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第十三章 升官发财

  世界上没有平白无故的爱,也没有平白无故的恨,天空也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在白天如此打雷,不吉祥的空气中,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变化。

  除了阴云缝隙间的闪电,四周已经暗不辨物,我只好又把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重新打亮。正待到树冠的另一端去看个究竟,却发现准备和我一起开棺的胖子踪影不见,我忙问Shirley杨:“你见到小胖了吗?”

  Shirley杨耸了耸肩,我们急忙四下里寻找,这么个大活人,怎么一眨眼的工夫说没就没了?四下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转头一看,发现玉棺旁有只鞋,不是别人的,正是胖子穿的。

  这时从那完全封闭的玉棺内部,忽然传来了几声砰砰砰的敲击,在我与Shirley杨听来,这声响简直比天上的炸雷还要惊心动魄。

  我这时候顾不上害怕,招呼Shirley杨赶快帮忙动手开棺救人。胖子这家伙怎么跑到玉棺里面去了,莫非是摸金的反被玉棺里的粽子给摸了进去?可这玉棺的缝隙都用石蜡封得死死的,除了那几处小小的裂纹,再没有别的开口,胖子那么大个,是怎么进到里面去的?这简直就是反物质现象。

  Shirley杨却比较慎重:“别急,先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咱们现在还不能确定玉棺里面的动静就一定是胖子发出的。”

  我对Shirley杨说:“能不急吗,再不动手黄花菜都凉了,你要是害怕我就自己单干,说什么也得把胖子掏出来!”

  我说完也不管Shirley杨是否同意,把防毒面具扣到脸上,挽起袖子就去抽动玉棺的盖子。那玉棺合得甚严,急切间难以开启,只好又让Shirley杨用伞兵刀将棺盖缝隙中粘合的石蜡清除。只听玉棺中发出的敲击声,时有时无,慢慢地就没了动静。

  我手忙脚乱出了一身冷汗,见忽然没了动静,心想胖子多半是玩完了,已经哏屁朝凉卖拔糖①去了。正自焦急之时,忽然脚脖子一紧,被人用手抓住,我出于本能举起登山镐,回手就想击下,却听有人在后边说道:“胡司令,看在党国的分上,你赶紧拉兄弟一把。这树上有个大窟窿……可他妈摔死老子了。”

  我回头一看,说话的正是胖子,他正挣扎着从我身后的一个树洞中往外钻,我赶紧伸出手,把胖子扯了上来。这树洞口长满了各种茂密的寄生植物,就像是个天然的陷阱,如果不踩到上面,根本就无法发现。

  原来在我们刚准备动手“升官发财”之时,胖子被天空忽然传来的雷声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一脚踏空,掉了下去,声音又被当时的雷声所掩盖,所以我们都没有察觉到。

  我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那口玉棺,如果不是胖子在棺里敲打发出响动,那会是谁?难道这世上还真有在白天也能活动的僵尸不成?

  Shirley杨见胖子爬了回来,便问胖子树洞里有些什么。胖子说那里边黑咕隆咚,好像有好多骨头和藤条,不过也没敢细看,那树洞里边别提有多臭了,呛得脑门子疼。

  Shirley杨对我和胖子说:“你们俩过来这边看看。C型运输机的机组成员也许并没有全部跳伞逃生,至少有一个人是死在了这里,他的尸骨就在这口玉棺下压着。这玉棺下边有可能和胖子掉落下的树洞相连。”

  我听她说的话大有蹊跷,便踩着玉棺盖子来到另一端,正如Shirley杨说的一样,玉棺的墓床前角压着一只人手。这只手的手心朝下,并没有腐烂成为白骨,而是完全干枯。黑褐色的干皮包着骨头,肌肉和水分都没有了,四指紧紧插进了玉棺下的树身,想是死前经过了一番漫长而又痛苦的挣扎,手骨的拇指按着一只小小的双头夹。

  我一头雾水,彻底糊涂了,这是只死人的手,看这样子有具尸体被压在棺下,他究竟是谁?又是怎么被压在下边的?玉棺里的响声又是怎么回事?

