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坠落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这一招不过是故伎重演,可眼下的确是唯一可行的办法,顶不顶事就得看我们的造化了,可以说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不由得抓紧了衣角,自己给自己捏了一把汗。

  照明弹“嗖”地腾空而起,直接从蝙蝠群里就穿了过去,强光伴着热浪再次袭来。听到那些人脸蝙蝠的惨叫声,我们的心里感到一阵快意,快速地适应了下光线,便朝着目的地急速爬去。

  我很快追上了胜男,此时那两个大个头老外都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好在这里的铁链很富余,各循其道都能爬到暗道那里。

  可是我们离暗道的距离实在太远了,平地上跑还有个搞头,在这上面能勉强爬到那儿已经是实力派人物了,安全又快速根本是不可能的!我暗自叫苦,鹰戈这厮是想把我们逼出潜力吗?明显是按照兰博的标准在要求我们!

  很快地,我最害怕的事情就发生了,那些人脸蝙蝠十分的狡猾,一见如此的强光,纷纷张开翅膀吸到了崖壁上,除少数中招坠落外,大多数都安然无恙。我们的攀爬浪费了不少时间,而照明弹的光度达到最高点后,呈现了盛极而衰的态势,光线慢慢开始黯淡,就像我们的生命之光在逐渐消失一样。

  胜男看了看当下的情形,对我道:“只有一个办法了,我们从这里跳到通向暗道的那条铁链上!”

  我听了当即头皮一麻,那铁链距离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足有三层楼那么远,就算跳上去也得摔得吐血,而更关键的是根本没法保证有这么好的准头,一旦失手那就下地狱了。

  我还在犹豫,胜男已经快速地用登山绳将我们两人捆在了一起,我知道这是她下定决心要跳了,捆在一起成功的可能性大一些,只要有一个人能抓住铁链,另一个人就有希望。我不由得苦笑一声,心道你不怕我连累你吗?

  照明弹已经缓缓地落了下去,照出了深渊底部那腾起的淡蓝色雾气。我发了发狠,妈的豁出去了,拼则九死一生,不拼则十死无生,来这儿本来就迷迷糊糊的,既然探求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葬身于此吧,把我的灵魂也寄存在这儿。

  胜男朝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准备,现在也是最后的时机了,一旦照明弹的光散尽,那可就想跳都找不到准头了。

  我猛吸了口气,双脚刚腾空,突然,崖壁上一只巨大的人脸蝙蝠一扇翅膀,朝着我的面门就袭过来。我大惊,赶紧收住脚躬身躲过它的攻击,要命的是此刻我们已经松开了手做出跳跃的动作了,我刚躲过人脸蝙蝠的攻击,就感到腰部猛地一勒,整个身子翻仰着就径直坠了下去。

  这下我可欲哭无泪了,这样的下坠方式完全失去了准头,我实在无法形容这种急速坠落的感觉,只感到整个身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整个灵魂都被硬生生地抽离身子,向着无底的地狱坠去。

  我连绝望都没有机会了,刹那间大脑一片空白,高空坠落产生的巨大压力差直接让我晕厥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眼睛一阵痒痛,阵阵强光照得我几乎睁不开眼。我略感惊喜,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我基本上已经不抱生存的希望了,实在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感觉。

  我心中一阵悸动,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立即看到了刺眼的光线,我适应了一下,试探地望了望四周,顿时一种异样的感觉又充斥在我的心头。

  我摸了摸自己的身子,虽然依旧疼得厉害,但似乎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而此刻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大山峡谷丛林,其间屋舍林立,居然是一座古老的村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裂谷底部怎么还有寨子?难道当真别有洞天,这底下还存在有另一个世界吗?

  眼前的村寨看起来却有些古怪,这里的房屋都异常的老旧,有的已经十分破败了,到处布满了火烧的痕迹,像经历过洗劫一样。

  怎么回事?我顿时摸不着头脑了,纳闷至极,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走在了寨子中的石头小路上,沿着路小心地往里探。

  整个村寨阴郁沉闷,感觉不到任何生机,走了没多久,村寨中开始出现三三两两走动的人,有的向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和我擦肩而过,看到我,他们都睁大了眼睛,眨也不眨地一直盯着我。

  接着,四周的人多了起来,屋舍的门窗陆续地打开了,不少人或探出脑袋盯着我看,或走出门来,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聚集,不一会儿,我已经被人群包围起来了。

