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十三章 福泽尸地(4)

  “镇库人宁可毁去祖祖辈辈供奉的圣物,他们以秽物填塞沙眼,封堵水源,集体进入庙殿平静地等待死亡来临。另一部分人则设法带着仅存的神秘沙土离开镇库,埋葬在早就设计好的墓穴里,祈祷镇库城有朝一日能够再次登上历史的舞台。”

  “那说了半天,那什么破黄沙到底能不能救人?”胖子着急了,蹿到石板前张望。

  “至少从镇库人自己的记录中来看,沙砾是来自上天的恩赐,不仅能够治愈疾病,更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关于这些石板上有相应的图画,你可以自己看。”

  她指着其中一幅画,画中一位枯瘦的老人躺在烈日下,旁边的人倒提着黑色瓷瓶,沙砾源源不断地撒向老人,老人周遭浮现出一缕缕云雾。古人以最为简朴直观的方式向我们展示了镇库黄沙的神秘力量,看得人既好奇又神往。难怪沙老师醉心镇库秘闻,穷尽一生猛追不舍,甚至不惜走那些个歪门邪道,看来永生对于人类始终有着莫名的吸引力,简直堪比鸦片。我顺着石刻看了一路,岂料中间居然出现了一面空白的石板,上面连根毛都没画。这张石板与顶端的棺椁在无形中形成了一个直角,似乎在暗示一些不能言语的故事。

  “走吧,胜利就在眼前,只剩下墓主人的棺椁了。”我无法想象如果连贴身的陪葬品中都找不到双耳瓶,回去后该如何面对老揣以及他远在家乡的亲人。事情到了眼前,唯有奋力一搏。我不再挣扎,招呼胖子和Shirley杨做好准备,三人一同登上了通往墓室顶端的台阶。

  神台一样的石阶分别有六个面,我说以前没见过,不知道中间有没有讲究,反正不知者无罪,爬到顶上再说。我一口气连翻了三层,又回头拉Shirley杨和胖子。胖子本来就恐高,石阶周围没有遮挡物,他每走两步就要低头看一眼,恨不得把裤腰带找个地方拴起来才安心。虽然深藏地下,古墓依旧逃脱不了时间,岩石打磨的台阶上有不少地方露出了细纹,不时有碎裂的小石块沿着阶梯滚落。

  胖子心虚地问:“这石头楼梯结实吗,三个人是不是太重了?”

  “上千斤的棺椁都放了,不在乎多咱们几个。不过你是该刮点膘了。”

  “去去去,别拦着你胖司令发财。”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身手矫健,胖子加快速度,翻上了第四层石阶,把我和Shirley杨两人甩在了身后。

  我刚准备调笑他几句,只觉得脚下传来一阵微弱的晃动,起先我以为是错觉,直到Shirley杨也跟着脸色大变,我才反应过来晃动是台阶本身。

  “嘎吱嘎吱”的摩擦声伴随着脚下传来的颤抖,使得我们三人陷入了困境。我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明明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居然疏忽大意,未曾留意到墓室中的机关。我们脚下石头缓缓地变换位置,眼瞅着能站人的地方越来越少,Shirley杨紧抓着身旁凸出的石头,险些被巨岩拱下去。我拉着她,两人头也不回,铆足了劲儿往神台顶端爬。胖子站在我们头顶上,他见机立刻抽出背包里的绳索丢到我们两人脚下。

  我大喊说:“别管我们,往上走!上面的梯子要散了!”

  胖子回过头,猛见石块砸下来,大喝一身,翻身落到了南北石台的夹角处。我惊出一身冷汗,在不断变化移动的大魔方上寻找出路,有好几次都险些被砸中。等我登上胖子所在的那一层,连接墓室地砖的那层台阶早就散落得差不多了。我们此刻如同站在一处即将崩塌的积木上,真可谓骑虎难下。

  胖子半躺在石料的夹缝间,早就被晃得晕头转向,他几次挣扎着要站起来,都被结结实实地摔了回去。最糟糕的是,他身处两块移动的巨石中间,两者不断咬合挤压,与他头顶上方的石头逐渐形成了密合环境,再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被活埋。眼见兄弟有难,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步一跨,直接跳了下去,拖着胖子连拽带扯,死命把他往上推。可恨胖子此时彻底晕菜了,他看着悬空的石阶,只差没当场吐我一脸隔夜饭。

  Shirley杨伸出手臂,摔下缰绳想拉我们出去。胖子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拽住了绳子的一头。“爬!别回头!”我两脚蹬在逐渐咬合的石阶之间,奋力争取脱身的时间。他抽身的工夫,两侧的巨石铁了心地倾斜而下,把我面前的出路封得结结实实,连条缝都不剩。我疾呼两人的名字,可耳边只剩下一阵若有若无的哭喊声,听声音似乎是Shirley杨的。为了避免被石块活埋,我只好咬牙,一头钻进了脚下开裂的砖石中间,抱着哪里有路往哪里走的大无畏态度穿梭在机关阶梯之中。

