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六十章 悬棺

  这时Shirley杨已将插在孙九爷肩头的残甲拽出,那铜蚀上全是倒刺,一拽之下,当即连血肉带碎骨都给扯下来一片,鲜血四溅,溅的我们满身满脸都是,但孙九爷硬是忍得住疼痛,伤成这样,仍是一声未吭。

  我们无暇细看孙九爷的伤势,趁着惊陵残甲断裂坠落的空隙,招呼胖子和幺妹儿在洞口接住,二人半托半抬着,把孙九爷抢回了藏纳悬棺的岩缝。

  胖子愤愤不平地说:“老胡你们都活腻了?为了这孙老九险些把命搭上……值吗?”

  我随手摸去脸上的鲜血,敷衍胖子道:“这趟买卖反正算是彻底赔了,也不争再多赔一些,只要留得命在,以后早晚还得捞回来,现在就权当是放高利贷了。”

  Shirley杨却道:“没有这么简单,我救回孙教授,是因为突然想到了一个盲点,命中注定将会发生的事情……也许并不是咱们想象中的样子,咱们都被关押在地仙墓石牢中的囚徒给误导了。”

  缠绕在山体上的九死惊陵甲虽然根须已断,但紧紧附着在山壁上的残甲不断刮蹭着岩层,使棺材山被挡在了地下洞窟的狭窄之处,此刻地动山摇的震颤少有平息。我听到Shirley杨的话,一时不解其意,使劲晃了晃头,还是觉得眼前金星乱转,恍恍惚惚问道:“莫非地仙墓石牢中的天启不是真的?”

  Shirley杨说,至少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应验了,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未必如同咱们先前所想。地牢里的壁画是根据卦数星象所绘,我记得你以前曾经说过,世间万物由数生象,在最后的天启里,是尸仙伏在盗星之上离山……

  我点头道:“盗星之灾肯定就是应在咱们这伙人身上了,看情形咱们身不由己,不论做什么,最终都会使古墓中的尸仙逃出山外。”

  Shirley杨接着说道,孙教授说在尸仙出山之前,即便遇到再大的危险咱们都不会死亡,可你想过没有,记载着天启的壁画虽然隐晦抽象,但盗星只有一个,并且无法判断离山时是生是死,也许咱们都死在了山里,尸仙也会附在咱们其中一人的尸体上。当然……在地仙村进入峡谷之前,所有的推测都没有根据,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无法用常理判断,不要先入为主地去猜想。

  我听Shirley杨说到这里,已明白了她言下之意,事情并不会像孙九爷认定的那样,而是我们在离开棺材山之前就随时可能送命,即便是全体死亡,也无法扭转乾坤,地仙村里的尸仙最后一定会逃出山外,但是真实的情形不到最后时刻,还根本无法推测。

  这时候我不由得心中起疑,转头看了孙教授一眼,只见幺妹儿正为其处理伤势,把强力止血凝胶喷涂在他肩部的贯通伤口处,而孙九爷神色木然,在如此重伤之下,竟似根本就没有觉得疼痛。

  我突然想到,孙九爷的举止和行尸没什么两样,而且他对自己身上为何有尸气笼罩,又有尸虫出现的异状推说无法解释,难道此人还有更深的图谋?有没有可能孙九爷就是尸仙?还是他被封师古附体上身了?

  一连串的疑问在我脑中走马灯似的旋转着,迅速搅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越往深处想越觉得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种种可能都显得不合逻辑,单是孙教授这个满身尸变迹象之人的存在,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常识和理解范畴。

  孙九爷见我盯着他看,就拖了我一把说:“此前我锁住地道暗门,并不是存心想害死大家。经杨小姐这么一说,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咱们这五个人是生是死,都没办法改变地仙村早已注定将会引发的灾难,希望你们别往心里去。要知道……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对事不对人,我跟你们从来没有冤仇,我只是想尽我的一切能力,阻止尸仙逃出棺材山。”

  我看孙九爷虽然行事偏激,但他应该是把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再与他纠缠下去毫无意义,如今只需暗中提防,找个机会引蛇出洞才是,就说:“别跟我说这些谬论,我不懂什么叫对事不对人,事都是人做的,対事就是对人,不过咱们之间的事一时半会根本掰扯不清,眼下大祸临头,还是先想法子脱身才是当务之急。”

