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玉棺金俑(8)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此时玉棺中爬出的蜘蛛越来越多,黑压压的不下数百,看得人头皮子发麻,其余几个盗匪全吓呆了,一转眼身上都爬满了蜘蛛,有人被啃噬入脑,当即毙命,也有人一时不死,哀嚎声中倒在地上不住翻滚,不到十几秒,包括黄佛爷在内的六名盗墓贼,全部横尸就地,一个个死尸身上满是窟窿。

  我们躲在镇殿俑后,看黄佛爷等人转眼间死于非命,又见那些蜘蛛仅有六足,心中骇怖至极,我想起故老相传,六脚虫是土蜘蛛,不会吐丝,却有一肚子浓酸,别说血肉之躯,铜皮铁甲也能啃穿,莫不是那种怪虫?但在棺椁里封了上千年,它们怎么还能活动?

  分神这么一会儿,那些从玉棺古尸中爬出的土蜘蛛,吃过活人血肉,好似发了狂,我和厚脸皮连开几枪,却根本阻拦不住。

  三个人脸上变色,慌忙拖着大烟碟儿往后退,可身后已是大殿尽头,只有个被条石堵死的金井,即便没堵死,那狭小的孔洞也钻不进人。

  我见无路可退,叫道:“二皮脸,快点火把!”

  厚脸皮说:“火把全用完了,火柴还有两包,划火柴行不行?”

  我心知大势已去,刚才亲眼看见黄佛爷等人死状之惨,倒不如给自己来个痛快的,可那土制猎枪的枪管很长,无法朝自己开枪。

  厚脸皮急道:“没辙了,咱先打死那俩人,然后我一枪打死你,你再一枪打死我。”

  我说:“你先告诉告诉我,我怎样才能被你打死之后再打死你?”

  此时田慕青想推倒了墙下的铜灯台,以火势阻挡大群土蜘蛛,那宫人形状的铜灯十分沉重,而且边缘锋利,她推了两下推不动,还把自己的手划了一道口子,立时流出血来。

  田慕青虽然没有推倒铜灯,却提醒了我和厚脸皮,立即将铜灯推倒,怎知土蜘蛛太多,潮水般从四面八方而来,又哪里抵挡得住。

  原以为要死在这了,怎知成群的土蜘蛛到了身前两三步开外,突然间掉头四散,我和厚脸皮正在推动身旁另一盏宫人铜灯阻敌,忽见那些土蜘蛛纷纷逃散,均是暗道一声“侥幸”,心下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此事好没来由,似乎有什么东西吓走了玉棺中的土蜘蛛?

  我心想:“人生在世,好比八仙过海,各有其能,生旦净末丑所扮演的角色不同,一人有一个人的出身,一人有一人的本事,乃至形貌脾气,是善是恶,每个人都不一样,可以说是千差万别,但是血肉之躯,大抵相同,谁不是俩肩膀顶一个脑袋一肚子肝胆肺腑?玉棺中的土蜘蛛为什么咬死了黄佛爷等盗匪,却将我们几个人放过?”

  我四下一看,也不见何处有异,只有田慕青的手割破了,鲜血滴落在地,我心头大震:“难道是她的血将土蜘蛛吓跑了?她到底是什么人?”

  我心中刚转过这么一个念头,又发觉欲待推倒的铜灯好似生了根一样,顺势一扳,竟原地转了半圈,同时在正殿金井下的浮雕墙壁处,“轰隆”开了一个大洞,原来那里有道隐秘的石门,正是殿顶傩神俯窥之处。

  我们三人一时怔住了,耳听阴森的大殿中,忽然传来一阵“叽叽咯咯”的怪响,那身穿玉柙的死人,从棺椁中爬了出来,玉柙已被挣裂,身子仍是朝上,全身滴血,露出白花花的肠子,脑袋和手脚反转过来,昏暗的灯烛下更看不清楚面目,只是方面大耳,脸色极白,随着脖子扭转,垂下披散的长发,脑后竟是另一张脸,但见两目莹绿,巨口过腮,霎时间尸气弥漫。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