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十一章 虬珠灯(4)

  “我真不知道,”小贩眼泪鼻涕流了一把,他拽着旁边的白发老人说,“老郭,老郭,你给我做个证。我只管带路和运货。当初吞兵总的货,也是那群狗东西的主意。我最后连一毛钱都没收着,前后总共均了块破骨头。”

  “哼,你那点出息,我呸!”老头儿虽然伤得重,气势一点没落下,他鄙夷道,“你也别把屎盆子往死人身上扣。主意是我出的,货也是我吞的。怪只怪我不够狠,把兄弟们都害了。”他说着又狠狠地扫了一眼站在后排的几个迷彩服,“还有你们这些吃里爬外的东西,我瞎了眼。”

  小贩吓得几乎跳起来,他捂住老头的嘴大喊道:“我的老郭,你认了吧。那些死了的都是活该,他们贪心。可我们,我们都是被逼的。兵总见过世面,为人宽宏大量,他不会跟我们计较,只好我们说实话,替他好好办事。”他说着又转过头,磕头作揖,再三发誓没有向外人透露遗迹的消息。

  可惜那位兵总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听他解释,揪起他的脑袋,举起枪托一顿猛抽,没几下他就成了血人,连求饶的话都喊不清了。

  “兵总,我见不惯这种场面,去前边看看壁画。你的人可以继续挖,但什么时候进地宫,必须等我回来再做判断。”沙老师摘下眼镜使劲地擦拭,说完就带着两个学生离开了铁塔,朝献殿去了。

  听他们吵了半天,我大致理了个头绪。那个叫兵总的应该就是这伙人的大哥,盗墓团伙的扛把子。郭瘸子和小贩,八成都是他找来搭伙的地头蛇。像镇库遗迹这样的大活儿,光有人有钱还成不了事,必须集各家所长。这其中涉及风水、地理、历史、文化,五花八门既杂又乱,没有懂行的人,根本接不住盘。刚才那位沙老师,听谈吐就是他们找来的圈内人,专做考古的。这伙人分工细致,在山麓和地陷各设一处营地,郭瘸子的人负责外围保安,物资运输;而兵总的人专管栅栏营地现场挖掘。可惜郭瘸子半路起了歹心,把古城里运出的货给吞了。但他做得不够细致,被人识破,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破罐子破摔,索性跟他们翻了脸。依我推断,那个兵总之所以还留着这两个人,多半是因为发现古城里还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害怕郭瘸子还有后招,给他下套。

  “老胡,好在咱们没有暴露。要不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胖子看着地上那俩血淋淋的人,咽了一口唾沫,“我听了半天,琢磨着Shirley杨肯定没落他们手上,否则不会紧张成这个鬼样子。八成连咱们的来路都没弄清楚,光靠蒙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外边鬼咬鬼,咱们在暗处,形势有利。你在这儿盯着,我去瞧瞧那个沙老师在捣什么鬼。”

  “又扯淡,外边十几条枪,你怎么过去?”

  我指了指大佛:“上大梁,铁塔中腰上有窗,和前殿里的通风口对开,进来的时候我就看过了。”

  胖子坚决不肯,他按着我,咬牙切齿道:“谁他妈的天天跟我说不兴个人英雄主义。你这是作死你知道吗!乖乖等着,地宫门一开,还愁没机会摸进去?咱们的首要目标是救人,当然,在不妨碍行动总纲的前提下如果有财还是要发的。不能便宜这帮孙子!”

  他说的话不无道理,甚至比我想得长远。他这趟出来变了不少,我来不及深究其中深意。但那位沙老师的事,绝不是我心血来潮。这伙盗墓贼多是莽夫,盗墓掘坟离不开一个“利”字。他们对镇库城本身没有太大的兴趣,无非就是刨些值钱的古物,出去转手。这里边懂行的估计只有那个戴瓶底的沙老师。我们此行要寻找的双耳瓶事关生死,可手头线索少得几乎可怜,如果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关于镇库古城的信息,把握就大了许多。

  胖子见我下定决心,只好妥协。我们再次探头查看,除了三个开凿地宫的迷彩服,其他人三两一团零零散散地坐在塔楼里休息。兵总打疲了,此刻又点了一根烟,站在入口处到处张望。铁器敲打地砖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我抓紧机会,攀着大佛的底座,顺着金身翻身上了大梁。木料老旧,不时发出“嘎吱”声,好在底下那伙人的动静也不小,再加上凿地的声音,一时间根本没人想到房顶上趴着一个不速之客。

  我花了老大的工夫钻过圆形的通风孔,悄声落进了献殿的横梁上,刚站定就听见老鼠打洞似的沙沙声。我估计这是在刮墙上的石灰,偷偷瞄了眼南墙根下,不知道为何居然漆黑一片。我心说怪事,干这行小半辈子了,还没听说过摸黑作业的,他们也不怕把壁画刮花了。难怪刚才兵总一直站在门口张望,估计也在纳闷儿老沙这伙人为什么一直不亮灯。

  黑暗中,我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围绕着我。整个大殿太过安静了,除了“沙沙沙”的刮墙声,再也没有半点声音,静得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其他人呢?老沙和他的两个学生,还有清理墙壁的工匠,他们为什么没有声音,甚至连一丝呼吸声都没有。我脚下忍不住发抖,但很快也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借着塔楼里透出来的光,勉强能看见一些模糊的轮廓。

