。

  我和胖子掉转马头正要再次赶回去,却见老羊皮带着丁思甜已经跑到了我们身边,他们身后的草丛中沙沙作响,那条一米多长的大蚰蜒也紧随其后追至,我看那蚰蜒来势汹汹,一瞬间就能毒死一匹蒙古马,也不敢再纵马去踩它,打了个手势,于胖子再次拨转马头,众人催马遁入林中,想借马速将紧追不舍的蚰蜒甩掉。

  可刚一进树林我就后悔了,越往山坳深处树木越是茂密,在宽广的草原上跑马,无遮无碍确是一桩快事,但有树的地方骑马实在是让人眼晕,马匹在树丛中飞奔,眼看着一棵棵奇形怪状的古木从身边飞也似地掠过,感觉好象随时都会撞在树上。

  跑不多远,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树枝带了好几道口子,狗皮帽子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眼看林中树木横生倒长,参天蔽日,再跑下去众人非得跑散了不可,我赶紧拉住缰绳,但专门受过训练的马才能说停就停,我这马并不太听话,不但没停反而斜刺里冲了出去,把骑马跑在旁边的胖子也给挤得偏离了路线。

  胖子的坐骑带着他奔向一株老树,老树有条粗枝生得极低,刚好横在胖子的行进路线上,胖子见状,赶紧来了个蹬里藏身,这招他只看草原上的牧民使过,根本没实践过,他把腿从蹬里抽出,身体笨拙地在马背上打了个斜,蜷缩着坠在坐骑一侧,虽然动作难看,却正好避过了那条横枝。

  胖子对自己的表现颇为得意,惟恐其余的人没看见他这一手,大呼着叫大伙注意他这边的动作,可是他这蹬里藏身只会照猫画虎地模仿一半,他身胖体重,再想翻回马背可就难了,这时他的坐骑即将奔到两株大树之间,两树的宽度能过一匹马没问题,可马的侧面加上胖子无论如何也过不去,胖子眼看自己要撞树上了,躲无可躲,又根本不可能让马匹停下,干脆闭上眼弃马滚落在地,摔入了一团乱草之中,那匹马头也不回地蹿进了密林深处。

  我光顾着看胖子蹬里藏身,也被一根粗硬的树枝从马上撞了下来,仗着衣服穿得厚实,肋骨才没被撞断,而且双手抱住了树枝悬在半空,胯下马奔得性起,同胖子的坐骑一前一后奔进了林密浓雾之中,都在片刻间跑没了影踪,只留下一串马蹄声碎。

  我抱着树杈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肋条被撞得隐隐生疼,刚想放手让自己下来,可就听脚下的荒草中“沙沙”几声响,那条被削去了三条对足的大蚰蜒从草间冒出了头,张牙舞爪地昂首而起,奔着我的脚就是一蹿,我一看不好,赶紧腰腿用力,翻身爬上了树杈。

  老羊皮马术娴熟,虽然他和丁思甜并骑,又骑的是匹老马,跑起来仍然在林中比我们快出许多,进树林后就把我和胖子甩在了后边,丁思甜回头看见我和胖子落马,便立刻告诉老羊皮,二人打马回身,正撞见我在树杈上躲避蚰蜒的攻击。

  蚰蜒在古树长草之见进退如电,不等老羊皮的马到进前,它便从草丛中转到了他们身后,人立起来张开锷足咬在了老军马后臀上,我趴在树杈上看得真切,一声惊呼,心想可惜了这匹能解人意的退役军马,最后却惨死在蚰蜒口下。

分享到:
赞(4)

评论114

  • 您的称呼
  1. #113
    不要丢下人家
    甜甜2016-05-08 11:59:21回复
  2. #112
    吹牛大王历险记。
    罪难将息2015-07-22 17:17:49回复
  3. #111
    作死二人组
    匿名2015-01-07 17:18:32回复
  4. #110
    第二部真赶不上第一部好看!
    皮蛋豆腐2014-08-15 14:07:40回复
  5. #109
    让我去斩妖除魔
    康熙宝刀2014-08-12 4:19:45回复
  6. #108
    要再磨多几下我更利
    康熙宝刀2014-08-12 4:17:55回复
  7. #107
    胡八一,王胖子和Shirley杨让我想到电影《大腕》里面的葛优,英达和关之琳
    飘飘2014-07-15 2:59:49回复
  8. #106
    老羊皮啊 那是我媳妇啊 就被你一刀结果了 3只脚啊
    蜈蚣2014-03-17 22:27:53回复
  9. #105
    如果胡八一会训练老鼠,(他祖上跟老鼠有缘嘛)吴邪训练狗(谁叫他祖上吴老狗)胡八一锁定墓穴位置派老鼠侦探地形。吴邪负责进攻前方,胡八一后方防守,胖子正攻,小哥右攻,雪梨杨负责偷袭之辈,小哥杀BOSS时,吴邪和胡八一防守(两命硬的),小哥也负责破机关,小哥和吴邪驱虫,(一个攻一个受)这样的话天下无敌了。这伙人去打BOSS关||《终极》||!100%成功率!
    如果,,,,,,,,,,,,,,,,,,,,,,,,,,,,,,,,,,,,,,,,,2014-01-10 9:18:28回复
    • 赞一个❤瓶子是最牛的
      匿名2014-01-12 20:54:08回复
  10. #104
    可怜的老马
    学习2013-12-21 23:45:37回复
  11. #103
    我靠,收完红包办完事就卸磨杀马,不地道
    老军马2013-12-13 4:31:11回复
  12. #102
    看评论也是一种娱乐,有幽默的风趣的,也可以风流下,可以搞怪,可以假正经,装逼耍酷,假文明真自私。总之:大家热热闹闹,让看的娱乐一下,本身也是对本书的一种关注。大家大可不必认真,更不要崇洋媚外。
    评论可以看一下。2013-12-03 5:25:05回复
  13. #101
    一楼的傻逼 你可知道为什么你会生活在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台湾吗? 那是你大爷们把你们杀的抱头鼠穿 你们没地方去了才跑到那 有本事别在这里厉害 过来找我啊 本来我还是很喜欢台湾人民的 我不想被你这种人渣吊了胃口
    看书者2013-11-26 5:23:48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