  Shirley杨说这种双头夹,在盟军反攻诺曼底的时候,作为相互间联络的简易工具使用,可以发出轻重两种声响,最早是在82师与101伞兵师中使用,倒的确可以发出摩斯码信号。

  我和胖子听了这话,多少摸着点头绪,难道说,这是有一个死在棺下的亡魂想要和我们取得联络?

  只听Shirley杨对我们说:“这只手臂上露出一截衣袖的臂章,是二战时美国空军的制服,还有这种双头夹,中国是没有的。我推测这玉棺里有某种……危险的东西,而且棺下是个树洞,相互连通,吞噬经过附近的生命。昨天晚上,这被玉棺害死的飞行员亡灵向咱们发出警告信号,不想让咱们重蹈他的覆辙。”

  我对Shirley杨说:“昨天夜里乱成一锅粥,也不知警告咱们什么?难道是说这棺里有鬼,想害咱们三人不成?那为什么咱们什么也没察觉到?”

  我话刚出口,随即想到,大概是我们都戴了正宗的摸金符,还有大金牙搞来的观音挂件,这些东西都是僻邪古物,不过这些东西真的管用吗?我心里是半点把握也没有。这两株老树里面一定有鬼,那些树窟窿里面,不知有什么邪魔歪道的东西。

  为了弄个水落石出,我们一齐动手,把那口玉棺的盖子抽了出来。玉棺中满满的全是黑中带红的绛紫色液体,除了气味不同,都与血浆一般不二。

  我们不知那液体是否有毒,虽然戴了手套,仍然不敢用手直接去接触,胖子用探阴抓,我用登山镐,伸进玉棺中捞了两下。登山镐刮出一具肥胖老者的尸体,尸身上只有一层非常薄的蠠①晶,薄如蝉翼一般。“蠠晶”十分珍贵,传说汉高祖大行的时候,在金缕玉衣里面,就包了这么一层蠠晶,和现代的保鲜膜作用差不多,但是那时候的东西可没有任何化学添加剂。

  胖子用伞兵刀割破了那层蠠晶,让裹在其中的尸首彻底暴露出来。只见那老头的尸体保存得相当完好,他脸形较常人更为长大,按相书上说,他生了一张马脸。只见这尸首须眉皆白,头上挽着个髻,周身上下一丝不挂,似乎是被那鲜血般的液体浸泡得太久了,身体微微泛红。

  胖子骂道:“这死老头一身的肥膘,也不知死了多久了,怎么到现在还不腐烂,恐怕迟早要闹尸变,不如趁早一把火烧了,免得留下隐患。”说着就用探阴爪在尸体脸上试着戳了两下。这尸体还十分有弹性,一点都不僵硬,甚至不像是死人,而是在熟睡。

  Shirley杨对我说:“玉棺中的溶液里好像还有不少东西,你先捞出来看看,再作理会。”

  这个已经死了两千余年的老者,至今仍然保存得栩栩如生,甚至可以用“鲜活”二字来形容,真是够离奇。这事不能细想,越琢磨越觉得瘆人。于是我依Shirley杨所说,准备用登山镐把那白胡子老头的尸首扯出来,以便腾出地方看看他尸身下还有什么东西。

  没想到,着手处沉重异常,凭我双手用登山镐扯动的力气,便有百十斤也不在话下,而这白胡子老头的尸体一扯之下,纹丝不动,怕有不下数百斤的分量。

  我心中不禁奇怪,难道这赤身裸体的尸首下边还连着别的重物?

