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二十四章 疯狗村遗址(4)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他一时间想不明白,索性不去管那么些琐事。如果眼下斗不贏这群水里的畜生,那整船人都要成为它们果腹的粮食。白眼翁赤膊上阵,领着众人不断地用渔叉向水中投掷,很快,他们的密集攻势就收到了效果。一只被困在网中的水猴子叫白眼翁插中腹部,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叫。其他水猴子想来搭救,白眼翁看准了机会,将渔叉向上一扯,那只网中的猴子立刻被钢钩上的倒刺划拉地肠飞肚破,瞬间在水中解体。其他水猴子闻到了血腥味,也不管是不是同类,扑上去叼起残肢就啃。船上的人见此良机哪还敢等,上足了马力将渔船飞快地驰驶了出去。这一群人死里逃生,拖着破损的渔船勉强驶入了疯狗村码头,这一边村里的人早就等急了,嘎苗老人与张大仙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米袋师父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不过他的手脚已经枯化,嘎苗师父也是回天无力,只能眼看着多年的老伙计从此成为一个废人。张大仙见抚仙湖上空阴气盘踞,湖面上起了浓雾,知道大事不好,就提前来到码头接应。果真叫他遇上了刚刚入港的渔船,一船人死的死伤的伤,白眼翁更是垂头丧气。嘎苗老人与村长先后赶到,听说他弄丢了祖祖辈辈供奉的神物,两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差点被当场气死。村长的大儿子得知媳妇杨柳也跟着丢了,立刻挥起了拳头要找白眼翁拼命。

  白眼翁自知这一趟损失太重,就算拿命偿也不为过,于是他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只说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要求村里公事公办。可渔船上的民防队员不答应,他们说方才在水上,全靠了白眼翁大伙才能侥幸生还。又将遇上白毛猴子的事情添油加醋对几位长老讲了一番,每个人都说尽了好话想为白眼翁求情。

  嘎苗老人是见过世面的,一听水下有异,立刻明白此事与定海珠丢失一案脱不了关系。他向村长请了情,说此眼下事关重大,不能轻易处置白眼翁,留他一命有大用。大伙自然明白,他这是替爱徒找个借口开脱。除了村长的儿子贝大海,其他人都没有表态,算是默认了。那个贝大海不依不饶非要白眼翁赔命,想来也是,换做你家媳妇还没过门就莫名其妙地丢了,你也急。两拨人为了如何给白眼翁定罪的事吵得不可开交。就在此时,远道而来的张大仙忽然发话了,他指着渔船问:“船上怎么有动静,是不是还有人没下船?”

  “我们一行六人,还有两条狗。除了先前丧身湖底的人和狗之外,其余的人马早就下了船。此时张大仙一发话,我们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那艘几乎要散架的渔船上。我们一行六人带了两条狗,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五个人和一条吓得不能动弹的疯狗。一靠岸,大伙都拼了命地往陆地上跑,船上根本不可能留人。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都变了,仿佛船上藏了一个吃人的妖怪一样。我靠上前去仔细一听,果然有‘嘎吱嘎吱’的声响从船舱里传来。那个声音很有节奏,不缓不急,像是有人在用指甲刮船上的木板。大伙很快都听见了那个声音,民防队的那几个人立马嚷嚷起来说这是水猴子来索命。我对师父说可能是有不干净的东西跟来了,要上去看看。他并没有反对,先是安抚了众人,叫他们先散去。然后交代我说这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开始并没有理解师父的意思,后来想一想,老人家无非是要我亲自去擒住那怪物,在村人面前表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好求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去寻回定海珠。”

  白眼翁满口应承了下来,讨要了一支手电,拔出匕首就要回船上去,不料贝大海忽然拉住了他,说要一同去。所有人都不明白了,既然这个贝大海与他不共戴天,又为何要与他一同去送死?贝大海冷笑一声说道:“鬼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到时候假意搏斗一番,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野兽出来交差。我就是不信这神棍,我要一起去,做个见证。”

  张大仙原本在一旁听着,等他弄明白贝大海的意思,哈哈一笑,说他也要一同去见识见识。“你们两人本就是对头,到时候各说各话,还需有个做裁判的人。我想我这个外乡人做的公证,大伙总还是愿意信的。”

  其实村民们早就被一阵阵诡异的抓墙声弄得魂不守舍,哪还有心思管什么公证不公证。大部分人胡乱地点了点头将此事托付出去,而后就径直逃回了家中。村长并不愿意儿子参加这种危险的活动,可拗不过贝大海那股子傻劲儿,最后也就只好由得他去。于是白眼翁、张大仙还有那个不服气的贝大海三人就一同登上了那艘刚从抚仙湖中归来的渔船。再次登上那艘渔船之后,白眼翁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船分明就是十来分钟前他刚刚乘过的船,可眨眼间,再次登上船来,老是有那么一股子寒气从脚底直往上钻。小小的渔船在瞬间好像变得又暗又大,像铁打的地窖一样。贝大海看上去倒是没觉出什么不对劲,他嚷嚷说:“不就是一艘破船,年久失修才会这样破旧,你休想骗过我。哪来的水猴子,哪来的白毛僵尸?你把杨柳和其他人怎么样了,快交出人来!”

