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五十九章 超自然现象

  我虽然隐隐约约产生了这种感觉,却始终没有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莫非是Shirley杨以前提到过的超自然现象?直到孙九爷当面一阵比划,方才恍然大悟——地仙村将要面临的真正灾难,远远要比地震、山崩更为恐怖。

  我不知道孙九爷是如何想清楚这件事的,在地动山摇的混乱之际,只能猜想到他是想告诉我们,山里的地震是由一场洪水引发的。

  青溪山区的棺材峡古迹中,留有累积了几千载的大型巫盐矿洞旧址,山体内部有如蜂巢蚁穴。在过往的几百年间,深埋地底的九死惊陵甲不断增生繁殖,棺材山周围的岩层和泥土受其钻掘,许多区域早已被掏挖一空。

  加之棺材峡自古就有洪水泛滥,峡谷中水量充沛已极,在今天最大的一次地颤中,也就是地仙村里大量棺材虫蜂拥逃窜的时候,被九死惊陵甲绞得支离破碎的岩层,终于坍塌崩裂,几条潜伏在地底的地下水脉,还有汛期山腹中积存的大量雨水,犹如一条条汹涌奔腾的巨龙突然出现,不断以惊天破石之势力,从棺材山上首冲击着整座山体。

  环绕在棺材山外部的岩层,都是纵横叠压交错的矿洞,也有天然形成的岩窟,各处洞穴矿井之间的岩层极其脆弱,根本挡不住受巨大暗流冲击的移动棺材山。

  在这势如摧枯拉朽的自然之力中,棺材山就像是一口漂浮在洪水中的浮棺,遭受急流冲击推动,一路随波逐流撞穿挡住去路的薄弱岩层,有可能被大水冲进峡谷,只要这座棺材山足够结实,最后甚至会流入长江。

  九死惊陵甲对地脉的不断侵蚀,引得地下水脉改道,使棺材山被洪流冲击而移动,其山体撞破了一层层薄弱的岩壁,好似乌羊伐河般贯穿数座洞窟,直至棺材山最后进入峡谷才会彻底崩塌瓦解,这仿佛是一趟由死神指引的旅程,终点站必然就是最后灾难发生的所在。但棺材山终究要载着地仙村在河道中移动多远?这段距离却是谁都无法推测判断的,只知每当山体移动一米,我们和死神之间的距离也就拉近了一米。

  孙九爷虽然没办法做出直观的描述和解释,但我和Shirley杨等人也并非是死脑筋,见他提到峡谷中的水流,就像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思路总算是转过了这个弯来,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最初我们对地仙村里的尸仙出山之事,做出过种种设想,但每一种的可能性都不太大,几乎都是难以成立,唯独没想到这座棺材山可以移动。据乌羊王时期留下的传说记载,盘古脉里的尸仙,是可以附着于死人与活人的躯体上,埋在地下后能够使死者不僵不腐,可是一旦离开盘古脉这片神仙窟宅般的风水宝地,被尸仙所凭的死者就会使瘟疫蔓延,害死无数人畜,当年盛绝一时的巫邪文化,就是受其牵连,从而没落消亡。

  但是在棺材山被奔腾的暗流冲出山腹之后,是否真会如天兆启示中描绘的那样——地仙村里的全部死人都会逃向四面八方,天地间完全变作了一片尸山血海的地域?难道这种比山体在地底移动更加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现象”,真的会出现在巫山棺材峡中?

  我知道一切事物的发展变化,必然是通过内因和外因,共同发挥作用促成的,观山太保数术通神,地仙村里的布置真称得上是诡秘无比,从破解观山指迷赋到现在的天启,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想到此处,我不由得心头火起,暗暗决定即便拼个粉身碎骨,也决不能把棺材山里的尸仙放出去。那地仙封师古处心积虑的想要死后成仙,在古代社会来讲也算情有可原,但封师古显然觉得为他陪葬的人还不够多,在杀生道里以“杀劫”度人,死多少人也不嫌多——这活人的性命,杀死一个两个是切切实实的触目惊心,而到了死亡人数上升到一百万,两百万,则只是一个令人麻木的统计数字而已。

  死后几百年还要让自己的尸体出山以杀劫度人,这种想法只有地仙封师古这种疯子才会有,可正应了天才大多是疯子的说法,也不得不承认,棺材山古墓只有封师古这种不世出的奇人异士能够控制。

  我们五个人都挤在峭壁下的一道岩缝中,这里原本是用来安放悬棺的所在,比普通的墓室要狭窄许多,在山体一波接一波的震颤中,根本没办法做出任何举动,虽然心中焦急万分,可是只得听天由命了。

  如此苦撑了一阵,实际上可能没有多久,但即使只有几分钟,也会觉得犹如几个世纪一般漫长。棺材山和从山后涌出的激流,似乎已经撞穿了挡在前方的几道岩层,地震般的颤动逐渐平缓,只有隆隆的水声仍然响彻于耳。

