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九章 龙颈(4)

  她说实际情况样样棘手,但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用以筹备物资。神秘的野火之谜还没解开,古城入口近在眼前,瞻前顾后不是我的风格。我已经打算好了,不管胖子他们能不能找到称手的装备,待会儿人一齐,立马进城。Shirley杨听了我的“计划”,气得脸都绿了,她甩开背包,带着质问的语气说:“事情明摆在眼前,现在退还来得及,搜索量太大了,不是我们几个人能忙过来的活儿。就算你对自己有信心,那老揣呢?他的性命才是我们目前第一优先的考虑。”

  她忽然之间发飙。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姑奶奶又要唱哪一出。我和Shirley杨平时很少起争执,特别在专业问题上,虽然各自主张不同,但基本上都是本着和平互助的原则行事。她劈头盖脸的臭骂,让我很不自在,但也拉不下脸在野地里跟女同志叫板,只好委婉地向她询问对策。

  不料她火气更大,自顾自地坐到了洞口边上,背对着我一言不发。我寻思着这大概就是胖子常说的小妮子闹脾气,可我和Shirley杨认识这些年,她鲜少像今天这样无理取闹,连个台阶都不留。气氛尴尬,我也懒得跟她解释,继续在地里刨泥,不想铲头忽然“咣”地碰到了硬物,似乎挖到了什么东西。我急忙加快速度,三下五除二,将周围的泥刨了个干净。Shirley杨听见挖土的声音,转身跑上前。

  “真叫胖子蒙上了,你来看,是个坛子。”我丢下铁铲,用手抚去坛口附近的泥土;一手扶住陶坛肚子,一手深入地下,掂量了几下,然后将它整个提了出来。这只粗陶制品,上下窄扁,中间宽圆,周身分别绘有三道平行酷似人面的花纹,轻轻一晃还能听见“沙沙”的响动。看来胖子的确没猜错,那伙人在地里果然藏了私货。

  Shirley杨的神色犹豫不定,我知道八成是在猜测这罐陶坛的出处。方圆百里没有人家,更别说集市,一群盗墓贼也没有任何理由随身携带这种易碎品。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已经进入过古城,从遗迹中把东西带了出来。坛子搁在地上,与我的膝盖齐平,这个大小颇为尴尬,既不像手工摆设,也不像储藏物用具。陶制坛的封口处塞有杨木盖,外圈糊有沥青色的泥,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这些黏合物已经变得坚硬无比。我发现沿外圈还有几道清晰的划痕,看样子有人试图用匕首之类的锐物打开人面坛。

  “花纹有点怪,精绝流域的出土文物里从没见过这样的人脸花纹。”Shirley杨指着沾有泥土的纹面。我仔细一看,坛子的颈口、腰腹、底座都有类似的花纹,但每一组花纹的样式又不尽相同,三组人脸同为宽额高鼻,脸盘细长,五官均有缺失。起初我以为是物理磨损并未放在心上,但定下眼细看,就发现事情不对了。这些脸孔间透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看得我浑身不自在。Shirley杨也好奇,她问我坛子上为什么会纹绘残缺人士的图谱,而且伤痕都在脸上。我心说这玩意儿也不是我造的,我哪知道画图的师傅是什么审美趣味啊!但这东西看着就不吉利,肯定不是寻常百姓家里挖出来的家居摆设,八成与祭祀、开矿之类带有危险性质的活动有关。

  “别琢磨了,打开看看不就结了。”我掏出打火机,连擦了好几下,总算亮起了一朵小火苗。“这种复合泥是纯天然制品,黏合性非常强,里面混有动物的唾液,以及沙漠植物的根茎,一般用来修房固屋,抗的是十级大风。用匕首就想撬开它?一点常识都没有。”

  火烤之后,坛子口出现了松动,沥青色的泥变得柔软蓬松,散发出焦臭味。我用手套包住坛口,轻轻地剥开粘在杨木盖与坛口缝隙间的填充泥,接着顺势揭开了盖子。

  坛子口有巴掌大,里面黑不溜秋的什么都看不清。我举起手电还没来得及细瞧,就听见身后传来“哗啦啦”的金属摩擦声;扭过头一看,胖子和老揣果真带着碗口粗的链条,远远地跑了过来。胖子肩上不知从哪儿多出一只鹅蛋色的背包,他丢下链条乐滋滋地邀功:“我就说嘛,再机灵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车上藏着的东西可不少,除了大铁链子,还有一背包应急品,够咱们再熬一周的。可惜没有称手的家伙,我卸了一支扳手,聊胜于无。”

