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六章 龙骸(1)

  听完龚朝阳的故事,Shirley杨感触颇深,他们算半个同行,说起话来分外熟稔。聊了一阵儿,龚朝阳对我们的杨参谋长推崇备至:“想不到诸位居然是国际友人。同行同行,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那这二位是……”他满心期待地看着我和胖子。我当然不能说实话,只好顺着他的思路编下去:“我和这位胖爷,都是退伍军人。杨小姐此行的保镖兼助手。”

  “哦哦,难怪这位胖大哥一眼就相中了龙骨,英雄所见略同。哈哈哈!”龚朝阳自说自话地把我们几个归类为科研工作者,十分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参观他的研究成果。当然,前提是归还手头这块龙骨。

  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收拾好行装立刻随他前往研究所观摩学习。临走的时候又吩咐前台,如果同行的老揣回来了,就让他在屋里等着。看门的大爷见我们和龚朝阳同行,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还偷偷向我打手势说:这人是个疯子,千万别上当。

  朝阳同志的住所离小宾馆有一段距离,走了半天,他在一户破烂矮小的泥坯房前停住了脚步。

  “就是这里了,你们待会儿见了屋子里的东西可别惊讶,千万保持冷静。”

  我心说臭小子还挺会故弄玄虚,一块墓志铭而已。除非你把墓主人的棺椁拖出来当床睡了,不然我们几个还真没什么好惊讶的。

  他领着我们进了屋子,我环视四周,房里净是些书刊杂志,墙角堆着一摊衣物,散发着霉臭味。

  “你想给我们看的就是这些?”我说着准备往屋子里走,被龚朝阳一把拦住。他激动地说:“快看,它就在你们脚下。”

  我低下头,这才发现屋子中央是一处矩形梯坑,而在梯坑的底端,静静地卧着一条白色的巨龙。

  梯坑中的巨龙蜿蜒盘踞,总长超过两米,虽然早就化为一堆白骨,但依旧让我们几人饱受视觉上的震撼。龚朝阳见我们看呆了,十分得意:“你们是第一批见证海蛇存在的人。等找回所有的骨头,看他们还敢骂我疯子。”

  我率先跳下梯坑,近距离观察下,这条蛇形生物更显狰狞生动。Shirley杨顺着一旁的梯绳爬了下来。

  “这是什么动物的遗骸?你挖出来的?”

  龚朝阳骄傲地点头:“两年前,我和师傅在绿洲找到的。当时整个考古队都沸腾了。我们这批学员来自各个院校,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踏上戈壁,跟着贾老师一路走一路看。这条海蛇骨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清理出来,后来在发掘过程中遭遇了罕见的大沙暴,造成了自然事故,龙骨受到破坏,很多碎片下落不明。再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有关部门驳回了我们的申请,建设兵团就来了……”

  “你们的报告里没提到这些骸骨?”

  “怎么没提,贾老师还特意带他们去现场看过,可那群当兵的非说海蛇根本不存在,是我们用牦牛骨拼出来唬人的。后来博物馆断了我们的研究经费,贾老师就自费带着我们在附近寻找龙骨。半年前,老师死了。现在整个考古队就剩下我一个人。”

  “这么大的工程,你一个人做的?”骨架复原需要极大的耐心,这条龙骨身上的拼接痕迹少说有上百处,这让我对龚朝阳的专业水平刮目相看。

  他有点不好意思:“我修的是古生物学,甲骨文一点研究也没有,一开始的时候怎么也对不上号,后来慢慢摸索,总算找到一些规律。你们手上的那块龙骨应该嵌在这里,脊椎部位。”

  胖子取出背包里的龙骨:“兄弟,什么都不说了,你收好了。”龚朝阳找来一个支架,小心翼翼地把那块骨头放进了海蛇的背脊里。Shirley杨从头骨处走出来,神色是少有的激动。“我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墓志碑,整条龙骨上刻满了墓主人的生平。”她指着头骨部分,“上面写着这位大将军降服恶龙的全部过程。你们当初是在什么地方挖到它的?如果方便,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龚朝阳为难道:“地方能找到,我自己也去过几次。但想挖出其他东西,那就没戏了。海蛇坑就在戈壁边上,那里原先是个浅滩,最近已经完全沙漠化了,没法挖。”

  我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沙漠作业的经验,沙质覆盖物挖不尽、炸不动,凭我们手上的器械想抵达沙层下方颇为棘手。

  “其实有了这条龙骨,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一大半了。”龚朝阳沾沾自喜地说,“我准备立刻回镇上去找领导汇报情况,等博物馆的研究员一到,小照一拍,嘿嘿。看那群兵蛋子还有什么话好说。杨小姐,你能看懂上面的文字,不如跟我一块去吧,带着外国学者回去,影响力肯定翻一番。”

  我问他,如果事情顺利,新的考古队大概需要多久能抵达绿洲。他掰着手指头说,往返要花四天,打报告等通知,购买器材,就算上级特批,整个流程走下来怎么着也得用两到三周的时间。

  “那我们先回去了,不耽误你的正事。”

  “不耽误,不耽误。我在绿洲待了两年,第一次能说上心窝话。不过我现在真的得走了。你们要是愿意多留几天,等考古队回来,我带你们去现场。”

  送龚朝阳离开之后,我开始犯难,说是两周,他今天回去之后肯定要带着人先回来一趟,保不齐会去戈壁圈现场。依照目前的情况,我们必须在四天之内找到镇库古城的遗址,并且找出根治鬼眼的方法。

分享到:
赞(7)

评论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
    對丫,不是已經治好了嗎?他們背上的像眼球的印子不是消失了?怎麼又生出個生有這種病的後人來?
    亂不解2016-11-22 2:07:18回复
  2. #2
    诅咒不应该在昆仑时就治好了吗
    罗素2016-03-19 10:06:23回复
    • 如果你知道答案了麻烦你在这里回覆一下 我也以为之前治好了
      家传残卷2016-07-24 9:29:45回复
  3. #1
    拿命来哈哈哈。
    龙骨2015-01-10 21:25: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