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二十四章 龙鳞妖甲

  黄金铸造的异形面具,历经了数千年岁月的打磨,依旧金光灿灿,与我们在献王大祭司玉棺中找到的那个面具,除了眼眶部分之外,基本上完全相同,都是龙角、兽口、鱼尾形的耳括。只不过后者是人类带的,而现在突然出现在我们侧面的面具,却要大得多,和一口食堂煮大锅饭的大锅相差无几。

  只这一个照面,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心中猛的一跳,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僵尸,而是一个愤怒的生灵。它发出粗重的喘息,每一呼气,便生出一团红雾,早把它的身体笼罩在其中,窥不到全貌。

  这时候刻不容缓,身体的本能反应取代了头脑中的思考。我缩身向后急退,跃向身旁的岩石后边,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也在同时掉转枪口,对准红雾中的东西一阵射击。

  被击发的子弹呈波浪形的扇面分布,全部钉进了那团浓烈的红色毒雾,金属反弹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似乎那红雾中的东西全身都被铁甲覆盖,不知我们这一阵扫射,有没有给它造成伤害。在我的身体翻过岩石落地的一刻,M1A1的弹夹已经空了。

  另一边的胖子与Shirley杨也同时散开退避,说时迟,那时快,凝固般的红雾猛然间散开,金光闪烁的面具从中跃了出来。这次我借着那些水中女尸身上所发出的冷光瞧得一清二楚,巨大的黄金面具中间只有一个独眼,有个像眼球一样的东西转来转去。面具嘴部是虎口的造型,血盆大口好似一道通往地狱的大门,里面露出粉红色的肉膜。那些肉膜好像是某种虫类的口器,大口一张,不是像腭骨类动物的嘴是上下张合运动,而是向四周展开,变成了方形。里面还有一张相同的小嘴,说是小嘴,同时吞掉两三个活人也不成问题,口内也没有排状牙齿,而是在四个嘴角,各有一个坚硬的“肉牙”。

  这些特征都充分说明,这个庞然大物是只虫子。它的身体上是一层厚重无比的甲壳,其下更有无数不停动弹的巨足,都是人腿粗细的“<”字形脚爪。其躯体之庞大粗壮,不输给遮龙山下的那条青鳞巨蟒,而且它身上还罩着很厚的鳞片形青铜重甲,上面长满了铜花。在潮湿阴暗的葫芦洞里,这层盔甲已经有不少地方脱落,还有些部分已经成为了烂泥,露出里面鲜红色的甲壳,锃光发亮,似乎比钢板还硬。子弹击中它的地方,都流出大量的黄色汁液,有些子弹射在了青铜龙鳞之上,还有的把黄金面具穿了几个大洞。但是这个家伙实在太大,而且红色虫壳厚实得如铁似钢,看来M1A1的强大威力也很难对它构成直接威胁。   这是什么东西?虫子,还是动物?天龙(蜈蚣的别名)?都不像。天龙应该是扁的,这只身体圆滚滚的,而且只有一只眼睛。它头上的黄金面具,还有那龙鳞状的青铜外壳,又是谁给它装上去的?他娘的,这趟来云南碰上的东西怎么都是这么大块头的。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又怎容多想,管它是什么东西,先料理了再说。我眼看那破雾而出的怪物在黄金面具后张着大口朝我猛扑下来,怎奈手中的冲锋枪已经耗尽了弹药,不敢硬拼,而且后边水中有无数的浮尸,也无路可退,只好就地卧倒翻滚,以避过锋芒。只见洞穴中瘆人的冷冷青光中,划过一道金光,正击在我身旁狼牙形的半透明山石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脚一蹬山石,借着这一踹之力,将身体向后滑开。   没想到头顶处也有山石拦住,登山头盔撞到了山石上,并没有滑出太远。巨形黄金面具覆盖下的怪虫,一击落空,毫不停留地发动了第二波袭击。我心中暗地里叫苦不迭,M1A1的弹鼓和弹匣都在胖子背上的背包里,我手中只有一杆空枪,只好拔出登山镐进行抵抗。   附近的Shirley杨与胖子见我吃紧,一个用芝加哥打字机,一个用“剑威”气步枪和手枪同时射击,照准了那只大虫子的头部一阵乱打。   