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十五章 蚰蜒钩(下)

  可是我救人心切,忘了身处斜坡之上,胯下马前腿高高抬起,蹬地的两条后腿失去了重心,马蹄落下时没能按欲期踏中蚰蜒,反而是向坡下的方向打了个踉跄,这一下没勒住马,那马顺势带着我冲下了草坡。

  我回头看时,只见经验老道的“老羊皮”并没在坡上纵马快跑,他深知这草丘上可能还有别的鼠洞,而且这种地形,一旦一击不中救不到丁思甜,等到再拨马回身便已迟了,所以他比我和胖子慢了半步,此时老羊皮已将“康熙宝刀”从鞘中拽出,火红的夕阳映得刀锋泛着寒光。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蚰蜒便要扑住丁思甜,就见老羊皮手中刀光一闪,一刀斩在蚰蜒身侧的对足上,那蚰蜒中有大的花蜒种类,一旦生得老了,外壳会逐渐变得坚硬,但是只有对足细得与身体极不搭调,经常会断,断了还可以再生,老羊皮这一刀挥下去,齐刷刷削去了这只大蚰蜒三条长足。

  蚰蜒疼得在长草中翻了几翻,终于没能咬住丁思甜,但它紧接着一扭身体,在草丛中游走如风,接着一冲之力凌空跃起,直朝老羊皮扑了过来,老羊皮见刚刚一刀没能将这蚰蜒挥做两段,对方又卷土重来,好在他年虽然年老,但常年的游牧生活使得身手依然灵活,急忙俯身趴在马鞍桥上,蚰蜒带着一阵腥风从他背上扑过,落了一空。

  蚰蜒习性奇特,昼不能见,黄昏后则出,闻腥而动,草原上的黑斑花蜒毒性最大,咬死马匹牛羊也不足为奇,只见那扑空了的蚰蜒落在老羊皮身后,也不回身,径直爬到那匹折了腿的枣红马身上,枣红马正动弹不得,见有条粗大的蚰蜒爬到了身上,知道若被它咬中定是在劫难逃,想翻转马身以自身的重量压死这条毒虫,但没等它行动,就被蚰蜒的腮脚扎入神经,顷刻间双眼发青,僵硬地死在了草丛中。

  蚰蜒虽然能毒死牛马,但牛马匹厚,所以平时它只食小兽,有的大蚰蜒偶尔也吃人,牧民对马匹看得如同性命,老羊皮见枣红马死了,自然十分悲痛,除了心疼马,更担心这次连牛带马死了不少,回去没法向牧区交代,但他随即发现那条黄绿黑斑相间的大蚰蜒咬死马匹后,又朝他和丁思甜扑了过来。

  紧急关头也顾不上为枣红马难过了,赶紧把手伸给丁思甜,将她拉上坐骑,二人同骑了那匹退役的老军马,双足一磕马镫,老军马载着老羊皮和丁思甜,从草丘的斜坡上虎跃下来。

  我和胖子掉转马头正要再次赶回去,却见老羊皮带着丁思甜已经跑到了我们身边,他们身后的草丛中沙沙作响,那条一米多长的大蚰蜒也紧随其后追至,我看那蚰蜒来势汹汹,一瞬间就能毒死一匹蒙古马,也不敢再纵马去踩它,打了个手势,于胖子再次拨转马头,众人催马遁入林中,想借马速将紧追不舍的蚰蜒甩掉。

  可刚一进树林我就后悔了,越往山坳深处树木越是茂密,在宽广的草原上跑马,无遮无碍确是一桩快事,但有树的地方骑马实在是让人眼晕,马匹在树丛中飞奔,眼看着一棵棵奇形怪状的古木从身边飞也似地掠过,感觉好象随时都会撞在树上。

  跑不多远,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树枝带了好几道口子,狗皮帽子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眼看林中树木横生倒长,参天蔽日,再跑下去众人非得跑散了不可,我赶紧拉住缰绳,但专门受过训练的马才能说停就停,我这马并不太听话,不但没停反而斜刺里冲了出去,把骑马跑在旁边的胖子也给挤得偏离了路线。