  我把登山镐从尸体的腋下抽了出来,在玉棺中段一钩,竟从红中带黑的积液中,带出一条血淋淋的无皮大蟒。三人见此情景,都吃了一惊,原来那尸身肩部以下,缠着一条被剥了蟒皮的巨蟒。蟒尸和人尸相接的部分已经融合到了一起,再也难以分割,难怪刚才一扯之下会觉得如此沉重,而且无皮的蟒尸上长满了无数红色肉线,那蟒肉隔一会儿就跳动几下,似乎是刚被剥了皮,还没死透一般。我们听到玉棺内的敲击声,很可能就是它发出来的。

  这蟒身上肌肉经脉都清晰可见,也不知是用什么手段剥的蟒皮,看这蟒的粗细大小,虽然比我们在遮龙山山洞中见到的那条小了不少,仍然比寻常的蟒蛇大上许多,想起那条青鳞怪蟒,随即就联想到了献王邪恶巫毒的痋术。

  胖子指着这无皮巨蟒,让我们看那蟒尸上生长的许多红色肉线,说道:“这蟒肉上面还长着东西,怎么跟鱼虫子似的,好像还跟棺材底下连着。老胡你拽住了,我捞捞下边有什么东西。”说着挽起袖子,就想下手去来个海底捞月。

  Shirley杨见状急忙将胖子拦住,毕竟不知这积液的底细,不可随便接触,还是用登山镐或者探阴爪,一点点地打捞比较稳妥。

  我用力将那胖老头的尸身抬起来一块,Shirley杨用登山镐,胖子拿工兵铲,在玉棺的积液中进行筑篱式搜索,不断地从里边钩出些物品。首先发现的是一个黄金面具,这面具可能是巫师或者祭司在仪式中戴的,造型怪异无比,全部真金铸造,眼耳鼻口镶嵌着纯正的青白玉。这些玉饰都是活动的,使用的时候,配戴面具者可以把这些青白玉从黄金面具上取下来。面具头上有龙角,嘴的造型则是虎口,两耳成鱼尾,显得非常丑恶狰狞,但是最让我们心惊不已的是这黄金面具的纹饰,一圈圈的全是漩涡形状,看起来又有几分像是眼球的样子,一个圈中间套着两三层小圆圈,最外一层似乎是代表眼球,里面的几层分别代表眼球的瞳孔。

  看到这些熟悉的纹饰,我和Shirley杨胖子三人都不免有些激动,看来献王有雮尘珠的传说非虚,这一下心中稍稍有了底,就算是九死一生,这趟云南毕竟是没有白来一遭,不枉了餐风饮露的许多劳苦。

  其次是一支龙虎短杖,是用青色厱①石磨成,与老百姓家里用的擀面杖长短相似,微微带有一点弧度,一端是龙头,一端是虎头,二兽身体相接的地方,就是中间的握柄。龙虎形态古朴,缺少汉代艺术品的灵动,却散发着一种雄浑厚重的气息,看样子至少是先秦之前的古物。

  胖子看了这些器物,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将这几件从玉棺中捞出来的明器擦净,装进防潮防空气侵蚀的鹿皮囊里,就准备当作战利品带回去。

  Shirley杨一看急了,大白天里强取豪夺,这不等于是盗墓吗?拍了照片看完之后,就应该赶紧放回去。

  胖子一听也不干了:“大老远从北京折到云南,干什么来了?不就是为了倒斗摸明器吗?好不容易开了斋,想再放回去,门儿都没有。”

  我也劝Shirley杨道:“什么盗墓不盗墓,说得多难听。有道是窃国者侯,窃钩者诛。至少摸金校尉还有穷死三不挖,富死三不倒的行规,岂不比那些窃国窃民的大盗要好过万倍。自古有志之士都是替天行道伐不义,这些东西放在深山老林中与岁月同朽,那就是对人民最大的不负责。不过我看那什么只能拿一件明器,还有什么天亮不能摸金的古板规矩,应该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也要有所改变……”

  我趁胖子忙着装明器,在Shirley杨耳边低声说道:“这东西倒回去也不敢出手,就先让小胖拿回去玩个几天,等他玩够了,我再要过来给你,你愿意捐给哪个博物馆随你的便,这叫望梅止渴。不让胖子见点甜头,容易影响士气,最沉最重的那些装备,还得指着他去背呢。”