头戴黄金面具身披龙鳞青铜甲的巨大昆虫,被猛烈的弹雨压制,连连缩头,从口中和青铜外壳的缝隙里不断喷吐出红色毒雾,顿时隐入了红雾中,让人难以捕捉目标射击。   洞穴中一时红雾弥漫,我趁此对胖子大喊道:“小胖,子弹。”   胖子立刻从便携袋中拿了一个压满子弹的弹鼓,朝我扔了过来,我刚伸手接住,还没等把弹鼓替换到冲锋枪上,那股红雾便骤然飘散,怪虫犹如火龙出云一般从中蹿出,迅速向我扑来。我心中恼火异常,这厮跟我较上劲了,怎么总冲我来?但是我心中一片雪亮,这时候千万不能焦躁和紧张,生死之间,往往只在这一眨眼的工夫。   我当即一不躲,二不闪,拿自己上弹鼓的速度与那黄金面具扑过来的速度,做了一场生死豪赌。胖子和Shirley杨刚才一番急速射击,也耗尽了弹药,都在重新给武器装填,这时见了我不要命的举动,都惊得呆了,一时忘了身在何处,站在当场发愣。   当年在前线百死余生的经验,终于使我抢得了先机,只比对方的速度快了几分之一秒。我举起枪口的时候,那怪虫的大口也已经伸到了我面前,我已经无暇顾及谁比谁快了,只是凭感觉扣动了扳机。芝加哥打字机几乎是顶在黄金面具的口中开始击发的,招牌式的老式打字机声快速响起……   我耳中听到一股沉闷的哀号,身体像是被巨大的铁板撞击,被那黄金面具顶得向后翻了两个跟头,不断地倒退,直撞到山壁才算止步。全身每一根骨头都疼,要不是戴着护肘和护膝,关节非被撞断不可,感觉胸腔里的五脏六腑都翻了两翻。   我的豪赌似乎取得了成功,一长串子弹,全部都打在那巨大怪虫的口中,红色的毒雾缩到葫芦洞的角落里越变越浓,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胖子大喜,对我喊道:“好样的老胡,你简直太神勇了,我代表中央军委祝贺你,我军将在继黄继光与杨根思两位同志之后,授予你特级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你将成为历史上第三个获此殊荣的传奇人物。”   Shirley杨在另一边对我喊道:“什么神勇,你不要命了?简直太疯狂了。”   我听得胖子胡言乱语,十分气恼,心想这他妈挤对谁啊,特级战斗英雄哪个不是光荣牺牲的,还嫌我死得不够快啊。想还嘴,但是全身疼痛,话也说不出来。我勉强伸伸胳膊,还好没受什么硬伤,内伤就顾不上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别扭,身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慌忙用手乱摸,摸到脸上的时候,心底一片冰凉,糟糕,我的防毒面具被撞掉了,这一下我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虽然我们带了一些解毒的药品,但都是解普通蛇毒的,这红色毒雾即使是医圣华佗复活,只怕也难妙手回春了。我现在已经吸进多少毒气?八成是死定了。想到生死之事,心中如同乱麻,只是想中毒的症状是什么样的,应该哪里觉得不舒服,这么一想,就觉得全身哪都不舒服。完了,完了,这回胡爷我真是要归位了,操他奶奶的都怪胖子,好端端的拿什么“特级战斗英雄”来咒我。   Shirley杨也发现我的防毒面具丢失了,急忙奔到近前,焦急地问:“防毒面具怎么掉了?你……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听Shirley杨急得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心中突然觉得十分感动,一想到自己即将壮烈牺牲,即将和她永别了,登时手脚冰凉颓然坐倒在地,对她说道:“我这回是真不行了,我也说不出来哪不舒服,反正是全身哪都不舒服,看来毒气已透入骨髓,行遍了九窍,不出片刻,可能就要……我最后还有几句话想说……”   胖子也抢身过来,一只手紧握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把我的嘴按住,哽咽道:“胡司令,你可千万不能说遗言,你没看电影里那些挨了枪子儿的革命者,受伤没死的都没话,凡是最后台词儿多的,交代完了大事小事和当月党费,就指定撂屁了。”   