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九章 龙颈(1)

  我们三人紧紧地靠在一起,等待着这场天灾离去。狭窄的青丘虽然阻断了大部分风雨,但雨水还是很快透过帐篷的缝隙渗透进来。我用力顶在接缝处,后背湿了大半,下半身仿佛浸透在冰水中,逐渐变得麻木,失去了知觉。我试着移动了身体,不料因为长时间的僵直,脚部不受控制,忽然失去了平衡。我这一摔,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防风布“嗖”的一声被卷得无影无踪。豆大的雨点夹杂着随时会要人命的冰雹,朝着我们几个人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Shirley杨急忙抽开她的背包,扯出一张毛毡子。毛毡子吸了水,变得异常笨重,但我们眼下根本没有其他选择,与其暴露在铺天盖地的冰雹中,不如用它防个身,聊胜于无。我想起包里还有铁镐立刻来了主意,用仅剩的三个铁镐作为固定物,在峡谷间钉了一处“人”字形的避风点。然后将我们的背包堵在两侧抵挡风雨,为彼此博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暴风骤雨间,我不禁又朝胖子消失的地方瞥了一眼。因为水雾太大,能见度低,怎么也看不真切,这一次不知为何,总觉得混沌的地平线尽头有一群模糊的人影正在缓慢地移动。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再次从避风点里探出身。Shirley杨不知道我看见了什么,诧异地拉住了我,问我要干什么。

  “外面好像有人。”

  “你看错了。”Shirley杨斩钉截铁地说,“这种鬼天气,谁会在外面走?”

  我有些犹豫,还是毅然探出了头。我举起望远镜,再次将视线集中在地平线处。这次除了昏黄的天空再也看不清其他东西。我叹了一口气,正要转身回到毛毡里,脚腕忽然一沉,险些扑倒在地。我急忙低头寻找,只见磅礴的雨水中,不知从何处冒出一只灰白色的人手,紧紧地贴在我的脚腕上。

  我心头猛地一沉,顾不上别的,抬起右脚猛地朝前甩去,打算借助惯性摆脱那只恐怖的灰手。不料那只自地下冒出的手掌极为有力,全力之下居然纹丝未动,我自己反倒因为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在了泥浆中。我大喊起来,可惜风雨太大,毛毡里的人根本没有听见呼救声。我蹬起另外一只脚,朝着灰色的手掌连踹了好几下。可它就像石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我逐渐冷静下来,又试着调整角度,慢慢地抽出了右脚。那只灰白色的人手依旧保持着抓握的动作,悄无声息地躺在泥水中。我觉得不对劲,又再次爬回去,发现那只人手不过是半截石制的雕塑。我回到毛毡中,惊魂未定。Shirley杨见了我的脸色就问怎么回事。听闻找到佛手,老揣撩开帘子,不想迎面一阵冰疙瘩,砸得他不得不缩了回来。

  “动不了,太厉害。”他抖了抖手脚,抵着墙背对我们说,“早说过崖上有东西,我看八成是古时候留下的,算不算文物?”

  此时我哪有心思管什么文物,胖子生死未卜,又逢这场百年难得一遇的鬼天气断了前路,只好硬耐着性子蹲在漏水的毛毡里等待风暴过去。这一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外面风雨声逐渐消失,我再次挑起毛毡,发现天早就黑了,除了呼啸的狂风之外,再也没有半点落雨的迹象,连原本泥泞的水坑都不见了,更别提什么冰疙瘩。

  “咋这么快就干了,水都到哪儿去了?”老揣摸着沙地一路小跑,在青丘之间转了个来回。如果不是我们三人浑身透湿,谁也不会相信刚才这里发生过什么。

  “先生火,山上寒气重,烤不干,咱们就等着冻成冰棍。”青丘小道路窄风大,不适宜露营。我带着大家来到地陷边上,找了一处避风性相对比较好的土墩开始生火。

  “邪门了,真邪门。”老揣看着冉冉升起的篝火,吞了一口唾沫,“除了咱们三个大活人,周围一滴雨都没有。刚才的冰雹,不是我在做梦吧?”