  胖子的坐骑带着他奔向一株老树,老树有条粗枝生得极低,刚好横在胖子的行进路线上,胖子见状,赶紧来了个蹬里藏身,这招他只看草原上的牧民使过,根本没实践过,他把腿从蹬里抽出,身体笨拙地在马背上打了个斜,蜷缩着坠在坐骑一侧,虽然动作难看,却正好避过了那条横枝。

  胖子对自己的表现颇为得意,惟恐其余的人没看见他这一手,大呼着叫大伙注意他这边的动作,可是他这蹬里藏身只会照猫画虎地模仿一半,他身胖体重,再想翻回马背可就难了,这时他的坐骑即将奔到两株大树之间,两树的宽度能过一匹马没问题,可马的侧面加上胖子无论如何也过不去,胖子眼看自己要撞树上了,躲无可躲,又根本不可能让马匹停下,干脆闭上眼弃马滚落在地,摔入了一团乱草之中,那匹马头也不回地蹿进了密林深处。

  我光顾着看胖子蹬里藏身,也被一根粗硬的树枝从马上撞了下来,仗着衣服穿得厚实,肋骨才没被撞断,而且双手抱住了树枝悬在半空,胯下马奔得性起,同胖子的坐骑一前一后奔进了林密浓雾之中,都在片刻间跑没了影踪,只留下一串马蹄声碎。

  我抱着树杈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肋条被撞得隐隐生疼,刚想放手让自己下来,可就听脚下的荒草中“沙沙”几声响,那条被削去了三条对足的大蚰蜒从草间冒出了头,张牙舞爪地昂首而起,奔着我的脚就是一蹿,我一看不好,赶紧腰腿用力,翻身爬上了树杈。

  老羊皮马术娴熟,虽然他和丁思甜并骑,又骑的是匹老马,跑起来仍然在林中比我们快出许多,进树林后就把我和胖子甩在了后边,丁思甜回头看见我和胖子落马,便立刻告诉老羊皮,二人打马回身,正撞见我在树杈上躲避蚰蜒的攻击。

  蚰蜒在古树长草之见进退如电,不等老羊皮的马到进前,它便从草丛中转到了他们身后,人立起来张开锷足咬在了老军马后臀上,我趴在树杈上看得真切,一声惊呼,心想可惜了这匹能解人意的退役军马,最后却惨死在蚰蜒口下。

分享到:
赞(82)