  孙九爷叹了口气说道:“你胡八一这是有容人之量,这辈子我欠你们的恐怕没法报答了,要是我封学武还能有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们,但是棺材山被激流冲动移向峡谷,咱们区区几人想阻拦这天崩地摧之势,无异于螳臂当车,我算是彻底看透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人别和命争,咱们就在这闭眼等死算了。”

  我和胖子从来是“不怕黑李逵,只怕哭刘备”,孙九爷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自然也不好再为难他,但我可不想就此等死,既然棺材山暂时被地底岩层挡住,就说明祖师爷保佑,给摸金校尉留下了一线生机,天机微妙,天兆隐晦,最后的灾难会不会发生谁能说的清楚?万一那些乌羊王的守灵人推算错了,我们在此等死岂不是错失良机?

  我同胖子稍一商量,决定先听听Shirley杨和幺妹的意见,究竟是应该冒险逃出山去,还是困在这等死。因为列宁同志说过:从一切解放运动的经验来看,革命的成败往往取决于妇女参加解放运动的程度。

  幺妹没什么见识,可遇到生死大事的抉择,自然是想活不想死,而Shirley杨也觉得事在人为,地仙墓石牢里的囚徒虽然遭受酷刑折磨,他们为封师古推算出的天象,也许会在其中深埋祸机,虽然可能性不大,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到最后的时刻谁都无法知道。

  我见除了孙九爷之外,意见都已统一了,就决定趁着山体停留在地底的这一时机,翻越峭壁逃出棺材山。这时半空中掉落下来的铜蚀恰好止歇,正是开始行动的绝佳时机,我当即不由分说,和胖子二人揪起不肯行走的孙九爷,先后钻出藏棺的岩穴,顺着石壁上开凿的鸟道盘旋上行。

  棺材山如同无盖石棺,四壁上有许多裂缝和岩穴,藏纳着无数悬棺,大多是装殓古尸器官的小棺材。峭壁间鸟径、栈道纵横交错,加上岩缝里生长了许多腐化的苔藓,最为甚处恶臭触脑,自远一望,如同是古棺上攀龙栖凤的花纹图案,人行其中,实如一只只爬在棺板缝隙里的棺材虫般微不足道。

  绝壁中相连的通道,有一部分是凿了木楔铺设石板的古栈道,更多的则是凹入山缝间的鸟径。那些石桩木板结构的栈道,大多都已在先前的地震中坍塌,仅剩下些凌空的朽烂木桩突兀耸立,我们只好在断断续续的鸟道中,绕过一处处岩穴蜿蜒向上。

  在黑暗中攀至半途,举起狼烟手电筒来向上照射,已经能看到头顶覆盖着密密麻麻的九死惊陵甲,虽有不少残甲在碰撞中碎裂折断,确只是些根须末节,缠裹在棺材山周围的惊陵甲主体尚且完好,铜刺密布无隙可乘。

  先前众人本以为惊陵铜甲已有大半脱落,趁着棺材山还没被冲进峡谷,可以脱身出去,不想竟裹得如此密不透风,看来打算翻山而走的计划不得不搁浅下来。

  众人无可奈何,在峭壁绝高处久了,恐有失足跌落之险,只好觅原路下去,谁知棺材山里的盘古脉中,喷涌出无数漆黑的地下水,原来山底被铜甲撕扯的裂缝最多,四周涌来的地下水与山脉中血泉混合,化作了滚滚的浊流,棺材山里的水平面不断上升,已经将地仙村吞没了将近一半,一时间山里满是腐腥之气。

  地仙村下埋的座座古墓,以及棂星殿里的无数尸体,都被大水冲出,并且随着持续上涨的黑水浮了起来。我们看不到远处的情形,但射灯的光束所及的水面上,几乎漂满了古尸和棺椁明器,都在水面漩涡里打着转。我心中生出一阵寒意,眼中所见正是血海尸山之象,如今的境地是进退两难,通往山外的出口都被九死惊陵甲堵死,而山中水位上涨迅速,一旦掉在尸气弥漫的水中也绝无生机,落入棺材山这天罗地网里真是插翅难逃。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际,突然一片惊天动地的巨响,就如撕铜断铁一般,头顶上卡擦擦乱响不绝,原来层层缠绕在棺材山周围的九死惊陵甲,终于抵受不住水流轰然冲击之势,但又遇到四周狭窄的岩层阻挡,硬生生被从山体上扯落开来。

