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三十九章 舌头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见天象奇异,明天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必须在子时之前离开,否则恐有剧变,不过Shirley杨不信这些,我若说出来,也凭白让她嘲笑一场。在凌云天宫的琉璃顶上,已经丢过一次人了,还是暂时先别说了,只盼着此番行动能够尽快功成身退。

  我想到此处,便指着水潭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我先前掉进这潭水中一次,虽然匆忙,但对这里的地形大致上有所掌握。现在咱们所在的位置,就是潭中那架重型轰炸机机头残骸附近的位置,也就是说我在潭底见到的那个破洞,就在咱们这里偏移二十度的方向,距离很近。”

  Shirley杨说:“老胡,你估计下面会是墓道吗?如果整个地宫都被水淹没了,倒也麻烦,关键是咱们的氧气瓶容量太小,在水下维持不了太久。”

  我对Shirley杨说:“我见到的山体缺口里,有很多沉在水底的异兽造像,就算不在墓门附近,多半也是通往玄宫的墓道了,至少一定是陵寝的某处地下设施。我猜测这献王墓的地宫是井字形,或是回字形,而非平面直铺推进,即便是这一段墓道浸了水,玄宫也仍然处于绝对封闭之中。”

  事先我们已经针对王墓结构的种种可能性,制定了多种方案,此刻已经准备充分,便戴上潜水镜,拿出白酒喝了几口增加体温,随后Shirley杨举着水下专用的照明设备“波塞冬之炫”潜水探灯,当先下水。

  我正准备跟着她下去,却见胖子落在后边,磨磨蹭蹭地显得有些迟疑,便扯了他一把,招呼他赶紧动身,然后一头扎进了水中。

  一进水中,便觉得夜里的潭水比白天的温度又低了许多,更加阴冷黑暗。三人在水下辨明了方向,摸向重型轰炸机的位置,由于潭中有个大水眼,黑暗中如果被潜流卷住极是危险,所以我们只贴着边缘前进。水中不时有大量被我们惊动的鱼群从眼前掠过,原本如碧绿水晶一样的潭底,在黑暗中完全化作了另一个世界。

  游在前边的Shirley杨忽然回过头来,对我们打了个手势,她已经找到了那处被机头撞破的缺口了。我向前游了两米,只见Shirley杨手中的波塞冬之炫,其光束照在与机头相连的破洞中。

  波塞冬之炫虽然在地面没什么用处,但在水下却能发挥很强的作用。漆黑的潭水,丝毫没使它的光束走形,十六米之内的区域,只要被波塞冬之炫照到,便清晰明亮得如同白昼。

  洞中正如我在白天所见,有数尊张牙舞爪的镇墓石兽,外边是被轰炸机撞破的石墙。看来这里与墓道相连,不过看不到王墓墓道的石门所在,可能都被水生植被遮挡住了,漩涡处那只龙爪,恐怕应该是和墓门的兽头呼应一体的,如果从那只巨爪着手,大概也可以找到墓门,不过既然这里有个缺口,倒是省去了我们的一些麻烦。

  我对Shirley杨点了点头,不管是不是墓道,先进去看看再说,于是我接过她手中的波塞冬之炫,当先游进了洞口。

  我顺着墓道中的水路向前游了一段,回头看了一眼,Shirley杨和胖子也随后跟了进来。这时我忽然心中一动,若在往日,胖子总是会自告奋勇抢先进去,但是这次不知为什么,他始终落在后面,和我们保持一段距离。这很不寻常,但是身处水底,也难以问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段墓道并不算长,是一道平缓向上的大石阶,两侧有些简单的石雕,都是镇墓的一些内容。石道慢慢地过了水平面,我也将头从水中探出,只见前方露出一个大型石台,台上影影绰绰好似矗立着许多人马,波塞冬之炫在这里就失去了它的作用,我只好再次换成狼眼。

  原来石台中列着一些半泡在水中的绿色铜人车马,Shirley杨也在这时候从水下冒了出来,一看这石道中的铜车马,立刻问我道:“这些铜人是陈列在玄宫门前的车马仪仗?”

