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七章 玉骨镜棺(5)

  老揣率先爬上了窗台,可他手脚不便,动作十分迟缓,急得我上前踹了一脚,他大叫着直接栽了出去。我翻身上窗,习惯性地回头检查了一眼,却发现原本倒在地上的尸体正扭着头,死死地盯着我们逃离的方向。

  我心中大骇,但情况危急,管不了那么许多。我毫不犹豫地跳下窗台,落地的瞬间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站稳之后只见老揣双手抱头,跪在地上,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四名全副武装的战士端着枪死死地守住了小巷两头的出口。我再回头,大门已经轰然倒地。面对真枪实弹的战士,Shirley杨和胖子并未多做挣扎,老老实实地举起了双手。我和老揣被押回小屋,没过几分钟,一个颇为眼熟的身影走了进来,定眼一看,正是龚朝阳口中的老首长。

  小老头儿依旧穿着半旧的工作服,腰间挎着手枪,锐利的眼神缓缓地扫过我们几个,而后一句话也没说,开始在房子里来回踱步。我已经不敢再做什么幻想,满地的图纸,大厅还散落着尚未来得及坑埋的铁器,特别是胖子包里的那套刚从大将军身上扒下来的覆面玉衣,铁证如山根本不容辩驳。

  “报告单参,嫌犯四人,全部落网。请单参指示。”敬礼的战士声音洪亮,他笔直地站在小老头儿边上,脸色不自觉地露出了兴奋的神情,似乎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

  我观察了一下,屋里、屋外大概有七八个兵,几乎没有任何空隙留给我们。单参熟练地掀起地板上的防潮布,朝底下的梯坑看了一眼。他边上的战士好奇地偏过头,似乎也想瞧瞧藏在地下的秘密。可惜小老头儿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又信手将防潮布盖了回去。他双手背在身后,一言不发,继续朝里屋走。眼见他即将跨进藏有粽子的工作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姓胡的小伙子,你过来一下。”单参的声音听上去波澜不惊,隔着薄薄的塑料帘,我发现他已经坐在了书桌边上。我心想,老头子心理素质可以啊,那么大一只粽子躺在地上,他还敢找我进去谈话。

  我试着迈了一小步,两边的战士没有任何表示,似乎把我当成了空气。胖子歪着嘴不停地朝我眨眼。我知道他在计划逃跑的事,于是默默地摆了摆手,让他静观其变。我挺起胸膛,大步跨进工作间,眼睛一直盯着地板,那一刻我无比希望大将军诈尸还魂,为我们脱困。可惜小屋子里,除了我和单参谋长,再没有第三个人的身影。我脑门发黑,急忙四下探查,可四四方方的小屋根本没有多余的角落,千年古尸就在眨眼间不翼而飞了。

  转瞬间,我急出了一身汗。单参谋不解地看着我。可此刻我实在无法组织语言向他解释。该怎么说?告诉他我们从古墓里偷出一只千年粽子,然后粽子跑了,就从他刚才坐的地方?正常人听了这样的说法,还不当场把我们几个丢进疗养院!

  我再次扫视房间,恨不得在地板上钻出一个洞来。从我们离开工作间到我被叫进来,前后不超过5分钟,除非尸体自己活了,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将它移出屋子,更别说要绕过一群战士的视线。

  “小伙子,你有什么话要说吗?”老头站起身,微笑着给我让座。我犹豫了一下,问道:“您进来的时候,看见别人了吗?”

  单参谋又坐了下去,脸上的微笑逐渐收敛。我只好换了一个说法:“那您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们就是不对劲的地方!”老头忽然掀了书桌,怒气冲冲地瞪着我,“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为什么要藏在龚朝阳家里!”

  事到如今,说实话只有死路一条。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显得真诚,略带点委屈。

  “报告首长,我们受龚朝阳同志嘱托对白奶滩遗址进行探查发掘。这里是我们临时的工作室,外面桌子有我们找到的相关材料以及出土文物,充分证明了遗址的考古价值。”

  “你们是哪个单位的,介绍信呢?”

  “介绍信已经交给龚朝阳同志了。我们来自北京古文物保护协会,是一个半官方的民间组织,曾经参与过多起国际科考项目。”

  小龚同志早就离开了绿洲,我认准了他们死无对证,所以故意抬高了声线,让外面的Shirley杨等人也能听见。

  “除了龚朝阳,还有谁能证明你们的身份?”