我把胖子捂在我嘴上的手拨开,痛苦地对他说:“同志们,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让我说最后几句话,你以为我愿意死啊?有些事若是不让你们知道,我……我就是死也是死不瞑目啊。”   我继续抓紧时间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道:“你们不要替我难过,对于一个老兵来讲,死亡并不算什么,我只不过是为了人类的幸福……历史的必然……长眠在这鲜花永远不会凋残的彩云之南。”   Shirley杨也紧握住我的手,她虽然戴着防毒面具,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从她冰冷颤抖的指尖可以感觉到她在哭泣。只听Shirley杨断断续续地说:“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都黄土盖过脑门了,你还跟我说洋文,我哪听得懂,这些话你等我下辈子托生个美国户口再说不迟。我还有紧要的话要对你们讲,别再打岔了,想跟你们说点正事儿可真够费劲的。”   我正要交代后事,却忽然觉得身体除了有些酸疼,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什么异状。筋骨酸疼是因为被那黄金面具撞了一下,饶是躲避得快,也被山石撞得不轻,刚才一发现自己的防毒面具没了,有些六神无主,此刻过得这几分钟,却似乎也没觉得怎样,和我所知的中毒症状完全不同。我心中还有些狐疑,莫不是我回光返照吗?但是却不太像———这么说那些鲜艳的红雾没毒?   一想起“毒雾”,我脑海中像是划过一道闪电,这葫芦洞中的红雾与上面山谷里的白雾山瘴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吗?白色的雾有毒,红色的雾没有毒,这只怪虫的身体里有什么奥秘吗?   胖子见我两眼发直,以为我已经神智不清了,情急之下不断摇晃我的肩膀:“胡司令,你不是还没交代重要的遗言吗?怎么这就要翻白眼了?快醒醒啊。”   我用胳膊挡开胖子的手:“我他妈哪翻白眼了?你想把我摇晃散了架?我刚想说什么来着?”刚才想说的重要遗嘱这时候全被我忘到了九霄云外。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我发现这层洞穴好像没有毒气,也许这里是山谷里痋雾的源头,是间生产痋雾的工厂。”   那二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同声奇道:“没有毒气?这么说你不会死了?”   我正要对胖子和Shirley杨二人分说明白,一瞥眼间,只见葫芦洞角落里那团红雾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扩大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把我们三人围在其中。红雾中那粗重哀伤的喘息声再次发出悲鸣,声音忽左忽右,像是在做着急速的运动。由于红雾渐浓,早已经无法看清其间的情形。   那黄金面具下的怪虫,周身载满了人造的厚重甲叶,而且里面的虫壳比装甲车也差不了多少,估计丙烷喷射器的火焰也奈何它不得,似乎只有在它黄金面具下的口部,才是唯一的弱点。适才我铤而走险,用冲锋枪抵在它的口中射击,还以为已经把它干掉了,我的老天爷,这位山神究竟要怎样才肯死?   围住我们的红雾忽然被快速的气流带动,向两边散开,那只金面青甲的巨大爬虫从半空中探出身体。只见黄金面具口部已经被M1A1打烂了,只有几块残留的金片还嵌在肉中。这次卷土重来,携着一股鲜红色的腥雾直取胖子。   怪虫的来势如同雷霆万钧,胖子大惊,骂一声:“真他妈恶心。”撒开两腿就跑,谁知慌乱中,被洞内凹凸不平的岩石绊倒,摔了个狗啃泥。这时他也顾不上喊疼,就地一滚,回身举枪就射。   我也叫道:“不好,那厮还没死得彻底,这次务必要斩草除根。”抓起地上的芝加哥打字机一阵猛扫,不管怪虫身体哪个部位中枪,都会从甲叶的缝隙或者口中冒出一股股红雾。   那怪虫几次想冲过来,都被M1A1逼退,最后它被子弹打得急了,逐渐狂暴了起来,顶着密集的弹雨,拼命向我们扫来。