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五十五章 格玛的嘎乌

  这座古墓里没有回填原土,保留着一定体积的地下空间,从裂开的缝隙下去,立刻就看到一小团幽蓝的火光,那团鬼气逼人的蓝色火焰,比指甲盖还要小上一些,火光稍微一动,空气中就立刻散播出一种独有的阴森燥动之气。

  我对这种所谓的蓝色“达普”并不陌生,老朋友了,几天前被它们逼得跳进地了湖里,才侥幸躲过烈火焚身之劫。我慢慢挪动脚步,走下墓室,根据上次的经验,达普妖虫不会引燃没有生命的物体,只要是活着的东西,碰到它就会立刻烧成灰烬,它唯一的弱点就是水。

  脑后的无声手枪没有给我任何思考停留的时间,不断用冰冷的枪口提醒我向前继续走,因为外边的狼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腰上的水壶,心中顿时陷入一阵绝望,军用水壶里的水,刚离开兵站,就已经完全冻成了冰坨子,根本就泼不出去。

  徐干事也发现了这地穴原来是个古墓,室中还微微闪动着一丝鬼火,他低声咒骂晦气,躲在我身后,用手电筒往里面照,想看看墓室里是什么情况,如果闹鬼还不如趁早跑出去,另找避难所。

  我向下走的同时,也借着徐干事手中的手电筒光亮,看清了墓室内的构造,最多也就十几平米大小,中间有一个石台,那是墓床,外形刻成一头趴伏的巨狼,其上横卧着一具穿着奇异的尸体。头上罩着雪白的面具,面具上用红色颜料,勾勒着一副近似戏谑的奇特表情,全身着锁子烂银网,内衬则模糊不能辨认,手足也都被兽皮裹住,所以看不到尸体有任何裸露出来的地方。这具奇怪的古尸,在一扫视之间,便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狼形墓床下,有一个盆形的石钵,里面端坐着一具身材短小的尸体,看身量似乎是个小孩,同样戴着面具,身体用烂银网裹住,与横卧的古尸作同一装扮。

  墓室地上有很多黑色的灰烬,看来之前那班一去不回的人,都在这被烧死了,要是不知底细,想要互相救援,只需一瞬间就能把那十几个人全部烧死。这座古墓里,大约共有三只火虫,其中两只被封在连长和通讯员的尸体里了,这里剩下的一只,应该是烧死炊事员老孙的那只。

  我捏着两手冷汗,被胁迫着走到了墓室中间。徐干事则站在墓道口犹豫不决,狼嚎声似乎就在墓外了,现在想出去有些来不及了,但又觉得古墓是个鬼地方,不到万不得已实在不想进去。

  我忽然发现,墓中的鬼火缩进了墙角,徐干事的手电光束也跟了过去,这才看清,原来不是虫子发出的,而是地堪院的卢卫国,他表情十分痛苦,两手不断地抓挠自己的胸口,一张开嘴,口中就冒出一团阴冷的蓝光,我忙问:“老卢,你这是怎么了?”

  卢卫国无助地看了看我,忽然跪倒在地,猛烈地咳了几声,每咳一下,便吐出一片暗红色的灰烬,似乎他的内脏和呼吸道都在里面烧着了,卢卫国没咳几下,便蜷缩着倒在地上,被从胸腔里冒出的烈焰,由内而外烧成了一堆黑灰。

  燃烧后那堆黑色的灰烬中,只有一个蓝色的亮点,突然跃上半空,急速地盘旋起来,空旷漆黑的墓室中,鸣响着一种类似瓢虫振动翅膀飞行的噪音。

  我急忙向后退开,想要避开那达曾鬼虫的扑击,但徐干事也见到了刚才那一幕,用手一推我的后背,我没加防备,收不住脚,竟然朝着那只达普鬼虫摔了过去,虽然身体失去重心控制不住,但我心中明明白白,只要碰上一点就绝无生机。

  情急之下,我一狠心,咬破了舌头,对着面前的达普鬼虫,将满口的鲜血喷了出去,这妖虫发出的蓝色鬼火,十分微弱,竟被我这一口鲜血浇灭了,黑暗中我也看不清它死没死,拿着里面全结了冰的水壶,在身前的地面上一通乱砸。

  只听徐干事在后边说:“行啊胡八一,你小子身手真不错,你快给我把这死尸下边的石床推过来,堵住缺口,快点快点,你听狼群已经过来了。”

