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二十四章 疯狗村遗址(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蒋书记曾经提到过疯狗村失踪的怪事,他说那是因为村子里的人捞到了湖中的僵尸,处理不当最后才会引火烧身。但是,从白眼翁的描述来看,疯狗村里的人对抚仙湖充满了感情,对湖底下埋有滇王墓之事也是多半抱着敬畏之心。甚至将古滇王奉为他们的湖神,遭天谴一说实在不能令人信服。

  此刻听闻我们正身处湖底,而这里居然就是疯狗村,我心中一冽:难道,三十年前发生过什么大的地质灾害,所以才导致整个疯狗村沉进了湖底?可如果当真如此,为什么这个祠堂能保持干燥,祠堂内部还保有空气供我们呼吸?

  白眼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走到棺木面前,探出干枯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起来:“看来,不将全部故事告诉你们,是不行了。”

  我们三个人,被他当猴子耍了一圈,自然不肯善罢甘休。我看他到现在还有闲情在一边装腔作势假抒情,恨不得一板砖拍死这老头。

  “算我求您了,你赶紧说吧!这一路我都快给你憋出病来了。”

  “你们这些个年轻人,一点儿耐心都没有。我不是说了吗,这事急不得,得慢慢来,一点一点地讲。”

  “你他妈的到底说不说?再不说哥几个可走了。您一人对着棺材板回忆吧!”

  “好好好,我说,我说。哎,话说当日我为了救人,失了定海珠。这本是一桩大罪过,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胖子问他:“都什么年代了,你们村里还实行动用私刑?”

  “那有什么,别说是三十年前,就算搁今天,滥用私刑的事也不算少。”

  “这倒也是。那后来呢,您不好好活着呢吗?”

  “这是后话。咱们得先从回到疯狗村的那天说起。我丢了珠子,便叫同行的村人将我反绑送给村长处置。回去的路上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一来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问题,二来更为失踪的三个人担忧,根本没考虑过自己回到村子以后会遭到怎样的责罚。你们也知道,从小孤岛回疯狗村只能坐船,因为渡船的船工一并失踪的缘故,我们所乘的是村中自备的渔船。虽说是渔船,可个头倒也不小。我们一行人,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个民防队员以及两条巨犬。因为丢了定海珠,一路上大伙都绷着个脸,不敢多话。船行至湖中央的时候,两条狗几乎同时冲向了船头,开始狂叫不止。先开始,我们只当是水里有大鱼巨虾,吸引了巨犬的注意,可没想一眨眼的工夫,其中一条狗居然发出一阵惨叫,片刻间就落入水中,剩下的一只狗也呜咽了一声,夹起尾巴钻进了船中。要知道,我们村里的狗向来以剽悍凶恶著称,像这样被吓得抱头鼠窜还是从来没有的事。我顿时觉得事情不对劲,水里头可能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民防队里有一个胆大的,他抄起船上的渔叉,背着土枪去查看情况。我喊了一嗓子,要拦他,却被其他几个人骂了回来。他们将我绑在船舱里头,只能隐约看见那人的背影,他先是将渔叉探到水里,试探了几下,随后又伸出头去看。其他几个人跟在他后头,有的出了船舱,有的还躲在门后张望。另外一条巨犬趴在我身边,用爪子盖住了自己的鼻头,不停地打战。我心里紧张得要死,不知道湖里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猛然间就看见那个趴在船头的人忽然浑身一抖,跟见了鬼似的大叫了一声,紧接着谁都没来得及反应,他就一头栽进了湖中。这下子,所有人都慌了,有几个直接吓得丟下了手中的武器,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嘴里不停地喊着湖神息怒。可随即落水的人就发出一声惨叫,我见他扑腾了几下,水面上很快就滚起来大片的血花。那些民防队员根本没有工夫去管同伴的死活,一个个都像见了阎王一样哭丧着脸。我见情况急迫,已经威胁到村人的生命安全,也就不去管那么许多,奋力一挣,摆脱了绳索,捡起地上的猎枪,拉起搁置在船舱中的渔网冲上了甲板。我一出门,船身就猛烈地晃动起来,原本平静的湖水像沸腾了一样,不断地翻滚,巨大的浪头几乎要将天空遮蔽。”

  我听白眼翁的形容一下子就想起昨天夜里我们在抚仙湖中遇到的奇景。白眼翁讲到此处神色颇为得意,想来当时他必定神勇非常。果然,他又接着说起了事发的全过程。抚仙湖非一般的小湖浅泊,这风浪一起堪比江海,一艘普通的渔船被困在突如其来的风暴中几乎就只有死的份儿。那些民防队员大多是岛上居民,一辈子都没出过大孤岛,平日里不过就是打鱼晒网,这样的大风浪几乎是前所未见。白眼翁自恃胆识过人,他觉得与其莫名其妙地葬身湖底还不如拼一拼,于是就提着武器扑到了船头,倒要看看抚仙湖中出了什么怪物。风雨飘摇间,只见七八只像人手一样的东西正在水中不断地推挤渔船。白眼翁心中大骇,生死关头,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他两腿一沉努力稳住了身体,将渔网撒进水中,而后对着水中白色的人手不断射击。其实他心中也明白风急浪高,子弹打进水里之后威力大减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但那种时候,要是再不做些什么,他几乎就要发疯了。子弹很快就打尽了,这时水面上慢慢地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开始的时候白眼翁还挺高兴,以为打中了一只,不料一个浪头上来,将一节黑漆麻乌的东西卷上了船头。大伙定睛一看,我肏居然是半截人体残肢,那半截身体被啃得体无完肤,骨头露了半边,有一些残肉挂在骨头边上,伤口又密又碎,一看就是被许多尖利的牙齿同时啃食过的。一哥们儿趴在白眼翁边上,直接就吐了。白眼翁上前查看尸体,发现正是先前掉下去的民防队员,尸体上还有几处明显的弹痕,很显然白眼翁方才放的那几枪全招呼了这个倒霉的自己人。