  我从岩缝墓穴里探出身子向外张望,只见地仙村里一片漆黑,似乎棺材山移动的山体还没有穿地而出。这时忽觉峭壁中发出一阵极为刺耳的动静,仿佛是用无数金属钎子快速摩擦岩石,完全压过了激流涌动的声响,一瞬间便使人双耳嗡鸣。我们赶紧捂住耳朵张开嘴,尽量减轻这阵触人神经的苦楚,可那声音似有质有形,仍然不住地从四面八方钻进脑中。

  我赶紧堵住耳朵就地滚倒,翻出了藏身的岩隙,其余几人也先后爬了出来,人人面色如土,似乎连魂魄都被这阵金属锐动声击碎了,但棺材山如箱似峡,内部到处拢音,所以离开岩隙后情况并未出现好转。

  所幸这阵密集攒动的声音来的迅速,去得也极快,不消片刻,那声响便从锐转钝,变做了“喀嘣喀嘣”的动静,而山体的震颤再次出现。

  众人都知道那些声音是九死惊陵甲发出的,听起来显得非常可怕,却不知有何征兆。这时耳鸣已经停止,面对面地大声说话勉强可以听辨。Shirley杨指着黑漆漆的上空问我:“刚才那阵动静……是不是九死惊陵甲都死掉了?”

  我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九死惊陵甲是始终生存在地底的嗜血植物,据说其根须都生在三代青铜古器之中,不能脱离地脉,否则九死惊陵甲就会立刻枯化死亡。棺材山受暗流冲动离开了原位,紧紧缠裹在山壁上的铜蚀虽然强劲,却无法阻止整座棺材山在地下的移动,听那声响不难想象,八成都被从泥土中扯拖而死了。

  孙九爷插言说:“咱们的恩恩怨怨先放一边吧,眼下这座棺材山算是被连根拔了,接下来肯定会被大水冲入峡谷,要想阻止尸仙离开古墓,咱们应该还有一点时间。此山一旦飘入大峡谷中,可就一切都完了……”

  胖子不愿听孙九爷啰嗦,抄起工兵铲就想再拍他脑壳。我拦住胖子,没有容人之量难成大事,何况即使是将孙九爷乱刀分尸了,这场必定将要发生的灾难也不可避免,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改变早已在天启中注定出现的“命运”。

  山体颠簸晃动使人难以立足,我只好让众人倚在壁上,想要尽快寻思一个对策出来,在脑中闪过一个个念头,无论是打算逃脱,还是打算阻止地仙村移动到峡谷中,首先必须清楚自身处于什么形势之中,知己知彼才有胜算,盲目的行动之后适得其反。

  此时事态之奇,真是连做梦也梦不到的情形,在摆脱了九死惊陵甲发源的古铜器之后,棺材山遭受急流冲击,轰隆隆地在地底洞穴中不断穿行,山体不住地颠簸起伏,四壁的岩层也当真坚固,暂时并未出现破裂崩溃的迹象。

  而那些枯死的铜甲,就好比是缠绕在周围的层层铜茧硬壳,也在随着山体迅速移动。棺材山上边虽然没有石盖,却被惊陵甲形成的铜网遮住,地底崩塌的碎石都没落进山中,地仙村里的大部分建筑尚且完好无损。

  但在不断的颠簸和撞击中想要能够走几步都难于登天,面对这种情况有又什么办法可行?想起Shirley杨先前作的比方,棺材山地仙村将会引发的巨大灾难,如同是一部早已完成的小说结局,故事中的人物绝对改变不了注定成为事实的故事结局,我却觉得命运更像是一具无形的枷锁,虽然无影无形,但是挣不开、砸不破、甩不脱,不论我们在怎么样拼命努力,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地仙村随着棺材山进入大峡谷的结果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置身于此事之中,明明知道最终的结局将是灾难性的,却偏偏无能为力,我虽然凡事都能看得开,现在也不由得渐觉自身渺小无力,深深地陷入了绝望之中。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际,颠簸晃动的棺材山忽然猛地震了一震,虽然不知山体外边的情况,但凭感觉像是被卡在了地底洞穴的狭窄区域。

  众人头晕眼花,全身骨骼几乎都被颠散了架,心头怦怦怦怦地迅速跳作一团,天摇地动中的棺材山好容易停了下来,人人都觉如遇大赦,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可就在一眨眼的工夫,耳听头顶上咔嚓嚓一片乱响,原来是棺材山半途停住,上方裹缠得九死惊陵甲被地底岩层阻挡,山体后边的潜流冲动不绝,阴风攒动中,一片片枯死的惊陵铜甲顿时被山岩刮断,残甲犹如一阵枪林箭雨般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这时山里一片黑暗,最先落下的几条残甲铜棘中,有一段足有矛头般粗细,刚好擦着我的脸戳进地里,另外有一条断裂的铜刺,掉下来插进了我身后的背包里,其余几人也险些都被钉在地上。借着战术射灯的光彩,我看得格外清楚,戳在眼前那截惊陵铜甲虽已枯死,但锋利坚硬的倒刺依然存在,自上落下完全可以贯穿人体致命。