  献殿整体高度在二十米以上,我所在的位置离地面少说也有十来米,大殿内伸手不见五指,除了刮墙的响动,连个活人的动静都听不到。这种诡异骇人的情况维持了许久,我蹲得脚都快麻了,有几次险些摔下梁去。

  “沙老,差不多了,上灯吗?”清亮的女声回荡在大殿里,我几乎感动得落泪,可算有眉目了。

  “先上四魂,最后烧五幡。顺序不能乱,按颜色点。”

  没等我弄明白这番话的意思,黑暗中“嗖嗖”燃起一路火光。我急忙往角落里藏。火光猛地蹿起,大殿中央亮了大半。他们所亮的灯具十分特别,外形古朴,呈长虬盘珠状,烛火从龙口中窜起,沿龙须弯成球形。这样的灯具共有五盏,分别立在大殿东南西北四个角,年轻女人站在大殿中央,脚下同样亮着虬珠灯,只是灯火的颜色十分奇特,通体泛着冰冷的翠绿色。

  那一抹幽绿的光亮像勾魂的鬼火,照得我浑身打冷战。我努力撇过头去,可那个瞬间眼睛就像生了钉子,死活挪不开视线,意识也跟着开始涣散,身体不由自主地晃动起来。我急忙扭身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这一动,原本就麻木的脚顿时就不听使唤了,整个人失去平衡从大梁上摔了下去,不偏不倚正砸在了立在南边角落里的灯火上。大火近了身,像疯子一样蹿得满头满脑,其他人被我吓得惊叫起来。眼下我哪管得了他们,一边扯外衣一边就地打滚。

  “火!火!”那位沙老师冲着我扑上来,我以为他要帮着救火,不想他一把按在我肩头,对另外两个大喊,“快去扶灯,不能灭。”听他的意思,那盏破灯倒比人命金贵。我拼命地甩开他,连翻了几个滚,总算脱开了烧得起兴的外套。不等他们反应,我揪起带头的沙老师,抽出匕首顶在他的咽喉处。

  他挥舞着手臂,厉声道:“放手,灯灭了,我们都得死。”

  我心说老子走南闯北,光见过鬼吹灯,那破灯盏明明是我打翻的,凭你那点小伎俩还敢在老子面前鬼扯。

  “闭嘴,老实点。”我收紧手臂,他死命挣扎,两只眼珠子恨不得跳出来,一个劲儿地盯着南角的虬珠灯。

  “沙老,火,灭了。”那个叫小四的少年手里举着熄灭的灯盏,面如死灰。站在大殿中央的女人像疯了一样双手抱头,随即大声尖叫起来。我勒着老沙,一肚子气,这人民教师做得也忒失败了,教出来的学生一个个不拿他的命当回事,变着法儿地逼我撕票。难道老子天生面善,没有亡命之徒的浑然霸气?

  她这一嗓子下去,把塔里的人都惊动了。我和胖子势单力薄,凭手头那两根破铜烂铁,想从十几杆突击步枪下杀出去无疑是异想天开。可老沙这颗脑袋,在兵总那伙人眼里是不是够分量,能不能换来一线生机,还是个未知数。我捏了满头的汗,心中不断叨念,希望自己没有押错宝。

  眨眼工夫,一支六人小队蹿进了大殿。兵总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斜眼咧嘴看了我一眼,算是正式打了个照面。

  他的手下揪着郭瘸子走上前。兵总轻蔑地笑道:“这就是你请来的救兵,单枪匹马想从我手上讨便宜?”

  郭瘸子半瘫在地上,用另一只眼睛上下将我打量了一番,扭头说不认识。兵总显然不相信,他朝前迈了几步。我拖着沙老师退到了门柱边上,收紧刀锋,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印子。姓沙的骂了声娘,停下脚步,冷眼盯在我脸上,开口道:“你有种,什么条件,说!”

  我犹豫了,想跑容易,但回来找药救人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何况胖子和老揣现在还被困在塔里,一旦暴露,谈判就更难了,弄不好反而会害了他们。最可行的计划就是带上这个沙老师往外逃,尽可能分散这群亡命之徒的注意力,替胖子他们制造逃跑的机会。可这条路同样难回头,找不到藏在镇库城中的秘密,老揣一样是死。天人交战之际,郭瘸子忽然放声大笑,老头儿的笑声十分具有穿透力,所有人都忍不住将视线或多或少地集中到了他身上。

  郭瘸子似乎对这个效果很满意,居然自己硬扶着墙面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叉腰含笑,原本就肿得馒头一样的脸颊瞬间皱得连五官都瞧不清了。

分享到:
赞(10)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对呀骑在大樑上都不会吗难怪和雪梨杨相识多年也不会骑
    黑車2016-07-17 19:59:32回复
  2. #3
    对呀还是校卫骑在樑上都不会难怪雪梨杨不让他骑相识这么多年了原来是不会骑
    黑車2016-07-17 19:56:09回复
  3. #2
    tmd, 為啥要蹲著 不會坐著嗎
    Biglion2015-09-17 17:06:48回复
  4. #1
    没人吗
    2015-02-15 0:40: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