  “湖神发怒了,我们都要死,全都要死了。”那个刚刚吐过的哥们儿脸色铁青,嘴角还挂着白沫。白眼翁见他神志已经不清楚,也不愿多说什么,径直走到他跟前,一枪敲在脑壳上,将人砸晕了过去。

  “去他妈的湖神,老子当了这么久神巫,还没见过他爷爷的蛋呢!现在是水猴子在闹事,想活命的统统给我打起劲头来!稳住船,上渔叉,把这群畜生给料理喽!”

  群龙无首之际,白眼翁发出狠话,给濒临绝望的村人带来了活下去的勇气,大伙纷纷捡起了散落在渔船上的钢叉铁戟准备与湖中的恶兽搏斗。白眼翁粗略地估计了一下,水面上的白猴子不过七八只而已,照理说应当无法撼动渔船,更卷不起这样的风浪,除非在水底下还藏有大批这样的生物。可抚仙湖之中素来盛产鱼虾河蟹,如此凶悍的水猴子如果真是长期居住在此地,那水产早该被它们啃绝了,怎么会留到今天,突然向渔船发难?

分享到:
赞(41)

评论1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7
    白眼翁的回忆居然会用“我肏”,“哥们”这种字眼,陈瞎子回忆时的文采呢?
    忍着看2013-11-20 10:19:18回复
  2. #16
    小说漏洞太多,跟霸唱写得根本没法比,浪费时间啊
    匿名2013-11-06 19:48:13回复
  3. #15
    草,都多长时间了才说
    落忍2013-07-06 20:33:43回复
  4. #14
    人的尸体怎么会是黑漆麻乌的?就算被啃了也不会变黑啊?还是从水里捞起来的……咳咳!我在说什么,好恶心……
    天使飞飞2013-06-05 1:30:12回复
  5. #13
    卧曹!!子弹?????不得了,不得了啊!!干脆来个大崩得了DNF
    怀集》丰哥2013-01-03 11:04:27回复
  6. #12
    杨二皮哪里去了?
    霸唱2012-11-24 22:49:26回复
    • 前文提到,把杨二皮留在船上看守
      小米2013-11-24 5:55:16回复
  7. #11
    看抚仙湖中出了 什么怪物。风雨飘摇间,只见七八只像人手一样 的东西正在水中不断地推挤渔船。白眼翁心中大 骇,生死关头,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他两腿一沉 努力稳住了身体,将渔网撒进水中,而后对着水 中白色的人手不断射击。其实他心中也明白风急 浪高,子弹打进水里之后威力大减几乎没有什么 杀伤力,但那种时候,要是再不做些什么,他几 乎就要发疯了。子弹很快就打尽了,这时水面上 慢慢地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开始的时候白眼翁还 挺高兴,以为打中了一只,不料一个浪头上来, 将一节黑漆麻乌的东西卷上了船头。大伙定睛一 看,我肏居然是半截人体残肢,那半截身体被啃 得体无完肤,骨头露了半边,有一些残肉挂在骨 头边上,伤口又密又碎,一看就是被许多尖利的 牙齿同时啃食过的。一哥们儿趴在白眼翁边上, 直接就吐了。白眼翁上前查看尸体,发现正是先 前掉下去的民防队员,尸体上还有几处明显的弹 痕,很显然白眼翁方才放的那几枪全招呼了这个 倒霉的自己人。 “
    匿名2012-09-21 19:03:04回复
  8. #10
    原来我以前是霸王啊,奋力一挣,绳子就断了,还是反绑的!
    老白眼唉2012-09-19 21:50:27回复
  9. #9
    都说风格变了?请问哪里变了?
    看客2012-08-21 8:55:35回复
  10. #8
    妈的,你看盗墓笔记看多了,还闷油瓶!
    南派三叔2012-08-18 20:56:19回复
  11. #7
    人家把爪子放在鼻子上是小清新的动作,你懂个屁。
    小翡翠2012-08-12 7:56:55回复
  12. #6
    死基佬,看老拳!
    白老头2012-08-08 9:49:47回复
  13. #5
    看到哥德昵称没!
    狂草楼上菊花2012-08-01 1:20:56回复
  14. #4
    吗的,写的越来越像我们的故事了。
    闷油瓶2012-07-29 21:23:04回复
  15. #3
    小的们,别吵,啃着大饼喝着茶听老白接着往下说神话
    茂名信宜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7-27 1:22:25回复
  16. #2
    风格变了 呵呵
    路人乙2012-07-25 22:07:49回复
  17. #1
    我的哥子些,你们还管我不,就知道吹牛,要不要再给你们泡壶茶嘛
    杨二皮2012-07-24 6:49: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