  “美得你,看,刚挖出来的,还热乎着呢。王司令有兴趣吗,长长眼?”我欠身把人面坛亮了出来,胖子顿时两眼发光。

  “哎哟,我的亲娘哎!这帮鳖孙子藏得够深啊!快让胖爷爷看看,挖出来什么宝贝。”他按住坛口,伸出右手要往里摸。老揣惊叫起来,使劲拽着胖子:“哪能随便乱掏啊,万一是我的药!”

  胖子心有不甘,撇嘴道:“行行行,你来摸,紧张个屁啊!”

  老揣小心翼翼地铺开背包,抱起坛子晃了晃,然后戴上手套慢慢地把手放了进去。我在边上给他打着手电。大家伙都很好奇,不知道陶土坛中藏了什么宝贝。老揣的神色起初颇为慌张,充满了期待,随后眉头慢慢地挤成了“川”字,最后眨眨眼,整个人都僵住了。

  “你干吗呢,里面什么东西?”胖子急不可耐地凑上去追问。

  “我,我不知道,摸着不对劲啊!像,像……”

  “像什么?”

  他惊慌地从坛中抽出右手,捎带顺出了一堆灰色的沙粒。Shirley杨捻了几粒,摇头道:“这是炭灰。”

  老揣紧紧地攥着拳头,手心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他用另外一只手盖在右拳上,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

  “张开,大家看看,没事。”我托住了他的双手,发现他浑身冰凉,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到一丝寒意。

  老揣缓缓张开手掌,还不得我们看清,就惊叫着跳了起来,飞快地脱掉了手套。两颗圆滚滚的东西散落在地,眨眼间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它们动了,动了!”老揣拽着我,吓得舌头都有打结了,“是活的。”

  可惜事情发生得太快,我根本就没看清他甩出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胖子和Shirley杨分别低头去找。胖子埋怨说:“你慌个屁,连个响都没听见。这要是陪葬用的宝珠,你上哪儿赔老子去。”

  我们找了一阵儿,在周围没有找到任何活物,更别说什么会动的珠子。众人的气势瞬间就没了。老揣自责道:“我太紧张了,没看清。也许,也许它就是普通的珠子,都是错觉,根本没动过。”他先前受过惊吓,身上又带着恶疾,紧张失神在所难免。

  “可惜了,好不容易挖出来,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我笑了笑,安慰他说,“不过咱们又不是冲着钱财来的,丢了就丢了。现在铁链也有了,趁热打铁,下洞吧。”

  胖子心有不甘,翻过坛子把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地一股脑倒了出来。我来不及喊停,半坛灰黑色的沙土瞬间铺满了我们脚下。

  “都是炭灰?”胖子捏起一看,顿时泄了气,“和着这么大一坛子,光藏了两颗珠子,其他的都是炭灰。真他妈的晦气。”

  “除了炭还有石灰,坛口又是密封的。这样的设计多半是为了防腐保鲜。”我拨弄了几下,发现里面还有灰白色的物质。

  “按你这说法,咱们挖的是镇库人民的冰箱?”

  “不一定。你忘了,墓室里也常常备有石灰粉,既防潮又防腐。跟咱们这个陶土坛子一个道理。”

  “言之有理,还是胡司令细致。”胖子举起坛子竖了个底朝天,“不过这里头可没其他东西了。你说,老揣刚丢出去的是个什么玩意儿?塞了大半缸子的炭灰。”

  “你别看我啊,我真,真不知道。”老揣苦着脸,额头上满是汗珠,“要不算我欠你的,回去之后按市价结给你成不?”

  Shirley杨见老揣当真,扭头把我和胖子一顿狠批。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逗他!铁链已经拴好了,下!”

分享到:
赞(11)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
    我从盗墓笔记穿越过来了?
    人头坛子2015-08-16 18:14:53回复
  2. #2
    我也来占沙发
    胖子2015-03-10 11:29:33回复
  3. #1
    砸门没有了惊险刺激的赶脚了尼
    吓吧2015-03-10 8:30: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