  “抱歉,暂时没有。不过小龚同志已经出发了,等他回来,自然可以证明我们的身份。”

  单参谋惋惜道:“我也很抱歉,他回不来了。”

  “什么意思?”

  “他连夜出城,遭遇沙暴,已经牺牲了。”老人的脸色变得异常悲哀,“早上有人来报告,说你们闯进了他的家。那个时候他的尸体刚刚送进建设兵团,怀里还搂着申请材料……太年轻了,他才19岁……”

  听闻龚朝阳的噩耗,我的呼吸变得艰难。就在一天前,他还是一个生龙活虎的考古队员,满心想着遗址发掘工作。如果不是我们的到来,也许他还会继续留在绿洲寻找线索,不用急着连夜出城,也就不会碰上沙暴。强烈的内疚感冲击着我的心,除了哽咽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人和我同时沉默,静静地端坐在小龚生前居住的小屋里。良久,他才抬起头,继续说:“你们在白奶滩的发现呢?我可以联系有关部门提供帮助。”

  “目前还在假设和发掘的过程中,我们缺乏原始素材,对绿海一号初期的地理、历史、人文环境都不了解。我听他说过,考古队曾经有过不少发现,但是后来都被查封了。”

  “看样子,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我记得你也是部队出身?”

  “对,退伍有几年了。”

  “那有些事不需要我讲,你也应该明白。”

  “是,服从上级命令,坚决执行任务。”

  “最初发现绿海一号的人,是龚朝阳的师傅单明志,他也是我的亲弟弟。”单参摘下眼镜,蹭着衣角,“他是博物馆高级研究员,三年前,从老乡手里收到了几块特别的龙骨化石,然后就一头扎进研究了。他带着徒弟走遍了附近大大小小的戈壁,最终发现了这片绿洲。起初考古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后来考虑到绿海一号的地理位置与开发价值,工程就被停了。剩下的事情,你也知道。”

  “知道一些,大概也想到了。”我默默点头,不禁更加痛惜。龚朝阳的确太过年轻,他始终没有明白,考古工作叫停并非客观原因,而是利益衡量;即便他有完整的龙骨以及科研成果,多半也是无功而返。

  “这样吧。你跟我走一趟。他们的材料大部分封存在我那里,如果有用,你们拿去研究吧。”单参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对外边的人说,“收队了,请几位回去,做点学术交流。”

  战士们见我们勾肩搭背,面露迷茫,但也不敢多嘴,乖乖地收起了枪。

  人多眼杂,我不敢多说,让胖子收拾行李,告诉他们单参找咱们是为了传达上级指示,现在绿海人民需要咱们贡献力量。边上的战士听得一惊一乍,看我的眼神从鄙夷变得肃然。老揣一边往包里塞东西一边低头问我:“他抓咱们干吗,会不会枪毙,干尸还在里边吗?”

  “这事回头再说。如果有人问你话,你一律说不知道。”我想起消失的粽子,心里乱成一团。可眼下如果再提粽子的事,估计连老单都要跟我们翻脸。我只好假装没发生过,背起行李跟着部队的吉普车进了建设兵团。

分享到:
赞(5)

评论1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1
    之前,龚朝阳的师傅。。姓贾啊我记得
    不夜人2016-09-04 7:50:06回复
  2. #10
    步子迈大了,扯着蛋了
    胡八一2016-02-21 14:30:16回复
  3. #9
    十九岁?考古工作好几年?
    2016-01-24 12:07:03回复
  4. #8
    吃屎去吧
    你爹2015-12-02 15:18:26回复
  5. #7
    我怎么办
    龙骨2015-09-01 8:58:29回复
  6. #6
    我他妈想我儿子了
    老龚2015-07-21 7:41:20回复
  7. #5
    老胡 咱还是跑吧!
    胖子2015-05-29 19:48:27回复
  8. #4
    認床…先回墓穴…
    粽子2015-05-12 23:01:01回复
  9. #3
    我他妈也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
    战士2015-05-07 11:18:40回复
  10. #2
    人生短暂啊!劳资打了个酱油就走啦.........
    龚朝阳2015-02-10 15:53:22回复
  11. #1
    粽子睡了那么多年,刚被吵醒 去找小鲜肉吃去了
    胡八一2015-01-20 13:51: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