  我被这些暗绿色的铜人兵俑所慑,顿了一顿才点头说道:“没错,正是护送献王登天时的铜车铜马,外加三十六名将校。”

  看来我们进来的地方,是修建王墓时的一条土石作业用道,因为当时施工之时,要先截流虫谷中的大小水脉,从潭底向上凿山,便留下这么一条嵌道。

  这时身后水花声再次响起,我转回头一看,胖子正从水下钻了上来。他并没有开头盔上的射灯,也不像往常那样,迅速同我们汇合,而是一声不响地站在水中,露出水面的身体都躲进黑暗的地方,头盔上的灯光竟然照不到他的脸。

  我见他这一反常态的表现,心中便先凉了半截,急忙向他蹿了过去,口中问道:“你怎么不开头盔上的战术射灯?躲在黑处想做什么?”

  不等胖子答话,我已经扑到了他的身前,我头盔上的灯光,正好照在胖子的大脸上。胖子只是冲我嘿嘿一阵冷笑,没在水中的手突然抬了起来,手中不知在何时,已拿出了明晃晃的伞兵刀。

  那笑声令人肌肤起栗,我心中大骇,胖子怎么笑得像个女人!这个人究竟是谁?这一瞬间我才意识到,好像天色彻底变黑之后,胖子就没跟我们说过话,总是躲在不远的后边捣鼓着什么。不过在天宫的琉璃顶上,我已用糯米试过了,若是真有厉鬼附体,怎么那糯米竟然无用?

  伞兵刀的刀刃,被我和Shirley杨身上的射灯,映得好似一泓秋水,裹着一道银光,从上划了下来。

  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Shirley杨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惊声叫道:“小心!”

  我见胖子对我挥刀便插,知道若真和他搏击起来,很难将胖子放倒,所以出手必须要快,不能有丝毫犹豫,立刻使出在部队里习练的“擒敌拳”,以进为退,揉身向前扑去,一手推他右肩,另一只手猛托他的肘关节,趁其手臂还未发力挥落之际,先消了他的发力点,双手刚一触到他,紧跟着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右肩上,合身猛撞,登时将胖子扑倒在地。

  我抢过了胖子手中的伞兵刀,用双腿夹住他的身体,只让他把脑袋露出水面,心想肯定是这胖厮被厉鬼上了身,天色一黑透了,便露出原形,想来谋害我们的性命,若是再晚察觉片刻,说不定我和Shirley杨此时已横尸当场,而胖子也活不成了。

  我厉声对那“胖子”喝问:“你这变了鬼的婊子也敢害人,让你先吃一记黑驴蹄子!”说着话便想从携行袋中取出黑驴蹄子,谁知一摸之下竟然摸了个空,糯米也没有了,原来在凌云天宫中都扔了出去,至此已什么都没有剩下。

  胖子在水中,依然尖笑不停。鬼气森森的女人笑声,回荡在墓道的石墙之间,我大骂道:“你他娘的要是再笑,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我这还有一堆桃木钉没使呢……”

  Shirley杨在旁见我和胖子打在一起,斗得虽是激烈却十分短暂,但是其中大有古怪,便脱口叫道:“老胡先别动手,胖子很古怪。”

  我一边按住不停挣扎大声尖笑的胖子,一边在百忙之中对Shirley杨说:“他当然奇怪了,他……他他妈的被鬼上身了。你倒是快想想办法,我按不住他了。”

  Shirley杨说道:“不是鬼,是他的声带或是舌头出了问题。古时降头术的发源地就在滇南,其中便有种控制人发声的舌降,类似于泰国的舌蛊。”

  Shirley杨说着话,早已取出有墨线的缚尸索,想和我先合力将胖子捆住,然后撬开牙关看看他的舌头上有什么东西。

  我此时听Shirley杨一说,方才发现胖子确实另有古怪,他嘴中不断发笑,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十分惊慌,难道他的意识没有丧失,刚才是想拔刀割自己的舌头?我却当成是他想用刀扎我,反将他扑倒在地,不过既然他没有失去意识,为何不对我明示,反是自己躲在后边捣鬼?

  我想到这里,立刻明白了,拦住Shirley杨。我太清楚胖子的为人了,对胖子大骂道:“你他妈的是不是穷疯了,我问你,你有没有顺手牵羊,从那件巫衣中拿出来什么东西?”