  形如金属荆棘的九死惊陵甲盘根错节,倒刺互相咬合,一部分铜甲脱离棺材山的同时,也将其余的铜甲从山体上剥拽下来。

  棺材山的体积和重量顿时减小,被汹涌而出的地下河流一冲,立即撞破了前方薄弱的岩层,继续在颤动颠簸中,倾斜着向前移动。

  九死惊陵甲被剥离之时,山体震颤格外猛烈,我们身处石壁岩缝的间隙里,都险些被撞入水中,随即移山倒海般的震动一波接着一波,再也没有给人喘息的余地,地底的巫盐洞窟一路偏滑倾斜,棺材山便顺着地势不停地移动。

  我们借着一处狭窄的悬棺墓穴藏身,五脏六腑都跟着山体忽高忽低的颠簸一同起起伏伏,只觉得头晕目眩,就连手脚身体都已失去了平衡,脑海中一片空白,全然不知身在何处。

  不知道随着棺材山在地底移动了多远,最后猛然停住,耳听水声轰鸣如雷,又见眼前一片白光刺目,还以为是产生了幻觉,但冷风扑面,使人稍微清醒了一些,定睛看来,方才发现这座空腹石山已经进入了山高水长的棺材峡了。

  时下正值汛期,棺材峡山势森严壁立,高山峡谷里如龙似虎的水势奔腾咆哮,地底改道的洪流,在靠近谷底的河道上空峭壁里,冲出了一条瀑布,棺材山顺流而下,前端撞在了对面绝壁上,后端兀自停在瀑布洞口,就这么悬停在了半空。

  藏纳着地仙村盘古脉等遗迹的棺材山体积虽然不小,但到了这段大峡谷里却显得微不足道,只是峡壁陡峭狭窄,才未使得棺材山直接坠入大江,但那山体饱受水流冲击,又被九死惊陵甲侵蚀了数百年,此时四面棺壁已是千疮百孔,遍体鳞伤,犹如一具腐朽了千年的悬棺,裸露在狂风暴雨之中,随时都会被激流冲的粉身碎骨。

  此时山外正是白昼,我们在峭壁间惊魂未定,摸了摸腿脚脑袋都在原位,皆是暗自庆幸,但脑中仍是七荤八素一团混乱,只剩赶紧脱身离开此地一个念头,慌慌忙忙爬到倾斜的岩壁顶端向周围一望,只见头顶天悬一线,两道千仞峭壁间乱云飘渺,棺材山犹如悬棺横空,底下的江河汹涌奔流,水势澎湃惊人。

  我趴在棺壁顶端,回身向棺材山内一看,被颠摇散了的思绪才重新聚集。此刻建在盘古脉尸形山上的地仙村,早已是房倒屋塌,盘古脉也已破碎崩溃,积在山体前端的血水尚未被大水冲尽,由于山体倾斜,“棺材山”前端顶在峡谷对面的绝壁之上,后端却仍悬在地下水脉喷涌而出的瀑布洞口里,乌黑浑浊的水流,把地下墓穴里的无数尸体冲上水面推向峭壁。

  那些殉葬者的尸体,被古墓外的山风一触,立刻在身上生出一层黑斑,我惊呼一声不好,地仙村里的死人要尸变化为“黑凶”了!

  孙九爷叫苦不迭,这些不是僵尸,僵尸一不能听鸡鸣,二不能在白天尸变,更不可能没有棺椁,这些都是随封师古炼化的尸仙!

  在民间传说中,古僵化凶为崇,可以扑人吸髓,无论是飞僵、行僵,一到了鸡鸣天亮之时,便即倒如枯木。而且僵尸必然是在棺椁中才会尸变,地仙墓棂星殿里的死者除了封师古以外,都没有棺椁装殓,如此之多的尸体突然在山中生出黑斑,显得极为反常,所以孙九爷认为他们都是炼出形骸的尸仙。

  此前众人还道古墓里只有封师古一具尸仙,不了竟有如此之多,亲眼目睹天兆之中的大劫已经出现,我们这伙人算是再也没有回天之术了。

  孙九爷道:“尸仙还未显出全形,咱们应该到近处去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东西,哪怕是豁出性命……也得把他们全部毁掉。”

