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第三章 重归故里(1)

  尚未弄清黑暗中的人脸是怎么回事,我们头顶上的穹顶就发出了可怕的碎裂声。我眼见着垂落在半空中的尸体与大量沙石在顷刻间将石室掩埋,本能地推着Shirley杨和胖子一路向出口处飞快地攀爬。因为无法直立奔跑只好手脚并用,我连爬带滚,不时地回头看一眼正在崩塌的石洞,恨不得再多生出几对手脚才好。

  “前面的路堵住了!”Shirley杨跪在甬道间,她面前的路已经被泥土堵得七七八八,胖子一铲子插入土中,拼命地朝外挖。他这几铲子与不断崩塌的土砾相比无疑是杯水车薪。我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想寻一条出路。可前路已经被堵死,我们离地面起码还有三四十米的距离。

  “退回去!我们回石室!”

  “你傻了?”胖子瞪起双眼,他脸上又是血又是泥,整个人几乎发疯一样,“那鬼地方已经塌了,回去就是个死!”

  “你们感觉到没有,地面还在继续晃动。整个洞里只有那里是岩层结构,如果连岩基都无法负担这次塌方,那我们留在甬道里只有死路一条。”漆黑的石室内已经没有了动静,看来第一次塌方对它造成的影响已经结束了。好在退路并没有被封死。这次塌陷主要破坏了两个地方,一是我们来时的入口,根据胖子实地考察的情况来看,单靠我们手上的工具,很难清理出一条通道;第二个地方就是那个含有夹层的石洞,值得庆幸的是石洞本身暂时还很安全,刚才塌下来的部分只是藏匿尸体的断层。崩塌过后,那具让我们头疼了半天的尸体总算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烂了,认不出脸。看体型,是个男人吧。”胖子坐在岩块上观察了一会儿,然后问我,“你说是不是这小子故意害我们,死了还要拉人垫背?”

  “死人作祟总有原因,我们跟他连面都没照过,你别乱猜。”我看着被岩块压得支离破碎的男尸,有点于心不忍,“我怎么觉得塌方的事跟咱们有关,会不会是挖夹层的时候把什么地方给捣穿了?”

  “瞎扯!就那几铲子能把山挖塌?”胖子不屑一顾,“那你给我挖条路出来,不用远,直通老北京火车站就行。”

  因为一时间寻不着出路,地上那具破烂不堪的尸体就成了我们三人重点研究的对象。“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夹层里总共只有这么一具尸体,那么多血是从哪儿来的?”Shirley杨拨弄起地上的石块,想从被覆盖的岩缝间找到答案。

  “这可不好说,上边都塌没了,说不定其他尸体被压得比较深,咱们只看见这么一个倒霉孩子罢了。”

  我信手捡起一块不规则的白色碎片,反复看了好几遍,依然无法分辨是什么东西。我又走了两步,发现洞中遍地都是这样的塑料碎片,大大小小总共有十来块。估计是和尸体一同从夹层中掉下来的。

  “塑料的,不值钱啊!”胖子失望地丢下手里的碎片,“这伙计够寒碜的,带着塑料的东西陪葬。”

  “这是储水罐。”Shirley杨不知从哪个角落里找到一块相对完整的残片。我接过来一看,果然是平时生活中经常使用的家用水桶。可从在场塑料碎片的数量来看,起码有四五只这样的桶。实在很难想象一个正常人会带着一堆没用的水桶跑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犰狳洞里做些什么。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这个人现在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就躺在我们面前,而我们除了这些水桶之外对他一无所知。

  幽闭的环境使时间变得异常难熬。为了缓和气氛,我绝口不提之前看见的人脸,转而开始思考如何寻找其他出口。

  我提议说:“或许我们可以从这个死人身上找到线索。”

  “靠他?”胖子不解道,“顶个鸟用啊!他要是真有本事,自己也不会烂在这么个鬼地方。”

  “你注意到没有,我们进来的时候入口处并没有血迹。一直到石窟前的拐角处才有了线索。”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又怎么样?”

  “有两种可能。第一,此人在进入犰狳洞的途中受伤,所以沿途并没有血迹。第二,他进入洞窟时已经有伤在身……”

  “你慢点说,我有点糊涂了。既然有伤在身,出血量又超乎寻常,为什么我们会看不见?”