它的动作太快,又时时隐入红雾之中,冲锋枪难以锁定它的口部。我见冲锋枪若是不抵近打它的要害,便挡不住它了,但是现在躲避尚且不及,又如何进攻,迫于无奈,只好打个呼哨,快速退到葫芦洞的弧形岩壁附近,利用牙状岩石作为掩体。   由于一边有水一边路窄,更加上这怪虫身躯奇大,我们原本分散开的三个人,又被来势汹汹的虫躯逼在了一处角落,已经无路可退了。   只听那铿锵沉重的甲片摩擦着地上的碎石,横向挤压过来,这一次势头极猛,激起洞中的气流产生风压,刮得人皮肤生疼。   这时我们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形势千钧一发,根本来不及交谈,Shirley杨对我快速做了个手势,只说了一个词:“炸药!”   我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她是想让我和胖子想办法牵制住对方,为她争取时间,用炸药干掉它。我们立刻分成左右两路,我和胖子集中在右边,那怪虫果然被我们吸引,掉头过来扑咬。Shirley杨正想借机从左侧的空当闪进附近的山岩后边,谁知道那怪虫声东击西,极为狡猾,见我和胖子这边的交叉火力像冰雹般劈头盖脸地扫向它,硬冲下来难免吃亏,竟然故意卖个破绽,掉头去咬Shirley杨。   这一来,大出我们的所料,只想一只虫子,不过是体形巨大,怎么会有如此狡猾,我们都是措手不及。Shirley杨的步枪早已没了弹药,仅凭六四式手枪根本不能将它击退,幸亏她应变能力奇快,抽出背后的金刚伞挡住虫口,这一下把金刚伞也撞飞了,落在一边的石头上。   Shirley杨仗着身体轻捷,一个侧滚翻避在一边,而这里已是死角,再也不能周旋,只好伸手拔出登山镐,准备最后一搏。甲声轰鸣,咆哮如雷,只见红雾中一道金光对准她直扑下去。Shirley杨知道万万难以正面抵御,只好纵身向上跃起,用登山镐挂住上面岩石的缝隙,双足在岩壁上一点,将自己的身体向边上荡开。刚一离地面,那怪虫长满触角和肉腭的大口便咬在了Shirley杨适才立足过的地方,咔嚓一声巨响,地上的岩石都几乎被它咬碎了。   我们在旁边看得真切,却赶不及去救她,这时我和胖子已经红了眼睛,二人想也不想,不等怪虫有下一步的动作,就扔掉没了子弹的M1A1,双双拔出登山镐,闷声不响地用登山镐挂住龙鳞状青铜甲片,跳上了那怪虫的巨大躯体。我心中打定一个主意,先废了它的招子再说,这独眼虫只有一目,藏在黄金面具后边,这只眼睛小得和它庞大的躯体不成比例,如果弄瞎了它的眼睛,就好办了。   手足并用之下,很快就爬到了它的头顶。我和胖子齐声暴喝,早把那登山镐抡圆了,往黄金面具正中的眼球砸将下去。耳中只听几声扎破皮球的声音,把那怪虫疼得不住抖动,一时间头部黄汁四溅,也不知这种深黄色的液体是不是它的血液,味道奇腥,如同被阳光连续暴晒的死海鱼。我们都被它溅了一身,幸好是没有毒性。   我见得手,正要再接再厉,再给它致命的打击,但是那虫身剧烈地抖动,使得我立足不稳,失了登山镐,人也从上面滚落下来。   胖子却在虫身上抓得甚牢,他把登山镐死死钩进虫身重甲,也不理会那不断冒出来的红色气息和满头满脸的黄汁,伸手插进了怪虫的眼睛,猛地里向外掏了一把,也不知揪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红的绿的黄的,像是打翻了染料铺。怪虫疼得不断发出悲鸣,疯了一样地甩动头部。这一来胖子可就抓不住了,一下被扔进了水中,水中乱窜的死漂迅速向四周散开,卷成了一个漩涡,又快速收拢,把胖子裹在了中间,顷刻间已不见了他的踪影。

分享到:
赞(168)

评论23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0
    英语的意思是 老兵永远不会战死,他们只会慢慢老去
    僵王2010-11-12 21:20:23回复
  2. #49
    - - 手里一群粑粑的胖子 你要被他的血和红雾毒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假·献王2010-10-10 11:45:52回复
  3. #48
    dead是什么意思啊??
