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十二章 母汤(5)

  他摇头说记不清楚。我只好让他留在原地休息,不料他死活不肯单独待在斋殿里。

  “胡大哥,您带我一个吧。要不然回去我没法向郭爷交代。”

  我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秋后算账的事,郭瘸子说不定早就折在地下了。不管怎么样,他能有这份心已经实属不易。

  虽然钟全记不清斋殿里的路,但跟着地上断断续续的血迹和水渍,我们还是很快找到了他口中那间吃人的耳室。

  至于立在耳室外的铜器,也不是什么脸盆,而是用来装灯油的礼器。我凑上前,发现豆盏里盛有漆黑的油膏,闻起来有一股动物油脂的味道。我撕了一节布料捻成灯芯丢了进去。钟全十分机灵,忙掏出火柴盒,可惜火柴泡了水,早就不能用了。

  胖子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油灯。火光一起,耳室外围的布置顿时看得一清二楚。这间耳室的位置十分偏僻,远离斋殿中心,耳室入口狭窄,两人以上根本无法并肩入内。

  耳室门楣上刻有一圈模糊不清的文字,看着与精绝文字有几分相似。有了火光,大家的情绪比先前稳定了不少,特别是钟全,他自告奋勇地准备带头进入耳室。

  我说这种事情还是让专业的来做。你守在耳室外边,替我们做好站岗放哨的工作。钟全老老实实地站门边,叮嘱说:“你们小心,我这一次保证不当逃兵。”

  “情况不对你就跑,逃兵没什么可耻的。活着比什么都要紧。”我卡好手电,反握匕首慢慢地迈进了耳室。我和胖子配合惯了,两人前后照应,背靠着背,迅速地将这间耳室扫视了一遍。与粗陋的外表不同,耳室内部装裱得精美奢华,布局摆设都和整座斋殿相映成彰。

  从格局来看,这间耳室应该是举行祭拜仪式前用来存放物资的收纳室。以一面巨大的木质屏风为分界线,分成左右两边。我们先来到左侧,发现地上囤着大量散乱的谷物以及几具牛羊的尸体。我走上前翻查,焦黑干瘪的谷粒上有非常明显的烘烤痕迹,说明这些麦谷从一开始就是为死人而准备,是带往另一个世界享用的冥食。

  我随便拨弄了两下,发现地表印有几块巨大的黑斑。胖子蹲下身,用手抠了半天,居然撕下来一块。

  “是麻布。这些谷子原先是装在袋子里的,日子长了,粮袋老化腐烂,所以谷子才会散得到处都是。”我环视左室,除了谷物之外,还有不少牲畜的尸体,同样因为时间的洗礼变得干瘪枯黑,它们空洞的眼窝里布满了死亡的气息,使人不寒而栗。

  胖子见左室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便提议去右边找水池看看究竟。钟全曾经说过,郭瘸子等人是被水里的怪物叼去的,那么右侧就成了我们重点查探的对象。绕过屏风,一眼就看见了钟全说的水池。池水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反射出阴冷的光亮。空气中没有任何异味,水质看上去十分清澈。

  “真有水。”胖子道了声奇,“难道镇库地下还有暗渠,那咱们看到的河床是怎么回事?”

  活水的出现,证明了我当初的判断失误,镇库城的衰落与河流改道并无直接联系。我径直走到水池边,池子同样是砖石堆砌而成,缝隙处由防风泥填塞得十分结实。地面有一大摊水迹,估计是钟全挣扎时留下的痕迹。胖子跟着走上前,探头看了一眼,迅速地把脑袋缩了回来。我弯下腰,伸手探了一把,池子里的水冰寒入骨,冻得我直打哆嗦。那二位如果真掉进水池子里,就算没淹死,恐怕也要冻死。

  “不能就这么打退堂鼓。我摸进去看看,你在上面接应。”我下定决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今天说什么都得把事情分出个丁卯。

  胖子摸了摸水,拦着我说:“你下去干吗,给他们陪葬啊?非亲非故,那几个又不是什么好鸟,权当造福社会了。精绝人们也会感谢咱俩的。”