  我正惊魂未定,扭头看了看后边的徐干事,心想这王八操的,真拿我当大片刀用啊,怎么才能找个机会干掉他,这时我突然发现在徐干事的身后黑暗处,浮现出一张白色的大脸,惨白的脸上,毛绒绒的,有一只碧绿的眼睛发着寒光,这就是使牧民们永远睡不安稳的根源,草原上白色的魔鬼,独眼狼王。

  自六九年开始,为了抓革命促生产,保护社会主义财产,便开始了大规模的剿杀狼群运动,在供销社,可以用整张的狼皮当现金使用,换取各种生活必需品,只要是打狼,地方就可以申请部队协助,要人给人,要枪给枪,狼群死的死,散的散,剩下的也都明白了,它们的末日已经不远了,魔月之神不再保佑让它们骄傲的狼牙了。

  最后残存的饿狼,都被迫躲进了它们并不熟悉的山区,这里高寒缺氧,没有太多的野兽可供捕食,死在昆仑山,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另外藏地的狼,绝不会进寺庙,这个原因现代人谁都解释不了。

  但这些狼已经穷途末路,嗅着迎风而来,那些死人的气息,还是打破了千年的禁忌,闯入了大凤凰寺的遗址,狼群的异动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冷不丁在古墓中,见徐干事背后冒出一只毛色苍白的巨狼,狼眼在黑暗中泛着贪婪的绿光,我也着实吃了一惊。

  我心念一动,在原地站起身来,问徐干事道:“老徐,听说过遇到狼搭肩的情况该怎么办吗?”

  徐干事一怔,对我晃了晃手枪说:“什么狼搭肩?我让你搬那狼形石床堵门,快点,再磨磨蹭蹭的我……”话未说完,他身后那只白毛狼王已经人立起来,这狼体形太大了,人立起来,竟比徐干事高出一大截。两只前爪,都搭在了他的肩上,狼牙一呲,从嘴角流出了一丝口水。

  徐干事觉得猛然有东西扒住他的双肩,鼻中又闻到一股腥味,出于本能,向后扭头一看,顿时把脖颈暴露给了独眼狼王,锋利的狼牙立刻就扎进了血管动脉,大口大口的吸着他的鲜血。人到了这个地步,即使手中有枪,也无法使用了,只见徐干事双脚乱蹬,枪也掉在了地上,马上就会被饿狼饮尽了鲜血,皮肉也会吃个干净,仅剩一堆白骨。

  我见机会来了,立刻从侧面蹿了出去,跑过徐干事身边的时候对他喊道:“狼搭肩你千万别回头,一量回头,神仙也救不到你了。”

  白狼胸前的银色狼毛,都被鲜血染红了,它饿红了眼,根本顾不上别的,我夺路从墓中跑出,一出去最先看到的就是一轮圆月高悬在天空,有两只老狼,正围着格玛军医的尸体打转,我见此情景,便觉得奇怪,这些狼眼睛都饿红了,格玛刚死不久,它们为什么不扑上去嘶咬尸体,我知道狼生性多疑,一定是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才犹豫着没有行动。

  这两头衰老的老狼,大概是狼王的参谋人员,平时与狼王寸步不离,越是这种狼疑心越重,把肉送到嘴边,它反而不敢去吃,我心想莫不是格玛还活着?不知道还有多少狼进入了古庙,喇嘛和大个子两人又怎么样了?刚念及此,那两头老狼已经发现了我,低嗥着朝我冲了过来,我抬手捡起先前掉在地上的步枪,开枪打翻了当先扑过来的一只。

  但是另外一只与此同时将我扑倒,这头狼虽然年齿老了,但毕竟是野兽,而且经验油滑,知道这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的厉害。狼口咬住枪身,两只爪子在我胸前乱爪,把棉衣撕破了好几条大口子,寒冷的空气中,狼口和鼻子里都喷出一股股白色的哈气,鼻中所闻全是腥臭的狼燥。

  我和那老狼滚做一团,一时相持不下,这时几声枪响,咬住步枪的狼口缓缓松开,只见对面是格玛在举着手枪,枪口上还冒着硝烟。

  我又惊又喜,翻身从地上起来,问道:“尕红你还活着?你不是被特务打中了吗?”