    胡云玄2010-08-30 22:31:14回复
  4. #47
    谢昌东啊作者是78年的,你哪看的80后?
    女妖的眼泪2010-08-24 1:47:28回复
  5. #46
    谢昌东你脑残啊作者是考古学家明白?
    小鬼2010-07-31 2:50:17回复
  6. #45
    那个叫谢昌东的不你就是傻逼一个啊 不懂别你妈在那BB 还叫人家小子 你妈比你是多大怎的
    胖子2010-06-17 9:37:21回复
  7. #44
    谢昌东这个2B,作者去查过资料的,自己做不到的是别以为别人做不到
    dsda2010-06-10 0:02:32回复
  8. #43
    我敢肯定,这本书定不是作者所写的,历史背景太强了,不是那个年代的人,写不出这种书,何况作者只是个80后的小子
    谢昌东2010-05-11 20:14:15回复
  9. #42
    俺估计俺就快去见佛主了.Shirley杨'你就从了老衲吧.....
    胡八一2010-04-21 21:50:47回复
  10. #41
    这回狗胖子爽的了哈哈
    闫成2010-01-23 19:34:03回复
  11. #40
    顶1楼的
    张三链子2010-01-08 1:31:08回复
  12. #39
    胖子没事吧?
    斯科特拉2009-12-24 4:20:36回复
  13. #38
    呵呵 胡八一跟楊小姐也快成一對兒了 就剩胖子一個在打光棍 有點可憐啊~
    路過2009-12-07 0:54:27回复
  14. #37
    嘻嘻!一楼的大哥的嘴贱,真是一鸣惊人,呵呵!!
    咴呔朗先苼ǒ2009-12-03 22:23:58回复
  15. #36
    估计杨,是一个角色美女,还非常有钱的美女~胡八一应该自足的!哈哈!
    youke2009-11-06 19:33:08回复
  16. #35
    我本来就是来无影去无踪什么都不在乎的主,怎么会向杨示爱呢?她无心我也无意啊
    胡八一2009-10-07 3:44:13回复
  17. #34
    uiiyiko
    王金法2009-10-07 2:23:59回复
  18. #33
    30楼说的是真的 我昨天晚上就偷偷的看见了一次!