  我撸起衣袖,胳膊一下水就发现这里的水比想象中深,已经超出了水池的高度。我胡乱捞了几下,抽出手臂时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冷了,反而感觉到一股热气。

  “确实是活水,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我坚持自己的决定,脱下衣裤鞋袜,扭起关节,活动筋骨,准备潜下去一探究竟。胖子摇头说:“真是儿大不由娘,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了。”

  “你少占我便宜,抓紧了。”我在腰间扣上了绳索,用力拉扯。补给装备都是从兵大头那里拿来的,看模样都是洋货,这伙人果然下了大功夫。

  叮嘱完胖子,我带着手电匕首便跃入水中。初入水,冻得我差点一口气憋回姥姥家。水池本身并不大,没游两下就到底了。我心里纳闷儿,郭瘸子他们总不能真被尿大的一摊水给淹死了吧?我往墙壁方向望去,忽然发现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正在水底晃动。它有气无力地漂了一阵儿,最后慢悠悠地沉了下去。我急忙游上前去,半天才看清楚,这摊破抹布一样的东西原来是衣服。我拎起衣物,水流顺势将它托了起来,展开的衣服格外眼熟。我一眼认出这件灰色呢制大衣是郭瘸子的随身物品。

  我四下张望,希望能找到其他线索,但胸口忽然发闷,逼着我不得不出水换气。我飞速地钻出水面,将手中紧攥的衣物甩在地上。

  “啪”的一声重响,吓得钟全从外面直接冲了进来,他一看耳室里的架势,顿时明白我去下水找人了,急忙冲上前扶我。我坐在池边喘息,指着地上的大衣问:“是不是你们老大的东西?”

  钟全捡起衣物,稍加辨认便果断点头称是,这件衣服肯定是他们老大郭瘸子的,没跑。

  胖子说这下稀罕了,人没找着,光剩了件外套。钟全心有余悸地说:“他们是被拖进去的,水花特别大,我什么都没看清。就白花花的,像妖怪的爪子,拽着两人就下去了。”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妖怪这么厉害,鲤鱼还是王八?”

  “王哥,你信我啊,我没说谎。”钟全解释不清,作势要下水。

  我一边套衣服一边说:“下面没人,我都找过了。你们老大不是吃素的,说不定已经脱险了。水池下面另有暗渠,不知道连着什么地方。水底下既然没有尸体,那起码说明人还活着。我们继续走,只要还在古城里,总能碰上。不瞒你说,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同伴,也走散了,正在找她,我们心里比你还急。”

  钟全看着自己衣襟上的血,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跟我们走。我坐在水池边上看着他,忽然身后的水池里传来“咕嘟咕嘟”的动静,我扭过头,只见池子中央猛烈地翻腾着,不断地有气泡自下往上滚动。钟全大喜道:“他们回来了,是他们回来了!”

  “别过去!”我扣住钟全,指着越滚越大的水浪说,“情况不对,这动静怎么看都不像人!”

  眨眼间,池面像滚开了一般,大量水蒸气伴随着翻腾的声响,绵绵不绝地跃出水面。

  胖子大喊快跑,可耳室的门总共巴掌点大,我顾不了那么许多,奋力掀起身后的屏风挡在三人面前,说时迟那时快,就听“哗啦”一阵巨响,池子里的水像喷泉一样飞溅出来,整个耳室仿佛下起了油锅雨,滚烫的池水透过屏风的缝隙处流到我手上,疼得我险些当场跳了起来。

  爆炸般的喷涌过后,池水逐渐恢复了平静。我急忙甩开屏风,举着快要烫熟的双手不停地吹。胖子捂着脸,大声骂娘,似乎也被烫到了。钟全浑身发抖,说话带着哭腔:“胡爷,你看看那边,水里漂的是什么呀?”

  胖子好像想到了什么,琢磨了一下,突然说道:“哎呀,我操,不对呀,你喊他爷,叫我哥,这他妈还差着辈分呢。那我不是吃亏了,吃亏的事情,你胖爷从未干过!”