  格玛从军装的领子里掏出一个挂饰说:“从参军之后就没戴过嘎乌,今天出发前梦到了狼,所以就戴上了。”格玛军医的头部先前就被撞在了石头上,刚无声手枪的小口径子弹恰好击在了“嘎乌”上,“嘎乌”被打碎了,虽然没被子弹射进身体,但是被冲击力一撞,又暂时昏迷了过去。

  “嘎乌”是藏人的护身符,男女形式各异,女子带的又大又圆,外边是银制的,里面装着佛像,经咒,金钢结,还有些别的僻邪之物,有的装有舍利,格玛的“嘎乌”里,装着九眼石、玛瑙,还有几百年前留下的狼牙,传说那是头人才可以使用的狼王之牙,那两头老狼一定是闻到了它们先王的气息,才犹豫着没有立刻下口。

  我给半自动步枪装填弹药,然后带着格玛军医去找留在水塘边的喇嘛二人,那边一直没有动静,不知他们是否依然安全,四周的山脊上,星星点点的尽是绿色狼眼,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剩余的饿狼,都追随着狼王赶来了,只是明月在天,这些狼跑几步,就忍不住要停下来对月哀嗥,每次长嗥都会在体内积蓄几分狂性。

  我见饿狼遍布四周,只好加快脚步,格玛走了几步突然说她可能是被撞得脑震荡了,总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我刚想回身去扶她,突然发现在如霜的明月下,那头白毛巨狼,静静的蹲伏在我们后方三十几米的地方,用它的独眼,恶狠狠的盯着我们,皎洁的月色和凛冽的寒风,使它全身的白色狼毛,好象是一团随风抖动的银色风马旗,我急忙举起步枪,拉动枪栓,但再一抬头,它已经在月光下消失无踪了。

分享到:
赞(63)