  Shirley杨摇头苦笑:“真拿你没办法,咱们可有言在先,除了雮尘珠用来救命之外,绝不能再做什么摸金的勾当。你应该知道,我这是为了你好……”

  我赶紧装做领了情的样子,诚恳地表示一定不辜负她殷切的期望谆谆的教诲,心中却想:“回去之后的事,留到回去之后再说,青铜器我不敢碰,这玉石黄金的明器嘛……我可没向毛主席保证过,跟别人说的话,反正我睡一觉就忘了。就算退一万步说,这些东西很明显是祭器,极有可能与那雮尘珠有联系,无论如何不能再放回去了,这回什么规矩也顾不上了,免得将来用的时候后悔。”

  我正打着我的如意算盘,却见Shirley杨又在棺中发现了一些东西。蟒尸身上的无数红色肉线,好像有生命一样,不时地微微抖动,这些肉线,都连着玉棺的底部。

  没想到这口精美绝伦的玉棺,四壁和顶盖是西藏密天玉,而下面竟然是以一块桐木为底,棺中的红色肉线,穿过桐木棺底,连接着老树的内部,人尸、痋蟒、玉棺,已经全部连接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Shirley杨好像恍然大悟:“不好,这玉棺中被剥了皮的蟒尸,可能是一条痋蟒,而这两株夫妻老榕树,已经被蟒尸中的怨魂所寄生,这棵树就是条巨蟒。”

  ① 北京方言,意为人死了。

  ① 蠠,音mǐn。

  ① 厱,音lán,磨玉之石。

分享到:
赞(213)