评论11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0
    孩子们把他们三个吃了!
    虚空恐惧2012-10-27 14:40:26回复
  2. #49
    这些马的生离死别就别写了。
    菲菲菲菲常美丽的小兔2012-10-12 18:57:43回复
  3. #48
    觉得给可以,很喜欢看
    路人2012-10-11 7:04:35回复
  4. #47
    好机巴罗嗦
    112012-09-18 18:37:41回复
  5. #46
    我吃不消了
    树杈2012-08-16 1:57:59回复
  6. #45
    还不是因为没带上我.
    工兵铲2012-08-13 2:09:27回复
  7. #44
    感觉,,,很啰嗦。。。
    2012-08-11 20:54:28回复
  8. #43
    5555,哥几个被胡八一他们害死了。。
    2012-07-29 22:16:25回复
  9. #42
    嘎嘎…咬死你们!
    蚰蜒2012-07-18 8:39:49回复
  10. #41
    生死看蛋!不看滚蛋!
    摸鸡他爷2012-07-10 11:56:57回复
  11. #40
    靠!山寨我!
    狼图腾2012-07-09 16:39:42回复
  12. #39
    看书的都消停看书,不看书的都tm滚蛋
    路过他爹2012-07-05 4:43:55回复
  13. #38
    我说有些人还真是煞笔到家了,我的意思不是说书不好看人家看书就没有评论书的权力了?你们这些人装你吗JB毛人家没说几句话你们就TMJJWW的书是你爸写的吗?
    路过2012-07-02 1:59:51回复
  14. #37
    要是我在,这只蚰蜒肯定不在话下。哎
    闷油瓶2012-06-10 7:03:17回复
  15. #36
    有点狼图腾的味道了!
    胡八一:2012-05-27 19:39:39回复
  16. #35
    草你吗的摸鸡,看书就他妈的好好看,老逼吃你妈逼!
    鬼灯2012-03-04 7:11:39回复
  17. #34
    我靠,那个摸鸡啊!你他吗烦不烦啊?!老子们只要爱看就行,管你啥时?你就一长舌男!
    o(︶︿︶)o 唉2012-01-07 2:37:39回复
  18. #33
    我也想上场
    闷油瓶2012-01-05 7:29:09回复
  19. #32
    可怜的马儿,
    被跳的大神2011-12-29 2:05:50回复
  20. #31
    草你吗的摸鸡,看书就他妈的好好看,老逼吃你妈逼!不好看有本事自己写书去!
    摸鸡他爹2011-12-27 19:37:22回复
  21. #30
    怎么这个摸鸡又来影响大家看书的心情了??关门,放蚰蜒
    邪神2011-12-15 10:12:45回复
  22. #29
    胡八一,跑题了!
    黑龙2011-11-11 18:23:12回复
  23. #28
    你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一跑路就丢下我 我也有情绪的
    狗皮帽子2011-11-03 3:43:08回复
  24. #27
    鸡,吃药
    小白2011-08-09 1:46:55回复
  25. #26
    那个摸鸡,你看小说是不是只会找毛病,然后显出自己的knowledeadle呀。。?真没意思,看出不好自己想就可以了,别磨磨唧唧的,烦
    当红男子2011-07-26 19:17:43回复
  26. #25
    怎么胡八一到哪那就倒霉?
    哈哈O(∩_∩)O2011-07-11 0:49:57回复
  27. #24
    人家写书就是为了赚钱,二楞子。不喜欢就别看,JJWW烦不烦
    白胡子鱼2011-05-04 4:35:14回复
  28. #23
    怎么不写我
    黄皮子2011-05-01 5:56:47回复
  29. #22
    请问作者你是写的什么类型的小说?越看到最后就越模糊,都不知道你要干什么,真他妈多的废话和批话人家说批话多了不挣钱,你可是批话越多越挣钱!
    摸鸡2011-04-26 7:04:46回复
  30. #21
    该死的蚰蜒,同志们,别怕,我这里有装满了杀虫剂(硫酸)的水枪!拿去用吧!
    无邪的爹爹2011-04-10 3:02:59回复
  31. #20
      有些动物(蚰蜒算动物吧)真是太可怕了,.
    读者说2011-02-17 0:38:42回复
  32. #19
    老胡把我掉两次了
    狗皮帽子2010-06-15 5:44:05回复