  “这就是老胡要说的第二种可能,”Shirley杨恍然道,“这个人是从其他地方进来的,洞中另有密道。”

  “对,这个石窟对他来说不是终点,而是起点。他负了伤,因为某种原因进入了犰狳洞,行至拐角处的时候,因为伤势过重无法移动,再次折返回来,最后死在了洞里。”

  “可我们进来的时候,入口处有烟火熏过的痕迹,这说明有人曾经反复出入过这个洞穴。如果不是他,还能有谁?”

  “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个来往于洞穴中的人,可能就是他无法离开的原因。至于具体情况,没有研究下去的必要,我们需要的是那个密道的位置,这可能是我们目前唯一活着出去的希望。”

  “那如果……”Shirley杨犹豫了一下,我知道她想说什么,急忙打断道,“没有如果。先从尸体身上找线索,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带着四五个水桶跑进荒山野岭,这中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那干脆把他挖出来,”胖子语出惊人,他果断地开始搬开压在尸体身上的石块,“你们愣着干吗,还不动手?老子可不愿意打持久战。”

  我们连搬了两块半人高的断岩,被压得扭曲变形的尸骸露出了大半。“抬出来恐怕有困难,上半身已经压烂了。”我强压着不停翻滚的胃酸,蹲下身去寻找死者的随身物品。Shirley杨踩在一旁的岩石上,高举着手电为我们照明。尸体破损严重,尤其以面部和胸部最为可怕,几乎成了一摊肉泥。我贴得近,看得也真切,虽然心中一再告诫自己不要盯着尸体看,可越这么想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不自觉地朝他的面门上瞅,总觉得这张血肉模糊的脸在什么地方见过。

  胖子推了我一把:“死人有什么好看的?想办法把他请出来再说。”说着他就用铁铲清理起尸体周围碎石。如何将一具高度变形的尸体从乱石堆里“请”出来,成了一个难题。一般来说,升棺发财,起尸致富,统统离不开捆尸绳。

  捆尸绳在我们这一行里一度被传得很邪乎,听说有人能用不扣结的捆尸绳将几百斤重的古尸轻易抬出棺椁,不过这其中的厉害我没有亲眼见识过,也无法窥视其中奥妙。大金牙有一次献宝似的给我们弄了那么一条来,用他的话来说,这宝贝是被圣僧开过光的东西,粽子见了它都要跳出来磕头,主动将棺材里的明器献出来供奉。至于是哪座山哪座庙的圣僧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了检验真伪,我和胖子特意带着它去了一趟新疆,回来之后差点将大金牙暴打一顿。大金牙狡辩说那是因为我们心不诚,所以宝贝不愿意显灵。我懒得跟他磨嘴皮子,反正从那之后对此类神器法宝再也没有动过念头。而我们平时所用的捆尸绳与传说中的相比要质朴许多,说白了就是做过防腐处理的草头绳。使用方法更简单,一般先从颈脖子底下穿过去扣一个活结,然后从棺外施力将尸体拉离棺材板,如果空隙不够摸不到棺材里的东西,就需要在尸体腰腹部位再系一圈将他彻底拉起身。扣活结是为了方便请尸体归位。我们摸金只为求财,对墓主人本身始终抱着一种敬畏的态度,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才会破坏尸身,不过这种情况极为少见,毕竟就算人家诈尸,我们也未必是对手,真碰上了,我们一贯的战略还是逃命为主、反击为辅。

  眼前这具男尸僵直已久,多处骨折,大部分关节部位被砸得血肉模糊,想把他从石堆里弄出来,恐怕非要借助外力不可。不过我们手头没有绳子,情急之下只好用皮带代替。

分享到:
赞(8)

评论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7
    胡八一的记性太差了,看见一个人都觉得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还有就是,总是感觉有什么事会发生,可却老是安慰自己是错觉,怎么看也不像是当过兵的人
    路人2016-04-26 1:00:48回复
  2. #6
    万一诈尸未必是对手......诈尸的都让你们干平多少个了........
    柯南杀人,八一捣墓,可谓双贱合璧2015-11-03 2:27:30回复
  3. #5
    鬼吹灯霸唱把版权转让了越写越不如从前了!以前的八本才经典!
    灯芯2015-08-09 15:35:05回复
  4. #4
    内容精彩~~无暇留言
    难言之隐2015-03-17 5:02:37回复
  5. #3
    顶一下
    家传残卷2015-01-16 20:47:51回复
  6. #2
    426 快出聲阿
    大王下山2015-01-12 16:32:03回复
  7. #1
    现在难道没有人留言了吗?
    飛蘭2015-01-01 9:52: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