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八章 沙海秘闻(4)

  我俩一路上没说半句话,精力都用来戒备和赶路。燃烟的地方在溪谷上游,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中,距离我们大概有三四千米的样子。

  进了林子之后,我们兵分两路,从不同的方向慢慢摸了上去。我注意到树枝和地面留有打斗痕迹,更加确定前边出事了。没想刚走了两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赫然躺倒在面前。我翻开那个躺得四仰八叉的男人,发现人早就死了,胸前破了一个血窟窿。我不敢打等,一头钻进了营地,满眼望去,到处是散乱的物资。营地中央燃着一团大火,烧焦的味道不断刺激着鼻腔。我捂着鼻子走上前,发现火堆中燃烧的不仅是木料,还有一具早已不成人形的焦尸。

  Shirley杨从另一面走进林子,她见了眼前的景象也大为震惊。我俩翻查了整个营地,没有发现任何带有文字标示的物件。

  “清得太干净了,训练有素,手法老道。”我看着那团火堆,试着用树枝捅了两下,一些尚未燃尽的纸屑飞了起来,“该烧的都烧了,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来的路上,有两具尸体。这附近有过激烈的打斗,应该是昨天夜里的事了。”

  “火还在烧,不管是谁做的,都没走远。”我开始为这场未知的旅途担心,“折回去吧,先找大家会合。”

  我们走到半道,迎面碰到胖子和老揣,两人青着脸,估计被沿途的惨状吓到了。

  “前边不用去了,烧得一干二净。”

  “有活口吗?”

  “连根毛都没剩。”

  “是不是昨晚那拨人?骑摩托的。”

  “八九不离十。”昨天那队人声势浩大,我大致数过,光摩托车就有七八辆。按时间推算,他们应该是后半夜出的事。营地周围只找到三具尸体,要么是内讧,要么就是遭到了伏击。以眼前的情况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里距离我们要找的黑铜塔很近,搞不好会遇上他们。以后的路,咱们需要走得更谨慎。”

  “你是领队你说了算,我没有任何意见。但行动之前,必须拟一个计划以防不测。”Shirley杨指着不远处依旧在燃烧的营地,“否则,那就是咱们的下场。”

  如果时间允许,我会选择先把消息传到镇上,交给正规部门处理。可惜眼下既没有通信设备更没有空余的时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好在我们的行踪还没暴露,对方压根儿不会想到还有另外一支队伍快他们一步,早就进了山。保持隐蔽性是我们眼下最大的优势。

  再三叮嘱过后,我们朝着黑铜塔遗址行进。这一段路程大家走得异常艰辛,身体上的疲倦和精神上的重压混杂在一起,时刻折磨着众人的身心,走到最后的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整片山林中透出死一样的氛围,空洞的山头不时传来几声说不清的鸟鸣,叫得人心寒胆战。我无暇顾及其他人的感受,一心寻找考古队记录中的古城遗址。铜矿属于化合矿,疙瘩田的铜含量之高,早就超出了大自然的临界点,地表覆盖岩带有明显的异变,想找到黑铜塔遗址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但凭我个人的想象力,实在很难理解,为何要用“塔”来形容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代采矿厂。铜矿作为自然界可以大量开采的金属矿,早在史前时代就被人类开发利用;在我国古代,它更是铸造钱币所需的重要原材料。镇库城因为矿产丰富,在当时异常繁华。每逢王族红白婚丧祭祀大赦之类的节日,都会铸造新的纪念币。镇库城逐渐发展成一座功能性的城市,源源不断地为精绝国提供矿藏原料。露天开采何以需要耗费人力、财力修建一座华而不实的铜塔,进入驼峰山之后,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快到了,”我停下脚步,放下脑中的重重顾虑,仔细梳理了一遍手头的信息,“你们看地上的土,颜色明显不同。离铜矿不远了。”

  老揣喜上眉头,迅速地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珠:“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没碰上别人。那伙人会不会已经走了?说不定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山里藏着什么,只是凑巧路过呢。”

  “希望如此吧。”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假如真像老揣说的那样,也省去我们诸多麻烦。胖子走在队伍后边,他脖子上挂着望远镜,不时东张西望作瞭望状。我坐在树下休息,信手捏了一把地上的土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

  “有发现了?”Shirley杨喝了一口水,蹲下身向我询问。

  “你闻闻,金属味。肯定在这附近。”

  Shirley杨嗅了一下,又取出自考古队那里抄来的资料:“按当时的记录,遗迹附近应该有两处明显的地理标识——枯木林以及一处巨型石堆。”我接过她的素描本看了看:“矿床附近的植物受矿藏影响,外貌特征有了明显改变。常年累月下,树木枯死,为后人提供了天然坐标。”

  这时胖子走了过来,他说前边的路有问题,让我过去瞧瞧。我接过望远镜,按照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就在距离我们两公里左右的地方,不知道为何出现了一处巨大的地陷,直径将近有三四百多米,地陷周围密布着高低不平的青色山丘,看上去与整片驼峰山的景色格格不入。所谓水深卧龙,山高藏精,如此特别的地貌风光下必定蕴有玄机。

  “那还等什么,抓紧时间上路。”胖子扛起老揣的背包大步迈向山林深处的青丘群。这段路我们走得很急,没有任何停歇,老揣落在队伍后边,显得有些吃力。Shirley杨故意放慢速度,在旁照应。

  来到青丘脚下后,我让大家停下了脚步。胖子朝前看了一眼,皱起眉头。

  “怎么不走了?”Shirley杨好奇地追上来问。

  “不好走,容易出事。”我指着两座青色山丘之间的小路说,“这条路是后天开凿出来的人工天险,山崖上修了工事。你看崖壁上的黑点,那是瞭望台,也可以用作烽火点。瞧这个架势,咱们九成找对地方了。”

  “那还有一成呢?”

  “没什么,我这个人比较谦虚。”我朝Shirley杨笑道。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转身去扶老揣。

  “不碍事,我能走。”

  “你说这话哄鬼呢,白条汗都快流成河了。”胖子架起他的胳膊,“省着点力气,回去逗儿子。这里有哥儿几个罩着,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我注意到老揣的脸色已经由最初的苍白转为蜡黄。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他身体里的血液正在逐渐丧失生命力,如果继续持续恶化,那保不准在进入镇库之前就先交待了。老揣见我在看他,掰开胖子的手,站了起来。我欲言又止,拿起望远镜蹲在一旁观察夹道小路。依我的经验,山崖上起码应该修有四到五处鸟瞰点。但从目前我们所处的位置,只能勉强看见三处。

  “看个鸟啊!八百年前的古董了。”胖子抢下我手中的望远镜,搁在面前看了几眼,“崖上的工事早朽了,除了鸟窝连屁都没有。要是怕埋伏,我们可以绕路。”

  “其他几条路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仔细想了想,青丘群自身就是一道天然屏障,以此地为聚落,易守难攻,只需要把守峰群之间的小路。就算我们现在换一条路,也未必会比眼前的安全。“择日不如撞日,一条道黑到底吧。”

分享到:
赞(11)

评论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6
    我在哪
    摩托车2016-02-21 15:03:08回复
  2. #5
    春雪
    匿名2016-01-28 14:00:03回复
  3. #4
    好,比上部好。
    书虫2016-01-21 21:57:11回复
  4. #3
    看不下去了
    匿名2016-01-02 16:49:44回复
  5. #2
    板凳
    德玛2015-11-17 13:30:03回复
  6. #1
    我也抢到沙发了!!!
    三公子2015-02-14 19:42: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