  胖子鬼气逼人地笑了一笑,眼睛却斜过去,看他自己胸前的皮袋,连连眨眼。那是我们在鱼骨庙捡到的百宝囊,始终被胖子带在身边,我立刻伸手去那囊中一摸,掏出来黑黝黝一件物品,窄长平整,一边是平头,另一边则是尖半圆,用手一摸,感觉又硬又韧,表层已经有些玉化了。平头那面还有几个乳白色的圆圈,被登山头盔的灯光一照,里面竟然隐隐有层红黄相间的暗淡颜色。

  我一时没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举着那物奇道:“这是块玉石吗?黑玉倒也当真罕见。”

  Shirley杨说道:“不是,是人的舌头……夷人中闪婆巫女的舌头。”

  我听说这是人舌,险些失手将它掉入水中,忙将这脱水变黑、好似玉石般的“舌头”扔给了Shirley杨,对她说:“我对这东西有些过敏,你先拿一拿……”

  Shirley杨正要伸手去接的时候,在墓道的最深处,大概是地宫的方向,传出一阵刺耳的尖笑,好像那天宫中的厉鬼,已经走进了冥殿的墓穴里。Shirley杨也被那诡异的笑声吓得一缩手,那块舌头就此落入齐腰深的漆黑水中。

  我这才发现原本被我按在水中的胖子不见了,这胖厮在我的注意力被那脱水的黑舌头吸引之时,竟然偷着溜进了墓道的最深处。

  我感到十分奇怪,已经找到了舌头,为什么他还发出这种冷冷的怪笑?莫非胖子真的已经不是“胖子”了?

  Shirley杨对我说道:“糟糕,胖子的嘴里还有东西,而且那舌蛊掉进水里了,如果找不到,恐怕再过一会儿,便救不得他了。”

  我对Shirley杨说:“咱们还是分头行事,我先去前边追上他,你尽快在水中找到那半截舌头,然后到地宫前跟我们汇合。”

  Shirley杨点头答应。两支芝加哥打字机都放在防水的背包里,一时来不及取出,她便将她自己的那支六四式给了我。

  我接过枪,拔腿就追,沿着墓道循着那笑声奔去,边跑边在心中不断咒骂胖子贪小便宜吃大亏,却又十分担心他这次要出什么岔子。不知他嘴中还有什么东西,轻则搭上条舌头,下半辈子当个哑巴,重则就把他的小命交代在这献王墓中了。

  这时为了追上前面的胖子,我也顾不上留意墓道中是否有什么机关埋伏了,举着狼眼手电筒,在没腰深的黑水中,奋力向前。

  这条墓道并没有岔口,先是一段石阶,随后就变得极为宽敞,巨大的石台上陈列着数十尊铜人铜马和铜车。我刚奔至石台,便隐隐察觉有些不对,这些青灰色的铜人铜车有些不同寻常,不过又与天宫正殿中异形铜人的诡异之处不同,这些铜车马虽然中规中矩,却好似都少了点什么。

  正待细看,却听女人的尖笑声从铜车后面传出,只好暂且不去顾那铜人铜马,径直赶上前去。只见铜车后边,并不是我预想的地宫大门,而是一个用青石垒砌的石坡,坡下有个漆黑的洞口,两侧各有一个夯土包,从没听说过世间有这种在地宫中起封土堆的古墓,一时却看不明白这有什么名堂。

  刚才就在这一带传出的笑声,现在却突然中断了,我只好将脚步放慢,借着手电筒的灯光,逐步搜索。

  地面上有很多古代男子干尸,摆放得杂乱无章,粗略一看,少说也有上百具。干尸都被割去了耳鼻,剜掉了双目,虽然看不见嘴里怎样,但估计他们的舌头也都没了,然后活活被浇以热蜡,在饱尝酷刑之后,制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看得触目惊心,握着枪的手攥得更紧了。

  前面除了那个石坡中的黑洞,再无任何去路,除了遍地的干尸,却哪里有胖子的踪影。黑暗之中,唯恐目力有所不及,只好小声喊道:“王司令,你在哪啊?别躲躲藏藏的,赶紧给我滚出来。”

  连喊了两遍,又哪里有人回应,我回头望了望墓道的入口,那里也是漆黑一团,可能Shirley杨仍然在水中找那巫女的舌头。虽然明知这古墓里,包括我在内有三个活人,却不免心惊,好像阴森的地宫里只剩下了我独自一人,只得继续张口招呼胖子:“王司令,你尽管放心,组织上对失足青年采取的政策,一直以来都是宽大处理,只要你站出来,我们一定对你以前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