评论28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00
    滚你妈了个逼的
    金刚伞2013-06-12 22:31:45回复
  2. #199
    我保养的好吧?哈哈哈
    老头2013-06-06 17:02:55回复
  3. #198
    和我写的有一徬
    南海三叔2013-06-03 22:11:21回复
  4. #197
    在学校看小说。真爽
    胖子2013-05-29 18:03:13回复
  5. #196
    起一身鸡皮疙瘩,
    他妈的2013-05-29 6:48:29回复
  6. #195
    咔咔,每次看的都神经紧张呐,可是一看评论~我喷了···
    喵鬼鬼2013-05-09 5:41:35回复
  7. #194
    死胖子你说啥,小心把你丢棺材里
    老胡2013-05-05 22:04:25回复
  8. #193
    去你的个胡八龟子还跟Shirley扬有基情?串通来骗我?
    胖子啊2013-04-27 15:03:46回复
  9. #192
    去你的个胡八龟子还跟Shirley扬有基情?串通来骗我?
    胖子2013-04-27 15:03:29回复
  10. #191
    嘿嘿,他们几个好笨,好久没开斋了
    榕树2013-04-26 7:42:29回复
  11. #190
    看我要发威了
    蟒尸2013-04-17 2:24:02回复
  12. #189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觉得莫名喜感
    怪瘦2013-04-11 3:01:21回复
  13. #188
    胖爷我是来发财的,不是来旅游的!
    胖子2013-04-09 2:07:18回复
  14. #187
    如果分一半给我,我会保守秘密的。
    双灵天2013-04-05 2:59:28回复
  15. #186
    吓死了!
    胖子2013-04-03 5:16:03回复
  16. #185
    打雷咯,下雨收衣服啊!
    唐僧2013-03-25 22:12:39回复
  17. #184
    同意1楼↖(^ω^)↗\(^o^)/同意
    霓雪2013-03-19 23:56:25回复
  18. #183
    世界上没有平白无故的爱,也没有平白无故的恨,天空也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在白天如此打雷,不吉祥的空气中,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变化。 ↑皿↑卖得一手好萌
    = =2013-03-11 8:37:45回复
  19. #182
    匿名2013-03-09 23:40:56回复
  20. #181
    这作者真是知识渊博。。。渊博啊。。。
    月下听雨2013-02-26 1:53:28回复
  21. #180
    无奈了,好多生辟字,要是作者不注的话还真看不懂,作者真细心
    观山太保2013-02-23 18:13:25回复
  22. #179
    靠,看不懂就看注解呗,叫个基巴,有能耐你也写一本,还不带注解得,你不看注解别人还要看呢,顶作者
    泥大爷2013-02-20 22:14:36回复
  23. #178
    献王我操你妹子,你他妈算个球到这里骂
    将军2013-02-12 13:22:13回复
  24. #177
    看着就有一种专业的感觉,作者是真的用了心来写!
    没事看着玩2013-02-03 9:36:58回复
  25. #176
    好多生僻字都不认识
    “猩猩”点灯2013-01-29 5:45:42回复
  26. #175
    来说鬼吹灯没笔记好看的人都什么心态?真不知道是粉还是黑!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爱看请你不要看
    呵呵呵呵2013-01-27 19:10:04回复
  27. #174
    这都是些神马字啊!!去搜刮这么多生僻字真是辛苦作者了
    生僻字2013-01-24 17:32:28回复
  28. #173
    不会看就不要看,装你家妈的批嘞清高
    献王2013-01-14 20:45:57回复
  29. #172
    你们他妈的不会看鬼吹灯就别看,装他妈的啥清高
    献王2013-01-14 20:42:41回复
  30. #171
    还带注解。。。作者是弄给我们看的还是提醒自己用的
    花爷2013-01-01 3:51:10回复
  31. #170
    胖子…安静点…想清楚了再动手行吗?!
    Lancelot2012-12-31 0:00:04回复
  32. #169
    额.能扯至极啊…orz
    什么情况?2012-12-10 9:28:33回复
  33. #168
    逼逼刀刀个求,都是他娘的神经
    匿名2012-12-04 9:27:09回复
  34. #167
    他们俩本来就是业余的!俩卖倒版磁带的!
    手拿工兵铲2012-11-28 7:54:42回复
  35. #166
    看个书还把百度开着,随时查那些个字怎么念!!真是个文盲啊!!!
    文盲2012-11-28 3:49:38回复
  36. #165
    这作者太有想象力了
    北风萧萧2012-11-22 6:34:50回复
  37. #164
    这作者真是知识渊博。。。渊博啊。。。。
    追文狂。。2012-11-13 23:51:32回复
  38. #163
    这两个猪脚蠢得要死还不如个女人呢,尤其是那个死胖子,根本就是个业余,他没死就是个奇迹
    看完盗墓看鬼吹2012-11-12 0:49:29回复
  39. #162
    死鬼
    胡爷2012-10-15 21:32:48回复
  40. #161
    看吹灯看的都觉得学的都还老师了 虽然就没从老师那拿过什么 坑爹啊 TAT 看不懂字桑不起啊
    书都白念了2012-10-15 19:20:12回复
  41. #160
    我是那个 棺材 = =
    凹凸曼2012-10-08 22:18:59回复
  42. #159
    我藏在树上是怕别人发现我和蟒蛇有基情,老子才把它的衣服脱了,花了好大劲!你几个就把老子拽起来!!还有没有天理了!!!!!???
    主祭祀2012-10-06 18:30:48回复
  43. #158
    你信么,猜猜看啊!
    太平道人2012-10-06 8:44:56回复
  44. #157
    盗墓多了个女的始终不好
    匿名2012-10-03 7:05:03回复
  45. #156
    我都吓了个半死
    老胡2012-10-03 6:23:31回复
  46. #155
    少抱怨了,作者写书也不容易
    司徒警官2012-10-02 22:24:55回复
  47. #154
    老子的巫术很不赖吧…
    献王2012-09-30 2:22:56回复
  48. #153
    好吧,好吧树是条蟒
    原谅吗2012-09-22 1:55:44回复
  49. #152
    看胡八一被胖子吓得- -
    杰克船长2012-09-07 22:54:17回复
  50. #151
    这是我第二次看鬼吹灯还是感觉很过瘾
    穿精带淫2012-08-26 2:01:44回复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