  我无法解释他的疑问,自己同样一头雾水。我急着找人,烤干了鞋袜,套上半湿的外衣就站起身来。Shirley杨裹着毯子从土墩另一头跑了上来:“打火机和手电筒你带在身上,包里还有一只信号枪,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我接过背包,让她回去歇着。Shirley杨摇头:“我整理完衣服立刻追上去,你自己小心点。”

  “不管能不能找到人,一个钟头之后,咱们土墩子集合。”我背上包,摸着夜色再次跳入地陷中,回头看了一眼火光中的Shirley杨和老揣,心里隐隐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距离胖子失踪已经过去了6个钟头的时间,因为雨水的冲刷,原本龟裂干涸的泥地变得光滑无比,细碎的泥土结成了块状,地上的脚印早就没了踪影。我凭着记忆来到白天出事的地方,举起手电仔细查看,忽然发现泥土的颜色发暗,与周边的土壤有些许不同。我沿着这些泥土往前找,赫然察觉事情不对。不知为何,雨水冲刷过的泥地里,居然清晰地留有一排排杂乱无章的脚印,粗略估计起码有二十个人以上。我站起身朝青丘方向张望,发现这个距离正是我当时所见到的地平线。难道我先前没有眼花。果真有一队人马曾经在狂风暴雨中,顶着漫天的冰疙瘩在前行?

  我越琢磨越觉得可疑,起风前我们留下的脚印早就被抹平了,为什么暴雨中的队伍会印下如此清晰的痕迹,他们是人还是鬼?眼下没有其他线索,我只好沉下气来,沿着这排杂乱的泥脚印跟了上去。这排脚印一路往南,朝着地陷的腹心部分延伸。走着走着,前方慢慢出现了光亮。我急忙关闭手电,猫下身子悄悄地前进。又跟了一会儿,四周不断传来金属敲击的声响。黑灯瞎火看不真切,前方的光亮若有似无。我仿佛置身在深不见底的大海之中,总觉得脖子勒得慌,怎么也透不上气。我扯开衣服上的纽扣,眯起眼睛努力辨认方位,可四周荒得可怜,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再跟下去,脚印逐渐模糊不清,有些地方三五个脚印乱成一团,我伸手比画了几下,有的地方空隙大得离谱,看间距怎么也不像同一个人留下的。到后来,地里干净得一根毛都没长,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脚印。我心中大骇,二十个人的队伍说不见就不见了,消失的方式简直跟胖子如出一辙,难道这块地陷里另藏玄机?还来不及思考,原本忽闪忽闪的火光突然炸开了锅,耀眼的火焰如同爆浆而出的泉水,一下子冲上了天际。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忙冲着那道冲天的红光奔上前去,准备一探究竟。

  还没跑几步,就看见前边有一道又长又高的障碍物,远瞅着像是人工搭建的围栏。定眼一看,栅栏四周果然有人影在晃动。那些人似乎正在围观眼前的奇景,并未注意到我正在向他们靠近。我趁机猫上前,发现前边果然有一处大型营地,围栏边上散落着铁锹、煤炭、木料,还有尚未完工的行军帐篷。有几个人离得比较近,我借助火光得以看清他们的样貌,都是生脸。再瞧他们的衣着,清一色的黑裤,头上绑着黑色的头纱,如果不是借助强光,黑夜中根本注意不到他们的存在。我贴在木桩一侧,再次朝他们的营地里张望,一个敦实的背影忽然映入眼眶。我乐得差点喊出来,又晃了几眼,再次确定那个耷拉着脑袋,颓坐在营地中央的人就是胖子。我试着接近他,可营地内三步一岗,五步一亭,零零散散居然有十几个看守,再也无法靠近栅栏范围内半步。那伙人里,有一组来回巡逻的五人小队,他们胸前挂着制式步枪,瞧模样不像野路子。我想起死在林子里的摩托车手,以及那片被清理得异常整洁的营地,心中更加确定,眼前这伙人不好对付。

  好在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集中在那抹自地底射出的火光上,外围守卫相对松懈,否则在靠近围栏前我就已经被他们发现了。如果不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再想钻空子救人那必定难上加难。据我观察,他们这个营地里并没有配备交通设备。这对我们来说相对有利,逃起来不至于瞬间就被他们追上。但声东击西必须打配合,眼下就我一个人,既要救人又要制造混乱,实在太过勉强。我正思考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引出去,身后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我急忙就地一滚,换了个位置扭头查看情况。黑夜中,匍匐着两个人影,正朝着栅栏木营地迅速地移动,瞧样子并没有察觉我的存在。我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观察,突然觉得领头的那个有点眼熟。

  Shirley杨?我定眼再看,来者果然是Shirley杨,不用说,另外一个肯定是老揣。“嘿!嘿!”我朝他们轻声吆喝。Shirley杨微抬起脑袋,很快就看见了我。他们两人顺着栅栏的方向,慢慢地爬到了我藏身的地方。

  “胖子在里头?”