  我正在喊话宣传政策,忽听脚下一阵轻微响动,忙把狼眼压低,只见胖子正背对着我,趴在古墓角落的干尸堆里做着什么,对手电筒的光线浑然不觉。

  我没敢惊动他,蹑手蹑脚地绕到他正面,这才发现原来胖子正抱着一具蜡尸在啃。我心中大急,抬腿就是一脚,将他踢得向后仰倒,随后一扑,骑到了他的肚子上,掐住他的脖子问道:“你他妈的还真让厉鬼缠上了,你啃那死人做什么?不怕中尸毒啊你!”

  胖子被我压住,脸上全是惊慌失措的表情,用一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另一只手不断挥动。我抬腿别住他的两条胳膊,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左手捏住他的大脸,掰开了他的嘴,他的口中立刻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

  我右手举着狼眼手电筒向他口中一照,顿时看得清清楚楚,至此我终于搞明白了,与Shirley杨所料完全相同,胖子的嘴里确实有东西。他的舌头上,长了一个女人头,确切地说那是个肉瘤状的东西。

  黄黄的也不算大,只有拇指肚大小那么一块,冷眼一看,会以为他舌头上长了很厚一层舌苔,不过那舌苔上五官轮廓俱全,非常像是一个闭目睡觉的年轻女子面部。

  胖子舌头上那女子面孔一般的肉瘤,虽然闭目不动,如在昏睡,但是这张脸的嘴却不停闭合,发出一阵阵的冷笑。我心想原来是这张“嘴”在笑,不知胖子是怎么惹上这么恶毒的降头。胖子舌头上长的这张“嘴”,好像是对人情有独钟,进了墓道之后,他就已经控制不住它了,为了避免咬我和Shirley杨,所以他才跑进墓道深处,啃噬那些干尸。

  这时Shirley杨也已赶至,她终于找到了那半条黑色的舌头,见了这番诡异无比的情景,也是不胜骇异,忙将那半石化了的舌头,放在一处干燥的石板上,倒上些固体燃料,用打火机引燃。

  闪婆的舌头一着火,立即冒出一股恶臭的烟雾,不消片刻,便化为了灰烬。我也在同时对胖子叫道:“别动,把舌头伸直了,我替你挑了它。”

  就着身边那火,将俄式近卫伞兵刀烤了两烤,让Shirley杨按住胖子的头,两指捏住他舌头上的人头形肉瘤,用伞兵刀一钩一挑,登时血淋淋地挑了出来,里面似是有条骨刺,恶心之余,也不愿细看,将刀身一抖,顺手甩进火中,同那舌头一起烧为乌有。

  胖子心智尚且清醒,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为了救他,任凭嘴中血如泉涌,硬是张着嘴撑住一声没吭,等他舌头上的肉瘤一被挑落,这才大声叫疼。虽然舌头破了个大口子,但是终于能说话了。

  Shirley杨赶紧拿出牙膏一样的止血胶,给胖子的舌头止血。我见胖子总算还活着,虽然舌头被伞兵刀挑了个不小的口子,短时间内说话可能会有些口齿不清,但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毕竟没缺胳膊少腿落下残疾,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此刻精疲力竭,无力去调查地宫的石门所在,又不愿久在这些干尸附近逗留,只好退回了放置铜车马的石台上稍作休整。

  Shirley杨对胖子说:“你就先张着嘴伸着舌头吧,等伤口干了再闭嘴,要不然一沾水就该发炎了。”

  我取出香烟来先给自己点上一支,又假意要递给胖子一支烟,Shirley杨急忙阻拦。我笑着对胖子说:“首长需要抽根烟压压惊啊。这回吸取教训了吧,名副其实是血的教训,要我说这就是活该啊,谁让你跟捡破烂儿似的什么都顺。”

  胖子嘴里的伤不算太重,那弹性胶质蛋白又十分地有效,过了一会儿,伤口便没那么疼痛。胖子用水漱了漱满嘴的鲜血,痛心疾首地表示再也不逮什么顺什么了,以后要拿只拿最值钱的。

  我对胖子说:“你这毛病要是能改,我胡字都倒过来写。我们也不需要你写书面检查,只希望你今后在偶尔空闲的时候,能够抽出一些时间,深挖自己错误的思想根源,对照当前国内国外的大好形势,表明自己改正错误的决心,并拿出实际行动来……”

