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五章 镇库古城(2)

  我拿起文件夹,交给四眼检查。他皱着眉头前后翻了好几遍,然后又送回我手里。

  王清正打开另外一个手提箱,推到我面前:“编号527,学名:镇库黑陶纹蛟瓶。半年前并购斯里洛瓦博物馆时所得。我的研究员已经做过相关调查,锦盒里装的是一个有两千年历史的黑陶瓶,不过它的具体功用还未查明。研究报告就附在文件后边,你们谁来验收?”

  Shirley杨戴上手套,熟练地打开了锦盒。通体乌黑的小陶瓶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我注意到瓶底刻有一幅十分眼熟的图样,与老揣随身携带的古币上的花纹几乎一模一样。可以肯定这件东西就是我们要找的遗物无疑。

  签过字盖完章,小王八慢悠悠地站起身,带着手底下那群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一源斋。

  胖子摸着脑袋纳闷儿道:“这事忒邪乎啊!老王家的人什么时候开始长出良心了。你说陶瓶会不会有猫腻?”

  我心里其实也没底,不过东西已经到手,就算他翻脸,咱们也不怵。Shirley杨抽出附页中的考古明细开始翻看。我对传说中的镇库陶瓶十分好奇,瓶子通体黑亮,左右有两只蛇蟒瓶耳,封口处上宽下窄,瓶身整体呈椭圆状,高约一尺三寸。我拿起陶瓶隔空晃了晃,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似乎是空的。

  揣祖山在信中再三言明,他在镇库古城中找到了能够治愈鬼眼诅咒的东西。可眼前的小瓶子横看竖看不像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不是瓶里装有灵丹妙药,难道还能藏着其他秘密?

  我试着打开瓶口上的封泥,没想到那鬼东西粘得贼紧,抠了半天,连屁大的缝隙都没找到。

  胖子也凑上来研究,他指着瓶底问:“哎,我见过啊这图样。就,就那个!”他激动地拍着大腿,“叫什么来着,舒师傅家那座山里,你们还记得吗?”

  “舒师傅?我怎么记得是老揣带来的那枚古币。”被他这么一说,我忽然回忆起在犰狳洞里找到的尸体,背包里似乎确实出现过相同的异文图样。

  不会这么巧吧?原本天南海北毫不搭噶的两件事,现在看来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们有谁听说过镇库这个地方?”Shirley杨的提问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压根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Shirley杨提笔圈了几段文字:“陶瓶的来历果然和鬼洞有关,你看看这里的坐标和环境描写,是不是很眼熟?”

  她在纸上做了简单的中文标注,我一眼就认出了那片地形。“这片古城的位置与精绝国相仿,离鬼洞十分近。怎么,这只黑耳双蛟瓶是在那里出土的?”

  “上面提到一处叫作镇库的沙漠绿洲,我对当地的历史地理不了解,不过如果这份资料属实,外公的套书里应该有相关记载。咱们去找薛二爷,他在古玩界纵横多年,说不定曾经见过相似的物件。”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先通知老揣要紧,估计他都快急疯了。”

  听说顺利找回了父亲的遗物,老揣乐得眉开眼笑,捧着黑陶瓶死活不愿意撒手。我懒得管他,倒是对附录中提到的沙漠古城镇库十分好奇。薛二爷最近一直在帮我们翻录鹧鸪哨的薄皮套书,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老人家正戴着老花镜,手里握着毛笔。我见满桌的小楷,就问他写了些什么。他笑道:“闲着也是闲着,红皮书的内容已经抄得差不多了。有几段特别有意思,待会儿咱们聊聊。我听花厅那边动静不小,锦盒找回来了?”

  我把小王八送锦盒的事给薛二爷这么一说,他也啧啧称奇:“我和王浦元打了半辈子交道,这绝不是王家的作风。也罢,既然锦盒已经拿回来了,还怕他再耍花招?”

  老揣怀抱陶瓶钻进了书房,见我们都在这里,兴奋道:“多亏了各位活雷锋,我们揣家有救了。”

  “你先别急着道谢。咱们还没搞清楚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不急不急,我回去再看也行。在你们这里白吃白喝待了这么久,家里老婆孩子也该惦记了。我打算收拾一下,现在就走。”

  “你做人不地道啊,老揣!”胖子吆喝道,“来的时候死皮赖脸求着我们帮你找锦盒,现在东西到手,拍拍屁股就准备走人。你胖爷爷批准了吗?再说了,几千年前的东西,你知道它过期了没有?”

  老揣半信半疑地晃了晃陶瓶:“怎么好像是空的?听不见响啊!”

  “我早试过了,里面好像真没装什么东西。就是个空瓶。”

  “空瓶?”老揣瞪大了眼睛,“那,那一个空瓶子要怎么治病?”