  “绑着呢。”

  她抬头看了一眼,侧过身来说:“那趁着红光还没消失,咱们动手。”

  我有点担心老揣,不料他意外地镇定,脸上还抹了泥,一副慷慨就义的神色:“你们去救人,我来引开他们。信号枪借我使使。”

  “不,兵分三路。咱们分开跑。声势要大,最好把他们搅晕了,让他们觉得到处都有人。”我大致讲了一下计划,由老揣先走,带着信号枪去远处的山头吸引注意力,然后由我冲进营地制造混乱,Shirley杨趁机救人,确定甩掉所有的尾巴之后,在青丘集合。

  我再三叮嘱他们,这伙人不好对付,千万不能起正面冲突,关键时刻该服软就服软,保命要紧。老揣应了一声,转身消失在黑夜中。栅栏营地外,只剩我和Shirley杨两人。她盯着那抹尚未消失的红光,忍不住问怎么回事。我说来得晚,具体情况不清楚。但事先发生过爆炸,瞧周围这些家伙什,怕是遇上同行了。

  Shirley杨哭笑不得,估计也在纳闷儿盗墓什么时候成了基础行业,怎么我们几个不管走到哪儿都能遇上截和的。

  “也好,说明咱们没找错地方,就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时机未免也太巧了。”我们在山腰上见到的摩托车队与这伙人的行事风格截然不同,相信并非同一路人马。那先前在林中营地发生的就不是内讧,而是有预谋的阻截、暗杀。想起那几具尸体,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如果不是路上耽搁了,那现在曝尸荒野的人也许就是我们。我和Shirley杨守在暗处,静心地等待老揣行动。我顺带又瞥了几眼栅栏内的情况,除了胖子之外,地上还蹲着另外几个人,被揍得鼻青脸肿,身上还捆着绳索。他们被关在营地的另一侧,与胖子隔得还挺远,看来是有意被分开,害怕他们串了消息。

  又等了一阵儿,红色的光逐渐散去,夜色再度恢复平静,原本围观的人群渐渐回到营地中。我心说糟了,这浩浩荡荡的人马一旦回巢,那救人的事八成要泡汤。我决定不再等老揣那边,提前动手,打乱对方的步调。想到此,我甩下背包,打开手电,飞快地朝栅栏的另一头跑去。几个眼尖的看守瞬间大叫起来,让我站住。我知道他们手里都有枪,哪里敢停,稍微回头望了一下,再次飞奔起来。这下营地里彻底炸开了锅。我耳边枪声一片,很快就被人跟上了。好在事先已经瞄准了逃跑的路线,我沿着地陷边缘狂奔而上,最后一头扎进了山林里头。我不敢跑得太远,只能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为Shirley杨争取机会。

  游走之际我特意数了数,追我的人分了两路,前后大概有四五个人,都是直接从营地里冲出来的。这样粗略估计,栅栏那里剩下的人依旧不在少数。不知道Shirley杨能不能顺利把胖子接出来。我跑着跑着失去了方向,夜色中已经无法分辨自己的位置,追击的脚步声越来越响,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这伙人的包围网在逐渐收拢。我蹿上一棵巨木,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眼看着有两个人端着枪从树下经过。我屏住了呼吸不敢动弹。这时,远山忽然亮起一道白光,笔直地升上了夜空。刚才追着我的两个人很快折了回来,他们大声嚷嚷着,顺着白光而去。老揣这一枪虽然晚了点,但效果不赖。我躲在树上,只见林子里很快又蹿出三四个人,纷纷朝信号枪亮起的地方赶去。我不敢大意,又待了好一会儿,确定四周无人,才慢慢地滑下树来赶往指定地点集合。

  我脚下走得很急,心里挂念着其他人,盼着他们顺利脱险。可事与愿违,等我到了地方一看,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远处不断传来枪声,我又惊又急,想折回去找人,又错过他们。只好按下性子,坐在岩石边上干等。半个钟头后,我隐约听见了熟悉的骂娘声,心中顿时忍不住狂喜。

分享到:
赞(10)

评论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
    老胡,别闹了
    shirley杨2016-07-10 14:26:23回复
  2. #4
    你个死胖子,赶快给组织交代,你是怎么落入那伙黑衣人手里的
    胡八一2015-07-21 10:40:52回复
  3. #3
    想我王凯旋同志居然别人绑了
    胖子2015-07-17 15:49:23回复
  4. #2
    砸门妹有了惊险刺激滴赶脚了呐
    吓吧2015-03-10 8:11:55回复
  5. #1
    沙發
    老狼2015-03-03 12:31: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