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异物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当即脑袋一蒙,心一下子几乎就跳到了嗓子眼,双手乱抓,控制不住就要叫出声,但那东西很快移了上去,堵住了我的嘴使我发不出声来,我死命挣扎着,腾出只手一抓,一把握住了它。那东西身上布满了一层黏糊糊的东西,像抹了层黄油一般,极其光滑,我刚抓住便滑脱了手。但我不甘心,胡乱挣扎着又一抓,突然抓住了一只冰冷的人手。

  说实话,要真是条蛇倒让我感觉轻松些,这棺材密布的鬼洞中突然有个长着人手的东西攻击我,这比遇到十条大蛇还要恐怖。那手臂虽然并不粗壮,不过很有力度,这几下连吓带拉几乎将我整休克过去。

  我挣扎的力度越大,那东西控制我的力度便越大,我很快就有点吃不消了。突然,我感到耳边一热,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乱动,是我!”

  我听到这声音,先是一怔,接着便怒从中来:丫的搞了半天是你小子装神弄鬼地吓唬我!我一扭头,借着稀疏黯淡的夜光,我看到了阿东的那张脸,整个脸上也抹满了一层黄色的蜡状物,看起来就像是抹上了过期的劣质洗面乳似的。

  没等我开口,阿东很紧张地摆了摆手,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同时指了指前方轻声道:“那东西过来了,你身上没沾尸气,非常的危险!”

  他话刚说完,突然一阵“咯噔咯噔”的声响从对面的黑暗处传来,声音与之前的无异,那声响先是断断续续的,此刻却变得越加频繁起来,而且越来越近,很快就近在咫尺了。

  我心里也跟着“咯噔”起来,望了望阿东,心道之前那动静不是你整的吗?真有东西出来了?我很吃惊,但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断定这厮没有吓唬我,立马照他所说,屏住了呼吸不再出声,阿东胡乱地往我脸上蹭了些黄色蜡状物,揪着我缓缓就往后退。

  这些东西散发着一股怪味,抹在脸上极其不舒服,我勉为其难地顶着一脸的黄油,小心地往后退。二人退到了一个角落里,倚着一口已经空了的石棺蹲倒静候。

  而此刻,那声音听起来便越加真切了,和我之前的感觉无异,那就像是某种东西贴地爬行发出的。从声音上很容易感觉到那东西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出了一身冷汗,索性闭上眼睛堵上耳朵不去感知。

  许久,我小心地松开手,静心听了听,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动静了,这才松了口气,转头就想去问阿东那鬼东西是不是已经走远了。

  岂料我刚转过头,忽然听得“吱”的一声,伴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怪味,一道腥寒的冷风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一抬头,一团冰冷的黏稠物直接滴到我的额头上,顺着脸就往下流,我一阵恶心,用手胡乱地一撩。旁边的阿东突然伸手捂住我的口鼻,把我的脸使劲地往下按。

  我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用眼角余光往上一瞟,顿时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只见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一个硕大的影子左右晃动着,好像在盯着我看,虽然光线很暗,但依旧能看出那东西棱角分明,从轮廓上看就像是巨大变色龙的脑袋一般。它发出轻微的“吱吱”声,呼出阵阵寒气,徐徐地将脑袋往我的脸上探。

  我被阿东捂得极紧,几乎没法呼吸,憋得脑袋都大了,豆大的汗珠顺着后背就流淌下来。而偏偏这时候,那东西还不消停,一直在我脸前游移着,那恶心的黏液一个劲地往我脸上滴。

  那情形实在太难熬了,我几乎将牙根都咬出血来,每一秒都在担心着它忽然张开一张大嘴,一口将我的脑袋吞进去。

  麻木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感到脸前清静了不少,当下疑心是那东西安生下来了,抬头一看,果然,脸前的那道影子不见了,四周也没了异常响动。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放心,老实地又待了一会儿,直到一旁的阿东道了一声:“没事了,那东西已经走远了!”我这才如释重负,浑身酥软地瘫倒在地。

  没等我喘够气,这家伙立即招呼我起身,二人蹑手蹑脚地探进了水中,顺着来时的路线往回撤,穿过那水底甬道,再次在密林深潭中探出脑袋。阿东“哗啦”一声爬上岸,一甩脑袋对我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一听这话,我当即气不打一处来,想起刚才他救过我,这才忍住了没有发作。但听他说话的口气,压根没个正经样儿,我又有了种被调侃的感觉,恼怒道:“我操!你小子还问我!三更半夜的我嫌船上不够凉快吗?你问我?他娘的这问题该是我来问你!”

  阿东嘻嘻一笑,也不争辩,打开手电在前面开路,往船的方向走。

  “沈老板!你们出钱我办事的啦,你们要到哪儿我保证带到,我自己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干涉啦!”