  所有的人既不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只这么面无表情地盯着我,好像把我当成一个十足的异类。这样的感觉极其恐怖,面对这么一大群人的诡异表现,比一群狼围着我更能让我感到毛骨悚然。我感到了不对劲,但又说不好哪儿出了异常,一时手足无措。

  而这群人看起来也着实怪异,无论男女老少,皆毫无血色,神情呆滞,眼神却极其的怨毒,我当即就有种抬脚奋力逃命的冲动,可奇怪的是此刻我的双脚酸软无力,根本迈不开脚步。

  就在这时,我脑袋一热,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对着人群扫视一圈。我的天,这些人虽然性别、着装各不相同,却都有着一张相同的面孔,和我一模一样的面孔,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无数个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惧地发出一声惨叫,那些人随即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伸手就抓向了我,开始撕扯着我的脑袋,还不住地喊着我的名字。

  一阵剧痛让我清醒了过来,恍惚之间,我眼前的脸突然变了,由我的脸孔变成了一个女子的脸孔,此刻她正不停地晃着我的脑袋,我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我疑心我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一看,果然没错,眼前正是胜男,而四周也不见什么山谷、村寨、人群,四周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做噩梦了!我长舒了口气,擦掉额头上的汗就想起身,岂料刚一有动作,便感到后背一阵剧痛。我这才想起来我们是从高空坠下来的,当下就以为骨头摔断了,十分害怕。好在我有点医学常识,稍后根据自身情况判断,便知道我虽然受了伤,但还不至于那么严重。这简直是奇迹,我实在不明白从如此高的地方坠下来,我们有什么理由可以活下来。

  胜男秀眉紧蹙,问道:“你没事吧?”

  我小心地活动了下身躯和四肢,浑身依旧疼痛,但似乎并不影响正常活动,我奇怪之余反问她道:“怎么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还以为咱这下摔下来十死无生了呢!”

  胜男没好气地道:“你还好意思说,差点被你害死了,幸亏我们捆在一起,被底下连排的铁链挂住了。”

  还算我们命大,原来我们摔下来的时候,刚好被连排的铁链阻挡住了,这底下居然也是连排的铁链,难怪会被我们当成是电线。也亏得这些铁链是密集的,否则以这样高空坠落的速度,非得被切成几大块不可。

  想到这我又急道:“咦,那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这里是……”我一边说一边疑惑地望了望四周,这里明明已经是裂谷极深的地方了,却不是一片黑暗,居然还充斥着淡淡的红色的光,就像是在胶片冲印室里一样,很是诡异。

  胜男指着右边的方向道:“我不知道,看到你在空中就吓晕了过去,又没有落脚的地方,只好把你背进这个洞里。”

  我心道小看人是不是?正待为自己辩解一番,突然看到这些红光正是来自洞外的方向。再仔细一看,我们所在的地方也并不是什么山洞,而是一处极长的巨大走道一样的建筑,走道的一侧是一根根石柱,十分的古老,石柱的颜色都几乎成了泥土色,而一道道红光正是顺着柱子的间隙渗进来的。

  柱子外便是之前的无底深渊,此时星火点点,无数红色的光点像腾起的一颗颗火星在空中飞舞,我一眼就认出了这种东西,居然正是之前袭击我们的那种会发光的飞蜈蚣。

  此时这些飞蜈蚣的数量极其庞大,飞出去足以遮天蔽日,光看一眼都让人胆寒。不过奇怪的是,这些飞蜈蚣仅仅在柱外飞行,没有一条越过那些立柱来攻击我们。我既庆幸又感到不安,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让这些飞蜈蚣也望而生畏?

  想到这我不由得又提高了警惕,伸手就往身后摸,好在我背上的背包还在,里面的东西还未曾丢弃,我摸出了一根冷烟火,正准备打着了看看。

  胜男伸手阻止住我道:“别浪费了,我都看过了,这里是一处古迹遗址,可能有上万年的历史,现在早就已经废弃了!”

  遗址?什么遗址这么古老还藏得这么深?我大奇,不相信地道:“你这么确定?上万年的历史?这你都能看出来?”

  胜男不和我多解释,一副爱信不信的架势,她接着道:“这也许就是南陵传说中的鬼影城,南陵的传说大多数都是来源于此,而鬼影城就是南陵文明的源头。”

  一听她说这,我还是忍不住打着了冷烟火,四周被一阵淡黄色的光笼罩着,借着冷烟火的光,我很快看到了真实的情形。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