  不等众人惊魂稍定,几乎就在转瞬之间,上方的铜蚀崩裂折断的声音突然变得密集起来,已有更多的铜刺折断坠落,破风声中纷纷落下。到了生死关头,往往可以激发人体的潜在力量,众人本已精疲力尽,但出于求生的本能,竟然蓦地里生出一股力气,从地上挣扎站起身,想要拼命向刚才藏身的岩穴移动。

  孙九爷叫道:“躲什么?既然是命中注定要送尸仙出山,现在想死都难,就算天塌下来也砸不到咱们……”

  他话音未落,却忽然从中断绝,我看其余三人,本已都躲入了峭壁之下,听到孙九爷声音不对,急忙回头看他,只见竟有一条从上飞落的铜刺将孙九爷掼在地上,钉了个对穿,他神色茫然地盯着那根将他刺穿的铜刺,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Shirley杨见孙九爷被铜蚀贯穿在地,闷不吭声地返身冲出岩缝,想要舍命救人。

  我见状急得额前青筋乱跳,有心伸手去拦Shirley杨一道,不料手中抓了一空,急忙在后紧紧跟住,只踏出两三步,便听上方破碎断裂的九死惊陵甲不断滚落,我赶紧把金刚伞撑起当头护住,将砸落下来的大团铜甲挡开。

分享到:
赞(28)

评论7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75
    一厢情愿随心所欲的东扯西拉……
    放野2017-06-25 22:36:07回复
  2. #74
    第一部和第二部不是同一个人写的,第一部是大白话而从第二部黄皮子坟可是作者喜欢咬文嚼字了
    熊霸2017-03-03 23:29:57回复
  3. #73
    觉得比盗墓笔记写的好,鬼吹灯是真的在盗墓,而盗墓笔记太抽象了,倒像是写的玄幻作。
    匿名2017-03-02 0:29:37回复
  4. #72
    非典、还是天花
    先知2015-09-24 17:31:50回复
  5. #71
    不看就滚蛋
    一群傻逼2015-05-20 23:02:04回复
  6. #70
    救你妹啊
    Shirley杨有病吧2014-12-17 11:31:27回复
  7. #69
    虽然说主人公被别人骗了,但是孙九爷也的到了报应,最后真心和主人公说真话,主人公得理不绕人,真看不下去了。
    匿名2014-08-29 8:52:04回复
    • SB 看不下去别看,犯贱
      匿名2014-10-10 3:34:14回复
  8. #68
    我去哪里了?出来打了个酱油?不行!我要出去下一下他们
    先前玉中的黑影2014-08-14 17:07:54回复
  9. #67
    难道留了这么多章就是为了被穿死?还不如早早摔死呢
    孙老九2014-05-20 7:03:40回复
  10. #66
    那个糊八一怎么不害怕
    唐僧洗头爱飘容2013-11-22 3:47:28回复
  11. #65
    shirley是活佛i转世,比唐僧还可恨
    弥陀佛2013-10-04 3:42:30回复
  12. #64
     Shirley杨傻冒吗,孙叫兽一直要他们的命,她还帮他,难道他们有一腿,八一绿帽了,
    王胖子2013-09-13 17:06:03回复
  13. #63
    总体来讲不错,具体来说太啰嗦!有的一长篇其实一小段就能概括了,可能是为了凑字吧!
    二爷2013-08-27 22:48:08回复
  14. #62
    你们这些2b喷子,不喜欢还看你麻痹啊,不知道关掉啊,人家求你们看了啊
    大金牙2013-07-25 0:29:17回复
  15. #61
    好爽啊!!一下就插进来了~~~
    孙老头2013-05-28 20:52:36回复
  16. #60
    这章太潦草了。。。
    广东帅哥QQ23233776562013-05-03 3:57:59回复
  17. #59
    死了还不算,还给碎尸了。呵呵,不过威力还是可观的,把个叫兽来个穿透,给你们解解恨。
    九死惊陵甲2013-02-28 22:37:05回复
  18. #58
    汗,把我说的那么厉害,可到最后俺先死了。
    九死惊陵甲2013-02-28 22:31:17回复
  19. #57
    不要忘了,现在是我的天下,我跟邓爷爷混的
    习爷爷2013-02-23 5:54:38回复
  20. #56
    这鬼吹灯似乎只认毛爷爷贬低邓爷爷。
    习爷爷2013-02-23 5:50:42回复
  21. #55
    为了凑字数吧。可惜了。
    路飞2012-11-16 21:09:06回复
  22. #54
    神马杨拜托你别在那瞎掺和了,当断不断必留后患啊!!!!!
    王胖子2012-10-24 23:01:40回复
  23. #53
    操你妹
    操你妹2012-09-17 0:41:38回复
  24. #52
    那个什么杨看得我窝火的要死
    你妹2012-08-19 6:44:21回复
  25. #51
    风格不同好不!都是好看得!这部更耐人寻味!没有女人之仁,那都是铁血汗子,就没法写咯
    这部真心好2012-08-11 9:22:49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