评论15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40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前言不及後語的,吵來吵去也只會罵髒話。 尤其其中一篇,反串我還真是笑了。 老話一句,稻米別釣魚,鬼米別被釣。
    只求兩邊都閉嘴2017-04-19 18:12:50回复
  2. #139
    真厉害,几百年前的狼牙都能问出气息来,这是超狼
    厉害2017-04-15 20:20:37回复
  3. #138
    好多傻逼,不好看都能看到这里了,啧啧啧
    匿名2017-03-20 7:45:13回复
    • 那你是什么
      匿名2017-07-14 15:19:12回复
    • 你还有脸说别人
      匿名2017-08-06 9:34:19回复
  4. #137
    越来越牵强附会
    匿名2017-01-31 19:44:40回复
  5. #136
    一帮弱智
    天下霸唱2017-01-28 20:59:33回复
  6. #135
    还能评论吗?
    还能评论吗2016-11-02 20:27:10回复
  7. #134
    我觉得少写了一段 连长和通讯员被鬼虫袭击之后 为了不连累其他同志 硬憋着不说话往外跑,希望封住鬼虫,至少让鬼虫远离其他人,跑的过程中正巧遇到八一被石像袭击,通讯员舍身救了八一,自己被石像困住,而且到死不出声,封住了鬼虫,连长手枪杀死通讯员,再自杀 ,为的是保住八一的命,这战友情分,绝对值得写两段
    连长和通讯员2016-11-02 20:24:47回复
    • 支持
      路人呀2017-08-07 23:16:11回复
  8. #133
    锋利的狼牙立刻就扎进了血管动脉,大口大口的吸着他的鲜血
    白毛狼王2015-09-09 10:48:41回复
  9. #132
    我就就得不错,那个卵蛋墨迹的自己也这一部来瞅一瞅,在这骂娘并没什么卵用。
    独眼狼2015-06-26 2:07:56回复
  10. #131
    勒色
    入仁贾2015-04-07 12:56:46回复
  11. #130
    逼逼什么盗墓笔记如何如何 自己心里躲着说去 你爸爸我没看过 麻痹再来逼逼死全家
    别总逼逼2014-12-01 20:08:17回复
  12. #129
    垃圾书
    南派三叔2014-08-11 13:55:46回复
    • SB狗屁盗墓笔记仿的鬼吹灯。脑残粉哇你
      匿名2014-08-16 20:15:27回复
    • 你才是个垃圾,仿吹灯又没仿好。坑到处都是自己都没法填。别人来帮填,又没三叔的文笔。
      小哥2015-11-03 11:30:15回复
    • 不要说别人。你模仿霸唱就算了,又没人逼你要模仿费。盗笔是好看,可到处都是坑,没个头绪。旁人来帮忙填坑,又没三叔的文笔味道。
      小哥2015-11-03 11:40:15回复
      • 小哥,我操你妈个SB,你个蠢的啊!蠢到惊天动地,惨绝人寰,震惊神佛,冠绝宇宙,连这两本小说的作者分别是谁都,哪本小说先出,都没搞清,就在瞎鸡巴评论,你老母被狗轮了?妈的大家看看它的评论,简直狗屁不通,就像得了狂犬病,胡言乱语,一会说自己是中日混血儿,一会说自己有三分之一的黑人血统,一会说自己是条狗,一会说自己是外星杂种
        操小哥2016-05-11 18:20:17回复
      • 底层穷逼 盗墓笔记就是个垃圾 还文笔
        匿名2017-07-03 20:19:18回复
    • 你来写!
      天下霸唱2017-02-14 18:37:12回复
  13. #128
    看不下去,滚你麻笔
    说垃圾的多是我儿子2014-08-10 8:49:50回复
    • 你吃屎长大的吗/作为一个灯粉为有你这样的读者而感到可耻,言论自由,骂人可见你素质多么差劲!
      低素质2014-08-21 14:00:16回复
  14. #127
    八一 那是 咋不带上我来 你知道 我喜欢吃狼肉
    胖子2014-07-18 0:02:07回复
  15. #126
    谁盗用我的名字
    天下霸唱2014-07-13 1:52:57回复
  16. #125
    胡一八命那么大?怎么也死不了。
    羽蛇神之怒2014-06-25 3:41:55回复
    • 主角光环
      772014-08-20 16:21:40回复
    • 你羡慕?干你屁事
      胡八一2017-02-14 18:35:20回复
  17. #124
    胡八一,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独眼狼王2014-06-09 20:38:17回复
  18. #123
    这回忆也太长了吧.还没意思这回忆.有些地方看起来有点吃力.
    匿名2014-04-24 9:28:49回复
  19. #122
    特意不上课来看评论的。给250个赞。
    高三党2014-04-09 3:15:53回复
  20. #121
    劳资也觉得自己很狗血。妈的写长了,劳资书太烂了
    天下霸唱2014-04-01 5:18:01回复
    • 谁说的,我觉得很好啊
      狸狸妖2014-10-02 13:57:16回复
    • 写得好
      回忆是一种痛2015-08-10 14:22:22回复
    • 真的太啰嗦了,喜欢看,但是不得不说他叙事的确啰嗦
      八一胡2015-12-27 16:42:36回复
  21. #120
    评论比小说有意思
    他二大爷2013-12-21 6:02:10回复
  22. #119
    儿子孙子,重孙子啊!
    胡大爷祖宗的祖宗2013-12-19 2:36:17回复
  23. #118
    这段很无聊
    (~o~)~zZ2013-12-04 6:37:03回复
  24. #117
    老衲呢???
    喇嘛2013-11-26 23:58:12回复
  25. #116
    胡哥,过来陪我乐呵乐呵。
    鬼母2013-11-21 23:46:33回复
  26. #115
    我出来了 小心哦 别尿库子哦 嗝嗝嗝
    湖中怪手2013-11-01 21:15:37回复
  27. #114
    我诈尸来看你们了
    胡大爷他粽子2013-10-20 11:35:51回复
  28. #113
    护卫老狼热烈庆祝狼王大狼荣获一等功。
    老狼2013-10-17 16:37:33回复
  29. #112
    上面姓胡的都是我儿子孙子重孙子。
    胡大爷他祖宗2013-10-10 22:47:37回复
  30. #111
    我评论比小说有意思
    凌小诺2013-10-09 17:05:42回复
  31. #110
    一群傻逼 有本事你们也写小说艹尼玛的玩意
    中国人真没素质2013-10-09 2:02:50回复
  32. #109
    晚上吃鸡子,鸡爪子让我怎么看都不顺眼,阴森。
    2013-10-05 3:38:50回复
  33. #108
    老胡原来你的经历这么曲折,我会用我身下的生命来爱护你照顾你
    雪莉杨2013-10-01 20:11:14回复
  34. #107
    我被打得好痛啊
    嘎乌2013-09-26 2:27:06回复
  35. #106
    哎哟喂, 孙子儿子都在嘛,你们也看这个啊,有我的传承.
    胡大爷他老子的老子2013-09-25 7:59:10回复
  36. #105
    看评论比看小说有意思
    秋秋2013-09-23 22:08:03回复
  37. #104
    儿子你乱叫什么,闭嘴:-X妈类个巴子
    胡大爷他老子2013-09-15 4:19:07回复
  38. #103
    感谢党的支持还栽培,以后我一定不辜负党的期望。
    白毛狼王2013-09-10 20:47:52回复
  39. #102
    妈类个逼,不想看就滚,叽叽哇哇叫个毛
    胡大爷2013-09-05 5:14:18回复
  40. #101
    在此特授予“白毛狼王”同志,革命一等功一次!
    中 央 军 委2013-08-26 0:47:45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