  我对他解释说,黑耳瓶刚到手,附录里边尽是些洋文,咱们正在研究,暂时还没看出端倪。如果真想知道瓶子里的装了些什么,不如现场打开。

  “那,那怎么行!”他护在黑耳瓶面前,“万一宝贝飞了怎么办!你说开就开?我不同意。”

  “哎呀,你不要这么古板,打开看看又不会少块肉。你爹的遗书里也没提陶瓶的事,说不定它就是个普通的古物。”我说着伸手去取黑耳瓶。老揣当场跳了起来,大手一挥死死地护住了黑陶瓶的底座。我一手揪着瓶耳,一手扣住瓶口:“别抢别抢,这玩意儿我拿了也不能当饭吃。不就看看嘛,你至于这么大动静吗!”

  “你先放手!”老揣仰着脖子,“这是我们揣家的东西!我下半辈子就指望它了!快放手!我要翻脸了!”

  我见他急得脸都红了,只好就此作罢。不想刚一松手,老揣那头就“砰”的一声摔了个大跟头。

  “松手不早说!”他摸着屁股爬起身,话才说一半,脸色陡然变得狰狞起来。

  眼尖的Shirley杨惊叫起来:“陶瓶碎了。”

  巴掌大的黑陶瓶碎得四分五裂,一时间满屋子的人都傻了眼。不知从何刮来一阵大风,屋子里霎时间卷起了扑头盖脸的沙子。我眯了眼,挥手直喊关窗,其他人反应不及,纷纷捂住了眼鼻。眨眼的工夫,沙尘散去。薛二爷咳嗽了半天,Shirley杨忙上前给他扶背顺气。胖子吐了好几口唾沫:“啥玩意儿,呸!呸!吞了一嘴沙,呸!呸!”老揣愣在原地,望着满地的碎片发呆。我眼睛都揉红了,捡起碎片称奇:“怪了,难道瓶子里装的是黄沙?”

  老揣抖了寒战,揪着我大喊道:“胡八一你这个浑蛋。你,你这是要我的命啊!我宰了你,我要宰了你!”

  “冷静,冷静!”我钳住了老揣的手,努力说服他,“一罐沙子有什么好稀奇的,它肯定不是你要找的东西。”

  “你放屁!我亲爹还能坑我?老子告诉你这事没完,我,我,我……”他喊着喊着,忽然冲出屋子,不知道要去干吗。

分享到:
赞(9)

评论1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4
    一尺三寸说的是高,巴掌大指的是大小,完全不一样的好么
    匿名2017-08-26 14:56:25回复
  2. #13
    我都重新关闭仪式了,怎么可能还有诅咒,仪式已经关闭,你来推翻天下霸唱的?
    凤凰眼2017-01-24 10:50:56回复
  3. #12
    鹧鸪哨从外公变成爷爷,外公跟奶奶还有一腿?杨家关系真乱。铜钱能把人绊倒?奇闻。方孔铜钱最早使用的是秦国,西域在汉朝才归顺,之前都是以物易物,你这镇库铜钱是哪朝的?一尺三变巴掌大,一尺三的巴掌得多大?空瓶子里装满了沙子?这什么物理现象?房子里突然刮起大风,这房子是凉亭吧?没有墙壁?
    闷油瓶2016-02-21 12:50:21回复
  4. #11
    就是啊,上边写一尺三寸高到下边成了巴掌大,还有被绊了一下居然是枚铜钱,一枚铜钱就能把人绊一下
    吴歇2016-01-07 6:26:21回复
  5. #10
    我也一直看不明白,他们到底是在美国还是中国啊?如果是美国,三十几个小时就能回来?而且还是直接到新疆?买票那么容易吗?
    胡八爹2016-01-05 11:18:13回复
  6. #9
    这个作者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祖父是啥?外公是啥?你能不能别乱改关系?鹧鸪哨睡了姥姥,又睡了奶奶?杨的父母都是一人所生?杨是近亲结婚的产物?一个一尺三的瓶子,掉地上摔碎时,变成一巴掌大时再碎?妈了逼的,你能不能先学好中文再写书。
    没事看看2015-12-04 14:17:47回复
    • 那你先学好中文再看书吧,外公和祖父他确实没搞清,但你也没看明白,一尺三和巴掌大分别说的是瓶子的高和大小
      匿名2017-08-26 14:58:11回复
  7. #8
    真他妈的,老胡每次都这么2
    2015-12-02 17:11:36回复
  8. #7
    本来不想蹦出来的,但真是受不了这错漏百出的。一会爷爷,一会外公,没个准,霸唱原著里的是外公。“一尺三”和“巴掌大”,差了不是一点两点吧。
    路人一枚2015-08-08 9:46:50回复
  9. #6
    可能是有机关分层的
    匿名2015-04-27 19:15:53回复
  10. #5
    这个老胡写的好像胖子
    若尘2015-04-21 21:40:15回复
  11. #4
    这个老胡写的好像胖子
    匿名2015-04-21 21:39:41回复
  12. #3
    不是摇了很久说我是空的吗?怎么我有装满了沙子
    黑陶屏2015-03-19 14:21:44回复
  13. #2
    这么多年来,我要承认一件事,那就是楼上的是我儿子
    老胡2015-01-24 16:58:31回复
  14. #1
    老胡,你他妈就一煞笔!
    胖子2014-12-22 15:39: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