  胖子身在高处,全身胆气先去了七分,忙说:“不是胖爷不仗义,那些死倒儿水火不侵,咱拿它们能有什么办法?还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算了,老胡咱们赶紧撤。”

  我看看四周,立刻打定了主意,对众人说:“这座山随时都会崩溃瓦解,棺材山后端陷在瀑布激流里,想要离开只有从棺首攀着峭壁才是一条生路。”说罢就当先沿着石壁向棺首而行,Shirley杨等人互相招呼一声,也都在我身后跟了上来。

  瀑布冲击之下,那棺材山遍体震动,山体后部的一切土石建筑,正逐渐被水流冲进峡谷,落入急流中的东西,不论是大是小,顷刻间就没了踪影。棺材山的后半截山体仅剩下一个躯壳,接下来的每分每秒都可能彻底崩塌散落,走在其中,好似身临倒倾的天河之上,绝险无比。

  堪堪行到棺材山抵在峭壁上的棺首处,山体的分崩离析也在不断加剧,那声势真可谓是石破天惊,日月变色。我看孙九爷还想攀下去查看那些生遍黑斑的尸体,急忙拽住他。棺材山在顷刻间就会彻底崩塌落入大江,地仙村里的东西不管是死是活,都会被江水卷走,看来用不着咱们再费周折,封师古的神机妙算转瞬就要成空,幸亏咱们没有完全相信天启中的预兆,现在还不逃命脱身,更待何时?

  孙九爷却不放心,毫不挂念自身安危,执意要亲自去查看个究竟,我本有心不再管他,但许多事情还要落在此人身上,便让Shirley杨带着幺妹先攀上凿在峭壁间的鸟道,随后我和胖子强行拖住孙九爷便走。

  在峭壁上攀出十几米,料来棺材山也该坠入大江了,但都觉得事有蹊跷,不像是可以如此了结,又觉得峡谷中云雾有异,忍不住回头一望,不望则可,这一望险些惊得魂魄出窍。

  只见我们身下的峭壁上,竟然爬满了从地仙村古墓里遇水浮出的死尸,密密麻麻不计其数,那些给地仙封师古陪葬的死者,一个个全身生满了霉变的尸毛。此时峡谷底部黑雾弥漫,棺材山中残存的废墟在迷雾中若隐若现,如同一片从洪水中浮出的鬼域魔窟,那情形简直就像是“酆都城门一时开,放出十万恶鬼来。”

  (注:酆都——鬼城,传说中的地府)

分享到:
赞(19)