  我心里只想着活命的问题,压根没工夫思考身在何处,只能顺着空隙不停地移动,可没两下我就注意到,一片混乱中传来极富节奏性的声音,而且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活动石阶晃动的频率逐渐变小。我怀抱手电,沿着边缘迅速靠近声音的来源,在接近底层的地方发现了一组正在运作的机械轴轮。轴轮设计巧妙,与石阶间形成了类似踏板结构的能量传送组。在我们攀爬的过程中,身体重量透过阶梯传递到机械中,触发机关。我们跑得越快,踩得越多,外部阶梯运动的方式就越激烈。

  如此歹毒刁钻的设计,足见千年前的墓室设计者对盗墓贼的心理把握得有多么精准。想到Shirley杨和胖子还在外边疲于奔命,我索性抄起手电,用它卡住了机关主体上的齿轮。不想机关轴齿十分顽固,与手电筒擦着火花,险些把它给扭断了。我见周围安静下来,就大声呼喊,希望声音透出缝隙传出去。很快,头顶上传来了敲打声。我忙跳起身敲了回去。

  “老胡,你在哪儿?”

  听到Shirley杨的声音,我心里顿时镇定了不少。我爬上机关轴大喊:“里面有机关,石阶中间是空的。你们往左跳,向上走,动作要轻。听我的指挥。”我慢慢地抽出光荣负伤的手电筒,齿轮立刻恢复了活力,继续缓缓转动。他们很快找到了指定的位置。

  胖子大声问道:“你准备好了没,老子命都不要了,你知道这破玩意儿多高吗!”

  “我数三二一,你们就用力跳,别停!”

  “你有谱儿吗?”

  “别废话,跳!”

  说老实话,我心里一点谱儿都没有,只能碰碰运气。“哗”的一声巨响,我头顶的石块忽然打开了一道缺口,我心说有门,急忙抱住移动的石梯翻身往外跑。刚爬上来还没站稳,差点被自己所在的位置吓得摔下高台。不知为何,我居然神差鬼使地绕到了神台顶端,而巨大的石制棺椁此刻正在我的脚下静静地沉睡。

  “大家别乱动,一个一个来,动静太大会触碰机关。”我慢慢地站起身,对他们说,“尽量分开走,别踩到同一块石头。”

  “你说得轻巧,你丫下来试试!”胖子挪动屁股,小心翼翼地选择前进的路线。好在明器对他有着无穷大的吸引力,虽然恐高,但还是无法阻止他前进的脚步。Shirley杨离我本来就近,迈着大长腿很快就跳上了神台顶端。我俩合力将胖子拉扯上来,三人面对着七零八落的石梯不约而同地吐了一口气。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大致扫了一眼,六边形的阶梯早就散了架,左摇右晃岌岌可危。胖子悲壮地捂着眼睛,转身抚摩石棺:“宝贝,这趟可全指着你活了。”

  我一边努力保持平衡,尽量不去看脚下的惨况,一边专注精神,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石棺上。与我们先前发现的镇库艺术品一样,这座由原石打造的巨型棺椁表面嵌有大量金属,镇库人民精湛的冶铁工艺,使白色象牙石与玄铁金属包裹下的外椁看上去冷酷得像一位随时会拔出长剑的暴君。

  “开棺。”我们别无选择,不管棺椁内藏有怎样的危险,走到这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道理。我留心查看白色外椁上的浮雕,内容晦涩繁复,充满了宗教意味,很多无法解读的图像符号,似曾相识却不知该从何看起。外椁分为上盖和下围,借助密封性良好的防风泥和自身重量,牢牢地守住了棺中神秘的墓主人。我们手头的条件,无法做到保护性发掘;只能用最原始的手段,强行破坏外椁。Shirley杨露出了惋惜的表情,但还是从包中取出了铁镐。

  我选择了正面突破,在石板盖上凿一个洞,然后爬进棺材。这样既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棺材,又能尽量避免毁坏文物。因为棺椁本身的位置,我无法完全站立作业,只好半跪半趴,努力倾俯在白石椁上。胖子在旁帮忙,他忍不住问我姓沙的去哪里了。对于这个问题,我心中同样充满疑惑。他带着徒弟排除万难,甚至不惜牺牲他人的性命,可关键时刻居然从墓室里消失了,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我问Shirley杨,进来的时候除了大门之外,还有什么异样。她停下手里的工作说:“我进来的时候,里面的灯已经亮了。他们肯定进来过。只是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咱现在也没时间去管他们的下落,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要随时提防着。那老家伙看着道貌岸然,实则阴险毒辣。找到东西之后,我们立刻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在三人合力协作下,总算砸出了能够容纳一人进出的洞口。胖子探头张望,举着手电左右打量:“太好了,只有一层封套,里面就是棺材。”他说着又伸手下去摸索,可惜夹层间并没有填埋任何随葬品。他失望地对我说,“揭棺吧,你来。”

  胖子这身板,心有余而力不足,估计下到一半就得卡住。Shirley杨脱下外套准备进入夹层,被我拦住。

分享到:
赞(10)

评论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我在棺材裡了…
    姓沙的2015-05-14 7:50:18回复
  2. #3
    我在棺材裡了…
    姓沙的2015-05-14 7:50:18回复
  3. #2
    快到我的碗里来
    我爱陆逗比2015-02-25 23:47:13回复
  4. #1
    来吧,快进来!
    棺材2015-01-29 21:31: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