    王凯旋2009-09-17 7:53:37回复
  19. #32
    你们就吹吧
    你吹牛2009-08-12 3:12:09回复
  20. #31
    yun
    candy2009-08-04 5:00:25回复
  21. #30
    5楼的,因为这个问题很简单,他俩蛮着胖子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Shirley杨她姐2009-07-11 21:23:25回复
  22. #29
    当年在前线百死余生的经验,终于使我抢得了先机,只比对方的速度快了几分之一秒。我举起枪口的时候,那怪虫的大口也已经伸到了我面前,我已经无暇顾及谁比谁快了,只是凭感觉扣动了扳机。芝加哥打字机几乎是顶在黄金面具的口中开始击发的,招牌式的老式打字机声快速响起…… 只比对方的速度快了几分之一秒 算的真准啊.
    fuck cao2009-07-07 16:39:59回复
  23. #28
    这么多美女还是大家一起分享吧
    王胖子2009-07-04 23:06:21回复
  24. #27
    胖子好艳福啊 不由脑中出现一词 美女如云
    盗墓的粽子2009-07-02 19:46:48回复
  25. #26
    楼上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
    斑驳2009-07-01 4:40:19回复
  26. #25
    的确,评论比小说有意思多了。
    幕落繁华落尽2009-05-30 3:59:12回复
  27. #24
    一楼的变态!
    摸金神枪2009-05-21 6:30:39回复
  28. #23
    2009/5/15 22:57 忽忽 看着看着睡着了..
    薇,丢了.2009-05-15 7:57:11回复
  29. #22
    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 18谢谢;了
    雨天2009-05-08 13:34:26回复
  30. #21
    果然啊! 看评论比看小说有意思多了 同意.哈哈> 2009.5.5,时间:13.59
    花田美错2009-05-04 23:00:22回复
  31. #20
    掏那虫子眼睛里的东西。。。。这招猛
    St死亡笔记2009-05-01 8:35:38回复
  32. #19
    果然啊! 看评论比看小说有意思多了
    我倒2009-04-22 23:57:53回复
  33. #18
    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 (老兵永远不死!他只是凋零)!!!我倒!
    灯吹鬼2009-04-22 9:22:39回复
  34. #17
    还去挖那个东西的眼睛。。胖子也不怕恶心。。。NB
    GLK2009-04-18 6:36:49回复
  35. #16
    胖子没了
    烽火连天2009-03-31 1:15:00回复
  36. #15
    1楼的,够爽快,也够他娘的呲疓,支持!
    板儿砖破武术2009-03-24 5:49:10回复
  37. #14
    1楼 你果然对得起你的ID
    摸金祖师爷2009-03-20 5:12:09回复
  38. #13
    老胡和小杨的关系怎么还不公开?先办了丫的再说,也算给中国男人长脸。
    禁忌112009-03-18 23:29:36回复
  39. #12
    怪物的黄金面具是什么东东
    哈哈一笑2009-03-10 7:51:07回复
  40. #11
    怎么啥怪物都有啊 净是变异的大个的 还带着盔甲
    樱花咒2009-03-09 5:25:01回复
  41. #10
    现在米感觉就不示咯
    胡八义2009-03-08 6:46:52回复
  42. #9
    郁闷 那虫子是马上东东 啊 小雪不怕哈
    欲哭无泪2009-03-07 8:04:00回复
  43. #8
    1,3楼的朋友蛮好笑的 呵呵:-)
    船上的那个鬼2009-03-06 13:19:50回复
  44. #7
    怕怕
    小雪2009-02-17 3:48:32回复
  45. #6
    1楼的,果然名如其人啊
    sissi2009-02-10 20:26:06回复
  46. #5
    你们说 胡八义、临死怎么不向杨 示爱
    鸡鸡02009-02-10 19:28:25回复
  47. #4
    呵呵~~~~ 不过说实话哈~~~ 我是相当的同意 一楼那位贱嘴大哥滴观点~~~
    Rock2009-02-02 0:02:02回复
  48. #3
    1楼的小心 我把你也拉下来 让你也爽爽
    胖子2009-01-31 6:55:49回复
  49. #2
    这回胖子爽死了。
    如风2009-01-22 1:19:56回复
  50. #1
    我草,胖子掉美女堆里了,这下他可爽了,他不是很想看清楚点吗?这下可够看的了,我估计那些MM的三围都能让他给理解个透彻了,哈
    贱男一号2009-01-10 8:44:30回复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