评论9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90
    确实是为辏字数而强编硬写,不如前几部也
    牛的敏感部位2017-03-03 17:16:00回复
  2. #89
    艹都写得好多重复了,能认真的吗?
    匿名2017-02-21 13:05:45回复
  3. #88
    越看越没方向感,一会在这边出现,一会又再另外一边出现。貌似81纵队都会瞬移似得。
    小明2015-06-05 23:26:12回复
  4. #87
    八一,妈喊你回家吃饭裹
    胡七二2013-12-20 23:42:13回复
  5. #86
    好吓人
    盗&灯2013-11-23 18:19:00回复
  6. #85
    也不怎么好看啊。
    人走楼空2013-09-05 0:21:37回复
  7. #84
    那个傻B高中生,高中毕业就厉害了?现在没考上大学跟没上初中都一样的,你还拽?你看不懂,是你弱智。有本事,你自己写啊
    摸金校尉2013-09-01 0:33:11回复
  8. #83
    胖子不是装了点吗
    x2013-06-07 8:26:59回复
  9. #82
    能不能让主人公多发点财??好不容易到手的古剑掉到汞里,现在看着明器直接没反应了!现在一件宝贝没拿到!一直惊心动魄!主人公的遭遇有必要这么连点安慰奖金也没有??
    看的窝火2013-05-28 11:26:52回复
  10. #81
    花灵妹妹~ 你不是叫蜈蚣给咬了么
    花灵的师兄2013-05-27 4:31:10回复
  11. #80
    同志们,我终于出来了,快来,我度化你们成仙
    观山太保2013-03-13 22:47:21回复
  12. #79
    有点生化危机的意思
    科幻片2013-03-01 1:53:16回复
  13. #78
    这种程度的山移地震,大天朝的地震局啥的会注意不到么。。。地方政府也会注意到吧
    大天朝2013-02-23 19:29:46回复
  14. #77
    求包养咯!!
    求包养2013-02-13 7:08:24回复
  15. #76
    瞎吵吵什么,不看滚,蛋。
    一帮煞笔2012-12-28 21:19:01回复
  16. #75
    全是鸶
    来聚聚2012-12-23 18:55:36回复
  17. #74
    太罗嗦了,我都想睡觉了。
    C x y2012-12-01 0:44:13回复
  18. #73
    别尼玛吵吵
    一群sb2012-11-22 16:31:10回复
  19. #72
    怎麼看了那麼多,幾乎都是說主人公幸運的,不是說他的本事,像運氣用不完似的。瞎編
    廢話。2012-11-22 6:54:24回复
  20. #71
    奇怪,孙老九不是尸变了,虫蚁啃出坑都不流血的吗?现在又溅得了满身血?!
    小疑惑2012-11-13 22:25:54回复
  21. #70
    我呢?应该还活着,一会儿来咬你们。
    巴山猿什么玩意2012-11-08 22:08:21回复
  22. #69
    2012世界末日~~~呵呵~~中文版~~~
    玉蝴蝶2012-09-20 4:48:44回复
  23. #68
    嫌废话多别看啊,又要看又要说贱不贱啊,师兄你在哪里,我好冷啊
    花灵2012-08-20 8:04:21回复
  24. #67
    我比他更牛好不好
    湘西僵尸王2012-08-17 1:51:59回复
  25. #66
    废话多多
    2012-08-11 8:42:52回复
  26. #65
    NND,抢我的风头
    白毛大棕子2012-08-08 1:00:07回复
  27. #64
    上面的少说废话。好惊险呀!!!
    2012-08-05 18:44:27回复
  28. #63
    翻译到法国风格
    胖子2012-07-30 19:22:09回复
  29. #62
    这么大的震动也不震死?
    LZ2012-07-25 0:36:28回复
  30. #61
    同志们 冲丫!!~ 全部死啦死啦地
    _____尸仙头头2012-07-13 1:54:35回复
  31. #60
    我呢?我到哪儿去了?有没有人还记得我?
    蜡烛2012-07-08 6:29:21回复
  32. #59
    感觉第二部就是为了凑字数,看得乱七八糟的,不知所谓……
    不知所谓2012-04-08 19:54:38回复
  33. #58
    高中生弱智了吧
    maodage2012-01-26 2:01:55回复
  34. #57
    4楼的,看小说 看得头晕了,地仙墓是藏在大山地下,地下又有座山而建的墓
    山神2012-01-19 1:30:14回复
  35. #56
    你他md就是个鸟蛋
    鸟蛋2012-01-16 0:00:58回复
  36. #55
    鄙视: 我是个刚毕业的高中生,语文好着.可是没看懂,鬼吹灯真垃圾.上面有好多地方也是连懵带混地写,没意思的呢.亏我一直相信,看到现在.失望,垃圾!好多俗语都见过,感觉文章是拼凑的,没新鲜感,适合读书少或不认真读书的人看的.哎! 哇,,高中生耶,语文好着,好牛X呀,,文化人呀,崇拜,文化人考中大学了吧,这么有文化语文这么好,再差也是个清华北大什么的吧,要不然不是浪费了这么聪明的一个驴脑袋么对吧,咱不能浪费啊,浪费是可耻的呀
    青色怪手2011-12-21 23:21:14回复
  37. #54
    7.鄙视说:-2011-06-15- 劳资,大学毕业都没说话,NTNND小屁乳臭未干高中生,还敢在这嚣张,真TMD 哈B我靠
    黑山小妖2011-11-15 21:51:01回复
  38. #53
    尸仙变毛僵
    雄鼠卵2011-09-01 7:24:26回复
  39. #52
    这书中的环境真的很难懂 ,看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地仙墓是什么样子的
    古墓丽影2011-08-27 5:34:04回复
  40. #51
    哥们,牛咱不能这么这么吹,懂不?看那些什么教授,大师写的,我刚初中毕业,可能不大懂,但我觉得不比这个强,甚至差很远,你个高中毕业我就弄不懂了,你的水平很高?看不懂,既然看不懂就应该会家去看天线宝宝了,那个真的会看懂
    孙叫兽2011-08-11 18:50:37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