  白眼翁心里很急,他看这船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偏那个死脑筋的贝大海自视在外头读了两年洋书就处处得理不饶人,不叫他有片刻安生。

  “总在甲板上看,也瞧不出名堂。”张大仙点起火折子,指着半掩的船舱说,“咱们先下去看看,我听着声音好像是从里头传上来的。”

  白眼翁点点头,他一把推开贝大海,举起雪亮的匕首慢慢地挑开了舱门。说来也怪,船舱外头明明有明晃晃的日头,可一进到仓里边四周立刻变得一片漆黑。船舱里头的窗户跟糊了厚厚的牛皮纸一样,透不进半点光。白眼翁不仅奇怪,他先前被绑在船舱里的时候有这么黑吗?挠墙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黑暗中传来,张大仙举着火折子跟在后头给他照明,两人都不敢轻易出声。那个贝大海躲在门板后头,大概是被船上这种诡异气氛吓到了,不敢继续胡说八道。白眼翁咽了一口唾沫,重重地喘了一口气,随即猫手猫脚地摸进了船舱。一进到这个四方形的建筑里头,“嘎吱嘎吱”的声音就更响了,听着听着就觉得其中还带有一毁丝的喘息声,就好像濒死的人在拼命抓紧最后一口呼吸一样。白眼翁见火折子不够亮,就准备去摸挂在栏杆上的油灯。他记得有一盏灯就挂在绑他的柱子上,于是便拉着张大仙上前去点灯。贝大海一个人蹲在门口好不尴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进还是退,倒是张大仙比较厚道,叫他在门口“望风”,给了一个台阶叫他下。

  白眼翁很看不起那个仗势欺人的村长儿子,他从张大仙手中接过火折子,探手去取挂在围柱上的灯,不想一伸手就摸到一样毛茸茸的东西,还有一股黏黏的感觉。他像触了电一样,立刻将手抽了回来,拿火折子凑近了一看,只见原本应当挂灯的地方,此刻却钉着一颗血淋淋的大狗头。在漆黑的船舱里猛然看见如此血腥的一幕,就是白眼翁也忍不住一阵恶心。张大仙走上前来看了一眼间他说:“这是你们村里的狗?”

  “这个块头的狗,只能是我们岛上的。这一只恐怕是先前被拖进水的。”白眼翁将火折子递给了张大仙,随后伸出双臂用力一拔,将反钉在铁钉上的狗头取了下来。动物的头骨本是身体上最坚硬的部分,也不知道这颗狗头是如何被钉上去的,后脑上叫大铁钉穿了个透。他这一拔不但喷了一地的血,还有一些又黏又滑的东西从狗头后面流了出来。张大仙皱了一下眉说:“看来那东西很有可能还在船上,它在向我们示威,大家务必要小心。”

  白眼翁回头看了一眼,摇头道:“这里可没有什么大家了,只剩你、我。”他指着空荡荡的门口说,“那个浑蛋已经跑了。”

  原来是贝大海方才在舱门口见到了死狗的头颅被吓得不辞而别。白眼翁心说那个没出息的蠢货跑了也好,省得拖后腿。随后他又在围柱四周找了一圈,总算了找到了那盏苦命的煤油灯,但外面的罩子早就裂了。“凑合用吧!”他将煤油灯捡了起来,信手塞给了张大仙。张伸出手来,很快将灯接了过去却半天不见动静。

  白眼翁冲着朦胧的火光问他怎么不亮灯,岂料肩膀上忽然一沉。张大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哪来的灯?”

  白眼翁几乎要跳起来,他本能地反手一扯,将身后的人从黑暗中甩了出来。那人料不到白眼翁反应如此激烈,根本没作准备,“哎呀”一声被丢了个狗吃屎,而原本亮着的那团微光也在瞬间熄灭了。白眼翁急忙蹲下身去查看,只见张大仙倒在地上。他喘着大气,捂住了脑袋怒道:“你这是干什么!”

  白眼翁捡起快要熄灭的火折子结巴道:“我,我刚才……你不是在我旁边,还把油灯拿走了,怎么又跑到我身后去了?”

  “油灯?”张大仙的表情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扭曲,“你,你刚才不是跟我要了火折子?我还一直奇怪,你抢它干吗?”

分享到:
赞(19)

评论1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7
    我哪里去了
    电灯2016-04-07 1:00:27回复
  2. #16
    看的有点小激动!!!
    四眼2015-04-28 21:14:29回复
  3. #15
    无论是人物语言还是细节描写都很详细生动可能见作者的写作功力不容小视
    佛法无边2014-03-16 3:55:45回复
  4. #14
    越来越难看了!
    掀起一阵海啸2013-08-25 9:05:54回复
  5. #13
    我在船里面打飞机呢
    贝大海2013-07-11 19:07:25回复
  6. #12
    额这评论
    满天地绝2013-07-08 0:00:42回复
  7. #11
    我被张大仙吃了~~快来救我呀~~~
    贝大海2013-05-15 3:17:20回复
  8. #10
    别每次都把我换了呀、干脆就抚仙毒蛊(1)到(999)多尼玛好啊
    章节2013-05-08 23:47:05回复
  9. #9
    五十年前都有手电了这写是什么东东
    找查2012-09-06 12:28:25回复
  10. #8
    作者都快神经了
    朕不死你们都是太子2012-08-31 8:36:05回复
  11. #7
    没劲换作家了费话太多跟古龙小说一样费话太多
    紫藤花2012-08-27 6:09:50回复
  12. #6
    有点瘆人,
    13哥2012-08-26 0:14:58回复
  13. #5
    鬼:让我慢慢地捉弄下这两人...
    茂名信宜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7-27 1:32:49回复
  14. #4
    好寂寞,谁来陪我
    闷油瓶丨2012-07-26 22:59:21回复
  15. #3
    整个一他吗中国探索与发现。。一句话的事,整他吗一天时间。
    2012-07-26 5:45:55回复
  16. #2
    二皮肯定已經跑了……八一准备荒岛求生吧
    三狼2012-07-24 23:39:32回复
  17. #1
    这就没我的事了呀,我就这么点戏份呀
    杨二皮2012-07-24 7:54: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