  我说:“都什么时候了,干正事要紧。”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本清澈透亮的池水不知何时变得浑浊不堪,水面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暗红色。浓重的金属味熏得人头昏脑涨。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短短几分钟内,好好一潭活水居然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充满恶臭的水面上静静地漂着一摊深色的物体,我靠近后发现那同样是泡了水的衣物,钟全用枪杆将它们一股脑地挑了上来,除了棉毛衫和线裤,还掉出来一只大头皮鞋。

  胖子捂着鼻子说:“这可好,连裤衩都漂上来了。我看池子里八成是个女妖精,你们老大被收去当女婿了。”

  钟全傻了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又拨弄了几下,绝望道:“三狗子的衣服也在这儿,他们一定被妖怪吃了。”

  事实在眼前,尚未找到合理解释。都说山高生精,水深藏怪,墓室的修建离不开“风水”二字。见识过将军墓精妙的布局安排后,我对镇库人在风水上活用巧改的智慧尤为敬佩,对眼前的无名古墓更加不敢小看。一般墓室内很少会藏有活水。特别在沙漠地区,地下暗渠很容易受季节影响,无论枯萎或者涨盈,都会或多或少地对墓中风水产生影响,严重的还会起尸生变,眼前这口忽然遭到污染的水池就是最好的证明。

  胖子问我有什么看法。我说根据以往的经验,这间耳室应该是用作清理贡品,储存牲畜的地方。在古时“牲”也分轻重贵贱,将人作为“牲”作以献祭,陪葬的行为屡见不鲜。在当时的贵族眼中,属于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池活水的作用大致就是用来洗净牲畜,至于池子里有没有精怪就不得而知了。

  胖子发表观点,坚持称这是恶鬼索命,他有模有样地解释道:“你想啊,那么多人,平白无故做了陪葬的冤鬼,肯定不甘心、有怨气,久而久之聚集在墓里,那还了得。”

  钟全听了这些神鬼之说,整个人都缩了起来,再也不敢正眼看那座水池。我倒是生出另外一种念头,水源在沙漠中是一种十分珍贵的资源,对人类来说等同于生命。设置在墓室中的水,会不会带有某种象征意义,是对墓室主人早日往生、返回人世的殷切期望?就如同母亲的哺育一般。胖子不屑道:“你也忒酸了,那这玩意儿不叫洗澡池,干脆叫母乳好了。”

  “二位爷,二位爷,我们能换个地方吗?我,我实在害怕。”钟全的恐惧并非全无道理。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必须离开此地,古墓里已经产生了某种可怕的变化,不再适合继续探查。我对胖子说:“管它是汤是水,不宜久留。咱们的首要目的不在于此,先撤再说。”像是为了印证我的判断,猩红的池水忽然又翻出一阵水泡,两具血肉剥离的白骨轻盈地浮出水面。冷不丁地见到这样一幕恐怖景象。我们三人几乎同时叫起来。钟全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险些磕坏了我丢在旁边的木刻屏风。

  不用说,这两具可怖的尸体自然是盗墓贼的首领郭瘸子以及他的小跟班三狗子。十来分钟前,还是一条活鲜鲜的生命,眨眼间已经化为血淋淋的骷髅白骨。人类的渺小与脆弱,在未知的恐惧面前展露无遗。来不及弄清事情的始末,我和胖子两人架起失魂落魄的钟全,迅速地逃离了耳室。

分享到:
赞(5)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不是天下霸唱的风格,结局太匆忙,有点稀里糊涂的;坑太多,将军的尸体如何交代?老揣孩子呢?还有血手印……
    打酱油的灯迷2016-07-06 13:00:31回复
  2. #3
    我就这么死了
    郭瘸子2016-02-10 12:19:28回复
  3. #2
    我是第二个?
    呵呵2015-09-24 1:04:32回复
  4. #1
    我就想知道我是不是第一个看到的
    我是沙发吗2015-01-30 17:48: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