  我取笑了胖子一番,忽然想起一事,忙绷起脸来问胖子道:“目前组织上对你还是持怀疑态度,你舌头上的降头是拔去了,但是你的思想和意识形态,究竟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就不好说了,谁又能保证你还是以前的你,说不定你已经成为潜伏进我们纯洁队伍内部的特务了。”

  胖子大呼冤枉,口齿不清地说道:“胡司令,要是连你都不相信我了,我他妈真不活了,干脆一头撞死算了。不信你可以考验我啊,你说咱是蹦油锅还是滚钉板,只要你画出道儿来,我立马给你做出来。要不然一会儿开棺掏献王明器的时候,你瞧我的,就算是他妈圣母玛丽亚挺着两个奶子过来说这棺材里装的是上帝,老子也照摸不误。”

  我赶紧把胖子的嘴按住:“行了行了,你嘴底下积点德。你的问题咱们就算有结论了,以后只要你戴罪立功就行了,但是有件事你得说清楚了,你究竟是怎么在舌头上长了这么个……东西的?”

分享到:
赞(56)

评论20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98
    谁在说我的奶子?
    圣母玛利亚2017-08-02 11:50:30回复
  2. #197
    胖子作死小能手
    匿名2017-05-23 12:10:17回复
  3. #196
    王群众,干那献王老二
    胡八一2016-12-03 19:33:56回复
  4. #195
    来呀 快活呀 反正有大把时光
    献王2016-10-01 13:17:33回复
  5. #194
    我招谁惹谁了,,,
    干尸2016-08-20 22:43:33回复
  6. #193
    别他妈啃我啊
    干尸2016-01-31 9:23:28回复
  7. #192
    干尸好吃,你也来一块呗
    胖子2016-01-23 23:47:28回复
  8. #191
    老胡=孙猴子 胖子=猪刚鬣 杨就算是白龙马吧,有点意思~
    西游记2016-01-08 17:13:44回复
  9. #190
    有煞笔说他们说话打官腔,他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军队大院里的铁磁发小+老北京贫嘴,这些词儿都是在表现这俩人混不吝的性格,你他妈懂那段历史吗?懂什么叫贫吗?就知道跟只鸡一样叫唤,爱看看不看滚,操了你血妈。
    拜托别秀你的浅薄见识2015-12-28 2:04:02回复
  10. #189
    有煞笔说他们说话打官腔,他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军队大院里的铁磁发小+老北京贫嘴,贫嘴什么意思懂吗?爱看看不看滚,操了你血妈。
    没那个智商就别看小说2015-12-28 2:02:42回复
  11. #188
    擒敌拳是武警部队学的,老胡你是跟着武警去越南前线的?!
    擒敌拳2015-09-18 21:37:26回复
  12. #187
    我在吃尸体。。。
    胖子2015-09-02 14:17:26回复
  13. #186
    胖子是这部戏的主角,没有胖子,这部戏没有意义,所以他不会死
    天下霸唱2015-07-26 14:51:53回复
  14. #185
    打官腔的对话真是这部小说的硬伤啊...一会儿一个组织,一会儿一个毛主席说,好在故事情节不错,忍着那些烦闷继续看下去...
    2015-07-08 13:42:19回复
    • 这是调侃,文革的语言。
      like2015-11-06 8:36:46回复
    • 知道睡什么叫老北京贫嘴吗,傻比?
      拜托别秀你的浅薄见识2015-12-28 2:04:39回复
    • 请看好小说的时代背景好么。。。你以为是21世纪的现在啊
      bangbangbang2016-01-20 10:19:47回复
    • 这是时代背景下的特色好么…少了这样的对话反而显得伐闷
      回复2016-02-19 19:01:40回复
    • 有点文化素养行吗,这是种插科打诨啊
      夏之殇2016-07-14 9:10:47回复
    • 注意时代。那个时候可不就是这样
      匿名2016-09-06 11:32:12回复
    • 我也觉得这种风格特有的对话反而是这本小说的一个亮点
      2017-01-30 23:07:18回复
  15. #184
    我**的
    **2015-06-01 14:38:05回复
  16. #183
    献王,出来受死!
    胡八一2014-11-15 22:03:29回复
  17. #182
    胖子是最招人讨厌的,死了最好,没那么多麻烦
    北京2014-11-04 15:00:08回复
  18. #181
    谁把我的之炫给偷了,TMD害老子三秒就缴枪了,在献王面前丢大脸了!
    波塞冬2014-10-21 15:58:30回复