  33. #18
    我看过的最大的蚰蜒也只是半个小手指那么长,还特别的细,真不知道还有能咬死牲口的大家伙,只是知道那个小的要是爬进人的耳朵,也就完蛋了
    名字不好起2010-02-16 5:44:34回复
  34. #17
    大蜈蚣我见得多了,我以前上班的地方在贵州与广西的交界处,那里气候炎热潮湿,普通蜈蚣都是筷子那么长,拇指那么粗,经常爬到房子里来,我们一同事晚上回宿舍睡觉,正好一只爬到他被子里,咬在阴囊上,都下了病危通知,后来还是抢救过来了,我真不感想象他的感受……也没好问他后来那活儿还行不行,呵呵。不过蚰蜒我一直没觉得可怕啊,我见过最大的就一个手指长,我还不知道这东西有毒,就是爬得特快,不蜈蚣快,我每次看见都会弄死,最喜欢的是把它的长脚给拔了让其自生自灭,现在想起有点残忍了些,呵呵
    百目鬼2010-02-06 9:32:03回复
  35. #16
    我操 围观11楼 惊现火星文 非主流
    Boos2010-01-16 9:55:40回复
  36. #15
    老胡!!!不要抛弃我啊!!!你不可以和思甜一起睡得啊!!!不可以这么没有人道的!!!一定要和我睡啊!!!
    Shirley杨2010-01-06 4:37:19回复
  37. #14
    7楼的瘠薄煞笔, 要你BB那些么 ,
    我朝2009-12-19 13:12:12回复
  38. #13
    蚰蜒我们老家也有,山东的
    盗墓啊2009-12-15 1:05:45回复
  39. #12
    蚰蜒这东西只生活在亚热带地区,草原是不会有的。霸唱的文章很好,虽是小说,不过常识问题还是应该慎重。
    上古疯2009-11-15 23:54:17回复
  40. #11
    尔们这些人可真有取
    爺們↘贱2009-08-16 18:27:11回复
  41. #10
    我真佩服,太有才了,知道的真多,赶上半仙了。
    辽南人2009-05-09 3:27:33回复
  42. #9
    这书以前听说过,没看过,我是近两天才看,写的是好,有些故事是有原型,别的地方不知道,但写东北的挺像,最像的是黄皮子,我听到的就好几个,不过都记不清了。
    辽南人2009-05-09 3:23:54回复
  43. #8
    此书写的有些地方有些根据,不都是瞎编。
    辽南人2009-05-09 3:17:01回复
  44. #7
    关于大蜈蚣,我听我奶奶说过,我们哪还真有传说,我奶奶的亲亲早晨下地干活,也就天刚亮,高粱苗刚到脚脖子,他刚要产地,就听到悉悉的声音,从北到南,来了一条大蜈蚣或大蚰蜒,宽能把垄沟盖满,长跟扁担差不多,他刚要打,后边又跟一条,可把他下坏了,没敢动,那两条东西也没伤他,只是路过。这应该是真的,因为时间并不长,也就100年左右,那时我们哪人少,水多,雨大,鱼,螃蟹特多,赶马车都能压到,想必吃的多吧,要是现在什么野生动物都得饿死。 关于龙营口辽河口也有传说,知道的人挺多,还上过报纸,文革时大石桥市齐口镇也有传说,这个知道的较少,因为文革,还发生村干部家门口,他没赶上报,据说有一天下雨,从天上掉下一个龙,然后龙在他家们的水坑理往天上爬,把他家大门给抓烂了,事后请人给修的,木匠问怎么回事,哪村干部才讲的,当时也就当作笑话,但当时正是文革期间,说这些话是要挨批斗的,还想当什么村官呢,应该也有可信度,那时的小村官也是很负责的。 关于下葬的人变龙,大石桥市官屯也有传说,但这只是传说,有个人死后,让他的家人不系裤带,但他的家人没做,不久他们发生一些异常,就请风水先生,把他的坟给刨了,结果他的上半身变龙腰带下还是人形,这个传说当地的人讲的更详细些。 关于黄鼠狼的时那就更多了,狐狸的是我知道一件事,哪是我们村的,哪人上山打了一个狐狸,但没找到尸体,回村,正赶上跳大神,哪巫婆说,刚才可把我吓坏了,刚才有一个人差点把我打死,哪人一脸麻子,此人一听吓一跳,他的外号叫王麻子。问问我们才村的老人都知道,此人决不是虚的,有名有姓。
    辽南人2009-05-09 3:14:18回复
  45. #6
    有点悬念才好看
    瘦粽子2009-04-16 5:53:36回复
  46. #5
    那什么蚰蜒会飞吗 在天上吃大雁吗 乱说
    流氓啊三2009-04-06 9:00:15回复
  47. #4
    靠 那蚰蜒也太贼了吧 咋就追着人咬呢
    神祈2009-03-24 1:28:25回复
  48. #3
    多可怜的老马
    哎!2009-03-21 11:27:55回复
  49. #2
    我猜到了,所谓黑龙的家伙,就是一条很大的蚰蜒王。
    说说舒服司机2009-03-19 18:30:14回复
  50. #1
    总有点时间错位的感觉
    胡八一2009-03-10 21:51:09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