  “你自己的事情?三更半夜的往棺材洞里爬,你他娘的该不会是……”我这才觉得自己还真被这小子的外表给迷惑了,他娘的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却也不黑不白,是个玩猫腻的主儿!一想起那洞中的情形我便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深一脚浅一脚地追上前悚声道:“那到底什么地方?你小子有事瞒着我们,叫我们怎么放心!”

  阿东道:“老板,其实我们大家都一样啦,都是干那勾当的。今晚的事情我真没想到会让你知道,其实你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各有各的财路!我听山里人说过那儿有个墓,这才顺手从里面摸两件东西啦!”说着举手朝我一示意,灯光照耀下,赫然可见他手中提着的一个匣子状物体。

  走近一看,我发现这的确是一个铜制的盒子,密封得很严实,掂了掂便觉得沉甸甸的,从分量上看,它的内部应该有不小的空间,盛装着相对于铜来说较轻的物品。盒子的正面印着一张古怪的人脸,闭目安详,似乎是一个僧侣模样的人的头像,灯光照耀下,那盒子泛出古铜色,透着股邪气,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说难听点,那东西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一个骨灰匣!

  就是这东西?你小子三更半夜的瞒着我们就是去偷这玩意儿发财?我靠,三更半夜,瞒着众人,浑身涂油,神秘棺材洞……这准备得如此周全,显然是早有预谋的,说顺道取财谁信啊,你小子他娘的糊弄谁啊,把我当智障啊!

  “你撒的谎不高明,我这么笨的人都看穿了!”我眼瞅着这小子定然是不说实话了,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随口便道。阿东在前面走了几步,听到这突然转身,盯着我道:“沈老板,我们做笔交易,这件事情你知道也就罢了,能替我保密吗?”

  我一听乐了,心道你小子还是做贼心虚吧。我略感得意,正寻思着有没有必要答应他这个请求,阿东突然换了副面孔,表情严肃地道:“你替我保密,我会告诉你更多,但仅仅是你知道,更多人知道了,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再说了,你肯定他们都不会怀疑你背着他们和我一道的吗?”

  听到这我一怔,诧异地看了看眼前的这小子,他那尚未完全摆脱稚气的脸上,此刻似乎显出了一丝成熟老练和狡黠,让我猛然觉得这是个隐藏得很深且很不容易对付的人。

  一阵冷风吹过,阿东手中寒光一闪,只见他左臂夹着那铜盒,匕首紧紧握在左手中。虽说我不是轻易认输的人,但此刻匕首的寒光还是让我止不住打了个颤,丫的就这地方,结果个把人的性命太容易了,此刻我若再苦苦相逼,真就是纯属脖子痒痒了。

  我点了点头道:“好!你小子,我会注意你的,能来这种地方的,都是场面上的人,有几个底子是干净的?你真要玩什么花样,我们都不会轻饶你的!”

  阿东听了点头咧嘴一笑,大步朝前跨去。

  不多会儿,我们已经穿过了密林,回到了船上。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发现众人依旧酣睡,应该没有人发现我们,这才放下心来。阿东顺地摸索着,直接用手指掰开驾驶舱地上的几块木板,将手中的那铜盒小心地放了进去,找来几块板钉得死死的,几乎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然后再将杂乱的重物直接盖了上去。

  一切都完成得十分的利索,阿东钉钉子不借助任何工具,拇指长的钢钉直接用手掌就钉了进去,一点杂乱的声音都没有。我在一旁直看得目瞪口呆,心里一个劲地打憷,丫的本人自认为混迹江湖多年阅人无数,还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平日傻不拉叽的小子我可丝毫没放在眼里,这回光看这身手,就知道绝对不能等闲视之,实在搞不懂这小子到底多大的来头!

  等他把这一切都忙完后,这才跑到驾驶舱外,提起一桶水开始清洗自己的身子。那黄油状物质很难洗,我仅仅是脸上蹭到了一点,都在河水中搓了半天才搓掉。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阿东见此即指了指船舱的方向,摆了摆手,示意现在说话不方便。我虽然知道这是他的托词,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我们还得靠他进山,现在撕破脸无异于自断后路。

  我咬了咬牙,心里恨恨道你小子别和我耍花样!阿东凝视了我一阵,淡淡地道:“我相信你会信守承诺的,你也应该信任我,毕竟我们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一听这,我略带轻蔑地一笑:“相同的地方?你指什么?我跟踪你去偷东西吗?”

  阿东顿了顿,回道:“我们都是同一种失败者,不是吗?”

分享到:
赞(3)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沙发沙发
    ,,,2017-01-06 20:58:54回复