  19. #180
    精彩!!!!!!!!!
    陌上花开2014-08-14 23:36:30回复
  20. #179
    什么情况,古时候就有波塞冬了? 请问波塞冬的墓的哪
    玩意波塞冬2014-08-13 18:30:39回复
  21. #178
    如果多点故事情节少点描写历史就好了,那样看着才过瘾。
    卖火柴的小女孩2014-05-01 9:27:24回复
  22. #177
    上面儿子讲完,大家鼓掌 下面孙子开讲,大家欢迎
    呵呵2014-02-04 9:00:53回复
  23. #176
    哈哈
    呵呵,评论很有意思2014-01-30 17:35:22回复
  24. #175
    胖子居然怕咬到他俩 自己宁愿跑去啃腊尸
    有些小感动2014-01-29 1:01:04回复
  25. #174
    …………不够味
    疯狂着2013-12-22 3:16:52回复
  26. #173
    操 别污辱宗教行吗?想遭雷劈呀!
    夜雾一,2013-12-17 22:21:53回复
  27. #172
    我怎么看成了“就算圣母玛丽亚挺着两奶子过来,我也照摸不误”呢?
    草原野鼠2013-12-07 7:29:45回复
  28. #171
    真心好看啊 支持
    不过青春2013-12-04 3:00:45回复
  29. #170
    明天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爸又要过生日了。不回去会出大事的
    胡司令2013-12-03 10:36:01回复
  30. #169
    胖子你是多少天没刷牙了!!!
    舌头2013-11-18 1:48:50回复
  31. #168
    人家刚穿越去了下泰国,女人声还甜吧
    嗨、小胡2013-11-11 5:20:04回复
  32. #167
    胖子,看你還敢拿我不
    舌頭2013-11-09 19:43:14回复
  33. #166
    胖儿,见到有我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了?哪次不是你乱顺我才惹的祸?你小子没有武装整齐就敢来动我,穷疯了?不晓得我有多大本事是不?下次注意点!
    明器2013-11-01 8:11:36回复
  34. #165
    胖子的个性我很喜欢
    死了都要爱2013-10-17 6:38:01回复
  35. #164
    评论归评论,不要说脏话
    灯粉2013-10-11 5:50:30回复
  36. #163
    胖子,你什么意思,你满脑子就想摸女人吗?
    玛丽亚2013-10-11 1:19:57回复
  37. #162
    这看着看着顶上广告既然给我来了个眼睛图案吓人啊!
    北魏冥月2013-09-25 9:09:03回复
  38. #161
    4楼你是煞笔么? 看鬼故事去 看故事会 这是盗墓的 煞笔
    4楼煞笔2013-08-22 19:24:36回复
  39. #160
    兄弟,别拿刀挑我
    舌头2013-08-14 2:37:53回复
  40. #159
    導演 神馬時候輪到我出場啊~zZ
    顯王2013-08-08 22:14:40回复
  41. #158
    原来这书不是写鬼的.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一个女鬼.扫兴
    爷们好色2013-08-08 21:13:38回复
  42. #157
    哎呦,胖子感情是想看我奶子啊
    圣母玛丽亚2013-08-03 21:56:23回复
  43. #156
    妈的,讲了半天连个鬼影都没有,真他妈的少兴
    匿名2013-07-23 6:28:28回复
  44. #155
    目前组织上对你还是持怀疑态度,你舌头上的降头是拔去了,但是你的思想和意识形态,究竟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就不好说了,谁又能保证你还是以前的你,说不定你已经成为潜伏进我们纯洁队伍内部的特务了。”
    回头客2013-07-23 5:12:56回复
  45. #154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养成顺手牵羊的坏毛病 ^_^
    一末2013-07-23 3:31:53回复
  46. #153
    好可怕
    2013-07-22 0:14:24回复
  47. #152
    王司令?是你么??
    胡八一2013-07-20 9:35:19回复
  48. #151
    一帮子渣滓!
    懒洋2013-07-16 4:28:16回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